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反人类现象研究报告
2020-08-17 11:19

奢侈品反人类现象研究报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全现在(ID:quanxianzaiAPP),作者:乌潘潘,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有幸活到 2020 年的今天,你认为世界上最奢侈的东西是什么?是口罩、是疫苗、是在影院看一场电影,还是拥有一个不发疯的国家领导人?


在见证历史的这段日子里,人类对“奢侈品”的定义显然无限宽广起来。


今年关注美国 BLM 抗议活动时,我们发现了一个哭笑不得的事实,那些抢了 LV 包的人喜不自胜,而抢了苹果产品的人悔不当初:苹果产品具备防丢失和定位功能,不但能提醒抢劫者归还商品,还能协助警察破案,最不济也能把产品系统远程锁死,让其变成毫无价值的砖头。



而 LV 包呢,剪一条脆弱的防盗绳就完事儿了。



彭博亿万富豪指数显示,今年 LVMH 集团股价下跌 19%,老板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ault)净资产缩水超过 2000 亿人民币,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多。截至 5 月 6 日,他的亏损已经和亚马逊今年赚的差不多了。



今年 4 月初,波士顿咨询(BCG)预计,因为门店关闭、社交隔离,以及人们对全球经济萎缩的担忧等等原因,2020 年全球奢侈品销售额将同比下降 25%~35%。


话音刚落,新一波奢侈品涨价潮便应声而至。



人人居家隔离的当口,谁会拎着 LV 在市面上瞎晃?这种时候,奢侈品的价值体现在哪儿?


一切要从奢侈品天生自带的反人类属性说起。



即使在知乎这种人均年薪百万的互联网论坛里,围绕奢侈品的问题也大致围绕着以下三种:


1. 女儿小小年纪非要买名牌包包怎么办?


2. 逛奢侈品店,怎么能装出不是第一次去的样子?


3. 第一个奢侈品包包,买哪个好?


第一种问题下的高赞答案通常是《孩子,你慢慢来》:“宝贝,妈妈不反对你背名牌包,但你千万不要觉得奢侈品能够代表一切。相反,奢侈品代表的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更加自律向上的生活方式。”



第二种问题下的高赞答案通常是《无产阶级历史观纲要》:“一进店,看见狗眼看人低的店员不苟言笑,你就想象他的生活有多贫苦,想象他在四环外的出租屋里搓内裤,上班了还得西装革履地侍奉有钱人。”



第三种问题下的高赞答案通常是《文物鉴定入门》:“首先望闻问切,看材质、看外观、看序列号、看五金件,研究保值率高不高,考虑皮质耐不耐磨,样子过不过时,五金贴不贴膜,牌子打不打折?”



这三种问答充分说明了普通人面对奢侈品引发的身份焦灼,也说明普通人根本不是奢侈品的目标用户。


俗话说,买得起不见得消费得起。


俗话又说,只有一个爱马仕比一个都没有更丢人。


俗话还说,背香奈儿坐地铁会被人认为是假货,什么时候看着像真的?开着自己的车的时候。


在互联网时代,我们早已将平等、公正、环保、政治正确作为人类社会的基本共识,而奢侈品行业依然以中世纪的价值观安身立命——昂贵、稀有、古老、无用、浪费甚至是罪孽。



奢侈品的真实作用是什么?是制造社交距离和表达价值观。


制造社交距离——用奢侈品的和不用奢侈品的,不是一路人。


表达价值观——用 Hermes 的和用 Gucci 的,不是一路人;用 CHANEL 的和用 Versace 的,不是一路人;用其他大牌和用 D&G 的,不是一路人。


奢侈品的第一道门槛就是难以获取。一件衬衫,大众商品或标价几百元到千元之间的商品就已经包含了高溢价,而奢侈品的标价则是几千到几万元,这就设置了门槛,将消费能力有限的人群自然隔离到服务范围之外。更不用说这些匪夷所思的商品和反人类的价格策略了:



2100 元的 Tiffany 吸管,也许是用来啜饮 1882 年的 Lafite ?



2200 元的 Supreme 砖头,也许是用来砸烂 Apple Store 的玻璃?



2300 元的 Burberry 别针,也许是用来收纳上千公顷的地契?



18000 元的 Balenciaga 编织袋,也许是用来采办东大门的新款大衣?



不知道多少钱的 CHANEL 断头台,也许是用来斩断路易十六的脑袋?


显而易见,奢侈品当然不能降价。历史上,各大品牌宁可烧掉商品也不愿意低价处理,特殊时期还要提价,一边是考虑经济形势和用户收入变化,另一边也是向已购买和正准备购买的客户彰显品牌的商业价值。


最关键的,奢侈品牌要在市场中控制产品流通的数量,一旦商品放开供应,格调就立刻消失殆尽,所以即使你有财力购买,到手也绝非易事。


比如高端腕表的噱头都是全球限量供应几十只;


比如 HERMES 公司一直声称受制于产能,买个 Birkin 包排队等上三五年已是常态;


比如 De Beers 公司买下了整个钻石矿,然后小心翼翼控制产量,一举垄断钻石供货市场;


比如 Petrossian 公司将里海农民的寻常食材包装成俄国沙皇必备菜品,将鱼子酱营销成几万元一斤的绝顶美味……


奢侈品用户需要和一般人保持距离,奢侈品牌也得对奢侈品用户保持姿态,让顾客等待,不能予取予求。于是距离有了,需求也就来了。




在自然界,生物以生存为目的,在此基础上才有其他需求。


但孔雀却进化出无比沉重的尾翼,某种羚羊长出了巨大的角,某些草食动物偶尔也会挑逗狮子,如果单纯为了生存,这几种现象除了加速作死之外没有任何合理性。它们的目的即是向同类宣告——我飞得更高、跑得更快、更强壮、更健康,于是这只孔雀就优先获得雌性的青睐,这只羚羊就与其他普通羚羊区分开来,取得了群体地位与繁殖上的优势。


以色列生物学家 Zahavi 据此提出“累赘原理”( handicap principle )假说,核心就是这种看似无用、甚至不利于生存的特征在进化中流传下来,是因为它们发出了信号——证明这个生物足够健康与强大,足够承担华而不实带来的不利因素。



奢侈品的消费也能用这个道理来解释。奢侈品可以发出一种信号:此人有足够的金钱可以挥霍,属于上层阶级。


为什么有钱人偏爱穿一身白衣,为什么杨丽萍永远留着长长的指甲,为什么皇帝一餐要摆几十个自己永远吃不完的菜?奢侈品价值的根基就在于无用与浪费。当奢侈品被接受为一种人与人区分的标志时,浪费的价值就出现了,无用变成了有用,无用也有了价值。



表达价值观需要一个好故事,这是任何一个微商与任何一个奢侈品牌都懂得的道理。


CHANEL 的故事是女性自由独立、追求美与平等,LV 的故事是创始人只身徒步 400 多公里来到巴黎,家境贫寒使他拥有了更坚定的梦想和信念。


凡是特供过宫廷的品牌总要不断渲染昔日的荣光,就像 Petrossian 要大肆铺陈沙皇俄国是多么荒淫,清朝的宫廷仿膳要提到这是当年慈禧喜爱的独家秘方,惟有如此,那些浮光掠影的传说才显得鲜活起来。


生产鲟鱼鱼子酱


故事好不好听是其次,讲故事的目的只是为了告诉你:过去皇室贵族们不惜大费周章,耗尽海量人力物力,所求得的,不过是那方寸般的极致快乐,今天的你(只要有钱)同样可以享有。


奢侈品铺张浪费政治不正确,其实大家心知肚明,但奢侈品真正的魅力,就在于使用时的那一丁点儿罪孽感,这是奢侈品最强有力的说客。



众所周知,Hermes 包袋需要鳄鱼皮制作,它的皮质均一整齐,自带天然渐变的方格纹路,仔细辨认能看到细小的气孔,虽然弹性一般,但质地结实。鳄鱼生长速度慢而且养殖成本极高,Hermes 只会挑选每年出产的鳄鱼皮中质量最好的 10%,每制一个包袋平均需要 3 条顶级湾鳄幼崽的肚皮,而且只取腹部狭长的一小部分。



生活中,大众商品都喜欢四平八稳,强调环保低碳。可真正的奢侈品,就是要追求夸张和刺激:要反日常、要反直觉、要侈靡到反环保、要铺张到反人类、要浮夸到反审美、要极端到冒犯一切政治正确……才能带来视觉冲击,所以奢侈品的用色斩钉截铁,所以罔顾动物保护法也要剥取昂贵的皮毛。对于我们普通人而言,自然是既费解又愤怒,无法欣赏这样的逻辑,但这才是奢侈品追求的价值。




只有极端才能竖起自己的大旗,才能获得定义审美秩序的权力。奢侈品本质上是一种权力的象征,它是物化、符号化的阶级与秩序,它的意义是由社会顶层所赋予的,然后像瀑布一样一层层往下传播。


《基督山伯爵》里有个段子。基督山要炫富,就拿两条鱼,一条意大利的,一条俄罗斯的,同时端上桌来,显得“兄弟我可以集齐这两种怪鱼”。当别人疑问时,他说我厨房里还各有一条活的呢。为啥呢?


“因为防备死掉一条。”


这就是典型的“有钱了,汽水买两瓶,一瓶喝,一瓶看。”浪费吗?过分吗?这就是奢侈品的真意。大家享受的,就是这点罪恶的快感。


——《奢侈品凭什么卖这么贵?》张佳玮



在阶级划分中来说,皇室最能够激发大多数人的想象和仰慕。谁不想成为皇室的一员,拥有风光的生活、华贵的服饰、精美的食物、闪亮的花冠和体贴的侍从?


那么皇室最顶级的奢侈品会是什么?皇冠、珠宝、权杖、华服、美食还是宫殿?


也许是英国女王的座驾黄金马车?毕竟连特朗普看了都极力要求要坐一坐:



原因无他:这架马车只能用人间极致来形容。


这驾黄金马车集合了镀金液压装置、马达驱动技术,由 50 名顶级工匠耗时 10 年制成,马车长约 5 米,重达 3 吨,由 6 匹马牵引。



雕刻这顶王冠的木头来自英国皇家海军 1765 年建成的胜利号战列舰。这艘战舰参加了独立战争,后来又在法国大革命中大胜西班牙海军,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战列舰。制作镶板的木片来自斯科特南极雪橇、著名教堂的横梁。



灯具用的是上好的爱丁堡水晶,车身上复杂的花纹由画家手绘而成。



女王的坐垫由 sudbury 金丝打造,而镶嵌在下面盒子中的这块小石头,据悉是苏格兰镇国之石,是苏格兰历代国王加冕时用到的一块砂岩,传说当年雅各看见天使时正是头枕此石。1296 年,爱德华一世出征苏格兰时把此石掠回英格兰,放到西敏寺英格兰王座之下,表示苏格兰和英格兰统一在英王的主权下。



马车门把手来自新西兰,镶有 24 颗钻石和 130 颗澳大利亚蓝宝石。马车上还有一块用来制作维多利亚十字勋章的加农炮碎片。



嵌在车门上的装饰物,有加里波利的一颗扣子、二战王牌飞行员的徽章、罗伯特将军的袖口、飞翔的苏格兰人号火车上的一颗铆钉。门上方形的装饰木头均取材于英国各个名胜古迹:如伦敦塔、西敏寺、五月花号、肯辛顿皇宫、肯特伯雷大教堂、达西庄园和玛丽玫瑰号战列舰。而最令人咋舌的是其中的一块木头——来自于砸到牛顿的苹果树。



这架黄金马车集成了 100 多件体现英国历史的部件,完全是一座承载一千多年历史的英国博物馆,每逢重大场合或会见大国首脑,女王必定乘它翩然而至。



从某种意义上说,皇室无异于一个被悉心、刻意、持续打造和维持的人类品牌。其用心至极,以至于欧洲的皇室会定期见面,相互比较、交流经验、制定长期发展战略。品牌营销大师马丁·林斯特龙在书中透露:皇室和品牌之间的区别就在于,品牌关注的是未来的 6 个月,而皇室通常都有一份关于未来 5 年的营销计划。此外,还要在幻想与现实、距离感与亲切感之间保持微妙的平衡,皇家成员与社会保持联系很重要,但是如果变得过于真实或过于亲切、他们就会失去魔力。


想想看,昂贵、稀有、古老、无用、资源浪费带来的罪孽感……都占齐了,悠悠皇室不愧是人中 LV,而维系着这一切的,不过是一条脆弱的防盗绳。


相关来源:

奢侈品凭什么卖这么贵?,张佳玮,知乎

品牌洗脑,马丁·林斯特龙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全现在(ID:quanxianzaiAPP),作者:乌潘潘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