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股市暴跌,终于开始了
2020-09-04 19:50

美国股市暴跌,终于开始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冰川思享号(ID:icereview),作者:翠红(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当地时间周四(北京时间9月4日),美股在科技股大跌拖累下全线重挫,道指跌逾800点,盘中一度跌逾千点,纳指重挫近5%;标普500跌超3%,均创6月11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截至收盘,道琼斯指数下跌807.77点,跌幅2.78%,报28292.73点;标普500指数下跌124.05点,跌幅3.46%,报3456.79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598.34点,跌幅4.96%,报11458.10点。VIX恐慌指数大涨26.46 %,报33.60。


▲标普500走势(图/网络)


大型科技股全线走低,苹果跌8.01%,亚马逊跌4.63%,奈飞跌4.9%,谷歌跌5.12%,Facebook跌3.76%,微软跌6.19%。


而在此前一天(美国当地时间周三),美股收盘创下近两个月来的最大单日涨幅,道琼斯指数飙升逾450点,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1.54%,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上涨0.98%,均再创新高。标指今年已累计上涨10.8%,纳指则累计上涨34.4%。


周四美股暴跌,短期看是技术性回调,但从股指和估值看,美股已经严重偏离,不可维持。


一、美股上涨与美国产业结构相关联


新冠疫情爆发后,美股曾在今年3月经历了4次熔断。正当人们以为美股即将结束连续十来年的上涨,疲软地走向熊市时,美股与美国疫情发展背道而驰,重拾上升态势,节节攀升。


今年在美股上获得25%-40%收益的朋友比比皆是,以至于很多人得出一个结论:经济规律已经被美股打破,美股不再是经济的晴雨表,已脱离市场经济,不再反映经济发展状况。


有没有道理呢?


我们先来看股票的定义。股票是股东对公司出资的权利凭证。由公司签发,可以证明股东所持股份和股权。股票上市,股民们炒的是预期公司分发的红利,也就是说,股票本身没有价值,同时,股票在市场上的价格本质上讲与公司经营状况正相关。


股市由N家上市公司发行的股票构成,N家上市公司的业绩必然会反映经济发展状况。因此,美股不可能与经济发展的现状脱钩。


现在的情况有一部分是“看上去”仿佛美股背离了美国经济发展。所谓的看,是肉眼可见的、不需要经过深思和深入调查的现象,比如每天听到美国公司倒闭和破产,J. Crew破产了,Brook Brother破产了,必胜客在美国背负债务近十亿美元,要关闭300家门店……


我们仔细想想,破产和倒闭的行业大多与日常生活相关,即衣食住行首当其冲,比如破产的航空公司已达到34家,全球8600多架飞机停飞。


高科技产业呢?大家听说了有几个高科技大公司宣告关闭?高科技公司大部分工作可以通过远程办公完成,售卖产品时往往不会在短时间内产生大量人流。往往越是低端产业,生产、制造、售卖过程中越是人员密集,在疫情期间风险越大。


由于与我们生活密切相关的公司倒闭较多,美国经济的状况看起来比实质上更为糟糕。实质上美国经济增长中,我们不能一眼望穿的高科技通信和信息技术产业每年贡献了30%以上的助力,这就是纳斯达克指数今年累计上涨34.4%,远高于标准普尔10.8%的原因。


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早已是美国新经济的风向标,主要由美国的数百家发展最快的先进技术、电信和生物公司组成,苹果、微软、亚马逊、Alphabet、Facebook和特斯拉现在几乎占该指数市值的一半。


▲纳斯达克走势(图/网络)


高端产业受疫情影响更小,同时,当经济衰退袭来时,受影响的大小、速度是从低端到高端依次排列,因此,疫情导致经济衰退开始时,高端产业在涟漪末圈,影响相对也小,暂时能继续按照疫情前自身的加速度前进。


纳指今年累计涨幅远超标指,意味着美股上涨的因素和高科技通信和信息技术产业动能不无关联。美国经济发展的支柱性产业持续发展为美股上涨奠定了基础。


以特斯拉为例,今年特斯拉股票收益已近300%。特斯拉股价在200美元时遭遇了“空头”唱衰,马斯克战胜空头后推出“做空短裤”嘲讽对手。


巴伦资产创始人罗恩·巴伦(Ron Baron)在特斯拉股票上赚得盆满钵满,6月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采访时,他预期特斯拉股价可能在5年内达到3000美元,未来“还有10倍的路要走”。即,特斯拉会在5年内发展成与苹果、微软抗衡的高科技公司。


特斯拉的飙涨代表了美股坚挺的市场经济规律性原因所在。


二、溢价过高,反常必为妖


然而,高科技公司负“重”(股票指数)前行的能量远远不足以支撑美股发足狂奔。


周三(当地时间9月2日)收盘后,美国嘉信理财集团首席投资官奥马尔·阿吉拉尔在接受CNBC采访时说:“看到这种量级的牛市是很反常的,很多与危机或衰退相关的问题都还没有解决。” 


高盛的分析师也指出,互联网泡沫以来,股票从未像现在这样昂贵,即便用24个月的滚动市盈率来计算,目前股票的风险溢价已接近历史最高水平。


美国经济目前的状况,在我们熟知的百年老店倒闭的后面,是大量的中小企业纷纷破产,数千万人失业,而且,我们根据肉眼可见的经济情况做出的判断在基本方向上没有错:美国经济确实在倒退。


由于美国没有采取中国的抗疫政策,美国疫情在封锁期间稍为好转,但是在恢复经济活动后疫情立即强势反弹,如此反复不已,美国经济全面恢复远远没到提上桌面的程度。


▲道琼斯指数走势(图/网络)


美股上扬与美国政府的经济刺激政策密切相关。


3月份美股接连发生熔断后,美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刺激经济,其中最为引人瞩目的是美联储宣布无限量实行量化宽松政策,对于美债和抵押支持债不限量购买。


美国的货币供应“充裕”到什么程度呢?


根据美联储的资产负债反映,半年之内美联储疯狂印钞3万亿,并且长期维持每天购买美债50亿的速度。利率趋近于零的情况下,美联储加印的钞票带动股市上扬。


另一方面,疫情导致全球投资机会、项目缩减,股市持续上涨成为投资者眼中良好的投资对象,反过来又拉动股市上涨。


美国股市与经济衰退状况分道扬镳有很大原因是美联储加印钞票的结果,即,美国股市的上涨部分源自加印的钞票,货币注水后水涨船高。美国股市总值约为31.3万亿,标指今年累计上涨10.8%,美国股市上涨率与美国印钞票的速度与幅度呈相关关系。


美元是外贸结算货币,也是各个国家主要的外汇储备币种。美国开动印钞机之后,全世界为美国经济接盘。3万亿美元对于GDP约为21万亿美元的美国而言是庞大的,注入到87万亿美元的全球GDP池中,14.3%的比重就降为了约3.45%。


三、股价、股市终究要回归经济规律


难道说美国只需要开动印钞机器,全世界就会自动为美国的经济衰退、危机买单,而美国无需付出任何代价?


无中生有的是魔术,不是经济。


我们先来看美元背后是什么做支撑。


在美元的“金本位”时期,美元的发行与美国黄金储备挂钩,为美元背书的是美联储的黄金储备。


脱钩以后,在国际贸易中1美元不再等于若干重量黄金,而是等于若干实物商品。当代国际贸易实质是以货币为形式的以物易物,货币在其中是抽象化的货物。


美元作为国际贸易的结算货币,背后是以美国经济、国力等整体信用为担保,无声承诺在相当时间中同值美元购买的货物价值保持相对稳定。昨天1元能买到一只300克的苹果,今天也能买到一只,稍微增加或减少了5克问题不大。


但是,较短时间内购买到的苹果降到了250克乃至更少,大家可能会要求印钞国实现承诺,兑现300克苹果的需要,以及不想要这个币种,想换成其他更为稳定的币种。


美国要实现同面额美元购买同价值货物的承诺,要靠维持稳定的价值生产,经济稳步增长。


目前在经济衰退的状态下,开印钞机的后果已经在美元汇率上有所体现。5月29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为7.1316,9月2日则为6.8376,创2019年5月以来新高。Wind数据显示,短短3个多月,人民币汇率升值约3500点。


简言之,在美联储疯狂开动印钞机后,外汇市场上美元在持续贬值。货币放水导致货币贬值已经显现,前面有通胀、滞胀的经济效应在等着。


美股市场好比一坛苗家咂酒,先喝到的是酒,喝一碗酒加一碗水。货币注水以后,刚开始不觉得有异,反而感觉酒增加了,无中生有。到后来酒越来越淡,大家难以从美股里分出酒来,最后美股股价回落。


四、黄金暴涨在言说对整体经济发展的不同预期


今年黄金的暴涨也说明投资者对于美股以及美国经济、全球经济的前景有不同看法。当全球央行(或者投资者)持有美元享受不到正收益,甚至还要付出成本(负收益)时,投资者将被迫选择黄金。


当人们对经济、社会稳定信心降低,预期货币贬值,向黄金寻求保值的欲望会增加。


黄金投资与股市之间的复杂关系简短一句话概括:盛世的古董,乱世(经济衰退、危机)的黄金。今年黄金从三、四月的每盎司1300美元、1400美元的价位节节攀升,突破1800美元大关后,一度冲击2000美元。


▲今年6月以来的金价走势(图/网络)


目前黄金价格在每盎司1900-2000美元之间高位震荡,这与瑞士央行的避险操作不无关系。瑞士央行在1800美元的价位减持至半仓,2000美元时市场有170吨黄金换手,随后金价结束上攻趋势,进入盘整。


瑞士央行的主要理由是随着美国疫情好转,看好未来几个月美国经济复苏。然而到目前为止,美国仍然维持了每天两万以上的新增数字,不但没有好转迹象,而且BLM(黑命贵)呼声愈演愈烈。


美国疫情好转另一个可能是疫苗上市。


美国人原本有无差别反权威传统,本身有不少人不给孩子接种疫苗。


雪上加霜,美国药监局局长斯蒂芬·哈恩表示,为尽快推出新冠疫苗,他愿意跳过部分常规的审批环节,可能在第三期临床试验结束前就让疫苗紧急获批。


违反研发程序,疫苗研发过程和速度被注入政治因素,美国民众对疫苗安全性的信心更低。


那么美国疫苗研发上市后,40%不愿意接种疫苗的人将大大降低疫苗遏制的作用,个别二次感染病例的出现也有可能被夸大,用来质疑疫苗脱靶的可能性,从而拒绝接种——反正没用,种来干嘛?


疫情仍有可能继续蔓延,达不到预期经济复苏的速度。


预期落空之后,投资者持有美股的信心下跌,将引来一轮股价下调。


五、大投资者对美国市场前景不乐观


追涨杀跌是散户必败宝典,有参考价值的是专业人士的投资方向。


有股神之称的巴菲特向来对投资黄金嗤之以鼻,去年在致股东信中奚落黄金,认为黄金这种“神奇的金属”无法与“美国梦”相提并论。


然而,8月份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最新公布的13F报告显示,该公司二季度唯一一项新建仓就是买入2090万股巴里克黄金,价值5.63亿美元。


无独有偶,桥水二季度大幅加仓SPDR Gold Trust黄金ETF,占投资组合比例达到15.34%,加仓幅度34%,持仓价值超9亿美元。


此外,桥水对第五大重仓股Ishare Gold Trust(IAU)的增持比例也高达35%。两者合计的期末市值达11亿美元。Paulson也增持了黄金。


十来年美股攀升过程中,索罗斯的态度一直是“买买买”,持有就好了嘛。继一季度减持后,索罗斯二季度仍然在买,投资风格却谨慎了许多,坦承不参与市场泡沫。


索罗斯在8月份接受意大利《共和报》采访时说,美股市场陷入了由美联储流动性助长的泡沫,他也认为美股的涨势,是由财政刺激措施以及该国领导可能在11月之前宣布疫苗的预期共同支撑起来的。


索罗斯还把现在经历的危机称作“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我一生中经历的最严重的危机”。


六、历史在重演


那么单纯从美股现在市值来看,情况又如何呢?


从股市的巴菲特指标,即Wilshire 5000指数衡量的美股市场市值与美国GDP的比率看,当该指标处在70%到80%的范围内时就应该减仓,升至100%以上时则要规避风险。


如今美股总市值早超过了美国GDP,股市处于泡沫区域,已经是明确的股市卖出信号。2000年、2008年和2018年,巴菲特指标超过100%时,股市大幅回调,陷入危机。


与此相呼应,8月份开始有不少人原本不懂经济学理论也鲜少经济学知识,却畅谈美股如何千年大涨、万年不倒,并且相信“股市是经济的风向标”理论已经过时,取而代之的是“股市与经济发展不相关,可以独立上涨,与经济状况背道而弛”。


他们在疯狂地购入特斯拉等股票,为每天的大涨欢呼雀跃。另一些人本来有点疑惑,不懂为什么美股不反映美国经济,然而大家都在买,于是稀里糊涂地跟进。


▲股价飞涨的特斯拉(图/网络)


这一切何等熟悉。1929年的大股灾前夜也是如此反智,盲目乐观。


那时美股、美国经济得到了实业家、不少经济学家、政府领导人的背书,时任财政部长安德鲁·梅隆在当年9月向公众保证:“没有担心的理由,这一繁荣的高潮将会继续下去。”


大街上人人都在谈论股票和上涨,到处是鼓动人们购买股票的消息,对于摆在台面上的危机如长期贸易不平衡等等置若罔闻。


到了1929年10月29日,股市暴跌,被形容为“毫无征兆”——选择性地不看见征兆,上帝也帮不到。


今年4月,美国因疫情出现大量倾倒牛奶现象,人们纷纷惊呼看到了上世纪大萧条“倒牛奶事件”重演。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当投资者对于美股上涨失去信心,逐渐由少数人、部分人蔓延到大多数,股市转折点就在眼前。


▲《大时代》剧照(图/网络)


周四美股大幅回调,应属于短时回调,短时间内美股涨得过快过猛,市场需要时间消化。但这其实也是市场的一次风险警示,提示美股高歌猛进中暗藏危险,并没有“毫无征兆”这回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冰川思享号(ID:icereview),作者:翠红(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