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今天朋友圈都在转发金斯伯格?
2020-09-20 09:36

为什么今天朋友圈都在转发金斯伯格?

本文来自公众号“书单”,作者| 燕妮,编辑| 黑羊


昨天,书单君刚刚得知一个非常悲伤的消息。


据外媒报道,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终年87岁。


消息一出,全美震惊。


金斯伯格是美国最高法院,第二位女性大法官,更是一个被美国年轻人纹在身上的精神偶像。


在此之前,她已经和癌症抗争了四次,每次进医院,都会引发美国民众的担心。


虽然特朗普说她是“最高法的耻辱”,但在民众眼中,这个看似瘦弱的大法官,才是美国“真正的超级英雄”。


甚至她去世的消息出来后,国内也有很多人在朋友圈转发这个消息,表示哀悼。


为什么这位法官,能获得大家如此高的评价呢?


书单君觉得,这其中的原因,并不在于她审判过的某一起案件,而在于金斯伯格面对压迫和不公的态度,以及她为美国女性作出的切实贡献。


今天,书单君就通过金斯伯格的图文传记——《异见时刻》,带大家一起回顾一下这位“美国英雄”跌宕传奇的一生。


这个故事,还要从30年代的美国说起。


那时候,美国女性还被认为是男性的附庸,“贤妻良母”就是社会对女性最大,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期待。


1933年,金斯伯格就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出生了。


幸运的是,金斯伯格有一个观念非常“超前”的母亲。


母亲非常重视她的教育问题,经常带她去图书馆,并且告诉她:


“如果你能遇见白马王子并一同共度余生,这当然很好,但必须要学会独立生活。”



这句话,后来果真应验了。


在康奈尔大学学习时,金斯伯格遇到了之后携手一生的丈夫——马丁·金斯伯格。


两人互相欣赏,毕业后就结婚,但婚后的金斯伯格并没有放弃学业,两人随后又一同进入哈佛法学院继续学习,金斯伯格是当时500名学生中,仅有的9位女生之一。


这个数字已经够少了,但当时的领导还不愿意,竟然问她:“你为什么占据了一个本应属于男性的法学院席位?”


还有一次,她想进图书馆学习,却被保安拦在门外——“因为你是个女人。”


是的,即使在高等学府,性别也是一种原罪。



所以当金斯伯格提出,自己想去校刊《哈佛法律评论》当编辑时,立马收获了一众男同学的嘲笑。


因为只有在500多名学生中排名前25位,才能够成为校刊编辑。在当时的一些男性看来,女生连法学课都不一定能听懂,还想拔尖?


但越被歧视,金斯伯格就越不服气,“当全班的眼睛都盯着你看,我觉得,我必须把这件事做好,不能丢了女性的脸。”


在第二个学期,金斯伯格发奋学习,以优异的成绩当上了编辑,就给所有人都上了一课。


从此之后,教授和男生们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认为她小小的身体里,藏着巨大的能量。


金斯伯格在学校遭遇的歧视,已经足够明显,但是跟进入职场后的遭遇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



以优异的成绩从哈佛毕业后,虽然有院长的极力推荐,但当时的保守派大法官依然以性别为借口,拒绝给予金斯伯格一个见习职位。


无奈之下,她只好去哥伦比亚大学继续深造,并且毫无意外的,以全班第一的成绩毕业。


可惜悲剧再次重演——法学院院长各种帮她推荐工作,但当时的纽约,竟然没有一家律师事务所,愿意雇佣女律师。


一位顶尖大学毕业,成绩优异的法学生,居然因为性别,被律师所和法院拒之门外。


这件事听起来简直不可思议,甚至有点讽刺。


后来,还是哥伦比亚大学伸出了橄榄枝,聘请金斯伯格,成为其法学院“第一位拥有终身教职的女性教授”。



听闻金斯伯格要来,哥大的女性员工都很兴奋,如久旱盼甘霖。


金斯伯格刚入职,就有很多人联系她,吐槽自己对哥大的不满。


原来,哥伦比亚大学的女性员工没有孕期保险,而且养老金和工资都低于男性同事。


金斯伯格知悉后,帮助一百位实名原告,代表哥大所有女性教员,发起了集体诉讼,并赢得了胜利。


除了工资问题,当时大部分州的雇主,还可以用怀孕为由,合法解雇孕妇。


比如通用电气公司就规定,所有女性员工,一旦怀孕,必须马上辞职。


女员工对此不满,提起诉讼。


在法庭上,通用电气的律师,大言不惭地说,毕竟,女人不一定要怀孕,如果她们想要工作,可以选择堕胎。


其潜台词,无非是为企业背书:你敢怀孕,我就炒你鱿鱼!



面对这个谬论,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却纷纷表示认同,在判决书里说,怀孕是种特殊情况,通用电气的做法,不属于性别歧视,因为女性是“自愿承担并且渴望”怀孕的。


在判决书下达一天之内,金斯伯格便召开会议,商量如何保护怀孕女性的权利。


金斯伯格认为,通用电气的判决,是建立在对怀孕女性的刻板印象上,完全无视个人能力和资质。


如果怀孕导致身体功能受损,暂时无法工作,那么就不应只是女性受到歧视。毕竟,男人在受伤或生病期间,也需要离职一段时间,那为什么单单只在制度上苛待女性呢?


金斯伯格进一步指出,个人的职业发展,无论男女,都应机会均等,不该被刻板印象所限制。


后来,金斯伯格拼尽全力,花了两年时间,将“通用电气案”的判决推翻。



很多公司在辞退怀孕女员工时,都会以“保护”为挡箭牌,说成是“为了她们好”。


金斯伯格却直接戳破了这种谎言:


“这看似是对女性独有生育能力的褒奖和保护,实际上却阻碍了她们个人才华的发挥,与能力的提高,并迫使她们接受自己在社会中从属、依附的地位。”


这句话,现在依旧没有过时,常看常新。


中国开放二胎后,有人大代表多次呼吁,将女性产假延长到3年。


这个建议,看似是善意的为女性请命,可一旦落地,必然会加重企业的“恐女症”,从而伤害到那些有抱负的职业女性。


金斯伯格数十年如一日,为女性的权利鼓与呼,无非是要建立起这样一个观念:


男女因为生理差异,而承担不同社会角色的观念十分荒谬。毕竟,大多数社会责任,跟你的身体部位长什么样,没有任何关系。



曾经有人问她,你觉得最高法院有几个女性大法官才够?她的回答是9个。


大家都很震惊。可是,长期以来9个大法官曾都是男性,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对此提出质疑?


有时候,男性法官们难以理解女性所遭遇的不平等待遇。金斯伯格就会提醒他们代入一下家人,如果你的女儿和孙女也被这样对待,你会怎么想?


作为一个律师,金斯伯格不仅仅是为了女性权益而斗争,更是跟偏见、不平等做斗争——在性别歧视中,男性也有可能是受害者。



1975年,一个单身父亲,在妻子难产离世后,选择了全职在家照顾孩子。但是却因为不是母亲,领不到单亲家长的保障金。


金斯伯格接了这个案子,并提出《社会保障法案》中的条款违宪。因为该条款规定只给守寡的母亲福利,而不给鳏居的父亲福利。


她的举证得到了法官们的认同,取得了胜诉。


这个案子让公众明白:男权与女权并非对立碾压的存在,而是相互促进,交互缠绕,同为人权问题的一体两面。当我们关注一个案子的时候,看到的不是性别,而是人。


这就像她跟丈夫的相处一样,跟人们想象中“强势、偏执、婚姻失败的女强人”不同,金斯伯格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


在婚姻中,她和丈夫马丁互相尊重,相互照顾。


在哈佛上学时,丈夫查出了睾丸癌,金斯伯格就一边完成课业,一边照顾患病的丈夫和年幼的女儿。


而金斯伯格后来成为大法官,也有丈夫的功劳。



因为1993年,她被克林顿提名大法官的时候,已经60岁了。克林顿都觉得她年事已高,不太适合。


但马丁非常支持妻子,他动用了当时一切的人脉资源,说服克林顿见她一面。


结果克林顿在见面15分钟之后,就决定提名她为大法官。


妻子成了大法官,工作忙碌,马丁就主动放弃自己显赫的律师工作,回家安心当一个家庭煮夫。


在他们家,从来没有什么女性“应该”做的事。马丁曾说:“我认为我做的所有事中,最重要的一件就是帮助妻子成就了她现在的事业。”


这种互相成就和欣赏,让他们一直处于热恋状态,直到马丁去世。


除了家庭,她在职场上和同事们相处的也非常融洽。


你能相信吗,作为一个自由派的大法官,她居然能和最强硬的保守派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成为挚友。


两个人立场不同,但这并不妨碍双方欣赏彼此的才华和品格。



就像法律学者何帆评价的那样:


“金斯伯格大法官的伟大,与性别标签和女权立场无关,也与自由、保守之争无涉。


她的人生,有大起大落的波折,也有金石可镂的坚持,始终贯穿着正直、顽强、善良、敬业等人类美好品质。“


当我们赞美她时,不是因为她是一个女性或者女权代表,而是因为我们看到了她作为一个人,一个有良知的人,闪闪发光的一面。


金斯伯格的一生,是为平等和公正奔走的一生。她用法律,切实改变了美国女性的地位,减少了偏见与压迫。


她为自由而战,为生命而战。虽然身高只有155,体重不到90斤,但金斯伯格确实当之无愧的“超级英雄”。


谢谢您,为创造一个更平等、更公平的社会而做的工作,愿天堂没有偏见与病痛。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赞赏文章的用户1人赞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