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4万毕业大军:去国企避风,还是“赌一把”?
2020-08-19 10:13

874万毕业大军:去国企避风,还是“赌一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T时报(ID:vittimes),作者:孙鹏飞 、李丹琦 、李蕴坤,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30秒快读:


1. 今年7月,人社部发布了新一批9个新职业,直播带货的主播们被称为互联网营销师,新职业被“正名”意味着什么?更多的政策扶持,更高的薪资待遇,还是更好的就业前景?


2. 李佳琦、薇娅们转正之际,正值应届毕业生求职季,去国企、先考研等寻求避风港的选择比以往更多。


3. 一边是急待工作的毕业生,一边是急待人才的新职业,当“新职业”遇上2020,只有少数主动寻求转型的毕业生踏上了新职业的风口,这种落差是如何形成的?


因为疫情,2020年毕业季异常安静,没有喧闹的毕业典礼,没有死党间的不舍告别,甚至没有太多校招经历和offer选择,他们便匆匆进入社会,留下了太多遗憾。


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2020毕业生也收获了一份好消息。


今年7月,人社部发布了新一批9个新职业,其中包括因疫情催热的在线学习服务师,因央行计划发行数字货币DCEP而诞生的区块链应用操作员,以及网络世界中的信息安全测试员等。


今年7月被人社部“正名”的新一批9个新职业,图源:央视


在今年874万应届毕业生的大军中,大部分人都在寻找一个特殊时期的避风港,或去国企,或考研,但还有一群人做好了主动转型的准备,offer爆满成稀缺人才。


一、避风港:去国企、考研?


突如其来的疫情和秒变寒冬的就业市场,让今年毕业生成为“史上最难毕业季”中的一员。


放在浙大IT专业研究生王蒙(化名)面前的选择有两个,冲击互联网“大厂”,但无奈于没有对口职位,专攻区块链专业的他只能去往创业公司。


但是他的同班同学更多选择去往国企、互联网大厂等抗风险能力强的企业。


要在一年前,王蒙会毫不犹豫地奔向初创型企业。“工资更高、晋升更快、加薪幅度更大……”这里有着他想要“弯道超车”的野望。


但因为疫情,王蒙犹豫了。


根据58同城发布的《2020年高校毕业生就业报告》显示,57%的毕业生倾向于更稳定的工作,32%的毕业生愿意去作息规律、薪资稳定的国企工作。


图源:58同城


对此,刘宇颇为感慨。他班上的一名同学,已在去年12月份获得了一份不错的offer,工资7000元起步,周末双休。


只是欣喜未多久,今年2月份,这名同学收到了企业发来的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书。这意味着,他仍将继续海投简历。


刘宇班上更多同学选择考研,“全班30多人,80%的同学选择考研,但其中只有一半人考上了。”


在离校时分,大学生们有着各自的烦恼。有些人选择考研、留学,除了为自己的学历镀金外,也想着避开疫情后尴尬的招聘市场。这部分人虽是少数,但占比比以往更高。


据中国人民大学和智联招聘发布的《2020年大学生就业力报告》指出,拟国内外升学的人数占比为7.5%,拟慢就业的人数占比为6.2%。


图源:中国人民大学&智联招聘


更多人不得不在磕磕碰碰的求职路上前行。据《IT时报》记者了解到,投递30多份简历最终收到1/3企业回应,已是幸运的情况。


很多时候,大学生们的简历石沉大海。


二、“赌一把”:转型有风浪,不转型有危机


当多数人将进国企、考研作为避风港时,有一群挑战新职业的毕业生成为了幸运儿。


今年7月,人社部发布了新一批9个新职业,其中包括 “区块链应用操作员”、“信息安全测试员”、“区块链应用操作员”、“在线学习服务师”等


靠直播卖货走红的李佳琦、薇娅便是“互联网营销师”,各地落户政策也对带货主播、AI人才等有所倾斜。


图源:央视


国家推出新职业往往意味着这些行业经过发展已经存在一定规模的从业人员,同时具有相对独立成熟的职业技能。


无论是作为国家战略技术的区块链,暗含人民币国际化的布局,还是网络安全、在线学习所对应普通用户日常场景,新职业蕴含着新的机遇。


大学期间,王蒙研究的课题与AI图像识别相关。不同于大多数同学选择偏向计算机算法、设计一类的工作,王蒙的求职方向有些“反传统”。他只想做区块链。


区块链是近几年的热词。比特币暴涨、电商溯源,甚至今年4月央行数字法币DCEP在农行系统内测的消息,不断将区块链的热度推向高潮。


央行数字法币DCEP在农行系统内测,图源:网络


“现在的区块链很像四五年前的AI,饼画得很好,也很合理。”


王蒙看到“做饼”的机会。尽管他知道,区块链有着一定的应用前景,距离落地仍有一段时间。但在求职过程中,王蒙也遇到过挫折。他清楚如何写区块链应用的代码,也了解区块链的基本概念,但面试时,主考官问的却是底层技术上的细节。


他认为,这些大多数不会在应用场景中经常用到,实际操作上只需下载已经包装好的代码。因为一时答不上来,他曾被几家区块链企业刷掉。


实验室和企业之间有脱节,他知道自己还要不断提升技能。


与王蒙一样,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毕业的刘宇也在为自己的未来下“赌注”。他想要从事的是网络安全工作。大学期间,刘宇自学网络安全相关的书籍,并自建服务器,开发过几款小游戏。


这一次,刘宇赌赢了。《中国网络安全产业发展报告》预测,2020年我国网络安全人才需求量缺口预计达140万。


一位电信运营商内部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今年信息安全专业方面的人才很难招,甚至有几个招到的人还在报到时违约了,因为他们的选择太多。”


另一名运营商内部从事互联网安全岗位工作的人士介绍,自从2015年,所在部门的人数已经翻了4倍,因为网络安全现在越来越受重视,部门承担的责任越来越重,所以需要更多的人才。


图源:Pexels


这是因为近年来发生在我国网络安全事件和威胁情况进一步加剧,各类网络安全事件数量占比仍然较高,网络安全受到重视。


在国家层面上,2019年两会期间,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提及信息安全。随着5G的发展,网络安全问题愈发受到重视,相关人才仍是稀缺。


刘宇选择留守天津,今年3月份起投递简历,他一共收到了5个包括互联网大厂在内的offer,权衡了职业前景、公司发展和个人喜好后,他选择了一家专业的数据库安全产品和服务提供商——安华金和。


相比而言,小布的求职之路,多了一份被动“转型”的味道。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小布原计划成为一名语文老师,但学校迟迟没有招人,小布选择的是疫情以来不断扩张的在线教育机构。


图源:Flicker


丢弃了有事业编制的“铁饭碗”,转向在线教育,小布的决定没有受到父母的反对。疫情期间,停课不停学,令在线教育进入千家万户。她父母认为,做在线教育收入也比老师高,还有着更广阔的就业前景。


视频面试当天,小布特意选了一件有唐老鸭图案的黑色波点上衣,希望给HR留下一个落落大方的印象。初试通过的当晚,小布着手录制开班视频。由于在线教育机构以线上直播课为主,注重考核求职者的表达能力、反应能力和亲和力。


这条不到三分钟的视频被她重复录制了七八遍,还精心为视频配上了文字和表情。


最终,一切如小布所愿。经过近1个月的面试和培训,小布在今年2月底顺利拿到了猿辅导的offer。


新职业是国家对新经济形态的认可,试图鼓励应届生前往这些新领域不断摸索,也给正在选择专业的高考生们拨开关于未来的迷雾。但在进入职场后,王蒙们发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三、寂寞:源于人才需求与供给的缺口


目前王蒙正处入职培训期。他在关注区块链行业的最新动向,也期待能尽快上手写出一串串新代码。


当谈及自己的工作被列入“新职业”,他是振奋的,觉得自己的工作被“镶上金”。


“名头很好听,之后换工作,不懂的人会觉得前沿科技很高深,懂的人知道有用途。”王蒙看到了新职业title的价值。


刘宇也在幸运之余,思考自己的职责所在。作为一名网络安全测试员,他要对评测目标的网络和系统进行渗透测试,快速发现安全问题并提出改进建议,防止再次受到恶意攻击。


事实上,信息安全测试员的技术含量很高,因为网络安全的涉及面非常广,操作系统、数据库、中间件、软件开发等都是学习的内容。


“黑客攻击会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所以防护者不仅要有计算机相关背景,还要有钻研精神,不断研究技术更新,毕竟攻防这种事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上述运营商内部人士表示。


刘宇清楚自己的方向,需要“耐得住”寂寞。技术更新迭代,补充新知识,他不能落下。


但走在新职业之路上,小布看到的,更多是困惑。在线教育已不是新事物,但小布不确定这个行业未来可能会红多久。


入行之后,小布发现,老师之间的竞争异常激烈,想要打破“天花板”脱颖而出不是件易事。


小布所在的城市,正有越来越多的高校毕业生选择进入在线教育机构,尤其是在那些头部培训机构中,入职门槛在不断提升。


目前以小布的资历只能担任助教,负责和学生、家长互动,协助主讲老师运营直播课的内容。憧憬着走上讲台的小布,此时是失落的。


同时,小布感慨没有社交生活。下午1点到晚上9点是小布的工作时间,尽管周中可以休息,但她没有周末。“除了加班,学生补习时间通常是在晚上,注定了我们与其他职业的生活作息时间不一样。”她很难找好友约饭。


在小布看来,如果有机会,她甚至考虑去考研,想要提升自己的学历,顺便重温大学时光。


为何应届生们会感觉到新职业道路上的寂寞?无所适从大多源自没有系统的职业训练,学校开设新专业的速度与新经济、新技术发展速度之间的落差越来越明显。


从去年4月份起,人社部陆续向社会发布了38个新职业。这反映出国家对企业数字化转型、经济结构调整的大方向。


但旺盛的人才需求和现实的供给之间,仍有落差。据《IT时报》记者了解到,这38个职业对应着未来5年人才缺口破千万的现状。


根据今年7月份人社部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联合阿里钉钉发布《新职业在线学习平台发展报告》指出,六成新职业从业者月收入超过5000元。


人才需求、相对高薪,但与此同时,据《报告》指出,80%从业者面对未来有着迷茫。他们不知道以怎样的方式充电,一切需要一步步摸索。


“希望30岁前发际线能够保得住。”94年出生的王蒙玩笑道。进入职场,只是另一场大学习、大考验的开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T时报(ID:vittimes),作者:孙鹏飞 、李丹琦 、李蕴坤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