TikTok要被卖给他们了?从买买买到卖卖卖的出海人
2020-07-24 10:09

TikTok要被卖给他们了?从买买买到卖卖卖的出海人

本文来自公众号:Richer有话说(ID:RicherSee),作者: Richer有话说,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前几天The Information的报道激起了很多讨论,中国目前出海最成功的产品TikTok,传出可能会被美国泛大西洋、红杉等基金股东收购,成为一家彻头彻尾的美国公司。


在这一消息的爆出,让多少中国出海人,甚至多少和互联网没什么关系的人都唏嘘不已,百味杂陈。什么时候全球四处买买买的中国人,现在要被迫开始卖卖卖了?


全球并购,中国整合


中国上几十年的国际化很靠并购,并在2016年达到顶峰。并购在今天仍旧非常有效,在获得海外品牌、海外团队、海外上市主体等方面成本低、见效快。亚洲企业喜欢这么搞,中国与日本作为全球买楼买地买公司的主力,在过去数十年成绩斐然。而且像吉利收购沃尔沃,联想收购IBM thinkpad,这些案例都产生了不错的正面影响,北欧人卖掉沃尔沃就相当开心。


中国并购于2016年达到峰值,后续逐渐回调


我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中国制造业企业,幸运的见证参与了全球并购—中国整合的case,中国富有想象力的企业家给别人做着代工OEM转手就把客户爸爸并购了,这种魄力和想象力真的是让我到现在都佩服的五体投地(当然整合起来真的是痛苦的不行,可以写本小说)。另外,直到今天在硅谷和东南亚也常常听闻国内辗转几道传来的需求:问有没有合适的海外标的可供并购。我们“国家队”,例如国开行都是有大量的并购贷款项目(任务)的。企业家们敢于出手,从上到下骨子里是鼓励“买买买”的。


中国人接受不了“卖国宝”这件事


从买到卖,一字之差,反响天差地别。同胞们一想起来圆明园和藏经洞就痛彻心扉,我也不例外。对于中国的企业和品牌,遭受海外并购时大多数消费者和企业家同样抱着和“国宝出口”一样的心态,是切肤之痛,牛根生说过,宁可送了也不能卖。


小时候读杂志看到乐百氏魂归达能,作为一个小学生的我差点没哭出来。大宝在北京奥运的高光时刻被强生100%撬走。娃哈哈宗庆后、蒙牛牛根生当年把防御外资并购上升到了“民族品牌保卫战”的级别。而汇源果汁被可口可乐拟并购消息传出,曾轰动一时。当然,最后的结局毫无悬念,被中国商务部否决了,这是一个行业前辈评价为“商业上挺make sense的局”,可乐没并成。


更有甚者,在近几年不少企业努力尝试把当年“被迫”卖掉的“买回来”。乐百氏是16年盈投控股买回来的,南孚是鼎晖买回来的。中国投资人抱着王佐断臂的悲壮,就好似当年去佳士得回购铜兽首一样,一定要让民族品牌回归故土。


明珠暗投?要卖也要卖给明白人


虽然大比例的并购来自于业务协同的母公司,但是在这几年家族办公室、主权基金这些细分行业外的角色参与并购也已经屡见不鲜,在股东激进主义大行其道的今天,一家企业最糟糕的处境莫过于落到了激进而又不在行业里的控股方。很难过,如果真的如info的报道所说,TikTok是否面临着这个尴尬处境?


越来越多的并购发生在所属行业匹配的买主上


过去我一直笃信Facebook可能是并购musical.ly的理想金主。消息曾称Facebook在过去以高于字节的价格试图收购musical.ly,但是小扎的决心不足、又并发了很多偶然外部因素,交易流产。一段时间Facebook内部把人人被微信干掉的案例从上到下都挂在嘴边,今天他们迎来了TikTok,在Teenager市场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昨天报出来的文章也有提到Snapchat可能也要在这次的并购中间插一脚。如果Snapchat和TikTok在好莱坞合体了,硅谷就真的要颤抖了。


TikTok被并购的猜想


卖与不卖似乎都有理由,并购起因的猜测纷纷涌起:是字节为了让美国政府放心不得已而为之?还是国际竞品趁火打劫看上了大量的teenagers用户反手挖墙脚?甚至是多方为了缓解封杀、建立秩序、瓜分市场、平稳过度的联手做局演演戏?这就不得而知了。


能肯定的一点,TikTok纯美国化还是一个意向甚至说rumor的状态,到尘埃落定差十万八千里,客观来说美国最近对TikTok“封杀“和“并购”这两招都很难实现。别的不说,就说外资企业对中国相关企业的兼并需要获得中国政府的支持。Nvidia买个以色列公司,就因为老黄在中国有制造厂,都要我们政府点头的,TikTok要是想卖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起码要过商务部。


先说不卖的理由,在字节发展的今天,TikTok已经深植于其整体的发展战略,抖音加TT的组合拳称霸内容链反手攻坚微信是大家的猜想之一。在短视频到长视频的整体壁垒构筑多时,背后还有ai推荐算法和广告引擎,这许多纵横交错,没法脱离矩阵单独发展一个产品了,也就是说卖掉了让别人做只会是南橘北枳。


TikTok在全球市场份额的重要性对字节也是不言而喻,不像印度封杀完全是隔靴搔痒,如果完全放弃TikTok美国部分,海外的江山是伤筋痛骨、半壁崩塌。更重要的是这时亮出脖子也为时已晚,TikTok重做架构对国会山消除戒心效果有限,人家需要的只是“拿着你说事”这件事本身。


退一万步讲,再说卖的可能,这种级别的企业(IBM,Nokia),真的卖,不“全卖”。在报道中提到TikTok出售其美国部分(主要是美国的品牌、用户、App资产),但背后数据推荐算法和其他国家的经营权还是会保留在字节手中,类似uber在一些市场的举动。如果真的转让股份,这倒是很有可能的一个解决方式,就和大多数硅谷企业出海一样。这样TikTok可以保证对于美国头部市场的覆盖,保证品牌树立于世界之巅,而利用其它市场保存占有率和增长。


根据这个猜想,我们甚至可以开一下脑洞:TikTok美国从字节易手财务投资者,躲过风头,不用担心落进竞品手中打乱阵脚,而张一鸣可以在美国大选抽风结束以后回购,TT重新回归字节麾下,这将是最皆大欢喜的故事。可惜的是现实没有奇异博士,我们也没法压中140万分之一的成功。而且如果这么做,字节将面临着繁复的整体战略调整,牵一发而动全身,结果难料。


想想对出海人好的事


近来走马灯似的狗血事件常常超出我们的想象力,我们还是回来想想好的事。我觉得,在出海人的角度理解TikTok并购意向这件事,有两个方面起码是正面的:


第一,中国出海更成熟了。中国企业并购之路磕磕绊绊、势头不减。但是客观来说,控股兼并消化一家外国企业的难度非常高,往往最后的结果也与我们初衷不符合。现在我们已经能看到这几年出海投资从单一的并购,逐渐转化为多轮次、立体式的投资参股,“买”“卖”与资本运作的结合,互联网企业开始使用更加灵活的动作。可以看到的例子是支付宝在东南亚一国投资一个钱包。腾讯在Supercell、Voodoo上的入股动作,当然还有今天TikTok的斡旋。


第二,中国出海产品进入全球主流玩家的并购视野。这给大多数中国出海初创企业教育了退出路径,这是大好事,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在区域市场IPO退出门槛难迈的同时,本地传统巨头(如塔塔、金光、正大)和国际互联网巨头(FlagBAT)是出海企业理想的退出渠道。卖不卖、卖给谁、怎么卖、卖多少,卖完怎么办?这些问题以前从没有人主动梳理,但是现在,世界逼着张一鸣去想。TikTok不卖,那是坚守阵地,背水一战。卖了,那是为中国互联网出海企业的全球退出趟了一条路,让大家知道:“哦,还能这么玩?” 功在千秋啊。


参考内容:

https://www.theinformation.com/articles/bytedance-investors-discuss-tiktok-purchase?utm_content=article-4668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business-52455956

https://www.dealstreetasia.com/stories/chinese-tech-giants-sea-ewallet-191849/

https://www.jpmorgan.com/jpmpdf/1320747073989.pdf


本文来自公众号:Richer有话说(ID:RicherSee),作者: Richer有话说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