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体育生不少,为什么健身教练本科率不高?
2020-08-04 15:31

高考体育生不少,为什么健身教练本科率不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精练GymSquare(ID:GymSquare),作者:晟杰,题图来自:IC Photo


如果说健身教练要求专业对口,那么体育类大学就是为数不多的对口院校。


从国内高等体育院校来看,休闲体育、社会体育指导是两门典型的“健身教练专业”。当然,相应的储备人才正增长,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国内多省高考报考的体育术科生,就相较往年创下新高。


增长的高考体育生,是健身教练的本科专业对口,但现实是,教练的本科率并不高。


2018年中国健身教练的本科率约30%。而相比体育院校出生,跨职者才是健身教练本科人群的中流砥柱。


大学体育生看起来不少,为什么健身教练本科率不高?



虽然学历是专业的指标之一,但大学体育专业学生,不是国内健身房的刚需人才。


健身教练所需的“明星素质、沟通技能”,很难在大学教室中习得。至于能从运动人体科学、体能训练等专业教育中获得更多,是基础理论以及研究方法。比如以社会体育专业来举例,2017年有修订研究指出,其专业实习难与就业挂钩。


与此同时,目前更多的国内健身房,对于高阶运动科学需求不高,一方面是大众用户需求更为低阶,另一方面受人才成本限制。



至少在北京体育大学、上海体育学院两家头部体育院校中,本硕阶段涉及更多的专业知识,集中于为专项体育服务。相较而言,美、英等国家高校通常设有运动健康硕士学位,放大体育服务的人群范围。


当然,除了健身业态、高校环境的客观原因,大学体育生的主观职业取向,也决定了健身教练群体中本科的占有率。


以本科为代表的高校体育生,大多未规划明确的求职意愿。事实上,从2013年开始,陆续有体育院校学者面向社会体育专业学生,作出就业意愿调查,缺乏求职方法与求职技能,是其中主要痛点。


但不可否认,专业型教练是未来行业竞争中更需要的群体,而大学体育生是构成这一群体的重要角色。健身房合理吸纳大学体育生,高等教育学府优化教育以及从业引导,是亟待完善的措施。


                      

涌入的高考体育生,不多见的本科健身教练


虽然健身教练的本科率不高,但作为专业相关,高考体育生的涌入数量不少。


据《齐鲁晚报》6月3日报道,山东省参加体育专业考试人数比去年增加5000人,创近年来新高。同样,在《山西晚报》4月16日的报道中,山西全省参加体育专业考试的总人数为11784人,在全省高考报名人数减少的大背景下,今年体育专业报考人数再次增长。


当然,也有体育高等院校陆续扩展招生。比如从上海体育学院近一年的招生变化来看,总体名额已从2019年的650人提升至690人,其中,涵盖运动技术开发、运动康复的医学技术专业,较往年同期增长60人。


这批涌入的高考体育专业学生,构成潜在的健身教练从业者。



具体在专业上有较为典型的案例——社会体育专业


在此专业的必修课中,运动解剖学、运动生理学等是两项基础的运动科学学科,除此以外也会涉及460课时的专项理论与实践主修课程,值得一提的是,其也开辟了“健身房运动”这一单独的课程专业模块,涵盖健身房评估、器械使用。


这里有首都体育学院该专业的具体课程安排:


社会体育专业课程设置,来源:首都体育学院学报


看起来,健身教练是有适配的大学专业的,但即使有更多大学体育生进入学习,本科学历健身教练依旧不多见。


尼尔森曾在2018年与国家体育总局,联合发布国职教练教练行业研究报告。在国职这个全国最大占比的私教认证群体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的约为30%,有77%为大专及以上学历。


而另一方面,毕业后从事健身教练的大学体育生,也并非多数。



“每年报考体育专业的本科学生都在增加,有三个体育教育班级、一个社会体育班,其实都和健身教练相关。但目前不完全统计,只有10%会从事健身教练。”


目前在江西科技师范大学,教授体能训练的肖存翕告诉GymSquare,基本一届都会报满200名学生,但其中愿意从事教练的是少数。中小学体育教师,以及考公务员、研究生,才是体育专业毕业生们的主要发展方向。


除了个体案例,也有相对完全的大学体育生从业统计。



在2017年,成都体育学院就曾面向四川省4所高校,针对体育教育、运动训练、社会体育等专业学生,作出从业现状分析。结果显示,有28.91%的本科体育毕业生选择教育行业,有26.76%选择文化、娱乐行业。


大学体育生虽在涌入,但他们的健身教练从业率并不高,很大程度导致较低的教练本科率。


高校体育人才,暂时不是健身房刚需


高校体育生看起来是健身教练的专业对口,但高校体育生,暂不是健身房刚需。


这一结论直接体现在,体育专业教育与大众体育需求的不匹配。


“虽然我有基本生理解剖理论知识,但难以落地实操。在面对大众学员重心深蹲不稳时,还需要额外请教学习。”上海体育学院硕士付佳表示,在校学习的体育教育训练学,其实更适用专项运动队和体育俱乐部。



传递相同观点的,不止有体育院校学生,也有健身房教练团队的内训负责人。


“虽然本科更好,但目前学历对于健身教练不是必需品。本科生在实操上甚至比不上培训机构教练。”北京一连锁团课健身房的教练内训负责人认为,体能训练专业更多沿用的竞技体育教学思路,如果将这种训练方式用于大众健身,其实会导致会员产生挫败感。


事实上,也有学者明确指出,社会体育专业培养,与大众体育之间存在明显脱节现象


比如仅在专业实习上,2017年首都体育学院徐大鹏、陈燕就指出,社会体育专业学生更多担任服务性工作,对于技术、指导能力提升有限,而社区实习也无法与将来就业实际挂钩。



除此以外,大学体育生对健身房的非刚需,还体现在高阶运动科学,在普通大众的应用价值不算高


“之前兼职健身房教练,其实不需要那么多专业技术。”带课减肥,在北京体育大学运动人体科学研二学生阿帅眼里,更多只是执行标准化作业。而他的专业知识,更能在追求运动表现、有伤病的少数派中完全发挥作用。


换句话说,体育专业中跑得更快跳得更高的专业技术,暂时不是大众需要


相反,过去数年间,上游零基础健身培训机构的规模之所以高速增长,也在于下游健身市场更需要大量的标准化作业教练,满足当时蓬勃升起的普适性健身需求。



最后,在客观环境因素以外,大学体育生的主观职业取向,也是健身教练本科群体不多的主要原因。


在国内、湖南、山东两省都有体育院校,针对社会体育专业学生就业问题,作出调查研究。在湖南3所高校中,湖南科技大学王茜等人表示,就职困难更在于缺乏求职方法与求职技能。而山东省毕业生从事社会体育工作意愿调查中,工资待遇占据最大比重。


社会体育专业学生就业问题调查,来源:《湖南省高校社会体育专业学生就业教育现状调查与分析》


“为什么学生不愿意当教练?因为在他们看来“健身教练,是遥不可及的职业”。因为本地的居民运动率不高,而学生更要稳定工作。”


肖存翕任职的师范院校体育专业学生,在体育相关求职意愿上,本就比体育院校低。而在他看来,学生在校目标更多以应付考试为主,只有一部分在大三开始考虑工作目标。


更专业的健身教练,需要更多的高校体育生


健身房变革在加速,也使销售型教练将遇到更多挑战。而专业型教练,是未来的健身行业竞争中更加需要的群体。


更多的大校体育生,其实就是专业健身教练的主要构成。



在DP健身创始人罗斯杰看来,“增量价值”是专业教练能给用户带来的,而在他的团队中不乏体育专业硕士。“他们在运动方面保持学习以及探索的习惯其实更好,同时也具备较好的学习能力、为人处事方式。”


但支持大学体育生做教练的同时,维系教练职业的核心价值,也是更多行业从业者的需求。


“团课教练要有明星素质,私教更像是专业医生,兼顾有专业技能和沟通。而在未来,相信healthy coach的理念会更深入,更希望教练引导用户的生活方式。”



至于如何培养学生对于健身教练的兴趣,肖存翕也已经在做尝试。


“从2016年开始,联系OneFit给学生授课。以前学生会觉得健身教练遥不可及、缺失目标,但听完课程后对健身行业有了解,比如具体收入、工作内容等。”


肖存翕创立的健身工作室中,大部分由其学生任职教练。在他看来,学生的职业品质、道德都能有所把控。


我会鼓励学生去从事健身教练,这是个相对有前景的职业。希望未来每届学生中,从业教练的占比,能达到30%~4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精练GymSquare(ID:GymSquare),作者:晟杰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