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被绊倒了?
原创2020-08-21 22:59

拼多多被绊倒了?

出品 | 虎嗅大商业组

作者 | 李玲


8月21日,拼多多发布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

 

本季度拼多多营收121.93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72.90亿元增长67%;归属于普通股东净利润为-8.99亿元,同比增长10.36%;非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7724万元,相比去年同期净亏损4.11亿元,亏损有所收窄。

 


营收亏损在收窄,用户增长速度也依然给力,但GMV增速却出人意料。

 

拼多多二季度的GMV达到12687亿元,环比一季度增长了9.6%。与一季度108%的同比增速相比,拼多多这一季度GMV增速明显放缓,同比增长仅有79%。

 

尽管刚上任的拼多多CEO陈磊表示,对于二季度的销售额增长非常满意。但受此影响,拼多多股价盘后大跌近12%,截止发稿,股价为86美元。

 


顺带一提的是,此前8月15日,纳斯达克交易所宣布,拼多多将被纳入纳斯达克100指数。该利好的刺激下,拼多多连续数个交易日上涨。拼多多获得的资本好感度,即使陷入和特斯拉的“拉锯战”中,股价依然未能被动摇。

 

此次GMV增速放缓是否会成为拼多多股价的拐点,尚未可知。但可以确定的是,拼多多下一阶段的重点是农产品线上化。此次稍晚的电话会中,拼多多新任CEO陈磊称,“拼多多会投资农业产业链各个环节的技术和业务,加速农业产品的网上零售渗透率。”

 

消费增势放缓

 

在GMV以外,拼多多仍保持着不低的数据增速。

 

二季度,拼多多的年活跃买家数升至6.832亿人,较去年同期净增2亿人,较上一季度净增5510万人,创上市以来最大单季增长。

 

财报显示,拼多多月均活跃用户数为5.688亿,较去年同期的3.66亿增长55%,较第一季度净增8140万,也实现了单季净增规模新高。拼多多在这项数据中特意注明,“该项数据仅统计拼多多App入口月活用户,未包括通过社交网络和其他接入口访问拼多多平台的用户。”

 

当然,用户增速屡破纪录离不开海量的补贴。二季度,拼多多销售与市场推广费用为91.14亿元,较去年同期的61.04亿元增长49%,较一季度的72.97亿元增长25%。

 

并且,研发也成为了拼多多的支出大头。二季度,拼多多研发费用攀升至16.62亿元,同比增长了107%,占收入比重达13.6%。

 

不过,拼多多目前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与短期投资合计490亿元,相比2019年底的411亿元,还多了79亿元,现金储备充足。拼多多官方表态称,百亿补贴不但会持续,还会扩大补贴品类与商品数量。

 

另一方面,高额补贴之下,拼多多活跃用户的消费金额增长却很缓慢。

 

截至6月底,拼多多活跃买家平均年消费额为1857元,较去年同期的1467.5元增长了27%。而3月底,这一数据分别为1842.4元,同比增长47%。

 

拼多多第二季度的用户平均消费金额仅比第一季度多了14.6元,增长了0.8个百分点。从两个季度的同比增速来看,用户年均消费金额增速甚至有所下滑。

 

对于用户消费金额,陈磊称,二季度虽然消费随着经济的恢复而活跃,但是消费者的决策却较为谨慎,在拼多多的主要购买品类还是日用品、快销品和农产品。

 

加上GMV增速的明显放缓,拼多多这一季度的财报算不上好看。受财报表现影响,拼多多股价在北京时间21:30美股开盘后大跌,截至发稿已经跌了近12%。

 

此前8月15日,纳斯达克宣布拼多多将在2020年8月24日周一开盘前取代NetApp,成为纳斯达克100指数的成分股。拼多多股价由此连续涨停,至8月21日,收盘价为97.美元,总市值超1163亿美元。加上7月1日,黄峥宣布卸任CEO,并个人减持了约10%的股票给到慈善基金和公司,拼多多的资本市场的好感度倍增。

 


而从2019年年末至今,半年多时间内拼多多股价已经翻了一倍,从不到40美元涨至90美元上下。此次增速变缓导致的股价下跌,一个好处是黄峥不用再担心公众会将注意力转移到他的个人财富上了。


新谋划与旧冲突


拼多多一直在快速迭代和拓展业态,这是其维持用户粘度与促进增长的重要原因。

 

近期,多家媒体曝出拼多多正在内测社区团购业务多多买菜,并称多多买菜将在武汉、南昌试运营,运营负责人早在2019年9月就入职。

 

事实上,多多买菜早就有了“模型”。早在3月6日疫情期间,拼多多推出线下团购工具“快团团”,一款与社区团购功能极为相似的小程序。用户在快团团上下单,供货方限定在附近社区,可直接送货至社区门口。

 

疫情过后,快团团作为社区团购的主体正式出道,也算顺理成章。

 

另一方面,拼多多的核心电商却被撕出一个大口子,引发了激烈的舆论对抗。8月15日,拼多多万人团秒杀特斯拉活动被爆出车主被特斯拒绝交付新车,理由是“涉嫌转卖”。

 

不少报道中指出:特斯拉与传统汽车厂商的不同在于其直营模式,没有代理商或第三方经销商,拼多多的营销活动会破坏特斯拉的销售体,威胁定价权。

 

从活动后续结果来看,拼多多这场万人团只是单纯的营销活动,并没有试图撼动特斯拉的定价权,否则,也不会写着“万人团”实际只给到五个名额,毕竟如果真金白银给一万人补贴两万元,百亿补贴里面特斯拉就占了四个亿,这和黄峥“把资本主义倒过来”的理念不符。

 

如果把电商平台看作线上商店,则在拼多多上买任何的商品,商品出问题,平台有义务进行售后处理,特斯拉也一样。

 

拼多多销售商品的前提是,平台“有”或者平台商家能够提供商品,而不是在经销商未经授权,平台也不能百分百确定交易能够完成的情况下,用万人团实际上是五人团的营销方式去销售自身平台无法掌控的商品。

 

这对用户来说,毫无疑问是信任损耗。

 

当然,如果拼多多页面上显示的秒杀特斯拉补贴,而不是秒杀“特斯拉 model 3 2019款”,那么故事将被完全改写,毕竟拼多多有钱任性,撒钱给谁都行。

 

拼多多试图增加用户广度,撕掉“下沉”“低价”的原始标签,进入不同群体用户的消费视野中。但对注重品牌、定位高级的产品供应商来说,拼多多商品强调实惠划算的性价比属性,天然与高阶群体的高品质消费观念相悖。

 

而如何增强平台对高端商品的吸引力,如何掌控特殊经销渠道的高单价商品,是拼多多的新任CEO陈磊接下来需要直面的问题。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