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十荟团能抵10个永辉吗?
原创2020-07-30 19:15

1个十荟团能抵10个永辉吗?

出品 | 虎嗅大商业组

作者 | 刘然

题图 | 视觉中国,图文无关


总有一些时刻能证明资本没有“寒冬”——根据媒体的公开统计,在这艰难的上半年中,社区赛道已经拿下了近65亿元的融资。

 

社区团购又一次被引爆。6月份,社区电商O2O平台同程生活完成2亿美元的C轮融资,起家于湖南长沙的兴盛优选也完成了高达6亿美金的B轮融资。最新的一轮融资官宣就在昨天(7月29日):社区团购头部玩家十荟团宣布完成8000万美元C2轮融资,这是其继1月份(8830万美元的B轮)和5月份(完成8140万美元的C1轮)之后的又一轮融资。

 

公布融资之余,十荟团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及CEO陈郢还在内部信中提出了新的小目标:未来十荟团的事业要做到1万亿。

 

1万亿是什么概念?永辉超市2019年的营收为848.77亿元,简单计算下,十荟团的目标相当于十个永辉超市。

 

关于社区团购,本就有一种说法是即将跑出一只独角兽。不过,在真正的独角兽出现之前,社区团购的比拼到了这个赛点,它的对手已经并不只是赛道里的这些了。

 

比前置仓还“前置”的业态


社区团购重燃,多少也有巨头跨界下场的功劳。

 

6月份,滴滴在成都试水其社区团购项目“橙心优选”;紧接着7月份,美团就推出美团优选,宣布进军社区团购赛道,并且开始在山东济南签约团长。

 

当然,美团和滴滴的入局,更大程度上是考虑将自己已有的点位、运力资源再利用,尤其是滴滴,在IPO之前拿出社区团购的新业务,可以继续讲一个业务多元化、业绩增长的好故事。而社区团购之所以再次圈下一波资金和流量的主要的原因还是,疫情之后,线上零售业态得到爆发,零售开始走向社区化的趋势。

 

社区团购之所以能在传统商超、会员店、电商、新零售生鲜电商等多种业态之外,以一种新消费模式存在,是因为其做了一个零售中相对较轻的模式。并且,作为一个已经进入了社区内部,打通了社区店和宝妈(团长)的业态,有着先天的前置优势。

 

不管是门店还是前置仓,进行履约之前永远要先保证仓储和库存,生鲜这样的高损耗品也会成为成本上的负累,但是社区团购却打破了这样的范式——通过社区KOL组建微信群,或利用小程序进行预售,货到之后进行配送或者自提,不但省去了门店成本,还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仓储损耗。


社区团购通过沉淀私域流量,实现商品信息的分发和收集,更精准的触达用户。作为典型的“货找人”的方式,社区团购也不用通过公域和公开的广告宣传进行拉新,小区现有的店铺、居民宝妈们就是现成的地推员,一定程度上也节省了获客拉新的成本。这都是社区团购模式的最理想化状态。

 

看起来社区团购有着一个光明的未来。不过,拿下万亿规模之前,社区团购要面对的不只是赛道里的竞争,尤其是在社区团购模式本身还有一些问题未能解决的情况下。

 

扩张不易

 

团长是社区团购中较为重要的一环,他们是业态模式得以成型的基础,但也曾是制约其规模和用户稳定性的影响因素之一。不夸张的说,使用社区团购的用户甚至完全可以不看品牌,只跟着团长走,因为整个交易和信任链条都是集中在团长而非品牌。

 

面对模式里的天然bug,玩家们正在想办法从商品结构、供应链、物流等各方面进行弥补。这也是为什么十荟团接下来会考虑开线下店,做自己的品牌。

 

陈郢在其最新发布的公司内部信中表示,社区团购是目前“唯一能规模化产生利润的生鲜电商模式,是传统电商的模式补完计划”。他表示,社区团购做得最好、最擅长的领域是更好地卖生鲜、让社交和交易结合、对下沉市场的渗透以及和线下店的融合。生鲜、社交、下沉和线下这四个领域也恰好是社区团购模式的核心要件。


不过,开店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开线下店与社区团购的成本结构是否匹配还要另外讨论,如果加大了自己的成本负担,回归到了线下店的运营状态,那么社区团购的原有特点和优势反而会丢失。


另一边,从湖南准备走向全国的兴盛优选,则是利用自身的商品供应链能力(前身曾是有1.5万家连锁便利店品牌芙蓉兴盛),同时用物流打造自己的核心优势。

 

有业内人士告诉虎嗅,兴盛优选的商品结构中,快消贡献的GMV占比要比其他品牌高,而订单量中,大概有80%来自生鲜,20%来自于快消品。用快消品来提高自己的客单价,用生鲜产品贡献订单量,使得兴盛优选的数据在业内“比较好看”。

 

兴盛优选已经将湖南这一个据点打透了。虎嗅写过,物流配送已经被认为是兴盛优选的核心竞争力,目前在湖南几乎在每一个乡、镇、村都可以通过兴盛优选购买商品,实现次日达。

 

不过,公开信息中,兴盛优选扩张的速度也并不快,这是因为以社区团购本身还没有表现出很强的复制能力。

 

前社区团购头部公司战略负责人、喵库存CEO邢云飞就向虎嗅表示,社区团购品牌在每一个省份都会形成一套独立的商品数,很多商品之间无法互相赋能,每一个省份都要单独根据供应商体系和商品体系,还有本地用户的消费倾向性,去重新架构一个单独的商品数,这个工作量是很庞大的,需要一个对供应链理解极强的人。“基于经验的复制可能会很难,因此扩张的压力会长期持续。”

 

要知道,社区团购是一个比商超等更容易往三四线市场下沉的业态,但这也对社区团购的本地化供应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三四线市场不同于一二线,它的本地化特征更强,更需要本地化的供应链和服务。

 

社区团购的生命周期本就由用户复购率、地域覆盖率等构成,城市和社区数量的覆盖程度决定了扩张的效率,而如果覆盖率无法得到更快的推进的话,全面盈利这件事也就无从谈起。

 

对手变多了


其实,如今社区团购在狂奔的过程中,已经从“内忧”进入了“外患”的阶段——经过了去年千团大战的洗牌、巨头下场和如今的资本再注入,社区团购如今还要面对和其他的社区零售、生鲜业态的竞争。

 

陈郢认为未来社区团购也会升级成社区新零售,十荟团做的事业的本质也还是“零售”。可见如今不同的业态看起来并不在一个赛道上,但他们面对的归根结底还是同一批消费人群,使用的也是差异化并不大的商品供应链,社区团购会动别人的奶酪,也会有别的业态轻易跨过它的护城河。


社区团购要想壮大,进而在传统零售世界里扎下根,就必须找到自己的不可替代性。

 

邢云飞认为,今天所有基于生鲜的竞争都是前台竞争,都不是终局,只是一个阶段性存在而已,而未来的终局在农业的上游。

 

“社区团购的前台竞争真正结束是要基于后台贡献的,后台就是生鲜的上游优势。未来他们会面对的是现实就是进行产业链的整合,然后再来竞争,那时候带来的才是真的成本优势。眼下社区团购在做的事,其他社区或是生鲜赛道上大家也都已经在做了。”

 

永辉达成如今的营收,走了近20年。对社区团购来说,万亿或许还早,它需要足够顽强的生命力才可以笑到最后,而这个过程,需要的可不仅仅是融资。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