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想失去这些鸟
2020-09-11 17:00

中国,不想失去这些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酸奶没泡沫,头图来自:范忠勇


去年7月5日,在第43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大会上,我国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正式获批入选《世界遗产名录》。


黄(渤)海区域拥有世界上面积最大的连片泥沙滩涂,是亚洲最大的潮间带湿地所在地,也是东亚-澳大利西亚候鸟迁飞区(EAAF)上水鸟的重要中转站。


东亚-澳大利亚鸟类迁徙主要线路示意


泥沙量巨大的河流给黄渤海岸造就了沿岸大量滩涂湿地


因此,这次申遗成功值得骄傲,毕竟这对我国的生态文明建设和生物多样性保护有利无弊。但需要意识到的是,水鸟类面临的境况缺愈发严峻,而我们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喊出“保护湿地”,也不仅仅是保护黄(渤)海候鸟栖息地。


 水鸟的悲惨境况 


勺嘴鹬全球的数量,是一种可能比你身处的写字楼里的工作人员数量还要少的珍稀鸟类。


这是一种只有麻雀大小的水鸟,嘴巴呈黑色,觅食时用会将嘴伸入水中或烂泥中像扫帚一样左右来回扫动,甚是可爱。


勺嘴鹬,张明 摄


勺嘴鹬主要栖息在俄罗斯东北地带的楚科奇半岛以及堪察加半岛的地峡附近,生活在冻原沼泽、草地湖泊、溪流水塘等湿地范围。冬季来临前,它们就会沿太平洋的西岸迁徙,经过日本、朝鲜、韩国、中国,飞往东南亚地区过冬。


从楚科奇-勘察加沿海岸去往东南亚的线路


然而它们种群的未来愈发堪忧。1970年时,全球大概有近2000到2800对勺嘴鹬,到2000年,这一数字下降至1000,五年后仅仅剩不到400对,2014年时仅剩200多对了。


勺嘴鹬,张明 摄


究其原因,则是其迁徙路线,包括我国海滨湿地在内的湿地遭到严重破坏,它们越发难以飞过这通往温暖的漫长旅途……


相比中华凤头燕鸥,勺嘴鹬的处境其实还算乐观的。


中华凤头燕鸥同样是喜爱生活在海岸岛屿等湿地的候鸟,作为中国最珍稀的鸟类之一,自1863年被命名以来到2000年间,人类对它们仅有6次确切的观察记录,因而这种鸟也因踪迹莫测被称为“神话之鸟”。


中华凤头燕鸥觅食归来,张鹏 摄


2000年以前,在我国境内,科学家们认为这种鸟类仅仅在中国山东沿海繁殖并且已经绝种,但之后福建马祖、连江以及浙江韭山列岛都发现了中华凤头燕鸥,给中华凤头燕鸥的保护带来了新的希望。


经过动物和环境保护人士的努力,2018年时浙江沿海的实验基地的77只凤头燕鸥成鸟生下了25只雏鸟,首次让这种极危物种的数量超过100只。


正在孵卵的中华凤头燕鸥(左)与邻近的大凤头燕鸥   范忠勇 摄


然而全球100只的数量,仍然怎么看怎么可怜,中华凤头燕鸥无疑需要更多的保护。这种鸟本身繁殖能力不强,一次只能产蛋一枚,繁殖环境还常常受到台风和人类活动的威胁,因此繁殖成功率很低。显然,极度濒危的它还需要更多的保护。


生活艰难的不止长居我国沿海的鸟类,还有很多“暂住”的远方来客。


红腹滨鹬是一种擅长长距离迁徙的小型水鸟,它们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越冬,经过中国沿海,再飞到俄罗斯西伯利亚繁殖。在这漫长而又危险的迁徙路途中,中国滨海湿地是其补充能量的最重要加油站。


红腹滨鹬,来源:Wikimedia Commons


但随着其在黄渤海沿海的栖息地遭到破坏,途经这里的迁徙水鸟的种群数量正在逐渐下降,已经被迫聚集在面积逐步缩小的剩余潮间滩涂上,比如红腹滨鹬,就越来越集中在自然环境留存较多的滦南湿地:2007年时,在滦南湿地停留的红腹滨鹬种群密度尚为211只/km²,到了2010年已达到至970只/km²,增幅超过 4倍……


而这些,只是水鸟类生存困境的冰山一角,有更过的鸟类,种群安全状态正在由安全走向濒危,又或是从濒危走向极危。


中华凤头燕鸥亲鸟与雏鸟,杨卫光 摄


孵出后第二天的中华凤头燕鸥雏鸟,杨卫光 摄


 吃喝住行,处处是威胁 


人类对自身的生存环境要求极高,给自己建造房屋都需要精心选择合适的环境和地点。但对生存环境要求并不高的水鸟,却面临着家园——湿地日益被毁的生存困境。


被称为“地球之肾”的湿地,是全世界最具经济价值和生物多样性的生态系统之一,直接或间接地提供了全世界几乎所有的淡水消耗,超过10亿人依靠湿地谋生,40%的物种在湿地栖息和繁殖,它在保护生态环境(调解径流,改善水质,调节小气候)方面也具有重要作用。


象山韭山列岛中华凤头燕鸥繁殖岛 项目组提供航拍图


与内陆湿地相比,滨海湿地生态价值更为突出——它们还是众多迁徙水鸟繁育、停歇和越冬的关键栖息地,也是东亚澳大利西亚候鸟迁徙区的重点区域。我国沿海北起辽宁、南至海南的11省(直辖市、自治区)便是我国滨海湿地重要分布区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热点地区。


但近几十年来,随着大规模围海造地计划的实施,我国滨海湿地面积以惊人的速度被快速蚕食。拿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来说,这里有超过280种鱼类和500多种无脊椎动物,也为数以百万计的迁徙鸟类提供了丰富的食物资源,是候鸟们不可替代的自然栖息地。


天津滨海新区一行白鹭上青天,王建民 摄


天津滨海新区遗鸥的越冬地,王建民 摄


但此地作为中国经济较为发达且人口稠密的地区,数十年来工农业的粗放发展对导致了湿地面积的缩小和区域生态的破坏,许多鸟类正面临“家被端”的危险。


如濒临黄海的如东小洋口,填海造陆和风电建设严重破坏了勺嘴鹬迁徙依赖的海岸滩涂,根据预测,此地的海洋滩涂到今年将至少损失7万公顷。而且面积缩小只是一方面,同时工业污染还会造成滩涂底栖动物群落的衰退,这将进一步导致勺嘴鹬食物短缺。



挖掘机在鸟类依赖的海岸滩涂施工,王建民 摄


再比如天津滨海新区,在2010至2014年间围填面积约2万公顷,与之相邻的河北曹妃甸工业园区一期工程完成围填海面积2万多公顷;以及江苏东台-如东近十年间的围填海面积约4万公顷,还有2000年-2013年间宁波围填海达五万多公顷……这些为了发展进行的填海操作,直接导致滨海湿地面积大幅度减少。


黄渤海湿地危机只是全国范围内湿地面积缩减的一个缩影,根据第二次全国湿地资源调查(2009年到2013年)结果,我国全国湿地总面积5360.26万公顷,与第一次调查同口径比较面积减少了8.82% ,其中,自然湿地面积与第一次调查同口径比较减少了9.33%。



人类向滨海湿地步步逼近,导致其面积减少,王建民 摄


当然,对于水鸟来说,除了生存家园遭受威胁外,人类的错误行为也是一大威胁。


比如盗猎。鸟活体和鸟蛋都是贩子的目标,他们得手之后往往将“战利品”当成野味买到饭店餐桌上。2012年11月时,迁徙中栖息于天津北大港湿地自然保护区的东方白鹳惨遭遇投毒(农药克百威),仅有13只被志愿者救出。东方白鹳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当时全球数量不足2500只,哪里禁得起这种毒害?


被毒害的鸟类,王建民 摄


再比如“抢食”。去年五一假期,曾有新闻爆出,大批游客扎堆天津滨海新区八卦滩遗鸥栖息地赶海拾贝,愣是“抢”走了遗鸥的主要食物蛤蜊。


对此,相关专家表示,适量挖蛤蜊无妨,如果一直无人采挖可能会导致蛤蜊种群退化,但这种每天一两千人扎堆挖采的做法将导致包括遗鸥在内的很多鸟类没有食物可吃,长期以往会产生难以逆转的影响……


无论是湿地被毁或是人类的不当活动,本质上,水鸟生存艰难很大程度上是人类未能平衡发展与生态保护带来的结果。


鸟类生活的不远处就是施工现场,王建民 摄


 我们所能做的 


湿地在我国算是个比较新的概念:1987年,我国《中国自然保护纲要》首次将湿地定义为沼泽与滩涂的集合;2014年,环境保护法通过修改“环境”的定义,“湿地”才被新增为法律明确保护的对象;到2017时,湿地通过“第三次全国国土资源调查”获得了“一级地类”的新身份。


如今,看着环境被破坏以及生物多样性的减少,我们确实有了湿地保护的意识,2018年7月时,国务院还印发了“史上最严”的《关于加强滨海湿地保护严格管控围填海的通知》,强调要严控新增围填海,提升监管能力,促进滨海湿地保护和受损湿地生态系统的修复。


救助受伤的鸟儿,田志伟/图


但我们所做的还远远不够,毕竟一种环保意识,从提出,到全面认知,再到切实践行,是个艰难且长期的过程,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明知环保的重要性,还自顾自地破坏环境。


这种情况下,能够真正将湿地,或者说水鸟类濒危物种的保护真正落到实处的个人或组织就显得尤为可贵了。


阿拉善SEE就是其中之一。


阿拉善SEE是中国首家以社会责任为己任,以企业家为主体,以保护生态为目标的社会团体,2016年,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发起的“任鸟飞”项目,是一个守护中国最濒危水鸟及其栖息地的综合生态保护项目,将在2016~2026年间,对超过100个亟待保护的湿地和24种珍稀濒危的水鸟进行优先保护。


鸟调监测,秦皇岛市观(爱)鸟协会/图


不同于有官方管理与支持的湿地,“任鸟飞”的项目覆盖地块均为“空缺地”,即非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没有官方的系统管理足够支持的湿地,因此其项目将和政府部门的湿地管理保护形成互补关系。


截至2019年,已经累计支持了62家机构在78个湿地执行保护项目,开展湿地巡护和鸟调近3700次,保护超3400平方公里的你艾蕾栖息地;同时,项目还开展形式多样的自然教育活动,在600余次活动中,已累计覆盖公众14万人次。


就在上个月,任鸟飞还公布了由CCF联合卓尔公益基金会、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朱雀会(中国观鸟组织联合行动平台)等单位于今年年初组织的青头潜鸭越冬期全国同步调查的结果,表明青头潜鸭虽然在数量上没有到濒危的地步,但在该物种的一些极具保护价值的地块中,仍有相当数量尚未成立任何形式的保护地,有待后续的完善。


东方白鹳救助后放飞,孟德荣 摄


但诸如此类的鸟类保护网的建设,以及任鸟飞平时进行的实地巡护、鸟类调查、知识普及之类的活动,都需要大量资金的支持,但这些项目现在得到的支持还远远不够。


到今天,任鸟飞为了保护水鸟以及它们的家园已经做了很多,未来要做的也只会更多。如果你也想参与到鸟类保护的行动中来,不妨对任鸟飞献出你的支持和爱心,因为在这里,“保护”不仅仅是句口号,你的每一份付出都能看到同步的回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酸奶没泡沫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