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不对症,入账千万,“日本神药”迷信下的药品代购市场
2020-09-08 10:12

药不对症,入账千万,“日本神药”迷信下的药品代购市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ID:chinabusinessjournal),作者:戚梦颖,编辑:黄玉璐,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日前,有微博网友发文爆料称,其朋友圈的日本代购将一款用来治疗甲状腺机能低下的处方药,作为“无副作用”的减肥药出售,并称这是“黄金减肥套装”。


图源微博


根据日本医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机构(Pharmaceuticals and Medical Devices Agency,以下简称“PMDA”)的药品查询系统,代购所售卖的两款药物均为“医疗用医药品”,即“处方药”,需要有医嘱才能购买及服用。


在社交媒体及搜索引擎上输入“日本”“处方药”等关键词,随处可见提供日本处方药代购服务的信息,而那些往往并无医学相关从业资质的代购,也充当起为消费者远程“望闻问切”的医师和“日本神药”推销员,言必称安全、有效、无副作用。


日本处方药真的“安全”到可以随便吃?代购们如何买到需有医嘱才能购买的处方药?万一吃出问题,又该怎么办?


“包治百病”的日本药品


“代购真的什么都敢卖。”


一位在日从事医疗行业的国人表示,所谓的“黄金减肥套餐”,其实是甲状腺激素类药品和治疗便秘的“泻药”,在日本要拿着医嘱才能够买到。


根据PMDA的公示信息,套餐中“早一粒”的药品“チラーヂンS錠”中文为左甲状腺素钠片,用来治疗甲状腺肿、功能减退等,国内成分相似的药物为“优甲乐”。


“晚一粒”的药物“プルゼニド錠”为便秘药,主要成分为番泻叶甙(dài)


某药品代购网站上显示,100片左甲状腺素钠片售价约为191元,100片便秘药售价约为111元。而成分相似的优甲乐在国内电商平台的售价约为28元/100片。


在国内三甲医院就职的康药师介绍,左甲状腺素钠片是用来增加甲状腺素体内浓度,提高基础代谢率,但是长期服用将增加机体负担,导致内分泌紊乱。而番泻叶甙主要作用为导泻,即通过拉肚子减少食物吸收,使用不慎会引起水电解质等的紊乱。在国内两种药都是要慎用的处方药。


在生活类APP中搜索“日本减肥产品”,出现超过1万条帖子,从各类酵素、青汁,到乳酸菌、便秘药,无所不有。另一款被称作“小粉丸”的日本非处方便秘药,一盒400粒售价88元,在国内某电商平台月售超万件。


其实,“减肥”处方药只是整个日本药代市场的冰山一角。从生发液到眼药水,从护肝、降糖到“抗衰”人胎素,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代购买不到。


例如下图中代购号称“偏头痛患者福音”的“日本处方药”,PMDA显示其为“处方以外的医疗用药”,有效成分为γ-氨基丁酸(GABA)。康药师介绍,这是比较典型的保健品,虽然安全性比较高,但是也许“疗效”吹得比较大。


另一位在三甲医院工作的知乎用户“无名药师”表示,此成分常规剂量使用风险较小,但是大剂量使用可能引起运动失调、血压降低甚至抑制呼吸。


图源网络


日本的药品分类大体分为三类,一是“药局医药品”,二是“要指导医药品”,三是“一般用医药品”。后两者对应俗称的非处方药,即OTC类药品。


日本医药品分类(受访者Atsuko供图)


代购所销售的“减肥套餐”,就属于“药局医药品”中的“处方药”,而上述偏头痛药属于“医用药品”中的“其他医用药品”(或称“非处方医用药品”),目前都不被允许通过网络销售。


在日本从事药剂师一职已经10年的Atsuko(化名)表示,虽然字面意义上这类药品被称为“非处方”,但在实际的销售中,购买此类药品也依然需要医生的处方。


曾在日本药厂从事质检工作的任先生表示,依据日本《医药品医疗器械法》第49条规定,药店在无处方的情况下,若无正当理由,无法销售和给予处方类药品。


另外,除了“一般用医药品”中的第二、第三类药品可以直接购买,购买其他的药品必须要经过驻店药剂师的问诊,并且只能少量购买。


“网红”日本EVE止痛药即为“第二类医药品”(图源网络)


即使作为安全性较高的一般医药品中的第二类药品,EVE止痛片中含有的丙戊酰脲(烯丙基异丙基乙酸脲)在我国也属于禁用成分,因其可能会导致血小板大量减少,甚至是严重的血小板减少性紫癜。


日本处方药代购的利益链条


那么,这些药又是如何到了代购的手里呢?


笔者通过一名代购处了解到,她的处方药是从朋友那儿拿到的,而这位朋友认识药剂师。


根据日本药事法第49条的规定,虽然药店不能在没有医生处方的情况下直接销售处方药,但是药剂师可以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登记购药。


另外,也有医生在金钱的诱惑下,加入非法售药的供应链条。


2018年,日本警方就抓捕了一名医生和一名药剂师,医生伪造诊断书,开出处方,再通过药剂师销售给中国人。


图源:知乎用户“南木香”


同年,日本警方还打掉了一个处方药窝点,逮捕中国籍嫌疑犯张浩浩。根据新闻,张浩浩通过网络社交平台,向居住在日本国内的中国人销售处方药。两年间的销售总额高达2.5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1526万元。然而张浩浩并没有销售药品的资质。


甚至,部分日本药品经销商也参与到违规卖药的黑产中。


图源:知乎用户“南木香”


Atsuko介绍,日本药事法第二十四条规定,没有药物销售许可的情况下,不允许进行药物的销售。另外,当购买者出现副作用等症状时,销售者将承担民事法律责任。


对于代购们而言,销售处方药并不是一本万利的致富经,除了违反法规,还承担着巨额赔偿的风险。


Atsuko强调,日本医疗事故的赔偿金额非常高,所以日本的医生和药剂师都会加入医疗事故保险,当面临患者的起诉时,如果发生赔偿会有事故保险的保障,但是对于像是代购这样的一般民众来说,风险非常大。


同时,代购向中国国内售药也同样违反我国的相关法律规定。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在中国国内从事批发或零售药品活动,无论是处方药还是非处方药,均必须获得相关管理部门批准,而且必须是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药品经营企业许可证的企业才是合格的药品销售主体,个人不得私自销售药品。


因此,在日中国人和日本人通过网络向国内消费者售卖药品的行为,已经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药品进口管理办法》《处方药与非处方药流通管理暂行规定》等相关法律规定,属违法违规行为。


同时,韩骁指出,像代购这种以治疗甲状腺机能低下症状的处方药冒充减肥药,向国内消费者售卖,已属于销售假药的行为,涉嫌销售假药罪。如罪名确立,最高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韩骁提醒,受害人可以向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进行举报,追究违法代购的行政责任。如涉嫌犯罪的,可向公安部门报案,追究其刑事责任。如代购药品对自身或家人生命健康权造成损害后果,受害人可向法院起诉,追究违法代购的侵权责任。


Atsuko提醒,擅自使用处方药十分危险,无论是抗生素滥用导致的抗药性还是药物之间的抵抗性,这些知识不是一般患者所知的,没有在专业医疗人员的指导下服药具有很大风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ID:chinabusinessjournal),作者:戚梦颖,编辑:黄玉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