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不续聘的博士调为保洁,高校的“卸磨杀驴”式骚操作
2020-08-20 15:26

将不续聘的博士调为保洁,高校的“卸磨杀驴”式骚操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生物学霸(ID:ShengWuXueBa),作者:SOOF,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几年前,笔者跟一个颇有学术建树的师兄聊起佛系读博,师兄总结道:读博图一乐,毕业扫地僧。如今,师兄的玩笑一语成谶!


近日,南昌工程学院的部分博士青年教师们正陷入“去亦难,留亦难”的两难境地之中。


前几年按照人才引进来到学校的博士们,已面临岗位续聘。南昌工程学院给那些还没有续签合同的教师发送了告知函,“警告”那些在8月28日前拒绝签订聘用合同的教师,将会被按照《南昌工程学院人才交流中心管理办法》进行管理。


具体的,教师每天要到人才交流中心签到,按照要求参加学习,完成包括行政教学辅助、校园门卫安全、校园环境清理等工作。


图片来源:知乎


对于拒绝续约延长服务期的博士,校方对其分流转岗,这似乎仍在情理之中。但网上晒出的加盖人事处公章的图片中,“校园门卫安全”和“校园环境清理”无疑刺激了公众的眼球 —— 这等于是让博士做保安和保洁。


图片来源:知乎


对此,有网友表示,这显然是卸磨杀驴;有的网友则调侃高校正式开启培养扫地神僧模式;更有网友爆料称,这仅是校方不合理待遇的冰山一角。


用之如泥沙


大概是由于学校自身影响力较低,目前网上相关信息还很少,能确认的只有这张加盖人事处公章的图,内容也仅是一部分。可我们依然能够从校方的人才招聘公告中看出些许端倪。


图片来源:南昌工程学院官网


在模版使用近10年的校方人才招聘公告中,待遇一项准确写明:正式在编,享受国家规定的工资与学校的津贴福利待遇。


图片来源:南昌工程学院官网


即是说,来了就有编制!那么,拿到这个编制,需要什么条件呢?究竟难不难呢?


这是个“小马过河”的问题,得看怎么比。


如果按照四类领军人才引进的话,最低档的标准其实也不低。除了满足高级职称等履历外,科研成果还需至少满足以下四选二的条件:


主持国家级科研项目经历;


作为第一完成人获省部级以上政府性科技成果奖励;


从事自然科学研究的,以第一或第二作者(限导师为第一作者)在本学科SCI二区及以上期刊上发表论文5篇以上;从事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以第一或第二作者(限导师为第一作者)在SSCI/A&HCI/新华文摘/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3篇以上;


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得国家发明专利5项以上。


这样的招聘线并不低,甚至超过某些985院校。


以之前引发热议的湖南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非金属材料与工程系副教授李晟曼博士为例,现年26岁的她本硕博皆就读于国内一流高校华中科技大学,虽然SCI论文不少,但一作论文仅有2篇。


如此看来,在985高校拿到高级职称的李晟曼博士无论履历还是科研成果,均不能满足南昌工程学院的领军人才最低要求。


可是,如果按照引进政策的最抵档,拿到编制其实也不难,看上去只要博士学位即可,只是薪酬没有保障,而且最后能否引进,恐怕还有后续的甄选。


很多想养老图安稳的博士,看到有编制就放松警惕。注意哦!即便有编制,也不要高兴太早。招聘公告里埋有伏笔:博士自引进起内聘副教授三年。


三年以后什么样子呢?续聘呗。续聘能否保证之前的待遇?这还得看三年里的表现。


很有可能,三年后如果考核不达标 —— 基金不够、论文太少 —— 即便续聘,也不再是副教授待遇。那能否不续聘呢?按照本文开头的信息,大概率是不行的。


如果不续聘,后果就是按照《南昌工程学院人才交流中心管理办法》进行管理,强行转岗,去做教学辅助、保安、保洁。


有人说了,脚在我自己身上,我不去就行了呗。图样图森破,校方早已留有后招。如果硬来,不仅给处分,记入档案,服务期未满的,还必须承担违约责任(服务期普遍要长于3年)。不想承担违约责任的,不办理离职手续。笔者就问你怕不怕,反正我是怕了~


对此,有网友用这句话来评价。


图片来源:知乎


杜牧《阿房宫赋》曾说“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


天下博士如此之多,每年毕业的应届博士如韭菜一般一茬接一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恐怕区区南昌工程学院尚不足以“取之尽锱铢”。


尽管保安工作招聘中要求硕士以上学历也绝非个例,但让博士做保安、保洁,实在是有点大材小用、暴殄天物,可谓“用之如泥沙”。难不成南昌工程学院想在学术江湖上培养几位扫地神僧?!


有编制为什么还会这样?


在面对最近频繁曝出的高校人事方面新闻的时候,学霸们需要有个基本认识:国内高校千千万,用人思路各不同。


但归根结底,对于校方而言,还是想通过人事改革把学校做大做强 —— 至少在数据上好看一点。


站在南昌工程学院校方的视角,考虑到自身的区域定位、学术定位、财力定位和平台定位,想与知名高校和一线城市的高校比拼人才吸引力是绝无可能的。在认清现实之后,该如何吸引人才?校方能想到的,大概只有编制了。


略显尴尬的环江西一流高校圈,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江西知识局”


客观地说,南昌工程学院的一系列操作,折射出当下高校间竞争加剧背景下弱势高校的窘境。位置偏远,牌子不硬,给钱不多,无法开启“非升即走”模式。既不能像中山大学那样,建立万人蓄水池,又不能像武汉大学那样,来个通过率极低的“3+3”。排名靠后的学校,只能通过编制来留住人才。


但问题来了,在国家事业编制改革的大背景下,给编制也不代表给铁饭碗,更不代表给称心如意的铁饭碗。


2020年是国家事业编制改革的的重要节点,事业编制改革的方向也基本厘定。不管是“预聘-长聘”还是“岗位考核”,最根本的一条:编制与人分离,只跟岗位走,高校不养闲人。


得到岗位要过线,在岗人员要考核,一切以合同为准。满足条件的,合同到期后续签;不满足条件的,要么走人,要么转岗。这显然是一种末位淘汰制。


有淘汰就势必有竞争。无论哪个高校,校方肯定及其欢迎这种方式。从用人逻辑上看,这也是完全合理的。一方面,校方能不断空出岗位,继续吸引后续招聘的人才;另一方面,校方能够把那些不适合做科研的教师淘汰掉。


总的效果是加强人才流动,提升高校师资水平,增强高校实力。也算好事。


人才有流动,校方才能更好地进行编制流转和人员淘汰。但需要注意的是,在人才流动之中,校方并没有失去把控。大多数人容易忽略的一点是,对于优秀的人才,校方从制度上极力挽留,哪怕是续聘,也要求增加服务期。比如南昌工程学院明确要求三年内评上副教授的博士们,至少续聘5年。


这个规定倒是有出处。根据《南昌工程学院人事调配暂行规定 (修订)》,服务期是指按照规定必须为学校服务的最短期限。在学校工作期间评定了高级专业技术资格人员的服务期为5年。


图片来源:南昌工程学院官网


此举针对痛点,校方的目的也很明显:三年能做出成果的,尽力留下!


现实情况是,全国许多类似南昌工程学院这样的非知名院校,在人才引进方面常常为他人做嫁衣。很多有点能力的青年才俊,往往在做出成绩后向更好、更大的平台靠拢,不愿留下。校方政策,大概也是无奈之举吧。


居安思危,摆正心态


人事改革的最终落脚点都是淘汰 —— 留下能出活儿的,淘汰闲人懒人。


尤其是在当下的社会,有学历、有能力者一抓一大把。而作为培养人才的高校,其教师更应当有足够的实力来培养学生,不仅有教学,还得有科研。


所以,一味指责高校在用人方面的不留情面,其实非常短视。必须承认,“非升即走”给那些觉得有了高校岗位就万事大吉的博士们敲响了警钟,也给后来者留下了机会。


虽然已经2020年,但仍有不少人对高校编制存有幻想和执念。说句得罪人的话,不少博士盯着编制的原因,不过是为了混日子。


现在,南昌工程学院的例子,就告诉大家一个现实:有编制也没用,考核不达标,有没有编制都会很惨。


实际上,很多知名高校早已有所行动。2014年,深受学生喜爱的清华大学方艳华因科研成果不达标被清华大学转岗。同年,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周鼎直指高校教师考评的“自白书”同样引发热议。短短1200多字的文章里,一句“相信讲好一门课比写好一篇论文重要的人,今夜死去了”不知触动多少高校教师的心弦。


相对来说,两所知名高校对待自己的教师非常仁义,清华大学给了方老师九年时间,四川大学给了周老师八年半时间。


但这样的好日子,恐怕一去不复返了。绝大多数高校都不会再有这样的耐心等待一位青年学人成长。所以,有编制的,要居安思危,没有编制的,要摆正心态。


时代早就已经变化,老办法行不通,老想法也得换一换。高校要进步,必须得改革。留在高校只想教书的时代已经过去,事业编制改革也在加速推进。


学霸们读了这么多书,博士毕业后,还是要继续搞科研,出成果,才能在高校有一席之地。要不然,还是早做打算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生物学霸(ID:ShengWuXueBa),作者:SOOF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