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车反围剿:下沉、联姻、阿里味
原创2020-07-24 16:47

小蓝车反围剿:下沉、联姻、阿里味

出品 | 虎嗅大商业组

作者 | 李玲

题图来源 | 作者


7月23日,哈啰单车宣布与高德地图达成合作,包括在高德地图App上开设哈啰单车骑行服务入口,共同开发服务内容与多场景融合应用。

 

这次合作为哈啰带来的最直接变化是,哈啰单车又多了一个流量入口:用户在高德地图上查到路线后,可以直接打开哈啰单车骑向目的地。

 

从支付宝到高德,哈啰在阿里系产品中拥有了两个入口。一边是拓展新流量入口透露的增长需求,另一边哈啰单车刚经历的一场用户的集体讨伐,也显示出精细化运营的理论在实践中出现偏差。

 

7月20日,“哈啰单车崩了”登上微博热搜,哈啰单车、助力车同时“瘫痪”,相关内容下用户迟到的的愤怒溢于言表。这次故障距离哈啰单车上一次大面积“网络开小差”隔了近10个月,且官方同样将原因归咎于第三方网络。

 

自年初定下以出行为基础的生活服务平台的最终形态后,哈啰出行动作频频,先是试水完全陌生的领域同城跑腿、社区团购,又拿下了郑州网约车牌照。6月16日,哈啰出行与郑州市达成战略合作,将“四轮业务”全国运营总部设在郑州。

 

从整个哈啰出行来看,其诸多扩张动作集中在本地生活新服务和四轮车业务上,而原本是流量“起子”的两轮车业务却少有声量,尤其在一二线城市,早期“坏车多”“车很脏”的标签至今仍未撕掉。

 


而随着美团单车与青桔单车对下沉市场的投入增多,哈啰依靠农村包围城市策略打下的市场根基,也在逐渐被动摇。


扩张背后


哈啰试图在高线城市拿到更多机会,和高德地图合作是其中之一。

 

哈啰单车称高德地图为“移动互联网全场景战略的首个合作伙伴”,其助力车、顺风车等出行产品很早就接入了高德的地图服务。

 

哈啰给出的数据是,目前单车覆盖全国超过360个城市、超过3亿注册用户,日均单量超2000万。与高德地图的强强联合,哈啰单车事业部总经理褚轶群认为,除了能够消解导航场景和出行场景的隔阂,还能根据双方数据和产品方面的聚合,探索城市、商圈、景区等诸多细分场景下的用户精准服务,形成更多的用户需求。

 

为单车匹配更多精准的服务场景,导入更多流量,是面对下沉市场威胁的方法。但共享单车渗透生活的程度越高,其故障对用户的信任消耗也就越大。哈啰单车一年崩两次,能否承接住高线城市用户的服务要求是个问题。

 

两天前的网络奔溃,用户扫码开锁哈啰单车和助力车均显示“抱歉,网络开小差了,请稍后重试。”用户无法扫码开锁,或有幸开了锁却不能锁车。在类似“骑车三分钟,锁车半小时”的用户吐槽中,哈啰单车的各种槽点被指出:坏车太多,很多车不维护很脏,收费不合理……

 

单车故障最让用户难以接受的点是,系统并没有指明是单车故障,而是说网络问题,使得用户浪费大量时间在开机、重启、重试的死循环中,失去了寻找替代品的最佳时机,导致迟到。而哈啰单车上一次大范围故障是2019年10月,同样显示“抱歉,网络开小差了,请稍后重试。”

 

一款产品出故障能及时解决且承担后续赔偿,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不妥。但共享单车从一个简单的出行工具,到成为各大平台的流量撬动点,通过会员体系不断提高用户粘性,商业模式逐渐清晰,服务水平却还停留在最初水平。

 

共享单车逐渐成长为一款具有基础交通设施性质的产品,在这个过程中,使用起步价已经涨了两倍,从0.5元涨到1.5元。在树立用户品牌服务意识的现阶段,稳定且高质量的服务无疑是用户选择的基础。市占率第一的哈啰单车,除服务稳定性,其运营效率问题也已显现。

 

根据6月24日北京交通委的一份互联网专项整治活动的信息,北京的共享单车中,以摩拜(美团单车)运维力量投入最多,日均投入1000人以上,哈啰出行运维力量投入较少,日均仅有100余人,且在该专项行动期间,核查出哈啰未备案车辆达5960辆,未备案率高达98%。

 

此前5月底,北京交通委员会公布的一季度共享租赁车运营状况公示中,哈啰单车因违规投放车辆,且存在严重违投情况,一季度车辆报备率仅为6.5%,综合评定成绩为B级。

 

也就是说,哈啰单车的投放严重超出相关部门的给定数量。大量违规投放除了造成单车闲置外,还容易出现运维死角,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路上总会看到闲置或坏掉的哈啰单车。

 

最先进入精细化运营阶段的哈啰单车违规投放,背后的竞争压力不可忽视。


“联姻”攻防


哈啰执行总裁李开逐最近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哈啰拿到了郑州网约车牌照。他还谈及上市问题,称,哈啰没有上市时间表,“如果有机会,会考虑科创板。”

 

在下沉市场竞争越来越集中的情况下,大量补贴和投入会成为市场竞争最有效的手段,但这也考验着公司的整体运营能力和财务水平。哈啰出行对外的公开融资达14轮,官方透露的估值接近50亿美元。即使已经有了充足的准备,面对滴滴、美团这些成熟且财力雄厚的互联网巨头,哈啰仍需要对未来有更长远的考虑。

 


当然,哈啰早已开始准备。6月16日,哈啰出行与河南省会郑州市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意味着其拿下了中国人口第一大省的优先选择权,为业务开展创造了诸多便利。

 

哈啰将四轮业务全国运营总部设在郑州,虽然李开逐透露,具体模式还在探索,“应该不能算专车”,但对拿下的郑州网约车牌照来说,想象力仍然巨大。

 

以往因一二线大城市的互联网化程度高,用户对新的应用接受度也高,网约车的竞争往往在这里激烈展开。哈啰将网约车运营总部放在郑州,似乎有再次复制单车打法的意图,但实际另有考虑。

 

河南当地媒体大河报称,哈啰出行创始人兼CEO杨磊与阿里系高管共同出席了签约仪式。哈啰彼时透露选择河南的原因是,“经济蓬勃发展、人口红利、消费活力”,哈啰单车、助力车、换电、顺风车等业务在河南的区域市场在国内均名列前茅,具备整合为区域中心的条件。

 

河南在出行相关业务上显示出的巨大消费潜力,使得哈啰从2017年以来逐渐加重投资力度,包括:单车进驻11城、助力车进驻12城、电动车销售及租赁进驻7城、车载电瓶城市充换站进驻2城,顺风车业务覆盖全省。

 

但随着更多玩家进入,全部业务都已进入河南市场的哈啰表现并不优秀。

 

大河报4月初报道,河南省郑州市城管局公布的2020年一季度郑州市共享单车企业服务质量考核成绩:美团得分为71.4,青桔为69.5分,哈啰为59.7分。

 

郑州市区(除航空港区)当季度给到的共享单车总投放额为18万辆,青桔、哈啰、美团(原摩拜单车)均为6万辆。这次单车质量的考核成绩出来后,分数垫底的单车投放额将被减少3000辆,而减少的份额会转至表现好的单车平台。

 

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提升运维效率,哈啰在河南的单车投放额会越来越少。这或许是这次哈啰与河南“联姻”的重要因素之一,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大股东阿里。

 

哈啰与郑州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同一天,阿里巴巴与郑州市签署了深化数字城市建设战略合作协议,分别签署了《深化数字城市建设战略合作协议》《2020年数字郑州产业生态联盟》《数字郑州人才培养合作协议》。

 

除上述外,哈啰四轮车下沉是拓新也是防御。

 

据此前《晚点 LatePost》报道,至2020年6月,哈啰电单车平均日单量约为 400 万,而滴滴和美团的电单车日单量分别达到350万和100万左右。美团计划2020年投放200万辆,滴滴则计划2020年要拿下两轮车的四成市场份额。

 

哈啰两轮车的市场份额自疫情后被不断吞噬,在本身服务质量不尽如人意的情况下,加上滴滴、美团的强力“围剿”,哈啰的根基正在被动摇。而这种松动也代表着,共享出行的行业格局,或在未来半年甚至更短的时间内发生巨变。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