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瑞幸的增长死穴早就暴露
Pro会员2020-08-03 11:05

原来,瑞幸的增长死穴早就暴露

文章所属专栏 直击新经济公司的增长死穴

2017年10月开出第一家门店,18个月后即在美纳斯达克上市,又在一年后的2020年6月29日停牌并进行退市备案,瑞幸咖啡从诞生之日,争议就没有停过。在被曝出财务造假丑闻后,瑞幸更换了管理层,陆正耀出局,郭谨一担任CEO和董事长,并将重点放在了运营上。


但造假带来的影响远未停止。7月31日,证监会、财政部、市场监管总局分别发布消息,宣布完成对瑞幸咖啡境内运营主体会计信息质量检查(财政部官网,2020年7月31日),发现其自2019年4月起至2019年末,通过虚构商品券业务增加交易额22.46亿元(人民币,下同),虚增收入21.19亿元(占对外披露收入51.5亿元的41.16%),虚增成本费用12.11亿元,虚增利润9.08亿元。瑞幸咖啡很快会面临新的行政处罚。


对于瑞幸,战略专家、营销专家要是不剖析一下,似乎就落伍于时代。然而很可惜,我们现在看到的大部分剖析,要么切口不准,未及死穴;要么就事论事,丧失整体。不若我们把这里面的核心问题一字排开,单刀直入。

 

七个致命问题:

 

第一,为什么瑞幸咖啡会成为市场和资本的热点?

第二,瑞幸咖啡入市后一直巨额亏损,悲观观局者拿亏损说事,那亏损是不是致命问题?

第三,瑞幸咖啡为什么那么快IPO,是计划动作还是救赎之举?

第四,瑞幸咖啡离星巴克究竟有多远?

第五,瑞幸咖啡未来增长路径可以下哪些棋局?这些局是死局,还是活局?

第六,用德鲁克的话来问,瑞幸咖啡到底从事的是什么业务(What’s your business)?

第七,如果我是瑞幸咖啡的CEO,怎么办? 

本文是虎嗅 《直击新经济公司的增长死穴》 付费栏目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