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过保安,现在说脱口秀
2020-09-06 18:23

我当过保安,现在说脱口秀

作者|连冉

头图|微博@付航脱口秀


付航走进酒吧,准备主持开放麦。但是,眼前没有演员,没有观众,在场的除了服务员,只有自己。原来俱乐部没有通知当天有开放麦演出,也没有让演员报名。对着酒吧里的空气,付航执着地讲了10分钟。酒吧老板过来,你走吧,你回家吧。付航说我不能回家,我只要来了我就得演。


没有观众,但是占了场地和时间,服务员不乐意了,一会儿过来跟付航说一句,你回去,语气也不客气。


付航没理服务员的白眼,打电话给一个大哥,请他帮忙来当观众,顺便录像。他跟他大哥示意,你笑一笑,回头请你喝酒,大哥也没笑。过一会儿,俩人还是喝了瓶酒,大哥骑车载他去了地铁口。


回想起来,这是付航在单口演出方面可能比较凄惨的那么一次,但他很快又改口,“现在不觉得凄惨”。


在付航并不算多成功的脱口秀生涯中,当然不可能只遭遇那一次尴尬。



付航刚做脱口秀演员不久时,有次下乡演出,对面是一条小河,旁边有个大妈在摊煎饼。因为有脱口秀演出,村里发米发面,村民来得多,大妈兴许想着可以顺道卖点煎饼。没多会儿村长就拎个铁锹,乡亲们跟在后边来了。


刚做脱口秀演员没多久的付航一上台,刚讲两分钟,就有老人扶着自己的孙子往小河里撒尿,还没讲一会儿,人群散开了,等到快结束,又都回来,领米领面了。


干脱口秀这行之前,付航当过保安。其实本来是前台,做了三天转岗去的保安。当保安时,付航每天要在大堂站十多个小时,他打印了一份导游考试的资料,没事就背诵。后来他考上了导游证,总算脱下了保安服,做起了外语导游。在旅行社做了三年广告投放后,付航觉得人生失去了期待,“枯竭了”。


女朋友建议他去做脱口秀。看了一些脱口秀演员的表演后,付航觉得这个事儿他能做。他去参加了一个俱乐部的招新,被选中,开始了脱口秀演员生涯。


然而没过多久,该俱乐部因为一些缘故停了下来(现已恢复演出)。没了演出地方的付航把一些视频上传到了B站,渐渐积累起了一些粉丝和人气。


B站给付航的脱口秀生涯带来了第一个小水花。


“付航,我看过你!”


“您在哪儿看过我的演出?”


“B站。”


在苏州的一次表演结束后,付航在一个图书馆里坐着休息,有人认出了他,过来打招呼。


“B站是我永远的家”,付航说。最开始,付航把他知道的所有内容都往B站上传。但其实,付航说,这种行为是不太好的。因为脱口秀演员的内容如果传到网上,观众买票来发现是看过的内容,那还买什么票?


不过正是这些上传到B站的内容让很多人知道了他,演出的机会随之增多。


在微博、抖音、快手与B站里,付航的粉丝量分别为11.5万,277.5万,69.6万,14万,在抖音上的粉丝量和互动量是最高的。付航说,这些平台其实都是互通的,如果在某个平台上有人看,其他平台也会有人看。


付航微博截图


付航现在的微博粉丝有11.5万,他说他从来没有买过任何一个粉丝,并且“前面5000个粉丝都是演出之后自己去搜我微博,然后给我加起来的,那个时候我没做任何互联网平台。”不过因为他没有签MCN,不签的话就没流量,但他就是不愿意签,就想自己做,看看自己一己之力能做到个什么地步。


付航在台上表演“像疯狗一样窜来窜去的”,有人管他叫疯狗派脱口秀演员,他认下了。


他现在是一名独立的脱口秀演员,没有加入任何俱乐部。每天的生活就是在剧场、交通工具和家中移动。


付航的生活非常简单,每个月的生活开销两千内,他是北京人,有房,钱主要用在点外卖。他不喜欢买鞋买衣服打扮自己,也不喜欢买车,演出服经常重复穿,“这身衣服就是我能穿到最帅的东西了。”


付航对自己的期待很低,大专学历,当过保安,能以脱口秀演出维生,在抖音上的播放量这么高,付航觉得自己受到了命运女神的眷顾。


有这种感觉,可能是因为付航小时候被人打惨了。付航中学时经常打架。有的时候一天打七八回,都不知道打的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什么真正的对或者错的原因,就天天打架,每天也不学习。


那会儿每天放学可能有十几个人追着要打他,“我每天要担心的是我的肉体”,如果说烦恼是生活打向你的一记重拳,那对付航而言,“因为从小总有人真的想打我这一拳,我现在就想能活着,就已经很开心了。”


“有压力大的时候吗?”


“我有什么压力,我以前是干保安的。”


“但是你黑眼圈好像挺重的。”


“我想跟你们所有人说一下,我这个不是黑眼圈,是天生卧蚕。”


“我每天生活得还可以,只要卖得出票我就永远说脱口秀,卖不出票我就回去当保安,就这么简单。”


“你今天让我回去当保安,我还是能当,我是认真的,没有在讲段子”。


付航说他不是一个拧巴的人,如果有一天票卖不出去,他就回去做保安,这听起来像是一个段子。但喜欢他的人越来越多了。周二开票的周六演出,常在开票的一分钟内就卖完。已经有人在他的微博评论下求黄牛了。


不拧巴的人,写段子卡不卡壳?付航说他写没有顺利不顺利一说,都是想怎么写就这么写,写不出来过,不会在那卡着硬写。如果,如果他不再热爱脱口秀了,那他就不干了。


付航说,他不是因为想成为喜剧大师才说脱口秀的,“我就是一个小虫子,赶上了脱口秀行业大跃进,我在夹缝之中求点生存卖点票,仅此而已。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怎么样,我只不过是干我唯一能干的事和唯一热爱的事。”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