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为退役导盲犬养老
2020-08-31 11:03

谁来为退役导盲犬养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现在(ID:quanxianzaiAPP),作者:高敏,编辑:王晓,原文标题:《退役导盲犬纺云和塔章:想做一只纯粹的狗》,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退役四年后,14岁的导盲犬纺云和塔章终于找到了领养家庭。2020年8月20日,云南而行工作犬训练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办公室主任朱君在其朋友圈公布了这一消息。


14岁的拉布拉多,已经是高龄犬了,相当于人类的70多岁。从两岁开始,这两只导盲犬作为盲人的“眼睛”工作了8年。退役后,它们辗转回到导盲犬学校生活至今。


尽管身体还算健康,但也难免现出老态——大部分时间都趴在地上休息;起身时慢慢悠悠,早已没有了从前听到指令后的快速反应;眼睛里的分泌物也多了起来。退役生活就在吃吃睡睡,和比过去次数更多的遛弯中度过。即使它们运动量大不如前,天热时,走四五百米就开始喘。


退役导盲犬纺云和塔章(受访者提供)


直到最近“上海退役4年导盲犬苦等领养”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纺云和塔章才找到了领养家庭。


朱君的手机被打爆了,从早上一直响到晚上九点多。他三天内接到不下300通电话,至少250条短信,微信新加了二三百人,“都是想要领养纺云和塔章的”。


经过筛选,两只退役导盲犬终于确定了领养家庭。8月30日上午10点,在交接仪式后,它们被领养家庭带回新家。


对导盲犬来说,退役4年无人领养的情况并不多见。据《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报道,中国视障群体已经超过1700万。但是,“导盲犬的数量只有200多只,从比例上看,导盲犬比大熊猫都稀缺”,大连导盲犬培训基地创始人王靖宇告诉全现在,“都是寄养家庭、使用者和训导员抢着(给导盲犬)养老。”褪去工作犬的属性,退役后的导盲犬,也的确比宠物狗需要更多陪伴和照顾。


无人领养


纺云和塔章都出生于2006年11月。作为性情温顺的拉布拉多犬,经过专业训练后,它们从2008年起,成为上海首批正式上岗的导盲犬成员,开始为视障人士服务。


据上观新闻报道,纺云的上一任使用者是一位盲人按摩师。从2011年开始,纺云为其服务了5年,此后,纺云体力开始大不如前,“走一段路就气喘吁吁”。国际导盲犬联盟规定,导盲犬满10岁退役。考虑到各种因素,纺云在2016年退役。而塔章也由于使用者家庭原因,只得回到学校。


此后,纺云和塔章在导盲犬学校度过了4年退休生活。朱君向全现在介绍,上海2008年首批上岗的10余条导盲犬,目前已经全部退役。退役后的导盲犬大多被原来的使用者或者使用者亲属领养,部分已经去世,只有纺云和塔章还留在学校。


纺云和塔章(受访者提供)


朱君所在的云南而行工作犬训练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于2018年通过招投标,获得了上海市残疾人辅助器具资源中心授权,接手了上海导盲犬训练和管理的工作,也接收了此前正在服役和已经退役的导盲犬。


按照惯例,预备幼犬出生后要先送到寄养家庭中生活到一岁,学习与人相处,以及适应社会,学校会对它们进行跟踪考察,一年后如果合格,方可接受正式训练——一般来说,在训练时,会特地让训导员交换着幼犬训练,这是为了淡化主人意识,让它们更容易重新适应新的使用者。而退役的导盲犬也通常会回到专业训练前的寄养家庭,或者留在使用者身边,由使用者或其亲属养老。


如果使用者家庭无法照顾,导盲犬会回到学校,由学校面向社会招募领养者,或在学校养老。


纺云在吃爱心人士送来的零食(受访者提供)


由于机构交接,纺云的寄养家庭没能联系到。2019年,它被短暂领养过近大半年时间,后因为领养者妻子怀孕,无法同时照顾一只老年犬,最终又回到了基地。而塔章此前则没有寄养家庭。朱君所在机构曾公开招募过领养者,但这并不容易。


纺云和塔章的领养难题主要由于年纪已大。中大型犬通常可以活到十四五岁,这就意味着“一两年后它们就可能会去世”,朱君告诉全现在,年龄问题占劝退领养者原因的三成左右。


过去两年,朱君及同事们时常在朋友圈发布领养招募信息,但朋友圈宣传有限,能接触到的多为上班族,“退役导盲犬比普通犬需要更多的陪伴时间,上班族白天没时间陪狗,不如留在学校,我们还有更多时间照顾”。也因此,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它们在学校养老也完全没有问题。”朱君说,“只是导盲犬之前一直在家庭环境中工作生活,希望它们能在家庭环境中走完一生。”


这次的事件是偶然促成的。朋友在学校犬舍看到了纺云和塔章两条老狗,提出找媒体朋友帮忙发布,“没想到上了热搜”。作为联系人的朱君,被全国各地要求领养的信息“轰炸”,甚至有乌鲁木齐的家庭提出开车来上海接狗回去。


不过,为了退役导盲犬的权益保障和机构后续回访,他们对领养家庭提出了比较“苛刻”的条件。其中最重要的是要在上海有房产或定居上海,不会在领养期间搬家。此外,还需要满足有一定的养狗经验,最好有照顾年迈犬只的经历等。


经过筛选,他们最终选定了两个合适的领养家庭,“条件都不错,也都承诺了不会弃养。”朱君说。


谁来为退役导盲犬养老


其实,纺云和塔章的情况在国内并不多见。


成立于2006年的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是国内首家导盲犬培训机构,全国绝大多数导盲犬均出自这里。在寄养家庭过完一年肆意玩耍的日子后,它们即被送入基地,接受着严苛的训练。在这里,它们需要学会憋尿和抗饿,还要面临70%的淘汰率。


大连导盲犬基地的在训犬(图源:基地官网)


服从性和集中力对导盲犬来说是最难的。它们需要服从各种口令,判断什么时候停下来或过马路,同时保证不受外界人、声音和食物干扰。 它们还需要有自我意识,要自己判断路况,考虑用什么方式过去,而不是只服从于一个口令。


最初的考核包括声响测试——训导师向天上开枪,被巨声惊吓,且长时间无法平静的狗会被淘汰;奇装异服测验——如果狗无法接受着装奇怪的人,也会被淘汰。性格太急或太慢的,太活泼的,攻击性太强的,有坏习惯的,通通不行。经过了前期的一系列筛选,合格的狗才能进行正式的导盲犬训练。


合格的导盲犬在与服务对象配对后,会进行一个月的共同学习,当配合足够默契后,导盲犬便正式上岗。


大连导盲犬基地创始人王靖宇向全现在介绍,截至目前,该基地共培训出了210多只导盲犬,其中已经有50多只退役。尽管基地规定退役导盲犬优先选择寄养家庭养老,退役后的导盲犬却大多留在盲人或者其亲属邻居家继续生活,“很少有能回来的,盲人养出感情了,都当自己家孩子一样了。”


王靖宇家曾是十几只导盲犬的寄养家庭,但他至今没有等到一只退役导盲犬回归。不久前,导盲犬柯林从乌兰察布退役回家,不到一周,它服务对象的亲属就打来电话表示不舍,王靖宇只得把狗又送回去。


曾经为盲人调音师陈燕服务7年8个月的导盲犬珍妮在2018年12月退役后,就曾面临着它的三个主人——使用者、寄养家庭以及训导员的“争夺”。


陈燕向全现在回忆,当时,为了获得“养老权”,三人分别站在不同方向喊珍妮,她选哪边就跟谁养老。结果珍妮很聪明,围着三个人转圈,谁也没选。最终,由珍妮的校长王靖宇做决定,珍妮回到寄养家庭养老。“寄养家庭条件更好,他们退休了,可以陪珍妮,住别墅也更方便养狗,而我是盲人,照顾它确实相对困难一些。”陈燕回忆道。


导盲犬珍妮带陈燕乘高铁(受访者供图)


残障人士自主生活能力培训师连勤则并不赞成盲人为退役导盲犬养老。在她看来,需要导盲犬的往往是需要每天去固定地点上班的盲人,导盲犬跟宠物狗相比,更需要人的陪伴。宠物狗在主人上班的时候习惯了在家里等待,而导盲犬一辈子都跟人一起,一旦导盲犬退休,本来要每天出门工作的盲人就无法全天陪伴。


她也担心盲人原本的生理缺陷——即便再细心,他们可能也会更晚发现狗生病等异状。


导盲犬Candie(受访者提供)


连勤的导盲犬Candie 2008年来自美国,是第一只在中国服役的具有国际资质的导盲犬。它是一只白色的拉布拉多,和《导盲犬小Q》里的小Q很像,颇有公众知名度,还演过电影。


到了2018年,出门前,Candie变得磨磨蹭蹭——打个哈欠,前蹲后撅伸个大懒腰,再慢悠悠走向主人,连勤意识到,它该退休了。恰好自己也在2018年退休,“反正我也不用再每天出门,干脆Candie就跟我一起退休算了。”


当时美国已经有104个家庭申请领养Candie,连勤决定,把它送到自家家庭医生处养老,因为对方与自己和Candie熟识,生活条件相当不错,曾为一只退役犬养老到15岁去世。


但由于Candie是国内第一只具有国际资质的导盲犬,有不小的公众影响力,被舆论认为“应该留在中国养老”,连勤不得不放弃了送Candie回美国的念想,自己在家给它养老。


日本导盲犬养老院(图源:新华网)


除了以上几种途径,国外也有专门的导盲犬养老机构。据报道,日本北海道导盲犬协会早在1978年就在札幌开设了一家导盲犬养老院,已经有超过200只导盲犬在那里度过晚年。


做回一只纯粹的狗


导盲犬的退休生活,用连勤的话说,就是“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吃了玩,玩了睡,当大宠养着。”


刚退役的时候,不用再戴着导盲鞍出去工作,导盲犬会“夹着尾巴”感到低落,但基本两周就可以适应了。不过,由于工作犬特性,比起普通宠物狗,收养退役导盲犬有不少要注意的地方。


在健康方面,导盲犬受到的损伤较普通宠物犬会更多一些,需要更多关注和检查。由于工作时需要佩戴导盲鞍,长时间在外行走,导盲犬关节和皮肤损伤会更多,导盲鞍长期接触的胳膊肘、腋下以及胸口的毛会变少,更容易得皮肤病,吸入的汽车尾气也更多。


Candie刚退休时,被查出患有肝脏肿瘤和白内障,好在发现及时。后来做了手术,切了半边肝脏,一只眼睛也看不见了。这让连勤更加坚信,自己每半年带Candie做体检以及退休的决定,都是对的。


相比宠物犬,导盲犬的大半生都和人一起工作,同进同出,作息、排便、吃饭都有既定规律。如此一来,退役后的它们比宠物犬更需要陪伴,这也是退役导盲犬领养的必要条件之一。


在保证细心陪伴和规律生活外,对导盲犬便可以“放纵、溺爱一些”了。


为保证工作中不被分心和诱惑,在训练和工作中的导盲犬往往食谱单一,不被允许吃零食,甚至整个训练过程中都不能用食物来进行奖励。


陈燕和导盲犬珍妮(受访者提供)


纺云和塔章刚退役时,看到食物的第一反应还是坐下来安静等待,收到吃饭的指令才去吃,“放任久了”之后,它们才放松下来,会像普通的狗一样立刻冲向食物。爱心人士送来的狗零食,也都喂给它们吃——这是在役和在训导盲犬不能吃的。


上海导盲犬学校训犬时,每天早晚会带导盲犬出去排便一次,但退役犬在中午也会被带出去,有时还会一天遛三四次。朱君向全现在解释,这是因为工作中的导盲犬要学会憋尿,但退役后得特地多带出去遛,不然它们还是会习惯性憋尿,而这已经没必要,且随着身体机能下降和肌肉松弛,它们需要更多次排泄。


受新冠疫情影响,陈燕大半年没有见珍妮了。7月16日是珍妮的11岁生日,6月北京一解封,她就赶去大连,给珍妮提前过了生日。她用肉和玉米面蒸了肉饼,浇上酸奶,再用一圈黄瓜和胡萝卜片做点缀,给珍妮做了“生日蛋糕”,供它慢悠悠地享用了一顿。


它越来越接近一只纯粹的狗了。陈燕每次喊“珍妮”,它便晃着越来越肥的身子,摇着尾巴,一路蹦到她怀里,边拱边哼唧;还会可劲儿玩球,追着新的导盲犬萌萌满院子跑——那是它当导盲犬的日子里,从来不会去做的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现在(ID:quanxianzaiAPP),作者:高敏,编辑:王晓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