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讯精密奇袭路:富士康“打工妹”与她的三位贵人
2020-08-17 09:28

立讯精密奇袭路:富士康“打工妹”与她的三位贵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陈弗也,编辑:张小马,出品:棱镜·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头图来自:立讯精密官网


8月10日,一桩股权代持纠纷浮出水面,立讯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SZ.002475)卷入其间。


争议的另一方是中岳联拓总经理吴政卫,他自称曾协助立讯精密上市,并间接持有立讯精密5.336%的股份,但由立讯精密创始人王来春代持。该说法遭到立讯精密否认,两方诉诸法庭。


目前这笔争议股份的市值高达200亿元,呼应着立讯精密过去一年多的股价暴涨——从2019年1月的7.46元飙升到2020年7月的61.12元,涨幅超过8倍,总市值一度突破4000亿元,将格力(市值3383亿元)、万科(市值3215亿元)等明星企业甩在身后。


相比股权代持争议,立讯精密创始人王来春更值得关注,她面相朴素、憨厚,被誉为“科技版老干妈”。


上世纪80年代,20岁出头的王来春进入富士康,成为一名“打工妹”。后来,她模仿富士康创办立讯精密,成为身价数百亿的超级富豪。2019年胡润百富榜显示,她与其兄王来胜身价高达530亿元。


王来春最早只有初中学历,在三位贵人相助下,她一手缔造了这家A股消费电子龙头。


立讯精密位于东莞市清溪镇的新总部


富士康的“富士康”


立讯精密总部位于东莞市清溪镇,那里是东莞和深圳的交接处,被葱郁、低矮的小山包围,交通并不便利。小镇聚集着数百家电子厂,2016年获批为“全国首批产业集群区域品牌建设示范区”。


如果不是立讯精密最近一年多的股价飞涨,这种股权纠纷在舆论场上可能激不起多大涟漪。另一个原因则是,该公司客户主要是电脑、手机、汽车等厂商,并不直接与消费者产生交易。


“这个行业本身就低调,这是行业特质,客户OK,其他的就OK。”富士康的一位工作人员向作者表示。


立讯精密的产品包括连接器、连接线、无线充电、声学和电子模块等,是中国大陆的消费电子龙头。比如,该公司是苹果无线耳机AirPods最大的代工厂,同样还在大量生产手机快充的Type-C接口。该公司在广东、江西、江苏、河北等地拥有工厂,全球员工超过78000人。


不管是商业模式还是创业历程,立讯精密都与富士康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1988年,富士康在大陆建立了第一家工厂——深圳海洋电子插件厂,立讯精密创始人王来春还是一位21岁的打工妹,她成为工厂的首批女工。在富士康的近10年时间里,王来春从一个基层员工成长为“课长”,直到1997年离职创业。


张鹏(化名)曾在立讯精密工作近20年。他告诉作者,1997时,王来春和其兄王来胜投资了几十万元,创办了一个加工厂,当时主要做的是电视机的后壳、电线插板等业务,创业前四五年与富士康没有关系。2002年前后,富士康的订单开始暴增,将一些订单分给立讯精密。


富士康后来成为立讯精密最主要的客户,立讯精密逐渐变成了“富士康的‘富士康’”——为富士康代工,同时自己积累现金和经验。


根据立讯精密在2010年发布的招股书,2007 年至 2009 年,他们向富士康销售产品的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 47.73%、56.46%、45.38%,很多年来,富士康一直都是他们的第一大客户。


王来春本人对富士康也很推崇。


2010年9月,立讯精密上市之后,她曾向媒体表示,富士康的工作方式和经营理念对她影响很大,“我自己的公司从刚建厂的100多人,发展到如今的近万人,虽然期间经历过许多挫折,但我坚持用在富士康学到的一套管理模式来经营,事实证明它是正确的。”


这篇文章还提到,立讯精密的办公室里贴着很多郭台铭的语录。


“立讯精密有的,富士康都有,工厂的东西都是从富士康学的。工厂的一切,包括标语,都是郭董(指郭台铭)语录,写得跟富士康一模一样。”一位立讯精密前高管告诉作者。


王来春的三个贵人


立讯精密能有今天,就像当年富士康打天下时一样,踩准了市场节点。


创立初期,该公司主做代加工业务,此后自主研发,陆续进入到彼时的热门行业——PC、手机、汽车等。


2007年前后,立讯精密开发了台式机连接线的自主品牌,成为联想、华硕的供应商;2011年4月,该公司斥资5.8亿收购昆山联滔电子,在那里建立一个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运营中心。昆山是全球笔记本电脑的生产重镇。


张鹏告诉作者,立讯精密与联想合作存在被迫转型的原因。当时,受金融危机影响,富士康通告立讯精密,未来可能没有太多代工订单交给他们。要想继续活下去,立讯精密只能走自主品牌的道路。


“此前给富士康做代工的经历,让王总(指王来春)找联想谈的时候有了筹码。”张鹏说,“立讯当时有了自己的专利,联想电脑配件中,不少有立讯的专利影子。”


立讯精密开始“去富士康化”。


比如,招股书显示,立讯精密一家子公司协创精密,2009年之前主要为富士康代工生产,2010年初终止了对富士康的代工业务,业务重心调整成自主生产连接器。早些年富士康的营收占立讯精密总营收的45%以上,但2010年前两个季度,这个占比降低到16.81%。


后来,智能手机兴起。2011年11月,立讯精密花费7500万元收购了科尔通实业75%的股权,后者是华为、艾默生网络的供应商。


2013年10月,立讯精密又花费400万—500万欧元收购德国SUK公司,进入汽车领域,SUK是宝马、奔驰的门锁等塑胶件核心供应商。


立讯精密通过至少5次并购,逐步完成了自己的产业布局:电子消费产品、企业级及通讯产品、汽车及医疗产品。同时,也形成了“总部在东莞、生产在江西、研发在昆山”的基本格局。


“公司管理层密切跟踪行业主流发展趋势,定期召开内部研讨会议,未雨绸缪、积极探讨当前产品及业务天花板,从自身专业角度出发,进行行业深度调研,通过不断地沙盘演练,探寻企业未来发展新航向。”多年来一直力荐立讯精密的招商证券曾这样评价。


资料显示,王来春现年53岁,广东汕头人,进入富士康之前只有初中学历。


“工作非常认真,超越所有台商老板”、“商场如战场,她能做到一些老板做不到的事情”、“身段极为柔软,手段极为高明,渗透力极强”。上述立讯精密前高管对王来春的工作能力颇为推崇。


此外,在外界看来,王来春的成功与几个“贵人”不无关系。除郭台铭外,还有郭台强——郭台铭二弟、台湾正崴集团董事长。


作者自消息人士处获悉,2009年,立讯精密在上市之前曾邀请富士康进行投资,但被拒绝。后来,郭台强实际控制的富港电子(天津)有限公司出资4000万元认购了立讯精密400万股,以3.08%的持股比例成为立讯精密第三大股东。


此外,在张鹏看来,除了二郭外,王来春还有一个“贵人”——联想的柳传志,也正是联想的订单让立讯精密在富士康订单减少后,依然能发展壮大。


开始挑战富士康


立讯精密已经开始向“师父”富士康发起挑战——争夺苹果公司的订单。


早在2011年收购昆山联滔电子时,立讯精密就进入了苹果供应链,成为了iPad连接线的供应商。但让富士康感受到竞争压力的是立讯精密2017年获得苹果AirPods代工资格,此后又成为AirPods最大的代工厂,AirPods的成功也为立讯精密装上了发展新引擎。


2017年12月,在上海跟美团的王兴吃完生煎包后,苹果公司CEO库克还专门造访了立讯精密位于昆山的工厂,并且发了一条微博,盛赞了立讯精密的工艺和文化。他写道:“他们超一流的工厂将了不起的精良工艺和细思融入 AirPods 的制造。董事长王来春女士打造了以人为本的卓越文化。我们很高兴可以跟他们合作!”


王来春(中)与苹果CEO库克


那张库克与王来春身穿蓝色工服、满脸笑容的照片,在网上广为流传,照片正是来自于库克的微博。


不过,立讯精密一直没有进入到苹果供应链的核心领域——iPhone手机的代工,直到今年7月17日,转机出现。当天,立讯精密发布公告,拟出资33亿元全资收购台湾纬创资通在江苏昆山的两家苹果手机装配厂,由此取得苹果手机的代工业务——这也是富士康的核心业务。


纬创是全球仅有的三家iPhone手机代工商之一,其他两家是和硕科技、富士康,其中纬创的规模最小。立讯精密这次收购给了外界不少想象。


立讯精密依旧无法撼动代工巨头富士康。财报显示,2019年立讯精密的营业收入是625.2亿元,毛利润121亿元,资产总计493.8亿元;而富士康在A股的上市公司工业富联相对应的数据则是4087亿元、336亿元、2056亿元,更何况富士康的旗舰公司鸿海精密2019年营收(1767亿美元)相当于立讯精密的20倍。


不过,立讯精密的市值已经超过了工业富联。截止8月14日,立讯精密的总市值达到3757亿元,工业富联的市值只有2987亿元。


“从营收、企业规模、业务模式、业务范围上来说,两家公司的差距其实还是挺大的。”上述富士康内部人士向作者评价说,“影响市值和股价的因素有很多。”


但立讯精密备受机构投资者的青睐,根据万得数据,在2020年的第二季度,共有774只基金重仓持有,重仓持有的基金数量仅次于贵州茅台。


“AirPods现在是立讯精密的主要成长动力,苹果取消有线耳机后,AirPods的需求高涨,这给了投资者不小信心。这一次如果能够成功收购纬创,进入手机代工业务,那就会使立讯精密的产业链进一步延伸,这也符合他们未来的发展规划。”一位市场投资者点评说,资本市场喜欢有想象力的公司。


新冠疫情在全球的爆发,为这家外向型公司的发展增加了一些不确定性。


多位清溪镇立讯精密工厂附近的餐馆老板告诉作者,今年以来,他们明显感受到立讯精密的工人在减少,前来就餐的立讯精密工人少了很多。其中一位老板指了指对面的劳务派遣公司说:“你看对门,大门已经关了很久了。”


立讯精密的财务数据却在讲述不一样的故事,这家公司还在逆势冲刺——2020年一季度,实现主营业务收入 16.51 亿元,同比增加 83.10%;营业利润 12.10 亿元,同比增长 64.32%。  


股权代持争议


争议随之而来。


据中国经济网8月10日报道,中岳联拓总经理吴政卫自称与立讯精密实控人王来春存在股权代持纠纷。


根据吴政卫向作者提供的民事起诉状,2007年10月,王来春给他发邮件邀请他加盟,开出了200万元的年薪,并承诺让其持有一定的股份。吴政卫加盟之后,主要负责公司财税的整体规划,并协助公司完成上市工作。2011年3月,在立讯精密上市半年后,王来春签署了一份《股权承诺说明书》(下称《承诺书》),为吴政卫代持香港立讯有限公司(下称“香港立讯”)8%的股份,经股权换算后,吴政卫间接持有立讯精密5.336%的股份。


吴政卫称,2018年12月27日,他要求王来春自2019年1月7日起30个交易日内,以竞价方式出售香港立讯1%股权所对应的立讯精密股份(22,436,527股),剩余7%的香港立讯股权继续由王来春代持。不过,王来春在收到通知后,没有出售这些股权,由此二人产生纠纷。


吴政卫的诉求是让王来春、香港立讯向其支付22,436,527股立讯精密股份对应价款4.183亿元以及股息红利余额0.2572亿元,共计4.44亿元。


尽管《承诺书》下方签有“王来春”字样,但作者注意到,上市至今立讯精密公开披露信息中,香港立讯只有两个股东,即王来春、王来胜兄妹二人。


这一起股权纠纷被媒体曝光后,立讯精密的董秘办公室向作者回应称,他们已经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做了说明:经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确认,媒体报道的相关情况不属实,王来春女士没有签署过所谓《承诺书》,公司也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向作者表示,这起纠纷的核心是股权代持是否有效。在中国,有明确的法律法规规定几种情况的代持是无效的。比如,公务员不能代持股票;证监会要求上市公司股权清晰,IPO前不能代持;等。


在刘俊海看来,即便是代持不违反相关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还要看代持协议本身是否真实,比如,作为隐名股东的一方是否有出资,股权代持书的签字是否真实等。


该案争议有待审判机关定分止争。


2019年7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吴政卫的起诉。据澎湃新闻援引深圳中院相关人士说法:本案原定于8月14日开庭,因文件准备不足取消,开庭时间待定。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陈弗也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