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慕残者”跟踪的女孩
2020-07-27 21:00

被“慕残者”跟踪的女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故事FM(ID:story_fm),讲述者:荷包蛋,主播:@寇爱哲,制作人:刘逗,声音设计:彭寒,文字:刘逗


点击收听真人讲述


“慕残”是一种性嗜好,指一个人迷恋残障人甚至想要变成残障人,所以他们一般分为慕残者、扮残者和自残者。


在现在的各种研究中,还没有证据证明慕残是一种心理疾病。所以有些残障人士也会和慕残者谈恋爱甚至结婚。但同时,也有很多的残障人士反映,他们经常要忍受一些慕残者的骚扰。


今天的讲述者荷包蛋现在生活在广州,从事服装设计的工作。荷包蛋就是一位残障人士,她有的时候走在街上就会被慕残者尾随和搭讪。


小儿麻痹的后遗症


我的父母都是农民,为了生一个男孩,生了六个女孩,而我是最小的那一个。我出生以后,他们忘记给我打疫苗了,两三岁的时候,一场高烧之后,我的左腿就站不起来,我得了小儿麻痹症。


我一直是需要拐杖来走路的,直到大学时,我的初恋男友帮我找到了一家北京的医院,在手术治疗之后,我可以不依靠拐杖自己走路了。


在手术前,我第一次去北京的医院看病的时候,发现有一个男的一直跟着我,从门口到门诊再到诊室,他一路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最后又跟着我出了医院。


那个人长得很高,穿得也很得体,西装革履的,提着一个公文包,看起来很斯文的样子。


出了医院之后,他过来跟我搭讪,问我,“我能不能加一下你的联系方式?因为我有个朋友跟你的情况差不多,我想跟你了解一下情况。”


我是一个很不擅长拒绝别人的人,当时是陪我一起去医院的朋友拒绝了他,告诉他,“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去问医生。”


那人还是坚持说,你还是给我一个联系方式,我觉得你人挺好的。


我们没有再理他,转身就走了。


大概是一年多之后,我和几个病友聊起这件事,他们告诉我这个人是一个慕残者。她们说那个人经常蹲在医院门口,看到长得好看的或者他喜欢的,就会上去跟人家要联系方式,我还有两个病友给了他联系方式。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慕残者这个群里的存在,他们有一个代号叫 D(devotee),并将有身体残疾的人称为 A(amputee)。他们接近残障人士的套路很相似,通常在网上认识之后就开始嘘寒问暖,获取信任之后,他们会和残障人士线下见面,并观察他们是不是自己最喜欢的类型。


每个 D 的喜好都不一样,有的喜欢截肢者, 有的喜欢坐轮椅的,有的喜欢拄拐的,还有的喜欢甩腿的。一旦确定了对方是能够引起自己性欲的类型,慕残者就会加大情感攻势,让对方与自己交往。但是交往的时间通常不会太久,在发生了关系之后,半年或者一年后,慕残者就会各种理由甩掉对方,或者干脆同时跟好几位残障者交往。


可怕的跟踪者


在我做完手术之后,我在广州上班,通勤和逛街的时候也几次被慕残者搭讪,其中有一个人特别过分,他的所作所为令我非常烦厌和恐惧。


有一次,我和同事一起逛面料市场,逛着逛着就发现后面有个男的一直跟着,看起来跟我差不多的年纪,穿着普通的休闲装,也算是体面的样子。在跟了我们三条街之后,他跑过来跟我要微信。


我真的是一个很不擅长严厉拒绝别人的人,只能找一些很蠢的借口,我当时跟他说,不好意思,我没有微信。


他说,不可能没有微信吧,没有微信的话,你给我电话号码也可以。


我说,我没带手机,记不住电话号码。


但是他还是穷追不舍,非要让我留给他一个联系方式,我就给了他一个假的电话号码,我就和我的同事一起走了。


让人没想到的是,在我们走了 20 分钟之后,他突然又出现在我的面前,跟我说,他试着给那个号码打了电话,“这个电话是假的,你给我一个真的,就当是交一个朋友,你不要想太多。”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我们的,在他的纠缠之下,我只好给了他我真的手机号。


当天晚上他就给我打了电话,当我以工作忙回绝他的时候,他又锲而不舍地给我打了三个电话,我都没有接。


而最令我震惊的是,第二天我去上班的时候,居然发现那个男的就站在我们公司的门口,跟我打招呼,还给我买了早餐,我真的整个人都吓懵了。


我说,你怎么找到我公司的?!


他说,如果想找到你的话,我有各种方法可以找到你。


我真的太害怕了,连忙说,不好意思,我不能要你的早餐。然后就赶紧上楼了。


那天之后,这个人又连续在我们公司门口出现了一个星期。我想过要报警,可是我的同事说因为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报警可能也没什么用,所以我就只好作罢了。


后来他给我打电话,很直白地告诉我他是个慕残者。他说,我拍了你很多照片发在我们的论坛里。我就是一个慕残者,我就是很喜欢看你走路,也很喜欢看你的脚。


我是在那时候才知道,原来慕残者们在网上有交流论坛、QQ 群和微信群,他们会专门偷拍残障者走路的视频和照片,然后传到网上,跟其他人“分享”。


“我已经把你的照片传到网上了,所以你现在想怎么样?”他的言语里带着威胁。


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又恐慌、又愤怒、又不知所措,整个人都在发抖,忘了把电话的内容录下来。我那段时间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总觉得自己好像随时随地被跟踪和偷拍。


为了躲开这个人,我跟上司请了半个月的假回老家,但是他还是一直打电话和发信息给我,用特别丑恶的嘴脸威胁我,“你不介意我手上有你的视频和照片吗?如果你愿意和我做朋友,最好是做我的女朋友,我就可以把网上那些视频和照片删除。”


我一直没有再理他,他过了一段时间就放弃骚扰我了。我也试图去找过那些论坛想搜集证据,但是慕残者的论坛注册都是需要老会员拉新会员进入,我不了解他们那个圈子就很难进去。


这个事情之后,我就变得非常谨慎了。我以前出门会穿短裤和短裙,后来就基本上只穿长裤和长裙这样可以遮住腿的衣服了。


“慕残”的男友


慕残者除了跟踪残障者之外,还可能会在建立关系后欺骗残障者的感情,我的很多个病友都遭遇过这样的情况。


我自己呢,我也怀疑过我之前分手的一个男朋友是慕残者,但是因为我当时对慕残者的种种行为还不是很了解,我是分手之后才有了这样的怀疑,并没有去向他求证。


我们最开始是在网上认识的,他在国外,我在广州,交往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回国了。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起在外面吃饭,我发现他会非常留意我的脚,走路的时候他会故意走在后面看我走路的样子,甚至试图用他的手来摸我的脚,但是被我躲开了。当时我还觉得,这可能是因为他第一次见我,看我走路不太一样,所以他有些好奇。


在交往的过程中,他会无意间问我,你可以穿丝袜吗?你可以穿高跟鞋吗?


我说,我穿高跟鞋会摔跤,但是我可以偶尔穿丝袜。


他说,我觉得如果你穿了高跟鞋和丝袜的话,一定会更性感。


就算我已经告诉他我不能穿高跟鞋,他还是执意买给我,并让我在他面前穿上走两步。我就试着穿上走了一下,差一点就摔倒了,我看见他整个脸都红了,看起来很激动的样子。


他说,他觉得这样很性感。


我当时觉得这个人真的非常莫名其妙,为什么我都快摔倒了,他还会说出这样的话?


每当遇到这样的时刻,我都会安慰自己:他好像并不介意我走路不方便,而且似乎还挺喜欢我的脚的。也许是他觉得我的腿受过很多伤,他想要给它更多的关注,给我更多的爱。


后来,他去北京了,并且拒绝了我想要跟他一起去的愿望。我想他可能真的没那么喜欢我,他跟我在一起很可能只是为了我的腿吧。他可能只是和我玩玩而已,并没有想认真地跟我在一起,我觉得我过去的很多想法真的挺傻的。


在这之后,我就变得更加谨慎了,我会直接拒绝路上遇见的搭讪者,甚至每个对我好的男生,我都会怀疑他是不是一个慕残者,他接近我是不是别有用心。


矛盾的心理


我有几个病友,她们交往的男朋友都是慕残者,并且也告知了自己的慕残倾向。


我问她们,为什么要跟慕残者一直交往?


她们说,我只能这样子。


有的跟慕残者交往的残障者会有一种很悲观的态度,她们会觉得除了慕残者不会有人喜欢自己,而且会抱有一种赌博的心态,觉得可能交往着交往着,他也会真心喜欢上我的。


我也问过她们,在和慕残者交往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特别接受不了的事情?


她们觉得,最接受不了的是男朋友会脚踏两只船甚至多只船,就算知道了也不能怎么样,只能继续在一起。


我的病友很多,男生、女生都有。有一位坐轮椅的男性朋友,他是广东的,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上海的女生。不过这个女生从一开始就说明了自己是慕残者,不会真的和他谈恋爱,两个人只能保持性关系。我这个朋友后来同意了。听说这个女生在上海本地也交往过多个残障人士,但是因为新鲜感过了,我这个朋友又长得挺好看的,所以她宁愿一个月特意飞来一次广东。


其实关于慕残者这个群体,我觉得他们的存在本身并没有什么错,你不能说别人有病,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但是我觉得,你有你喜欢的自由,但是不可以骚扰别人、甚至欺骗别人。


我想如果之后我遇到一个慕残者,只要他不伤害我,我是可以试着跟他当朋友的。他可能最开始是因为我的身体和我接触,但我希望随着交往,他们能逐渐喜欢我这个人,而不仅仅是因为我的腿。


当然,不管怎么说,我对慕残者还是会有一些抵触的,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故事FM(ID:story_fm),讲述者:荷包蛋,主播:@寇爱哲,制作人:刘逗,声音设计:彭寒,文字:刘逗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