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支领跑的国产疫苗跑不动了?
原创2020-09-04 11:26

这支领跑的国产疫苗跑不动了?

一直领跑的国产新冠病毒疫苗,突然就“被”卡住了。

 

日前,彭博在一篇报道中指出,世界上研发进展最快的新冠病毒疫苗之一——康希诺与陈薇院士团队合作研发的Ad5-nCoV疫苗——已经落后于其他竞争对手。

 

该报道提及,原因一方面在于,中国与加拿大之间略显紧张的局势可能影响其临床III期试验的开展;另一方面,该疫苗可能并不像其它疫苗一样有效。

 

然而,这一观点是否合理?康希诺的新冠疫苗最新进展究竟如何?


海外临床卡住了?


可以确定的是,康希诺的新冠疫苗的确没有按照预期运往加拿大启动临床试验。

 

早在5月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便宣布,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NRC)已与康希诺达成合作,希望后者与达尔豪西大学加拿大疫苗中心的一个研究团队一同在几周内于哈利法克斯开始临床试验,并计划最早在今年秋天投入III期研究。

 

一旦开启,该项目将成为加拿大首个新冠病毒疫苗临床试验。

 

不仅如此,NRC还曾表示:“如果疫苗被证明有效,那么今年夏天就能在加拿大进行生产,预计每月产能达7万至10万剂。”即便是出于对本土大流行病免疫的考虑,也足见加拿大政府对康希诺疫苗的重视。

 

当然,这与康希诺董事长宇学峰与加拿大间的紧密联系也分不开。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微生物学专业博士毕业后,宇学峰曾在赛诺菲多伦多分公司工作9年,并入了加拿大国籍。

 

然而将近3个月后,加拿大卫生部告诉财富杂志,这批疫苗“尚未得到中国海关批准运往加拿大”,而加拿大疫苗中心在设施等方面早已准备就绪。

 

彭博在报道中还提到,8月26日,NRC在电子邮件中确认了这一说法,并表示不得不放弃该合作,将希望转移至其它疫苗厂商身上。就在上个月,加拿大已转而与美国生物科技公司Moderna和辉瑞(与BioNTech共同开发)达成协议,以确保加拿大新冠病毒疫苗的供应。

 

环球邮报将康希诺和加拿大合作终止的原因归为“中国官僚机构的优柔寡断”,并称这是宇学峰在采访中所提及的。很多媒体更是将此举解读为孟晚舟事件引起的连锁反应。

 

对此,康希诺在8月27日发布公告澄清称,NRC与公司的合作并未终止;且最近一段时间内,公司管理层并未接受任何关于疫苗在加拿大临床试验相关的采访。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个合作必然是难以为继了。

 

但就算与加拿大的合作终止,会对康希诺的临床III期结果产生极大影响么?

 

显然不会。

 

日前,康希诺CFO王靖在港交所生物科技峰会上也透露,公司正在与多个国家共同推动疫苗的国际多中心III期临床试验,并有望在3~6个月后看到初步结果。目前,康希诺已经签订合作的国家包括沙特阿拉伯、巴基斯坦、墨西哥、俄罗斯等。

 

但毋庸置疑的是,这样的局面对双方来说都是一种时间与成本的浪费。毕竟如果按照原计划,此时,康希诺的疫苗可能已经在加拿大进入III期试验。换言之,如今康希诺损失的不仅仅是几千名受试者,可能更是几亿元、甚至几亿美元的大订单。

 

对加拿大来说,即便相对来讲一直跑在康希诺后面的辉瑞和Moderna效果可预见,也还是损失了至少三个月的时间。


效果不行?


争议之后,外媒议论最多的另一点是,康希诺的Ad5-nCoV疫苗可能没那么有效。

 

质疑声源于康希诺疫苗所依靠的技术原理及其公布的临床I期试验数据。

 

简单来说,Ad5-nCoV疫苗以腺病毒为载体,经过重组后可以表达新冠病毒的S蛋白,从而使免疫系统产生抗体。腺病毒是一种较为常见的感冒病毒,感染后往往会引起上呼吸道感染等症状,传染性较高。因而不少专家怀疑,多数人可能已经感染过腺病毒,对该病毒的免疫会使得疫苗的作用大大减弱。

 

虽然康希诺疫苗I期试验中的108名受试者体内均可检测到中和抗体,但抗体浓度并不算理想,对腺病毒本身已经免疫的人抗体水平又更低一些,似乎坐实了上述质疑。

 

更何况彼时,采用同样技术路线的阿斯利康与牛津大学合作的疫苗也一直被唱衰,甚至由于动物试验结果显示接种后猴子鼻腔内出现的病毒量与对照组相同,而被一些专家急着定义为失败。

 

但实际上,无论是康希诺的Ad5-nCoV疫苗,还是牛津大学的ChAdOx1 nCoV-19疫苗,现阶段在安全性和有效性上并未落后于其它疫苗。

 

从康希诺7月公布的II期数据来看,在580名武汉受试者中,高剂量组中96%的受试者和低剂量组97%的受试者血清抗体呈阳性,同时两个剂量组都出现了中和新冠病毒的中和抗体,证明该疫苗可以在更大范围的人群中有效诱导免疫反应。

 

并且,该疫苗可以显著有效激活T细胞免疫,这其实是一个重要的指标。人体内抗体衰减是正常的,但如果免疫细胞产生了免疫记忆,一旦再次接触病毒,又能快速地分泌抗体,组织新一轮更强悍的防卫战。这也将意味着更为长久的免疫作用。

 

另外,抗体水平虽然会影响免疫效果,但通过调整剂量等仍然可以在现有基础上提高免疫反应的效率。

 

不仅如此,宇学峰其实对腺病毒载体技术充满信心。在接受财经采访时他曾表示:一方面,腺病毒载体疫苗能够很好地诱导体液和细胞免疫平衡机制,过去康希诺在埃博拉疫苗及肺结核疫苗项目中已经对此技术有了较好的研究;另一方面,在疫情暴发的情况下,腺病毒疫苗的开发相对更为迅速和确定。


宇学峰,图源:IC photo

 

种种原因之下,康希诺疫苗才拥有了拿下军队特需药品批件的资格。

 

当然,目前就断言全球在研的133款疫苗是否有效仍然为时过早,已经进入临床III期的项目也仍需几个月的时间才能走到终点,走向市场。但总的来说,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几种技术(重组蛋白、mRNA、灭活等)都十分有希望走出至少一款疫苗,科兴生物、国药集团中国生物等国内公司及机构的新冠病毒疫苗也捷报频传,对今年身处焦虑与煎熬的我们来说总归是好消息。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