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22 18:18

为什么拍电影要用斯坦尼康?

#想法

这是山姆•门德斯执导的 007 电影《幽灵党》。


在这段 4 分 11 秒的开场中,邦德先是和女伴在大街上参加亡灵节狂欢,接着共同步入一家酒店的房间,最后独自跨出窗台执行暗杀任务。


从始至终,邦德的动作和神态都被我们尽收眼底——这得益于他身边的摄像机全程移动流畅,转动平稳,几乎捕捉了所有的细节。



想要实现如此稳定的拍摄,把摄像机架在人的肩膀上显然是行不通的。


首先,它扛起来很重。《幽灵党》主要使用 Arri 公司的摄像机,最重的达到了 10.5 千克。扛着它跑上一天,对摄影师的体力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其次,它扛起来会抖。我们可以把肩膀上的摄像机简化成一个省力杠杆。由于手部施力时刻处于变化之中,杠杆几乎始终无法平衡,使得摄像机围绕支点上下旋转。



更不必说,作为支点的肩膀也会时时移动,使得系统更加不稳。这种现象会伴随人的动作幅度一起加大,最终使得画面剧烈抖动,成为废片。


因此在今天的片场中,摄像机的移动通常交给机械装置完成。



在《幽灵党》的开场片段中,摄制组就使用了摇臂和轨道车两种装置,拍下了位于大街和屋檐上的邦德。它们可以很好地承载沉重的摄像机,并按照预设的轨迹进行精确移动。


然而,当邦德走入酒店后,摇臂和轨道车就不管用了。逼仄的室内空间,无法容下体积庞大的摇臂,也没有足够的地面铺设轨道。



在这种环境下,我们又能如何保持机器的平稳运动呢?


问题的答案,就潜藏在这些穿着背心、跺着小碎步的人身上。他们所佩戴的这套系统,叫做斯坦尼康。



有了它,相机几乎可以在任何场景下都能获得稳定的画面,让观众得以走进一个又一个的时空。


这是邓璐,一位斯坦尼康摄影师。她的代表作有《地球最后的夜晚》《后来的我们》和《大象席地而坐》。



季文仪:「我们来讲讲看它的组成部分吧,它分哪些部分?」


邓璐:「包括背心,然后是减震臂,就是弹簧臂。还有一个就是杆子,就是我们有一个万向节的杆子。」


她口中的「杆子」,就是斯坦尼康的稳定器。它包含了若干可拆卸的结构,从上到下分别是云台、万向节、显示器支架、电池支架,中间则是一根伸缩杆。



和裸机相比,稳定器让摄影师摸到了过去藏在机身里的重心。


一旦摄影师直接对重心施力,系统就只会在力的方向上做线性运动,而不会在力矩的作用下旋转,从而避免了不必要的晃动。



摄影师的施力点,就是连接着万向节的手柄。这是一种你自己在家也能制作的神奇装置。它由三个常平架组成,每个常平架均安装在其他常平架的正交枢转轴线上。


无论摄像师如何摇晃把手,最内侧常平架上的物体都不会受到力矩的作用,从而隔离了手部的扰动。



传统摄像机的机身与电池装载在一起。较轻的重量、重心和转轴间较短的距离,使得转动惯量较小。


而斯坦尼康的稳定器则将电池、显示器与机身分开装载,使得各部分到转轴的距离变长,增加了系统的转动惯量。


转动惯量越大,意味着它需要受到更大的力矩才能进行旋转。



然而,虽然重量的增加可以防止旋转,部分解决了摄像机的抖动问题,但移动如此沉重的系统,却仍是摄影师的难题。


这时候,你就需要用到斯坦尼康的减震臂。它一端连接稳定器,另一端则连接负载背心,使得摄像师不再需要时时举着机器,而是利用腿部,并辅以一定的腹、背肌群力量。



减震臂灵感来自于折叠式台灯。它包含了两组由铰链连接的平行四边形结构,用以模拟人的上臂、前臂和手肘。


平行四边形的长边(上、下臂)和对角线上则安装了高强度弹簧和滑轮组。



为了更好地理解减震臂的力学原理,我们不妨将它简化为一个金属平行四边形:左侧两个顶点被固定在墙上,右下方悬挂着重物,重力为 Fz。


重物和左侧短边之间有一条理想弹簧相连。底边与水平方向的夹角为 ϕ。



金属条 a、b,弹簧 c 中存在力 Fa、Fb、Fc。无论平行四边形如何变形,ϕ 的角度如何变化,弹簧如何伸长,系统中垂直方向上唯一的拉力 Fb 都始终与 Fz 相等。


也就是说,不管摄影师如何跑跳,产生的动能都不会随着减震臂传递给稳定器和相机。这种属性,被称为等弹性。



摄影师可以通过拨动减震臂中的旋钮,以调节等弹性,让它可以支撑起不同重量的机器。


当然,减震臂也不是万能的。如果运动过于剧烈,它也可能让数十万的器材瞬间报废。


调节完背心和减震臂后,摄影师就可以开始将斯坦尼康穿在身上了。稳定器和相机可以悬浮在空中,方便摄像师通过万向节进行构图,同时获得稳定的画面。



在剧组的合作下,摄影师就可以用斯坦尼康拍摄出惊人的画面。在斯坦尼康问世的两年后,发明人加勒特•布朗带着它参与了《洛奇》的拍摄。


在这个经典的跑步场景中,摄影师随着洛奇一步步跑上台阶,并在最终绕到他的身后,以一个 360° 的环绕镜头展现洛奇眼前的景象。



想用斯坦尼康拍出这样的画面,摄影师需要练习专门的步伐。除了时刻保持碎步,两脚不同时着地以外,还有进阶的弹簧步伐。


摄影师背对镜头运镜,然后在保持镜头方向的情况下,绕着镜头转圈,最终同向前进。



邓璐:「它会成为你的一个非常好的舞伴。但如果一开始你可能会刚练了一个礼拜,你就会发现它就是一个在跟你打架的人。」


季文仪:「就是比如说如果不熟练的人,然后我硬要把它往一个地方推,然后它可能就不会走。」


邓璐:「对,就跟你反着来。」



然而一旦你练成了,就可以拍出非常厉害的长镜头。邓璐向我推荐了她很喜欢的一部电影《极盗车神》。


在这部电影的开头,导演就通过一个 3 分钟的长镜头,完整地交代了主角所处的时空,并通过诸多细

节展露了人物个性。



邓璐:「摄影师把你催眠了,把你成功地催眠到了故事里面,让你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镜头没切过。就是一个非常好的镜头。」


当然在今天,斯坦尼康并不是稳定器的唯一选择。无刷电机、微机电系统、陀螺仪等技术的进步,让普通人花上数千元的价格,也能拍出稳定、流畅的画面。



但对于专业的电影工作者而言,斯坦尼康的名字是无法取代的。


它象征了一种几乎不会故障的机械结构,超强的承重能力,数十种创新的叙事角度,以及几百几千部由此诞生的经典电影。



如果把电影比作视觉的骗术,那么正如小李子所说的,斯坦尼康和摄影师变的魔术,真是好看得不合法。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