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大厦将倾,凯文·梅耶尔抢先“拥抱变化”
2020-08-27 18:42

TikTok大厦将倾,凯文·梅耶尔抢先“拥抱变化”

TikTok大厦将倾,作为全球CEO的凯文·梅耶尔抢先“拥抱变化”,宣布辞任。上任不到三个月的梅耶尔显然无法继续在这艘“摇摇欲坠”的大船上施展自己的壮志雄心,而他的离开,也从侧面印证了TikTok的形势恶劣。这位曾被称为“迪士尼接班人”的天之骄子,或许在离任 TikTok后就会立马成为北美流媒体大战的后来者们重点抢夺对象。本文来自:壹娱观察(微信公众号ID:yiyuguancha),作者:大娱乐家,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就在TikTok和字节跳动宣布起诉美国政府三天后,其起诉书里提到的TikTok首席执行官凯文·梅耶尔,便通过内部邮件宣布自己辞去了TikTok 全球CEO以及字节跳动COO的职位,英国《金融时报》率先公布了这一消息并附上了梅耶尔的内部公开信。


字节跳动创始人在之前的一封公开信中要求员工“走出舒适区,拥抱变化”,但大概他也没想到最先拥抱变化的竟是凯文·梅耶尔。


在内部信中,梅耶尔表示,“最近几周,随着政治环境的急剧变化,我对企业结构性变革的要求以及它对我所承担的全球角色的意义进行了深入思考。在这种背景下,我们预计很快会达成一项决议,不过我怀着沉重的心情想告诉大家,我决定离开公司。


凯文·梅耶尔内部公开信


此时,距离他6月1日正式开始担任TikTok 全球CEO过去了还不到三个多月的时间。


随后,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也发布了内部公开信宣布TikTok高管瓦纳沙·帕帕斯(Vanessa Pappas)将暂代TikTok全球负责人,并继续带领TikTok美国团队。


同时他也在内部信中表达了对梅耶尔的感谢:“我想感谢凯文。可以说,在我们迎来最困难时期(特别是在美国和印度市场上),凯文加入了我们。在我们这样一家行动迅速的公司,担任领导者并非易事。在他到任之后,外界环境更是变得愈发复杂。凯文已经和我聊过,我也明白,无论我们正在应对的这件事情的最终结果如何,它都会对凯文的工作产生重大影响,特别是考虑到他人在美国却身负全球管理的职责。”


当然和梅耶尔一样,张一鸣也再次借助这次必然会被公开的发声机会,再次向外界传达出了字节跳动依然在努力寻求改变TikTok命运的机会:“我想告诉大家,我们正迅速采取行动,为我们面临的全球性问题(特别是在美国和印度)寻找解决方案。眼下,我不能提供更多细节。但我可以向各位保证,我们正在研究符合用户、创作者、合作伙伴和员工利益的解决方案。”


大船将倾,作为船长的梅耶尔先跑,也进一步验证了TikTok未来形势的恶劣,而怀着壮志雄心离开迪士尼的梅耶尔自然不愿意在现如今这尴尬的处境下陪着张一鸣长久消耗时间,毕竟这短短的三个月里,梅耶尔一直在做自己并不擅长或者无法改变的事情。


快速变化的三个月,梅耶尔疲于政府关系且对于TikTok出售没有话语权


在凯文·梅耶尔加盟之初,TikTok所面对的局面还没有如今这般严峻,外界普遍认为TikTok是想要在美国搭建起一整套完整的海外高管团队,并以此为基础来应对美国政府可能会带来的一系列诘难,当时就有不少美国科技评论人认为凯文·梅耶尔将成为TikTok未来参加各类听证会的代表人物。


从之后事态的发展来看,TikTok所遭遇的危机远比所有人设想的都还要严重,在梅耶尔于6月正式走马上任后不久,TikTok整个业务便被印度政府关停,他首次作为TikTok CEO公开发声便是向印度政府表态绝不会向中国泄露用户数据。


但失去印度市场仅仅只是一个开始,随着中美之间的摩擦不断加剧,在美国市场取得了巨大成功和过亿用户的TikTok成为了继华为之后,美国政府另一个重点关注的商业公司。


今年5月,随着美国反对种族歧视运动的兴起,TikTok用户开始将个人资料图片改成黑色符号,以抗议对黑人创作者的审查。据CNN报道,TikTok用户会取消关注其他不支持这一运动的用户,黑人创作者要求非黑人盟友至少关注一位新的黑人创作者。此后不久,在全美各地反对警察暴行的抗议活动的高潮中,TikTok遭遇了所谓的“技术故障”,使得在#BlackLivesMatter和#GeorgeFloyd标签下上传的视频似乎没有任何浏览量。


TikTok #BlackLivesMatter标签


在遭到海量的批评之后,TikTok在六月初列出了一系列改善做法,计划通过采取这些行动来解决其推荐算法压制黑人创作者而遭受的批评。该公司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这些步骤包括推出该公司所称的“创作者多样性委员会”,旨在“认可和提升推动文化、创意和平台上重要对话的声音。”


之后的6月20日,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在俄克拉何马州塔尔萨县举行了自美国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的首次线下竞选集会,又遭到了热衷于使用TikTok的K-pop粉丝的戏弄。


最终在8月6日,TikTok迎来的便是来自美国总统特朗普签发的总统行政命令,宣布在45天之后禁止任何受美国法律监管的人或组织,和TikTok、字节跳动之间进行任何交易。目前字节跳动和TikTok已针对这项禁令,于8月24日正式起诉美国政府。


事实上,在这快速变化的三个月时间里,作为TikTok的全球CEO,凯文·梅耶尔多数时间都处于消失在公众视野中的状态。除了对印度政府和美国政府发表的公开声明外,这位前迪士尼高管似乎是毫无作为。


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从上任开始TikTok所面临的复杂局面,已然超出了凯文·梅耶尔所能够影响和决策的范围。这一点白宫参与决策的机构官员其实也早已有过清晰的认识,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在7月接受电视采访时就明确指出,TikTok的新CEO凯文·梅耶尔不过是字节跳动找的“美国傀儡”。


作为一家具有全球业务商业公司的CEO,梅耶尔原本应该承担的更多还是公司战略与业务拓展的工作,而从上任之初他就不得不在各个政府之间疲于奔命,作为美国高管他事实上很难在游说帮助一家中国公司方面起到太多积极作用。


更为重要的是,随着那道直接出自白宫的行政命令,TikTok实际上已经不得不面对被出售的局面,作为职业经理人的梅耶尔在这个层面的谈判中显然已经没有任何话语权和决策权,卖或不卖以及卖那些部分最终得只能由张一鸣来拍板决定。


根据《晚点LatePost》在24日的报道,在有关出售TikTok美国业务方面,即便是字节跳动的部分美国投资人都与张一鸣有重大分歧。


而一旦TikTok美国业务被整体拆分出售,接连失去印度和美国甚至更多市场,对TikTok本体而言可谓元气大伤,这时候所谓“全球CEO”就变成了一个尴尬的位置,尤其是在梅耶尔还兼任了字节跳动高管的情况下。


面对这样一家前途未卜的公司,作为名义上的管理者凯文·梅耶尔能做的就是维持日常运转甚至准备关停方案,这显然不符合他最初下决心离开迪士尼时的壮志雄心。


相比短视频市场,流媒体大战的后来者们更需要这位“迪士尼接班人”


凯文·梅耶尔在迪士尼工作了十多年,曾担任迪士尼高级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战略官,负责企业战略、商务拓展等,去年他被任命为迪士尼内部一个全新部门“直达消费者和国际部”的董事长,全权负责迪士尼的流媒体业务。


如果稍微了解一些迪士尼公司的发展史,就会知道在罗伯特·艾格之外,凯文·梅耶尔可以说是迪士尼收购皮克斯动画、漫威工作室、卢卡斯影业、21世纪福斯等收购案的另一位关键推手,同时他还一手建立起了迪士尼目前最重要的流媒体服务Disney+,该服务目前全球付费订阅用户数现已经超过6000万。Hulu、ESPN+等迪士尼的流媒体产品原先也都在他的统一领导之下。


不论是内部还是外部,梅耶尔原本都被认为是迪士尼CEO这一职位的最有力竞争者之一。


去年,艾格出版了个人传记《一生的旅程》,在这本书中有相当多非常直接的表达和关于迪士尼商业模式的讨论,读过这本书的华尔街分析师大概率都会将梅耶尔视为迪士尼世界的下一任掌门人。


“策略和商业交易高手”、“最佳的CEO战略伙伴”这是艾格对梅耶尔的直接评价。


不过世事难料,最终凯文·梅耶尔与迪士尼CEO的职位擦肩而过。


今年2月,迪士尼官方突然宣布鲍勃·查佩克(Bob Chapek)接替艾格,出任迪士尼第四任CEO,当时这个消息突然传出时,凯文·梅耶尔身边亲近的人都表示他事先没有收到任何相关的消息。并且根据迪士尼在CEO接任问题上的“糟糕内斗传统”,当时外界就认为凯文·梅耶尔留在迪士尼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果然在3个月后,他就出走迪士尼加入了TikTok担任全球CEO一职。但就目前来看,不论是TikTok还是迪士尼以及梅耶尔本人,各方似乎都没有到达想象中的目标。


受困于新冠疫情,迪士尼的线下业务几乎全盘停摆,唯一的指望便只剩下了Disney+,但迪士尼的新CEO鲍勃·查佩克原本的强项是管理乐园及衍生消费品业务,在最需要有人能够为线上服务做出规划时,迪士尼原本最擅长干这件事的人却早已不在。


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最适合凯文·梅耶尔依然还是好莱坞的各大娱乐公司,尤其是那些流媒体大战中的后来者们。


最近华纳传媒与NBC环球都分别进行了内部人员的调整和业务线重组的工作,对于拥有大量资源与复杂内部业务线但又不断押注HBO这一平台的华纳来说,如果能让凯文·梅耶尔来领导死气沉沉的HBO Max,这一订阅价格最贵但却拥有最多品牌和资源的平台,或许能够真正为Netflix以及Disney+带来不小威胁。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