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生乳标准“全球最低”,为何十年不更新?
2020-08-14 09:30

中国生乳标准“全球最低”,为何十年不更新?

落后的标准急需更新,业界与消费者在这一点上已经达成共识。但是,新标准短期内仍难以出台。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十一人(ID:caijingEleven),作者:马霖,编辑:余乐,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近日,一篇有关中国乳业问题的质疑文章引发舆论争议,并再次把中国仍在实行的“全球最低”生乳标准问题摆到了台面上。


针对上述质疑文章,奶业协会和乳品企业相继发声驳斥。但在业界看来,有两个事实不容回避:第一,中国现行生乳标准确实大大低于国际水平;第二,新标准迟迟未能出台。


目前中国实施的生乳国家标准发布于2010年,由于对蛋白质、菌落总数两项关键指标规定过低,甚至低于1986年的旧版生乳国标,发布10年来一直受到业界和消费者的质疑。


自媒体和网友大多把矛头指向中国的乳企,但多位乳业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中国的乳企早已在实施更高的企业标准,这意味着乳业从整体上提升源头生乳标准的时机已经成熟,他们也盼望新的国家标准尽快出台。


几位业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那篇网上传播的文章,令乳业从业者有苦说不出:一方面,他们对自己的企业所生产的产品有信心,但另一方面,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的发生,让部分消费者对国产乳品抱有疑虑。国家标准作为一项强制性的基础标准,是乳业的底线。底线正式提高,乳企才可以更有底气地与消费者沟通。


 一位不愿具名的乳企高层向《财经》记者表示,“我最纠结、最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不快点推出新标准,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呼吁,赶紧出台新标准,按照10年前出的标准,蛋白质、乳脂率、菌落总数确实不像话。”


那么,为什么这一“全球最低”生乳标准还在中国实行?实施新标准的阻力在哪里?


现行生乳国家标准与企业内控标准差多少


中国各个行业共有强制性国家标准2022项,推荐性国家标准36511项,不过,在众多国标中,没有一项标准像生乳国家标准这般牵动中国消费者的神经。


在现行生乳国标中,蛋白质达标值为2.8g/100g、菌落总数达标值为不超过200万个/mL,低于1986年的旧版生乳国标,在旧版中,生乳蛋白质达标值为2.95g/100g,菌落总数达标值为不超过50万个/mL。


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现行的生乳国标也确实是落后了不少。


内容来源:《我国生乳国家标准主要指标对比》,《食品科学》2019年发布


从上表可以看出,在蛋白质含量方面,中国生乳国标的最低限制为2.8g/100g,低于欧盟标准的2.9g/100g及澳洲、新西兰的3.5g/100g,但高于美国的2.0g/100g。


蛋白质含量是一项衡量100g生乳中蛋白营养密度的指标,与牛奶的安全无关。


菌落总数、体细胞数则是衡量生乳安全性的指标,过高会构成安全隐患。中国生乳现行国家标准正是在这一指标上远远低于其他国家,为200万个/mL,其他国家的生牛乳菌落总数均低于10万个/mL。


另外,在体细胞数方面,中国的现行国标未做任何要求。


根据《财经》记者的了解,2010年颁布的生乳国家标准过低,引发了业内的争议,随后数年,各大乳企纷纷在国标之上,制定了更高的企业标准。


就企业内部在生乳方面执行什么样的标准,是否比现行生乳国家标准高,以及高多少等一系列问题,《财经》记者近日询问了伊利、蒙牛、光明、三元、君乐宝、新希望这几家全国知名乳企,其中君乐宝、新希望截至发稿未回复记者的问询,三元公关部以“负责质量的同事联系不上”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


光明、伊利和蒙牛均给出了比较详尽的数据,以供消费者更好地了解乳企在生乳方面的标准规范。



光明内控标准的蛋白质要求为高于3.1g/100g,这高于国家标准,菌落总数内控标准为低于5万个/mL,其标准也远高于国标的200万个/mL,体细胞数对标美国A级巴氏乳标准,为低于30个/mL。


伊利表示,其2020年企业内部测定的蛋白质含量为3.28g/100g,菌落总数为1.77万个/mL,体细胞数为19.52万个/mL,并表示其企业标准设定为比国标提高50%,内控标准在企业标准之上再提高20%。


蒙牛回复称,目前蒙牛的原奶年平均蛋白质含量在3.3g/100g以上,平均菌落总数可以控制在3万个/mL以内,体细胞可以控制到18万个/mL以内。


根据光明、伊利、蒙牛提供的数据,这三家公司的蛋白质、菌落总数、体细胞数企业内控指标远优于国家安全标准。同时,考虑到行业平均水平,乳业人士均表示,中国乳业提升国标的时机已经成熟。


新国标仍难产


现行的乳业国标已经实行了十年,并且已经远远落后于行业的发展水平。现在消费者和乳企对新国标应尽快出台已无异议。


邓荣臻在农业部奶办、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和中国奶业协会都供职过,是乳业权威人物,他告诉《财经》记者,经过7月的“自媒体风波”后,各方的争议应该不会太大,现在谁都不愿意为了保护落后的生产力来影响消费者的感受。“一个产业、一类产品的发展,最终目的是满足市场和消费者的需求,一项国家标准过低,怎么也说不过去,国标一定要跟先进国家的标准水平相当。”


 乳制品工业协会名誉理事长宋昆冈则认为,何时公布新国标,对行业本身的发展没有影响。“前段时间有人说那个指标是全世界最低的标准、最差的标准,当然消费者质疑是对的,因为它确实是差,但是那个标准对牛产好奶没有限制,也不会制约加工厂收好奶,消费者的利益不会因为这个标准而受到影响。”他说。


但是,在政策层面,新国标的制定还没有确定的时间表。


2018年2月,农业部下属部门推出了关于生乳、巴氏杀菌乳、灭菌乳、复原乳的4项新国家标准第一次讨论稿。然后,两年半过去了,这一讨论稿的进展再无消息。


2020年7月29日,中国奶业协会名誉会长、原农业部副部长高鸿宾在一场名为“现代奶业评价体系建设启动会”的行业会议上表态:“正在修订新生乳国家标准,近期可能出台。”


这一表态再次引起了外界的热议。中国奶业协会也表态,称正在修订的新生乳国家标准近期可能出台。不过,根据《财经》记者多方求证的结果,由于流程复杂、漫长,千呼万唤的新国标短期内仍难以面世。


《财经》记者了解了生乳国家食品安全标准的修订程序,整理如下:


制图:马霖


一位知名乳企负责法规事务的人士向《财经》记者明确表示,其所在企业从未听说新国标快要出台的消息。“生乳国标连官方的公开征求意见稿还没出过。”该人士说。


记者在国家标准委员会的网站上也未查询到乳业新国标意见征求稿。征求意见是迈向国标出台的关键一步,企业还未收到征求意见稿,这意味着距离生乳标准等四项乳业新国标出台还有一定时间。


一位了解政策的奶业经济研究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目前,4项新国标已经经过卫健委专家评议一次,但是还需要继续评议讨论,什么时候启用尚不清楚。


《财经》记者了解到,目前,生乳新国标正由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审议评估,该中心下设了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评委员会,卫健委食品司是其业务主管单位。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回复称:卫健委分管领导们认为,舆情已经过去,因此不接受采访。


中国奶业协会也拒绝了《财经》记者的采访请求,并表示:“国标出台程序复杂,且不是协会牵头。”


就制定生乳标准相关问题,记者又联系了负责制定四项新国标草稿的农业农村部、奶及奶制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主任王加启,以及负责推进国标修改具体工作的中心副主任郑楠,截至发稿,农业部及上述负责人均未回复记者的采访请求。


此前的自媒体文章曾指责乳企插手标准的修订,一位伊利的质量负责人在近期的一次媒体沟通中告诉《财经》等媒体,除了在标准起早、制定和公开征求意见时,乳企有提建议的机会,在标准正式审议和制定过程中,乳企实际上无法干涉。


亦有业内人士指出,无论是伊利、蒙牛,还是其他乳企,都无法主导生乳标准的高低。不过,标准制定时会考虑乳企的诉求,以及乳业的整体水平。


新国标的争议点在哪


业内人士表示,包括生乳标准在内的几项乳业新国标一直“难产”,原因可能是,在标准中某些内容的修订上,业界还存在争议。




图片来源:GB 19301 《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生乳》(第一次讨论稿)


与现行标准相比,2018年发布的新国标讨论稿最大的变化是,它试图确立一套生乳分级标准,将达标奶源与更优质的奶源用分级形式体现出来。


从上图的讨论稿内容中可以看到,一些关健指标都有了分级。例如,备受关注的蛋白质含量,合格级与现行国标没有变化,仍为2.8g/100g,增加了良级和优级,分别提高至3g/100g和3.2g/100g;菌落总数方面,合格级有所提升,达标值升至100万个/mL,增加了良级和优级,分别为50万个/mL和10万个/mL。


讨论稿还提出,允许乳企在巴氏杀菌乳、灭菌乳产品上明确标注自身产品所使用生乳的等级。


分级的好处是,优质奶源更容易脱颖而出,乳企可以为优质奶源产品制定更高的价格,与低级别生乳生产的乳产品区别开来,也为消费者提供了不同等级的价格差异化产品。


分级也可以促进全国整体生乳质量的提升。在美国,分级制度由来已久,美国1924年就制定了优质乳条例,把生乳划分成A、B、C、D四个等级,并在奶产品的包装上明确标识奶源等级,到1965年,美国的食用生乳基本都达到A级水平。


但上述不具名乳企高层表示,业内的一个担忧是,生乳分级可能导致高端、低端产品价格分化,传导至上游,导致低级别生乳收购出现障碍,生乳收购价格下跌。也有业界人士表示,分级制会带来产品涨价潮,乳企会推出一批高价鲜奶产品。


一位对牧场管理了解深入的乳企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大乳企通常不愿意分级,因为大企业产品线复杂,奶源多样,有高有低,小企业通常产品线简单,奔着最高标准就行了。他提及,在欧洲,乳企普遍自行实行生乳和产品分级,由第三方机构做检测,但中国还不具备成熟的第三方检测机构体系。


邓荣臻表示,在产品上体现分级,这对于用优级乳生产的产品做宣传是有利的,但从乳企角度看,各企业本身对不同等级的标准有不同的规定,乳企可能更愿意自行做分级,在产品端按照自己的方式讲故事。


在2018年发布的讨论稿中,另一项值得消费者知晓的改变是,首次提议将体细胞数纳入国标。体细胞数是衡量奶畜健康和乳品质量与安全的标准,此前就一直有业内人士呼吁将此指标纳入国家标准。


新国标讨论稿还引进了两项反映乳品鲜活程度的新指标——糠氨酸和乳果糖。越新鲜的牛奶,蛋白质中所含糠氨酸越低,乳果糖也是如此。讨论稿提出了巴氏杀菌乳中糠氨酸应以12mg/100g蛋白质为上线。


这类反映乳品鲜活程度的指标也引发了争议,尤其是需要大量远距离运输的乳企会比较抗拒。邓荣臻表示,一般情况下,本地产的牛奶就近消费能够最大限度地保持牛奶的鲜活性,但中国的特殊情况是“北奶南运”:主要奶源地在北方,主要消费地在中部和南部,冷链运输有制约。新指标的规定可能会影响乳企在巴氏奶方面的推进,如果新标准与目前的奶源布局有不配套的地方,就会引起争议讨论。


上述乳企高层表示,政策制定方还有一个最大的顾虑,就是担心万一有部分奶源无法实现高标准,又会重蹈掺假的覆辙。但从目前的全国平均水平来看,例如蛋白质,已经很难低于3g/100g了,全国生乳质量是有保证的。


他表示,7月自媒体文章引发的争议让业内再次认识到,中国的奶源质量和产品虽然有了很大的进步,但行业人自己讲的确有些“王婆卖瓜”的意思。由于国标过低,乳业也在提“农垦系”、“优质乳工程”这样的乳企联盟概念,他认为如果国家标准提高后,就不需要在行业内去“划分小圈子”,不用去打这些招牌,可以换一种更好的方式与消费者沟通。


“虽然国标不会那么快出台,但我认为最近的形势会加速形成共识,便于有关部门推进这项工作,大家确实非常渴望新标准出台。另外,国标标准本身也比较复杂,最终稿可能会和讨论稿有不一样的地方。”邓荣臻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十一人(ID:caijingEleven),作者:马霖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