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拍《三体》,网飞真的飞了
2020-09-05 16:15

敢拍《三体》,网飞真的飞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王立,题图:动画版《三体》预告片


《三体》影视化的结局可能会不好,但对中国科幻多少都会有推动作用。科幻迷该真正忧虑的,是超英电影的大行其道正在挤占科幻电影的生存空间。


同样是大制作,布局超英电影和科幻片,投入产出比差异太大了,资方自然会倾向前者;不拍科幻大作,科幻小说的路子又窄了,长此以往,科幻市场会萎缩成什么样?


“中国几十年、上百年出来的这么一部伟大的科幻小说,一定要中国人自己来拍,要毁也要毁到我们中国人手里。”


“我们希望我们中国人,能够自己把《三体》这部小说,从一部小说变成一部科幻电影,然后推广到全球,能够不光跟好莱坞科幻片抗衡,甚至我们还可以反击。”


“好莱坞的科幻片,故事、背景可以复杂可以曲折,但主题不能复杂,必须黑白分明。《三体》违反了这条最根本的原则。”


还记得近年来关于《三体》影视化的这几句名台词吗?人民群众苦等数年,最后居然等来了网飞(Netflix)将与三体宇宙和游族集团联合开发《三体》英文版剧集的消息。


再看公布的主创名单——莱恩·约翰逊、布拉德·皮特、裴淳华;还有罗列的主创代表作——《星球大战》《为奴十二年》《月光男孩》《星际探索》......如无意外,这部《三体》将是有好莱坞血统的《三体》。


不少人怒了。就在去年,因为《流浪地球》,21世纪中国科幻电影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没几个月又给《上海堡垒》打回了0.5),现在你和我说外国人要拍《三体》?说好的师夷长技以制夷呢?


说要拍《三体》那么多年,同人作品最争气


其实在2014年电影《三体》开发布会的时候,明白人就不少。和票房口碑皆不及格的导演,以及没有任何大片制作发行经验的影业公司相比,谈“小说影视化难”这样的问题都奢侈。对着铺天盖地的“求别拍”留言,制作人孔二狗只能说些“毁在中国人手上”“有钱就是任性”之类的狠话。


转眼2015年,电影宣告“杀青”,开始后期制作,定档2016年,最后却连预告片都没有。网友跑去问孔二狗怎么回事,对方回答,《三体》确实延期了,他的职位也发生了调整,最近将开拍《黑道风云》《我的前任是极品》和《东京不热》三部新片。


当年的定档海报。/电影版《三体》


几乎在同一时期,“同人逼死官方”的戏就出现了。


同人动画《我的三体》系列开始更新,并逐渐获得三体迷的广泛认可。《我的三体》《我的三体之罗辑传》《我的三体之章北海传》在豆瓣上的评分都没低过9,每一集都能让观众惊呼“这和我想象的一模一样”。


用没用心,观众是看得出来的。/《我的三体之罗辑传》


因为现实原因,《我的三体》是基于“我的世界”游戏来制作的,画面说白了就是一堆像素方块,却意外地有辨识度。小说里的名场面不仅被精心还原,章北海线还多了一点原创剧情,人物形象丰满了一些,足见制作组的用心。


值得一提的是,《我的三体》刚火起来就得到了游族的授权和扶持,看来版权方里还是有明白人的。


除了被招安的同人作以外,《三体》的影视化成绩目前还是零。不过这两年游族明显开始发力。


去年,哔哩哔哩(bilibili)宣布将和三体宇宙、艺画开天联合出品《三体》动画,并推出了预告片;今年6月,制作过《大圣归来》的十月文化公司宣布将推出《三体》真人电影版;8月初,腾讯视频公布了《三体》电视剧的海报,一个月后就传来Netflix将制作《三体》英文版电视剧的消息。


豆瓣网友:“这段你要真敢拍,我就真敢看。”/动画版《三体》预告片


另据《金融投资报》考证,游族通过在子公司间签著作权许可合同,将自家的《三体》版权再续了十年。这一波影视化尝试的成败,可能将直接决定未来十年《三体》的命运。


为什么我们觉得网飞拍不好


最近发布的《三体》动向里,网飞英文版在中文互联网的声量稍大一些。除去上纲上线的“卖国”呼声,许多评论都表达了类似的担忧:


一方面,网飞作为近来崛起的视频巨头,在资金和技术上都有着雄厚的实力,《三体》英文版的硬实力是有保证的,这是事实;


另一方面,文化差异也摆在那儿,依然有“好莱坞拍不了《三体》”的论调。基于现有的公开信息,我个人对网飞版《三体》也持审慎乐观态度,但让我不太乐观的原因稍微不同。


首先,“好莱坞拍不好《三体》”这句话,应该是“骄傲自大热爱打打杀杀大团圆结局的好莱坞电影产业拍不出《三体》的冰冷深邃”的意思。如果对最近两年的科幻剧稍有关注,你一定听说过《苍穹浩瀚》(The Expanse)。


《苍穹浩瀚》的宣传语:宇宙没了我们会更好。/《苍穹浩瀚》


这部剧已经获得了“太空版《权力的游戏》”称号,《三体》为我们所津津乐道的 “反圣母”“硬科幻”“讲宇宙间族群冷酷博弈”“太空广袤而又残忍,人类则十分渺小”这些特质,《苍穹浩瀚》全都有。


但问题来了,优质如《苍穹浩瀚》这样的科幻剧,在市场上叫好不叫座,惨遭老东家腰斩。那同样拥有这些特质的《三体》,能否取得期望中的商业成绩?


其次,《权力的游戏》剧迷的“仇人”,David Benioff和D.B. Weiss成了网飞英文版《三体》的编剧,这才是最让我担心的。


自第五季失去原著支持后,《权力的游戏》水准急剧下降,几乎每一个主要角色都崩得体无完肤,以至于最终季烂尾,两位D·B有很大责任。而《三体》小说最大的软肋恰恰是人物不够丰满,往往沦为推动剧情的工具人——离开原著的《权游》也是这样。


让权游烂尾的俩DB。/纽约时报


再说回网飞,“网飞出品必属精品”?这句话是要打问号的。


至少在科幻剧这一领域,网飞就让两个IP在万众瞩目下翻过车。先有《黑镜》来到美国之后水土不服,从探讨科技变成探讨爱情;后有《副本》(Altered Carbon)从赛博朋克硬核侦探剧沦为家庭伦理剧。


Joel Kinnaman可惜了。/《副本》


口碑爆棚的动画短片集《爱,死亡和机器人》,更像是一次影视工业硬实力的集中展示,创意和剧情这些软实力的部分只能说勉强合格,这可以说是“网飞出品”现状的一个隐喻:有钱,有技术,有渠道,可总差了些什么。


没有尝试,中国科幻电影就永远不会前进


翻拍小说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只是翻拍科幻小说可能更难一点。科幻的魅力很大程度上来自让人眼前一亮的奇思妙想,再看第二遍的时候,这种冲击总会弱一些,观众在看到不符合自己想象的画面时还很容易反感。


当然,厉害的科幻小说往往设定为辅,靠立意取胜。像《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探讨的是当技术可以如此深入地影响人类生活时,会给社会带来什么样的危险,“人”的定义又会如何发生改变。它直接预言了二十一世纪人的精神困境,因此它的翻拍作《银翼杀手》所激发的“赛博朋克”浪潮,也成了经久不衰的亚文化话题。


《银翼杀手》最早的上映版本并不成功,是导演剪辑版让它赢回了声誉。/《银翼杀手》


当然,《银翼杀手》短小精悍的原著也为改编提供了便利,要改编成百上千页的科幻史诗,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像《流浪地球》只选原著中的一个片段进行二次创作,这就很明智。可《流浪地球》的电影和原著在精神内核上相去甚远,照这样改编,《三体》一定不会被三体迷接受。功利点说,若要翻拍大刘的作品,那些不如《三体》受关注的短篇小说更有可操作性。


好吧,现在说这些已经有点晚了。在游族的公告下,微博网友直斥“在中美对抗这么激烈的时候”,把《三体》交给美国人拍就是“递刀子”,甚至是“国家和民族的耻辱”。


游族卖国!/微博


这种情绪完全可以理解,自从《三体》横扫国内外,刘慈欣扛起中国科幻的大旗之后,科幻电影俨然成为急需振兴的民族工业,而将《三体》搬上荧幕,就是这项工作的重中之重。


这种情绪对中国科幻肯定是弊大于利。


依我看,游族早先那版《三体》当年就该上映——即便不太像佐杜洛夫斯基拍《沙丘》那样能弄出个史诗级扑街(十年后大卫·林奇这样的名导也把《沙丘》给拍砸了呢)——可《沙丘》之后,好莱坞电影完蛋了吗?美国科幻一蹶不振了吗?


佐杜洛夫斯基的《沙丘》,著名改编翻车现场。/《沙丘》


《沙丘》之后,世界迎来了《星球大战》,前者对后者的诸多馈赠,已经是科幻史上的佳话了。《三体》影视化的结局可能会不好,但对中国科幻多少都会有推动作用。


科幻迷该真正忧虑的,是超英电影的大行其道正在挤占科幻电影的生存空间(别和我说超英电影是科幻片)。


同样是大制作,布局超英电影和科幻片,投入产出比差异太大了,资方自然会倾向前者;不拍科幻大作,科幻小说的路子又窄了,长此以往,科幻市场会萎缩成什么样?


《基地》的翻拍剧要来了。/《基地》


还好有钱有闲有抱负的人在努力,今明两年,《基地》的翻拍剧要来了,《苍穹浩瀚》续上了,连扑街过三次的《沙丘》也要东山再起了,多棒的趋势啊对不对?


刘慈欣就很淡然:“未来的道路还很长,之后还会有很多事情要做。”再喜爱《三体》,也要接受《三体》成为中国科幻夸父的可能,不妨放平心态喊两句:“前进!前进!”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