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代抢HPV疫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灰色产业链
2020-08-21 18:28

线上代抢HPV疫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灰色产业链

作者:黎文婕,编辑:陈邓新


从火车票到演唱会门票,再到热门奶茶,在“万物皆可黄牛”的时代,黄牛们如今盯上了更紧俏的新市场——HPV疫苗。


“快超龄的赶紧看过来,代抢成功几率至少百分之八十。”


“全国九价、四价均可代抢,操作简单,没抢到可退定金。”


“自己抢一年半载都抢不到,代抢一次就中。”


2020年8月10日,杭州九价HPV疫苗开放预约,话题迅速被推上了微博热搜,而热搜里的讨论,多离不开“代抢”二字。


近年来,HPV疫苗的重要性逐渐在国内得以普及,并迅速进入了“不拼手速,拼运气”的时代。随着开放预约的城市越来越多,疫苗的供应数量却仍然有限,尤其是对年龄要求较低且严格的九价疫苗,始终处于紧缺状态。


“供不应求”的市场状态,总能滋生出黄牛生意。于是,这一次,黄牛们也没有缺席。


关键时刻,还得靠代抢?


“还差半年满26岁,确实很慌乱。”身在广东的章楠(化名),终于点开了某二手交易平台,搜索“九价疫苗中介”。


事实上,早在半年之前,章楠就咨询过当地的一些中介机构,这些机构大多能够“安排内部名额接种,中介价为1800元,疫苗价另付给医院,可以马上打针。”章楠难免心动,但几经查询后,她发现,有些直接安排的疫苗是香港的疫苗,真假难辨,而且当时觉得价格确实有点高,不如自己再试试。”


于是,半年里,章楠把各种预约疫苗的公众号、小程序都置顶,还加了很多攻略群,次次都定好闹钟,却又次次都是陪跑。


“眼看着年纪快超了,最终还是决定试试代抢。”2020年快要过半,章楠在二手交易平台重新寻找中介,并迅速和一位标价为“800元”的代抢取得了联系。和此前咨询的中介机构不同,章楠这次联系的代抢是“个人黄牛”。


在加上对方微信之后,章楠得到消息,“广州代抢价格为800元。只要官方小程序一放苗,就能帮抢。”


根据对方的说法,代抢团队不是手动抢疫苗,而是通过“专门的软件”操作。由于比中介机构的价格便宜了一半,且对方承诺可以在抢到疫苗后再收钱,并保证是在社区医院正规接种,焦虑的章楠选择了相信和等待。


三周后,章楠等来了消息。代抢通知章楠,“准备一下,广州快要放苗了。”


紧接着,章楠收到了代抢发来的流程:首先在预约疫苗的官方平台完善所有基础信息,并准备好另一个手机,用以在抢苗前一晚保存代抢发来的二维码,并用注册预约平台的手机进行微信扫码,然后点击允许登录。


“完成这些程序,就不用管了,我这边就可以在电脑端帮你抢苗。”代抢提醒章楠,中间一定不能用手机进入预约疫苗的平台。


按照流程进行操作后,章楠在三个小时后等来了好消息:“约上了!”她进入预约平台发现,果然收到了预约接种的信息。


代抢告诉章楠,“你运气算好的,一次就中。”2020年6月2日,章楠按照预约时间到了医院进行首针接种并预约了后续两针的时间,“当时和一起接种的聊了一下,发现大家大部分都是找的代抢。”


章楠的接种记录


事实上,锌刻度在贴吧、微博等社交平台以及众多二手交易平台搜索发现,目前做线上代抢疫苗生意的信息随处可见,且价格不一,根据不同地区,低至六七百,高至两三千。


“也不是完全按照地区定价,因为目前也没有什么统一定价,大部分代抢都是自行定价,当然中签率低的地区价格肯定要高一点,比如杭州这些地区,毕竟难度更大。”一位代抢告诉锌刻度。


咨询多位代抢后,锌刻度了解到,大部分代抢的流程都相似——让客户用另一设备保存代抢发来的二维码,并用平时使用的手机微信扫描生成的二维码,代抢则可通过代抢系统登录客户电脑端微信,并借助特定程序快速重复模拟正常人的预约行为,从而实现“秒杀”。


很大程度上,代抢疫苗的性质和以往代抢车票、演唱会门票的性质是一样的,都是利用黄牛软件和服务器进行代抢。


“系统服务器的位置有限,所以一次服务的客户也有限,而且需要客户配合好。”上述代抢向锌刻度透露,“须多次尝试预约的城市,或是不定时、不定量放苗的预约接种通道,往往麻烦一些,需要我们长时间开着电脑登录系统服务器,并且反复刷新并催促客户反复确认登录。”


“我们的系统都是花了大价钱购买的专业系统,抢票的速度是高频的。所以现在那么多人抢不到票,一方面的确是因为供需太不平衡,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大部分疫苗都是被我们这些代抢帮着抢走了。”代抢表示。


而通过代抢成功预约的人已经不在少数,“关键时刻还是得靠技术,我蹲了快两年了一次都没抢上,找代抢一次就中了”、“多花点钱,换一个接种资格,还是挺值的”……诸如此类的代抢成功的经验,常常出现在各类社交平台上。


想做代理,也得先“上岸”


不过,身处成都的倪娜(化名)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在联系一位微博上认识的代抢进行了三次抢苗后,她依然没有抢到疫苗。在8月初成都放苗时,代抢替十余个客户抢到了疫苗,但倪娜不在其中。


“现在疫苗越来越紧张,代抢系统的代抢难度也越来越大了。所以抢好几次才中也很正常,更何况还有很多地方都缺疫苗了,会因为供应不足临时取消秒杀。”代抢告诉倪娜,虽然有专门的系统,中签概率比自己手动抢肯定大很多,但是也无法保证每次都百分百中签。


“尤其是现在很多地区和医院对代抢行为查得很严,所以我们代抢的中签率也确实有所降低,而且也需要你们这些客户谨慎行事。就拿二维码来说,一个二维码的有效时间只有一两分钟,客户一错过扫码时间,我们就得重新联系客户扫码,确认。”代抢称,“所以现在很多代抢都尽可能把名额留给老用户或者老用户推荐来的用户,毕竟要保证上岸率。”


代抢需要反复确认登录


保证上岸率,一方面是有利于宣传和发展新用户,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上岸的客户往往能够进一步发展为“代理”。


“已经约中的小姐姐不妨做个代理,已经加入的姐妹说只恨没有早点认识我,不然挣得更多。”等待的过程中,倪娜发现,她联系的代抢发送了一条朋友圈招聘代理,并称,“仅限已上岸的小姐姐。”


按照代抢发布的招代理信息,“代抢四天操作一次,一个月七次,操作简单易懂。”


锌刻度则从代抢处了解到,由于联系代抢的客户越来越多,每台系统的服务器位置有限,团队人手紧缺,大部分代抢都开始招聘代理,招聘机制各有不同,“有的会一次性收取代理费用,有的则是通过比例提成,自己成为代理后也可招聘新代理,但基本要求是已经通过代抢约到疫苗的客户。”


“我也就是挣个零花钱,反正也费不了多少时间,也不怎么用动脑。”倪娜联系的代抢称,自己其实也是跟着表姐在做代理,“看起来代抢一次收费近千,实际上是要给上线分提成的,基本上一周发一次工资,根据你负责的中签人数来分成,目前我们每周大概能挣四百到六百左右,中签率高的时候,则能多一点。”


“现在全国范围内招聘代理,操作简单,不收入门费。”锌刻度在贴吧等平台发现,此类招代理信息的确大多要求“需自己通过代抢先上岸”。


“我们的代理模式是,代理们在各个平台寻找客户,跟客户对接相关信息,然后由我们来统一使用电脑,录入系统。代理是不需要进行抢票操作的,所以他们收取的代抢费用也将一并提交给我们,我们再根据总的收益进行分成。”一位代抢疫苗的负责人告诉锌刻度,目前的代抢队伍都不算太成规模,毕竟大部分黄牛软件和服务器都是一样的,“只要有了这个软件和服务器,就可以做代抢。”


的确,锌刻度了解到,无论是以往的车票代抢、演唱会门票黄牛,还是眼下的疫苗黄牛,行业里把这些卖家使用的工具通称“ 黄牛软件 ”。


根据媒体此前曝光,被开发出的这些灰产软件,会经手可信赖的代理,卖到下游即黄牛,价格从几千到几十万的都有;而与此匹配的服务器,则通常是以月租的方式租给黄牛,“一般月租近百元”。


“对于代理而言,就省了一笔软件购买费用和服务器月租费。”一位代抢告诉锌刻度,目前做疫苗代抢的,大多为学生兼职或者工作时间较闲的上班族,“专职的还是比较少。”


当然,其中也不乏“骗个快钱”的假黄牛。锌刻度在社交平台发现,有不少网友也曾被骗,“先让交了预约费,说包三针,结果交了钱就被拉黑了。”


此前也有警方发布通告称,苏州一女孩和代抢中介签合同并支付7200元,临近约期对方却多次推脱,最后彻底失联。


这门灰色生意,还能做多久?


事实上,线上代抢疫苗生意的滋生根源,与以往的春运车票一样,正是九价HPV疫苗市场的“供需失衡”。


根据深圳卫健委公布的两期摇号结果,可以直观地感受到“一针难求”的状况:2019年1月深圳进行的九价HPV疫苗第一期摇号,共有132091位有效申请者,号源只有1035个,中签率仅为0.78%;2019年2月的第二期,共有84615位有效申请者,号源共有2203个,中签率2.6%。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2017年HPV疫苗的签发量为146万支;2018年为713万支;2019年达到1087.54万支。按照每人三针的接种程序,这些疫苗能满足约659万女性的接种需求,与3亿的适龄接种女性有巨大的差距。


也正是因此,线上代抢疫苗似乎有了存在的合理性。


“说到底是行情催生的产业,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章楠告诉锌刻度,虽然觉得无奈,但是黄牛确实帮忙抢到了疫苗,“所以花钱也觉得值。”


“但事实上,一方面,代抢的介入,使得原本就供需失衡的市场更加扭曲。另一方面,类似代抢的交易中发生个人信息泄露的风险,也非常不可控。”一位观察人士告诉锌刻度,以目前代抢疫苗的流程为例,代抢可以登录客户微信,这一环节就存在很大的风险,“毕竟,现在的黄牛和以前大有不同,早就从之前的线下交易转变为互联网灰色产业。而互联网本身就存在更大的信息泄露风险。”


而对于代抢们而言,这或许也只是短时期火热的生意。


一方面,政府和相关平台对此的监管力度正在不断加大——2019年6月,预约平台“约苗”就曾发布声明称,“非法人员通过非正常手段获取疫苗接种资格不仅扰乱了公司企业的正常经营秩序,并且可能涉及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约苗在发现相关行为后利用技术手段进行了系统升级……”


另一方面,HPV疫苗的研发速度也正在加快。


“眼下主要是因为疫苗不足,如果以后国产的疫苗普及,供需平衡了,我们这生意也就没法做了。”倪娜的代抢坦言道,“但不是所有人都能等到那时候啊,年龄又不由人。”


眼下,24岁的倪娜仍在等待下一次放苗消息,“不管怎么样,目前代抢的确是我最大的希望。”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