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万才住3个月,长租公寓爆雷潮或殃及10万房源
2020-09-04 09:33

6.6万才住3个月,长租公寓爆雷潮或殃及10万房源

本文来自公众号:IT时报(ID:vittimes),作者:孙妍,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应届毕业生好不容易在疫情期间找到工作,没想到在大城市学的第一门功课,竟是流离失所和漫漫维权路。新手父母以为房贷、养娃、失业三座大山即将压垮他们时,租房平台爆雷,房租索要无门。


同样的故事,竟在“金九银十”的租房旺季集中上演,上海、杭州、深圳等地长租公寓平台接连爆雷。


一切都好像计划好的,爆雷之前,再薅最后一大把羊毛。


今年6月,上海青客公寓,国内第一家登陆美国纳斯达克的长租公寓企业爆雷。8月以来,寓意、若扑等上海长租公寓平台又相继爆雷。


据《IT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这次爆雷潮涉及到房源超10万间,受影响的租客和房东成倍于房源数。


根据其2019年6月披露数据,仅上海青客这一个长租公寓平台,在上海、杭州等地就拥有9.7万间房。加上寓意对外公布的1万多房源,两个平台拥有的房间数就已经超过10万。


至今青客还未妥善解决租客、房东和装修供应商的欠款。最新调查结果显示,只有部分租客已经通过银监会消掉了租金贷,但许多房东、装修供应商仍没有收到青客欠款。


9月2日,新一波“爆雷”的上海若扑办公室只留三位员工接待,其他工位空无一人


一、6.6万才住3个月



在上海若扑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若扑)的维权群里,近百位租客和房东讨论着如何集体维权,“受害者信息表”每天都在更新,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租客已缴纳房租总额近百万元,其中超过一半租客都未住满两个月。


受损最严重的租客交了一年共计6.6万房租和押金,至今只住了三个多月。


李曼(化名)打电话跟房东协商,一打便是一个小时,几次软磨硬泡,房东总算答应再给一到两个月宽限期。


近日,李曼已无暇应付强度极高的工作,9月2日,她与十几位房东和租客来到若扑位于上海长宁区的办公地点,但若扑法人、高层未曾出面解决,办公室里只留3位工作人员负责接待。



空荡荡的上海若扑办公室


若扑只给房东一个解决方案,签了解约协议书,三个月后可以拿到拖欠的房租。


“若扑没有给租客任何解决方案,我房东就拿着跟若扑签的解约协议书,赶我出门。”另一位租客表示,这一纸解约协议书激化了房东和租客的矛盾。



与若扑总部协商无果,但李曼从现场工作人员处得到一个信息,若扑法人已经去长宁经侦支队接受过调查,于是她便前往长宁经侦支队了解情况,没想到现场已经聚集近20位若扑的房东和租客。


“我们已经在核查了,你们可以去房产所在区法院起诉(若扑)。”现场一位警察表示,当天李曼一行人并没能在长宁经侦立案,便匆匆赶往嘉定区人民法院。


令李曼感到无力的是,法院虽说可以起诉,但一是最早只能预约到9月8日受理,二是她连起诉书都不会写。


而就在两个半月以前,若扑高管悄然变更。天眼查显示,2020年6月18日,若扑法人和投资人从李亚军变更为王政强,监事从周永宇变更为洪宇博。



更令房东和租客感到吊诡的是,若扑总部提供的一份《定金协议》显示,甲方是上海右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也就是右邻直租,主要代理运营公寓,托管房东房客双向押金,减少爆雷风险。



两家公司在同一幢楼办公,天眼查信息显示,上海右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和实际控制人是李亚男。



若扑与右邻是什么关系?是否可以追溯右邻的连带责任?截至发稿前,右邻直租官方客服电话都未能接通。


二、长租公寓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相比若扑,另一个爆雷的上海长租公寓平台——寓意的规模更大,分公司遍布上海、深圳、苏州、合肥、成都、武汉、杭州等地,寓意官网显示,“截至2020年4月,已累积管理1万多套房源,成为1万多业主和2万多租客的信赖选择。”


9月1日,Mary(化名)来到浦东经侦报案,现场已经聚集了近300位房东和租客。


最新消息是,浦东经侦已受理寓意公寓疑似爆雷一案,将请专业审计部门查看寓意公寓资金流向。如果该公司利用租客租金进行其它投资、挥霍等,将可能涉嫌刑事犯罪。



除了58同城等租房平台房源被长租公寓渗透以外,跟Mary一样,通过线下中介门店找到长租公寓的租客不在少数。


中介费、押金、定金......Mary回头一算,她发现虽然名义上租金只要3400元/月,但为租这一年房子已经缴纳4.84万元,也并没有比市场价便宜。住了两个月后寓意爆雷,房东态度强硬,要么以4800元/月继续支付房租,要么最多给一到两周找房。


逃不掉的还有老家房贷、宝宝的奶粉尿布开支,Mary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绝望无助。


一位寓意房东贴出退房通知要求租客搬出


一位房产地行业的律师认为,房东租给长租公寓平台和平台租给租户是两个独立的法律关系,平台拖欠房东房租,房东可以到房产所在地法院起诉平台违约侵权,要求查封平台账户,查询租客资金支付流向。


租客已经一次性支付半年至一年的房租,可以住到租约期满,平台想要让房东签的解约协议,并不能作为驱赶租客的依据。


在实际操作中,律师建议房东和租客协商暂时折衷的解决方式来缓解矛盾,到经侦报案和法院起诉两条腿走。


据记者了解,部分房东和租客已达成临时协议,各自承担一半的损失,房东给予一半时间的免租期,留时间给诉讼维权流程。


跟若扑类似的操作是,上海寓意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8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黄大坤,但从今年8月17日起,黄大坤陆续从多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席位上退出。



同时,黄大坤还是杭州适享科技有限公司的前法人,上海寓意爆雷的同时,杭州适享也同步爆雷,像极了当年P2P出事时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然而,长租公寓为何在这个时间点集中爆雷?


“持续半年的疫情放大了长租公寓的问题,加上每年年中,租赁市场都会调整合同等,无法续约等情况引发连锁反应。”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


三、多地启动长租公寓资金监管新举措


“若扑前几个月给我5500元/月,跟租客收的是4300元/月,怎么一转手还便宜1200元呢?以为是租客唬我,后来跟其它房东一碰,发现房租都是倒挂的。”若扑房东杨女士告诉记者。


“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的模式是长租公寓资金链断裂的根本原因,平台不惜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向房东收房,抢占房源,这也是为何很多租客难以直接从大房东手里租到房子的原因。


然而,长租公寓平台向租客收取的房租往往低于付给房东的房租,房租倒挂缺口甚至高达1000元以上。但前提条件是租客一次性付清半年、一年,甚至两年的房租,平台还是按月付房东房租,此时,平台就可以将沉淀的租金拿去收房或挪为他用。


长租公寓沦为了金融工具,无法按时支付房东房租之日,便是长租公寓平台资金链断裂之时。


从若扑维权群公布的“受害者信息表”可计算,租客所交的房租减去房东已收到的房租,还有80多万元的资金池,虽然不排除房东和租客没有登记完全的影响,但这也证明,长租公寓租金流向监管的重要性。


杭州、西安等地近日紧急启动租赁资金监管新举措。杭州明确了两个时间点,住房租赁企业从8月31日起将相关租赁资金都缴入专用存款账户管理,“托管式”住房租赁企业需要在9月30日前根据要求完成风险防控金缴交。


图源: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


有消息称,上海也将出台相关措施。


本周,已有上海市房地产经纪行业协会、广州市房地产租赁协会、海口市住建局、合肥市消保委等发布住房租赁风险提示,都提到要警惕高收低出,避免一次性支付半年或一年的租金或向业务员个人账户转账,防范租金贷风险等。


本文来自公众号:IT时报(ID:vittimes),作者:孙妍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