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我背负上了“弟弟”的人生
2020-09-09 19:00

22岁,我背负上了“弟弟”的人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ID:phoenixweekly),作者:闫如意、夏二,原文标题:《22岁,法院判决我给爸妈扶养二胎》,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昨天的热搜新闻充满了魔幻气息:“父母起诉22岁女儿拒养2岁弟弟胜诉”。



靠低保生活的夫妻,生了二胎,然后给22岁的姐姐养。由于姐姐不想给抚养费,父母怒而将自己的女儿告上了法庭。结果,案子的判决是,父母胜诉。


这则新闻的每一处细节都令人感觉窒息。有愤怒的网友呐喊道——“夭寿啦,扶弟魔居然受到法律保护!”


与此同时,“穷人有权利生孩子吗”“生而不养配做父母吗”等年经话题,也重新引发了热议。


自私的父母,无辜的孩子


靠低保生活的高龄夫妻,在女儿20岁的年纪,生下了二胎。却又因为身体和经济不行的现实困境,欲让22岁的女儿替代自己抚养,将女儿告上法庭。


这一系列操作,局外人都替大女儿难过和窒息。



对于这个才22岁的女孩来说,她的人生还没来得及向上,就已经被亲生父母“判了刑”。


而这对父母,不考虑自己的抚养能力而草率生下二胎的行为,对于两个孩子来说,都是不负责任到极点的行为。


仅仅拿高龄生子来说,就已经是种拿孩子健康来“赌博”的巨大的冒险。要知道,人类生育力不论男女随着年龄增长都呈下降趋势,女性尤为明显。


在生殖医学领域中,40岁是年龄警戒线,45岁更是公认的超高龄生育标准。


由于母亲高龄导致的卵母细胞老化,使胎儿染色体异常明显增加,不良妊娠结局风险增加,其中就包括先天性异常。


临床上常见的先天性异常主要包括中枢神经系统畸形、心血管畸形、泌尿生殖系统畸形、胎儿水肿综合征、消化系统畸形、颜面部和四肢畸形等。


也就是说,高龄产妇的年龄越大,所生宝宝畸形的几率也会越大。就算幸运,生下了健康的孩子,养育也同样是个难题。


而生下来也只是完成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孩子未来的衣食住行和教育支出,这些都是必须要面对的现实问题。


10年前,因为意外失去独生女,成为失独老人的盛海琳,在试管婴儿的帮助下,成功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姐妹。


但老人的丈夫在孩子出生不久后就因病偏瘫,于是60多岁的老人,平日除了要照顾年幼的孩子,还要照料偏瘫的老伴。


在后来的采访中,老人也不由得表示:“如果能重来,我不会生二胎”。



“万一哪一天自己不在了,孩子又该怎么办。”


自己在变老,而孩子还没长大,这些都是高龄生子要面临的现实问题。


生育孩子,远远不只是将孩子生下来这么简单。在孩子长大成人之前,还有漫长的时光,需要父母的照料和陪伴。


养育孩子也不仅仅有欢乐,还要面对经济的压力、情感的需求,更别提随之而来的失落、焦虑和挣扎。


“生而不养”“养而不育”,毁掉的,不仅仅是这一个孩子的人生。


但这些顾虑,新闻事件是父母明显没有,因为他们还有22岁的女儿兜底。可以让女儿为他们的行为买单。


法律之外的道德问题


根据公众号“广州普法”的描述,被告上法庭的女孩家境拮据。为减轻家里负担,大学期间,被告人的一切开支都是靠自己的奖学金和助学金支撑。


而低保度日的父母,却“偷偷”生了二胎,甚至因为无力抚养,将她告上了法庭。


而根据相关法条,法院判决夫妇胜诉。


这里存在一处重大疑点是:二胎的性别是男是女?


虽然,之前的热搜都在写“父母起诉22岁女儿拒养2岁弟弟胜诉”。然而,信息源头的视频显示,二胎其实是个妹妹。



〓 无论是主持人,还是普法嘉宾,都清晰地说了“抚养妹妹”。


不过,这条地方电视台的新闻都并没有引发广泛关注。


直到某个短视频片段中,将这段普法视频标题改为“女生拒养弟弟被父母告”,事件才引发了大范围的讨论。



这处笔误到底是刻意为之,还是一时疏忽,我们不得而知。但不可否认的是,性别转换后,大家参与讨论的热情变高了,情绪也更强烈了。


所以,这并不是一起“伏弟魔”事件。但是,拿着低保的父母,女儿已经上了大学、自己高龄还要生二胎,很难说是不是因为还是想要个儿子……


抛开罗生门的二胎性别不谈,问题的焦点还是在于,如果父母生了二胎,姐姐对ta真的有义务吗?


确实,法律规定,有负担能力的兄、姐,对于父母已经死亡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未成年的弟、妹,有扶养的义务。


注意,是“扶养”而非“抚养”。相对抚养而言,“扶养”的义务不是无限的,而且需要符合以下三个限定条件:



1. 兄、姐有负担能力;


2. 父母已经死亡或者父母没有抚养能力;


3. 弟、妹未成年。



而在这个案件中,被告人已经毕业在外打工;父母低保度日,明显没有收入能力,极有可能连本人都是需要女儿赡养的;二胎目前是2岁,距离成年还有16年……


从法律上来说,在父母没有能力的情况下,支持姐姐扶养未成年的弟、妹,出发点并没错。但从情理上,很多人都很难接受这一点,哪怕是冷静如律师,也说,她会同情这个女孩子。



法律人都说,“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这对父母的诉求,是合法的,但是却不合情理。


他们按自己的意愿,生了孩子,却不愿意承担起养育的重担,可以说极度自私。而那个被姐姐扶养长大的孩子,在姐姐的怨恨中长大,又真的能幸福吗?


更让人担忧的是,从法律上来讲,被告的女孩做为成年子女,对于生活困难的父母还有赡养义务。


也就是说,一个刚刚大学毕业,仅22岁的女孩,身上却已经背负着1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不久的未来还要赡养两个老人……


对于草率的父母而言,生育孩子不过就是生下来。孩子不是孩子自己,而是自己的所有物,是这个家的所有物。而对于无法选择父母的孩子来说,有些父母本身可能就是自己最大的劫难。



参考资料:

广州普法,公众号:“你们生的为什么要我养?”姐姐拒养2岁弟弟,被父母告了!,2020年9月5日

景秀医生, 知乎专栏:高龄女性生育风险详解  https://zhuanlan.zhihu.com/p/144357529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ID:phoenixweekly),作者:闫如意、夏二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