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ggy Olson,不甘只做百分之一

Peggy Olson,不甘只做百分之一
作者注:从头重温广告狂人MadMen,很想写点什么致敬我最爱的美剧,从Peggy Olson说起吧。

Peggy小姐刚出场时实在平淡无奇。Don的新任秘书,来自布鲁克林,秘书学校毕业,发型土气,腰围略满。论美貌、性感,会做人,她远远逊色于秘书总管Joan;论出身优越有好命,她完败给同事Pete的小公主太太 Trudy。待人接物时常显得生硬,连试着向上司发出暧昧信号,也笨拙得那么明显。除了青涩的年轻,看不出有任何讨喜之处。

原本很容易就会被归入“一摞办公室女秘书”的类别里,或许露几脸然后就被Don的下一任年轻秘书取代,可谁知看到最后,发现她才是这剧里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生赢家。

在最后一季里,Peggy做上了新老东家合并后的创意总监,统领包括曾经的老板Don在内的所有创意人员。尽管在指挥Don时还稍显心虚,她却早已不再是曾经那个局促的小女孩。从众多女秘书之一,到唯一的女性文案撰稿人,到拥有自己的办公室,到跳槽去竞争对手公司,到最终成为了自己曾经跟随崇拜的导师,Peggy走了条漫长、艰辛、与众不同的道路,她一直在推自己前进,一路上的挣扎,困惑,为事业所放弃的生活,是选择了自我实现的女性几乎都难以避免的矛盾。当她终于攀上事业的顶峰,却依然是孑然一身,眼看自己就要三十岁,终于在周末的办公室里失声痛哭,唯一的观众,正是一手提携她到今日高度的Don。

Don是Peggy职业生涯里最重要的贵人。当初来乍到的Peggy还被传统的偏见禁锢着思想的时候,他拨开她刻意搭上的手,告诉她“我是你上司,不是男朋友”,彻底杜绝了一切桃色事件的可能,关上了那个年代最容易捅破的纸窗,却为Peggy打开了一扇真正的大门。

我喜欢Peggy初露头角那一集,化妆品客户带来新出品的一系列口红让公司里的秘书姑娘们试色,当兴奋的姑娘们你拥我挤地抢着往自己唇上涂抹各种颜色,对着镜子左右扭摆、自我欣赏的时候,Peggy一个人安静地坐在一个角落里,没有试任何一支口红,从头到尾,有些讪讪地看着其他人热闹。创意团队的男士们坐在单向玻璃另一侧的观察室里,像看马戏团里的母猴子们一样,饶有兴致地观察点评着每个姑娘。只有年长的Freddie——Peggy的另一个职场伯乐注意到了这个不太一样的女孩,试色结束后,他让Peggy递给他垃圾篓,里面装满了沾着唇印的面巾纸,Peggy边交接,边无意嘟哝了一句:“Here is your basket of kisses. ” Freddie眼睛一亮,接着问她, “你喜欢哪个颜色?”她答:“我喜欢的那个颜色被别人拿走了。”Freddie再问,“那你干嘛不另挑一个颜色”,Peggy答他:“我很挑剔。我想没有女人希望自己只是装在同一个盒子里一百种颜色中的一种。”

Peggy不只是那百分之一,她甚至并不属于那个盒子, 在她得到了口红广告的工作机会后,办公室女王Joan和她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Joan: I heard you were being considered for an account because a client's wife saw you and thought it would be okay if he worked with you.
Peggy: You know, you're not a stick.
Joan: And yet I never wonder what men think of me. You are hiding a very attractive young girl under too much lunch.
Peggy: I know what men think of you. That you're looking for a husband. And that you're fun. And not in that order.
Joan: Peggy, this isn't China. There's no money in virginity. 
Peggy: I'm not a virgin. 
Joan: No. Of course not.
Peggy: I just realized something. [starts to tear up a little] You think you're being helpful.
Joan: Well I am trying, dear.”

作为盒子里最夺目的那个红色,Joan理解的规则正是她长袖善舞的用武之地,对男性沙文主义潜规则地操纵,让她尝到了甜头,所以她无法理解为什么Peggy要视规则而不见,白白浪费自己“年轻有魅力”的大好年华。而Peggy则有点激动回应了Joan的不解,她隐约觉得不是只有一种选择,但是她不确定,所以迅速开启了自我防卫的模式。

在二战结束后的15年内, 绝大多数的美国女孩可以确定的选择,是那幅完美画面里的“Suburban housewife ”, 处在黄金时代的美国, 她们被便利的家务辅助工具所解放,没有疾病的威胁和生产婴儿时的风险,她们健康、美丽、受过教育,只需要操心先生和孩子,每天把家里收拾得窗明几净,地板一尘不染,从学校接回孩子,穿起明艳可人的伞裙和高跟鞋,等待先生回家给她一个吻。 在女权主义经典著作《女性的奥秘》"The feminine mystique" 里,作者弗里丹Betty Friedan写道:“The feminine mystique says that the highest value and the only commitment for women is the fulfillment of their own femininity.” 让她不解的女性之谜,认为女性最高价值,唯一值得付出的事业和成就感,居然是女性这一性别。

然而60年代却见证了对这一“heroine housewife“英雄主妇形象的挑战,1963年《女性的奥秘》出版,同年,物理学家Maria Goepper-Mayer获得诺贝尔奖,是局里夫人后首位获此殊荣的女性。 同年,流行歌 ”You don't own me”勇登榜首……整个60年代,伴随着民运和女权运动,美国的女性们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价值和存在的意义。

不甘做百分之一的Peggy Olson, 刚好赶上了这一波时代的洪流,又恰恰被选作了弄潮的女孩儿。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刘爽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38128.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1
2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