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nhub翻译、帮迪拜酋长养马、侍酒:做小众职业是什么体验?
2020-08-19 16:32

Pornhub翻译、帮迪拜酋长养马、侍酒:做小众职业是什么体验?

今天我们将给大家带来三个小众职业的故事,三位讲述人为了获得这份独特的工作体验,都经过了严格的筛选,成为了千里挑一的那个幸运儿,而他们的工作内容本身也都非常有趣。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故事FM(ID:story_fm),讲述:Danny、Ken、Richard,文字:王颖伦、刘逗,题图由作者Ken提供。


P站首位中文翻译 


第一位讲述者是Danny,他目前住在加拿大,是全球最大的色情视频网站Pornhub的第一位中文翻译。


Pornhub,大家把它简称为P站,它的形式类似于Youtube或者国内的bilibili,用户可以在网站上观看和分享视频。因为基本上都是成人视频,所以P站在很多国家都受到管制。


但其实,P站现在已经不仅局限于色情影片,有一些人甚至将它戏称为“考研网站”,因为用户甚至可以在上面找到考研教学的视频。除此之外,P站官方也非常热衷于搞各种周边文化活动,比如为乳腺癌研究筹款、每播100部片就种一棵树、捐款给大熊猫保护机构等等。 


Danny的这份P站翻译工作是一份兼职,它开始于2019年,当时作为雅思写作老师的Danny从5000位应聘者中脱颖而出。


申请成为译者的界面



我第一次听说P站是在2015年,当时我二十四五岁,我还在读书,听朋友推荐说这个网站不错,就去看了一下。后来我来了加拿大,发现P站原来是加拿大的,总部也在加拿大,我之前一直以为总部在美国。


去年,我所在字幕组有一天发了一个链接,说P站招翻译了。这件事当时也在翻译圈掀起了一个小热潮,我就想着也去凑个热闹。


第一轮申请只需要准备自荐信和简历。我在自荐信里写了我对小电影的看法:大家现在生活压力越来越大,小电影可以帮大家放松身心,我们没有必要对这个感到羞愧。我还表达了自己对性研究的兴趣,我的毕业论文就是关于同志文学的研究。


第一轮过了之后,P站的工作人员给所有的申请者发了一份试译,是一段英文的关于P站介绍。


最终很幸运的是我通过了两轮的测试,正式成为了P站的第一位中文翻译。收到录用邮件的时候,我才知道总共有5000多个人申请了,他们最后只招了我一个人。


聘用邮件



P站的负责人告诉我,其实他们的汉语用户还是很多的,所以他们想要尽快上线汉化版网站。


于是我的第一个工作就是对网站上的8000多个语段进行翻译。每个语段不一样,有的语段可能就一个词,比如“登录”;有的语段就很长,比如说介绍某种类型的片子,比如说“你是不是还苦于找不到满意的片子,不要到别的地方,你想要的P站都有”,然后会描述很多比较具体的、让你心里痒痒的那种词语,吸引你点开。这个工作量是很大的,当时翻译得也很辛苦,有一个月的时间一直在翻译这些语段。


可能大部分都是少儿不宜,所以我只能说比较难的点在哪。第一是有一些缩写比较难,如果弄不清楚,可能就不知道该怎么翻。第二是要翻译出那种味道来,有时候就不知道该怎么翻译比较恰当。第三是我的翻译工作是在后台进行的,在我的工作界面里只会出现语段、不会出现视频,比如说只出现了“Black”这个词,我有的时候只要靠猜测来决定是翻译成“黑人”还是“黑色皮肤”之类的。


翻译视频标题也是,有的人觉得中规中矩就行,原标题怎么写我就怎么翻;但有的人觉得要参考汉语的同类网站,看看它的标题是怎么让大家摩拳擦掌、想要赶紧来点进去看一下的;还有人认为应该翻译带点古风色彩的,展现一下中国的文化。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觉,这就是有意思的地方。


P站上的古风视频标题  图/来自网络


我的常规工作主要分成三个部分。


第一是处理标题翻译志愿者的申请,给予他们翻译视频标题的权限。


第二是及时汉化P站的新活动。比如说最近疫情,P站就出了一个活动叫stay home hub,P站和那些艳星合作,拍视频告诉大家要怎么正确的洗手,怎么样保持社交距离。


第三是在后台审核志愿者翻译的视频标题。



P站其实还蛮有底线的。网站经常会给我们译者发一些违禁词汇,比如说像“恋童”或者“人兽”这种是不能接受的;所有18岁以下的都不可以上传,也不可以搜索。之前韩国出了N号房事件,它也及时给各语言译者发了邮件,禁止这个关键词的搜索。


P站会随时记录各个国家的实时热门搜索词,如果我觉得这些搜索词是比较敏感或者不合时宜,我会把它标出来,交给技术人员去处理。


后台操作界面


具体的工资我就不说了,但是收入大概能够供我每月的基本开支。


有的朋友会开玩笑问我,“做这份工作是不是会感觉身体很累?”其实我做的也就是普通翻译的工作——打开电脑上P站,翻译完之后退出工作界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给迪拜酋长养马 


第二位讲述者叫Ken,他从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毕业的那年,接触到了一个很神奇的实习项目。这个项目叫迪拜国际纯血马实习,简单来说,就是去帮酋长养纯血马。这个项目是由迪拜酋长、也是阿联酋的副总统谢赫·穆罕默德创立的,主要是为了向中国市场推广赛马运动。


谢赫·穆罕默德  图/来自网络


纯血马这个概念,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上任何同一品种的马交配生下的都可以叫纯血马。但狭义的纯血马,是为了赛马而专门培育出来的一个品种,每一匹都很贵。


它的血统诞生于17世纪左右,当时有三匹阿拉伯种公马被运到英国,这三匹马和当地母马交配所得的小马驹,就是第一批纯血马。也就是说,当今世界上所有的纯血马,其实都是当年那三匹种公马的后代。


1791年,一家英国公司发布了英国总马谱,相当于是纯血马的户口本。如今,所有的纯血小马驹都必须先通过DNA检测,上了户口之后才能说是一匹真正的纯血马。


想要拿到这份跟纯血马接触的实习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故事FM的声音设计彭寒的女朋友当年就申请过,不过最终落选了。他们每年会在中国招募一些知名高校的毕业生,经过两轮的严格筛选,最终派出20个实习生前往酋长在世界各地的纯血马农场,去学习和实践。今天的讲述者Ken有幸在2015年参与了这份实习工作。


上海受训结束时拍的全体大合照



我申请的项目叫做DITI(Dubai International Thoroughbred Internship),国际纯血马的实习生项目。这个项目是迪拜酋长谢赫·穆罕默德创立的,每年会找十几名中国学生去他在5个国家的不同马场实习。我去的是位于爱尔兰的马场。


我们一共有四位实习生在爱尔兰,每个月的薪水是800欧元,住在马场里一幢独栋房子里,每个实习生都有自己的房间,后来他们还给我们配了一台车子。


那个马场非常大,我们开车从马场的正大门口到我们的住处差不多需要10分钟的时间。每只马每天早上吃完饭,都要到草原去跑步,母马和种马分别有专属的马场。


这是一匹比较有名的种马


酋长更大的马场在英国,有两个礼拜的时间,我们前往一个叫做纽马基特(Newmarket)的小镇,它算是赛马的起源地。那边的经理带我们参观农场,站在草地的中间,他告诉我们,“放眼四周,你们看到的地方都是酋长的地。”


我们每天去马场工作的时间是比较早的,七八点钟就要开始工作了。我们会先把马放出去,让它们到草原上运动,再清理里面的马房,把看得见的马大便全部铲出来、换上干净的稻草,最后再把它们带回来、喂他们吃早餐。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看马生产的过程。母马快要生产的时候,工作人员会它们移到一个像待产中心一样的地方。那时候我们有帮忙,小马的腿先伸出来,我们帮他拉腿,小马出生是被一层膜包覆住的,我们帮他把膜扯下来。


我其实没有摸到马。那些马都是非常珍贵的,不会让我们实习生随便摸。包括我回国之后,很多人问我第一句话就说,“你在那边学骑马吗?”我说,“并没有,在那边我从没有骑过任何一匹酋长的马,因为它们太宝贵了。”


我还记得在纯血马的拍卖会上,一只一岁左右的小马,会被卖到几百万欧元,那个价格是很恐怖的。


拍卖会现场,被叫到180万欧元的马



另外一个很深刻的是看马交配的一个过程。


经理讲会跟我们讲一些故事。像是有些种马,他们其实有喜欢的类型,并不是随便带母马去交配,它就会去做正常的交配了。有些种马喜欢金色毛发的马,所以人们会在它跟别的马交配的时候,提前在它面前放一只它喜欢的类型。甚至有些马是喜欢一次看到两匹母马的。


有的马跑很多比赛,得过冠军,还有很好的血统,它们退役下来之后,交配权可以卖钱,卖很贵的钱。我所听说过最贵的交配权是要50万欧元/次。种马有发情期,一年可以交配150次到180次,所以好的种马就像印钞机一样,一次50万欧元,一次50万欧元,是非常恐怖的。


我第一次看这个时候是跟我爸妈一起看的,有点尴尬。那一年刚好父母带着哥哥飞到了爱尔兰来看我,我就跟我经理说了这件事情,他非常兴奋地说,“你父母来的话,我一定要带他们来看种马交配,这是农场的骄傲!”


整个过程是在室内的沙地上,空间很大,二楼有一个专门的平台,我和我的家人就在上面看马交配。


小马生产


每次种马和母马要交配的时候,都需要5~6名员工来协助整个过程。首先他们把母马拉到里面,如果母马有小宝宝的话,有人会带着它的宝宝站在对面,因为母马一旦离开小马太久就会焦虑。在交配期间,会有一个人拉着母马,一个人在后面控制住母马,一个人牵着公马。


但是我的经理其实不在刚刚我讲述任何一个工作之中,并且他对自己独一无二的工作内容感到非常自豪——公马在发情时是会不顾一切的,它们不管哪个洞就随便可以插进去,但是它的交配权一次要25万英镑,可不能随便浪费。而我的经理的工作就是戴好了手套,等马站起来的时候,他会一把抓住马的生殖器,帮助它对准母马的阴道。


他非常骄傲的告诉我们,“经过我手交配的马基本一次就会怀上,不会有任何浪费,我右手非常柔软,是黄金右手。”


Ken和一匹马


但其实整个交配过程还是很危险的,因为有时候马不想要交配,它就会往后踢,这时候就很危险。因为种马这么的高贵,一年都可以带来几千万的收入,如果母马一踢踢到公马下面的话,那就完蛋,它以后可能就无法交配了。这就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要控制住母马。在欧洲还稍微人道一点,就只是有人负责抓住母马去控制它。听说在日本交配的时候,其实会把母马后两只脚绑住。



赛马的确是一个非常烧钱的运动。我们去跟英国交流的时候,马场的会计师给我们讲了一堂课。他说,“跟酋长工作真的太不合常规了,酋长每年会花出非常多的钱。虽然种马可以带来很多收益,但是比起农场的花费,还是不成正比的。但因为这是酋长的兴趣,所以只要能把这些马照顾好,每年烧个几百万上千万美金也是没问题的。”


每年国际上都会有一些赛马的专业赛事。迪拜每年3月左右,会举办迪拜世界杯,据说是世界上最有钱的比赛,因为冠军会有500~600万美金的奖励。酋长本人每年都会参加这个活动。


迪拜世界杯现场


迪拜世界杯现场


我们那年在现场也看到了酋长,当时每一个人都是盛装前往,男生都西装笔挺,女生都戴着传统的英国女士的小帽子,每年都会举行帽子评选。


迪拜禁止赌博,但酋长有钱,所以大家座位上面都会有一张表格,不用花钱去买彩票,可以先预估比赛结果,全部预测正确的人,会得到酋长提供的一大笔奖金。


侍酒师 


第三位讲述者叫Richard,他是一名侍酒师。侍酒师这个词来源于法语的Sommelier,你通常会在一些高级餐厅看到他们,他们会根据你当天点的菜品,向你推荐适合一起饮用的葡萄酒。


但是侍酒师绝不仅仅是一名侍者,他们也是顶尖的葡萄酒大师。在成为侍酒师之前,他们需要通过侍酒大师公会的考试。这个考试有4个级别,难度非常大,因为它没有课程、没有教材、也没有考试大纲。想要通过这个考试,不仅需要勤奋努力也需要一些天分。


至今为止,在全球范围内,只有266个人成功通过。一位拥有最高衔Mastersommelier的侍酒师说过,“这一辈子就哭过三次,一次是父母去世,一次是孩子出生,再一次就是通过了这个考试。”


Richard参加比赛的照片



毕业之后,我第一份工作是在某知名连锁酒店开设在新西兰皇后镇的高端餐厅里,从最基础员工开始做起,开始是服务员,然后做调酒师。


因为皇后镇的团队很多人都是欧洲国家打工旅行过来工作的,我幸运地认识了一位德国小哥。我们都对餐饮有着无与伦比的挚爱,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


有一天闲聊时,他无意中提到一个叫侍酒师的行业。他原本在德国所在的餐厅是米其林一星,那家餐厅的侍酒师有时会在一天的工作结束以后,让所有的员工都坐下来围成一圈,让一个人去地下酒窖里面随便拿一瓶酒出来,不用考虑价格,不用考虑地方,然后把它打开,让大家一起喝。他们在喝的过程中,侍酒师会向他们讲解这一杯酒,产地、葡萄的品种、口味、适配的菜品……


我对这个职业很感兴趣,回去之后在网上查了很多,发现真有这样一个职业。成为侍酒师要参加侍酒师的等级考试,一共有4个等级,最高级的是侍酒师大师。当时我考的时候,全世界只有186个大师,我就觉得这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


于是我就和德国小哥相约参加了第一级的考试。从那天开始,我们每天从早到晚喝葡萄酒,学习相关的知识。因为我们当时所在的餐厅有一个很好的酒窖,经理也对我们的学习很支持,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努力学习之后我们把第一级考出来了。慢慢给自己一个思路了以后,我才去考了第二级和第三级。


Richard在侍酒


如果大家对这个侍酒师考试感兴趣的话,推荐大家看一部纪录片叫《Somm》,它非常详细地讲了考试的内容,分三个部分,一个是盲品,一个是服务,一个是理论考。


盲品的话是25分钟品6款酒,必须要分析每一款酒的Tasting Note——看起来怎么样,闻起来怎么样,喝起来怎么样。并要求给出结论——这个酒是哪一个国家、哪一个产区、哪一块田,哪一个年份,哪一个葡萄品种。不光是葡萄酒,还有烈酒、鸡尾酒、清酒、甚至于啤酒、咖啡、饮料,都必须要了解一二。


至于服务部分的考试,会模拟一个真实的餐厅的场景,考官会给你各种刁难,会出各种各样的题目。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倒香槟酒,有6个客人,我把酒倒完了,倒得非常的平均,我非常满意。这个时候考官突然来了一句,“我还有一个客人,他迟到了,现在马上过来。”我就在这上面失分很严重,因为这一瓶酒我已经倒完了。



作为餐饮行业的一线员工,我们会在工作的过程中遇到很多客人,也会跟他们一起聊天。有时候站在吧台的后面,我会去揣测客人的心理状况,这其实也对我以后的侍酒师生涯有很大的帮助,让我知道怎么察言观色。


时间久了,我有时候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客人可能完全不在乎吃什么,只是为了快点吃点东西走人;那个客人可能非常喜欢餐饮,特别有研究;一对客人是夫妻,可能是攒了一定时间的钱来这家餐厅,这个时候推荐葡萄酒,我会选一些价格适中、口感好、简单易饮的酒,这样对他们来说不会有太大的压力,如果丈夫想要在妻子面前好好表现的话,也会让丈夫特别有面子。


工作中的Richard


我曾经遇到过一对年迈的老夫妻,丈夫95岁了,妻子96岁,来我们餐厅吃饭。他们两个都穿得非常正式,老先生穿的是军服,我猜想他以前大概当过兵,老太太穿得特别华丽,有点像短款婚纱。我就觉得他们一定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来庆祝,所以就多问了一句,问他们今天为什么会来到我们餐厅。


他们告诉我,他们是60年前在我们餐厅的原址结的婚。那个时候这里还只是一个小村庄,他们私奔到这里,在这儿的一个木制的教堂结了婚。当地的报社还拍了照片。现在60年过去了,他们故地重游,没想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家餐厅,于是就决定来我们餐厅就餐。


听完他们的故事,我们经理当机立断找档案,把60年前报纸登出来的他们的结婚照找出来,打印之后裱起来,作为我们餐厅的礼物送给了这对老夫妻。



我下一个等级的侍酒师考试通过之后,我们酒店的经理鼓励我去见识更多的地方,他写了几封推荐信把我推荐到了我们酒店旗下在其他国家的几家酒店。


后来我调到了日本、法国、美国等等,获得了更多的经历,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Richard 在酒庄品鉴


可能刚开始的时候,一些年轻的侍酒师会觉得能够卖掉一瓶最贵的酒,就是一种胜利。但其实并不是这样,如果客人并不能懂得品味这瓶酒,只是想借此炫耀一下,我反而会觉得卖给他这瓶酒,是一种浪费。


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有一天一位客人在客房叫餐,点了一瓶非常昂贵的葡萄酒,又要了一根吸管。然后他就让我把酒打开,用吸管喝完了那一瓶酒。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原来有钱人还能这样玩。


我以前在酒庄实习过,深知每一瓶酒背后都要付出很多心血,可以讲是“滴滴皆辛苦”。如果真的遇到知己的话,哪怕一瓶酒不是按杯卖的,我也会愿意把这一瓶酒打开,为了他而按杯卖。


如果餐厅里进来一个彪形大汉,他平时只喝啤酒,我希望我能够让他走出这家餐厅之前,尝试了我推荐的葡萄酒,以至于他之后去到一家高端餐厅,会想到我,会觉得,“当年碰到的那个侍酒师给我推荐得非常好,我现在也要点一杯葡萄酒。”


那么这对我来说,就是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文内未注明来源图片均由讲述者提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故事FM(ID:story_fm),讲述:Danny、Ken、Richard,文字:王颖伦、刘逗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