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最成功的流量小鲜肉,只有他
2020-09-21 21:30

转型最成功的流量小鲜肉,只有他


“从万人嫌到万人迷,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每一个想转型的小鲜肉,请向他看齐。”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王中中,头图来自:《信条》剧照


你永远不知道形容一个人帅气究竟可以有多少种夸张的说法。


比如说,有人帅得有科学依据。


2020年2月,据《太阳报》报道,根据古希腊黄金分割法则公式计算,罗伯特·帕丁森的接近理想程度高达92%。换句话说,目前他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


甚至能够用精准的数据说明帕丁森的“帅气”,这波彩虹屁令人不得不服。/ dailymail


在《信条》上映前,或许很多在当年不喜《暮光之城》系列的人会觉得这个结论是胡说八道,“嫩牛五方”也能是世上最帅?我第一个不服。


而现在,大概这些人都会真香,甚至主动打call——没错,尼尔天下第一帅!


时尚是一个轮回,流行明星也是。曾经是全球青少年万人迷的偶像“吸血鬼爱德华”,现在成了温柔绅士的时光逆行者“尼尔”。


《信条》究竟烧脑不烧脑值不值得多看几遍有待商榷,但为了尼尔当然值得多进几次影院!


只不过这一次,罗伯特·帕丁森不再是毁誉参半的“流量明星”,他是有着整容式演技的实力派演员。


从不被看好的小鲜肉“暮光男”,到一致好评的实力演员,帕丁森花了十年。


一、人人都爱帕丁森


就算不根据黄金分割法则,2020年也并不是帕丁森第一次成为“世界第一帅”。


早在11年前,2009年《名利场》杂志就把他评为“全世界最英俊的男人”。《名利场》这样写道:“自《泰坦尼克号》时代的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以来,没有哪位男演员像帕丁森那样,能让全世界的少女们如此疯狂地迷恋。”


那一年,才刚刚大放异彩的帕丁森的人生故事就被拍成了一部名叫《Robsessed》的纪录片,片名是帕丁森的名字“Robert”和“obsessed(着迷)”的结合体。意思是为罗伯特着迷,人人都爱罗伯特。


像这种浮夸梦幻的海报,和现在粉圈的追星女孩们为自家偶像制作的美图似乎差别不大。/ 《Robsessed》


而回顾他的演员生涯,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部“恃靓行凶”史。


众所周知,英国盛产学霸演员,从牛津、剑桥等等名校毕业的德艺双馨艺术家多不胜数。罗伯特·帕丁森是一个另类,他并非出自演艺世家,也没读过大学。他的爸爸是一位做进口古董车销售的商人,妈妈就职于模特经纪公司。


非科班出生的帕丁森,小时候对表演的理解是销售汽车和表演并什么太大区别,因为“卖东西和扮演角色很相似,都是一种读懂你的观众、看你能把他们带到哪里的表演”。


老师泼的冷水也早早浇熄了他对戏剧的兴趣。在学校时,他的戏剧老师曾经毫不留情对他说“别去演戏,你不是那块料”,自尊心严重受挫的男孩尴尬得从此拒绝学校里任何戏剧的试镜。


从小到大,帕丁森都是生活中的颜值扛把子。 


因为一直就读男校,在高中前都无甚机会接触异性的帕丁森,某天父亲带他去一家餐馆吃饭,在那里他们发现了一帮特别漂亮的女孩儿。为了替儿子搭讪,爸爸套话出这帮女孩参加了当地的巴恩斯戏剧俱乐部。


这个不纯动机成为了帕丁森再次接触表演的契机。参加戏剧俱乐部之后,帕丁森演了几部舞台剧,结识了未来的圈内老友汤姆·斯图里奇,有了自己的经纪人,还得到了奥斯卡影后瑞茜·威瑟斯彭主演的新片《名利场》里的一个小角色。


最终《名利场》里帕丁森原本就少得可怜的戏份被删得一干二净,他的经纪人却记住了这位漂亮男孩,出于内疚为他争取到《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的试镜机会。


经过30 分钟与导演迈克·纽维尔的面谈,帕丁森顺利得到了原著中代表霍格华兹参加“三强争霸赛”的塞德里克·迪戈里这个角色,来自赫奇帕奇的校草级帅哥。


当年尚未成名的帕丁森在哈利波特中的戏份只有短短20分钟。/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


“请记住塞德里克。当你们不得不在正道和捷径之间作出选择时,请不要忘记一个正直、善良、勇敢的男孩。请永远记住塞德里克·迪戈里。”


观众没有记住屏幕上的塞德里克,塞德里克在《火焰杯》中牺牲后再无声息,但帕丁森以另一个角色永远定格在电影上——《暮光之城》系列的男主角、吸血鬼爱德华。


在试镜期间,《暮光之城》导演凯瑟琳·哈德薇克面试了数以千计的男演员后也没有遇到她心中的“爱德华”。试镜带源源不断从各地寄来,男孩们帅得各有千秋,但可惜他们像她念高中时会遇到的男生,天真得无趣。


直到导演看到《哈利波特》里塞德里克的照片,完美适配爱德华的最佳人选。“他有一股属于另外一个世界的美丽,还有足够的深度让人相信,这孩子其实已经活了100 多年。”

‍‍

《暮光之城》对男女主演影响之巨大,让两位演员在离开《暮光之城》后都不约而同地“剑走偏锋”。 


被称为“拜伦式帅哥”的帕丁森,在《暮光之城》把男主角爱德华演绎得叛逆而忧郁、神秘又痴情,这个充满魅力的浪漫英雄瞬间捕获了全球少女的心。


影片中有一幕被原著粉津津乐道。帕丁森半卧在草地上,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完美还原了原著小说对爱德华美貌的描述:“他的皮肤依然很白净,简直熠熠生辉,好像镶嵌了无数颗小小的钻石……他躺在那里,像一尊用大理石一样光滑、水晶般透亮的无名石头刻成的雕像。”


粉丝们欣赏着爱德华沐浴在阳光下宛如大卫在世的盛世美颜,却忘了一个最基本问题:为什么吸血鬼不怕太阳?在《暮光之城》的设定里,吸血鬼们拥有一枚戒指,戴上就可以抵御阳光的伤害。


出于逆反心理,当年粉丝追捧的爱德华有多夺目,在讨厌《暮光之城》的人眼中帕丁森就有多讨厌。形容他脸型奇怪的黑称“嫩牛五方”就是这样产生。/ 《暮光之城》


现实中,这枚戒指变成了狂热粉丝套在帕丁森身上的镣铐,把他们的“偶像”牢牢锁在神坛上。


二、成也大片,败也大片


“当越来越多人认识你的时候,你会感觉生活把你的喉咙掐得更紧了些。”


在“流量明星”尚未盛行的十多年前,帕丁森就已经体验了作为“顶级流量”的百般滋味。当人们不再把他当成一个普通人,而是一个角色、一个特定符号,帕丁森的生活不可控地跌向失序。


“当我们宣传第一部影片时,100%的人会叫我爱德华。他们觉得我们是直接从书里走出来的,你可以感觉到在他们眼中我就是那个特定角色。这确实让我觉得不太舒服。”


让帕丁森感受不适的来自他人的凝视,像病毒一样盘踞了他整个生活。


把私生聊脱粉这种“趣事”,设身处地想一下其实并不好笑。


《暮光之城3:月食》后,帕丁森接拍了一部小众文艺片《大象的眼泪》。他们在田纳西州拍摄了一周,通往片场的路就像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一样,粉丝的汽车绵延两英里,人们在草地上扎营,只为了看帕丁森一眼。


他们在酒店包间吃饭,粉丝在外头吵吵嚷嚷、敲打窗户,有人叫喊:“罗伯特!我只是想摸摸你的头发!”


导演劳伦斯说:“罗伯特可能会被撕成碎片,他们会撕掉他的衣服,扯掉他的头发。”而帕丁森能做的,就是努力“隐身”,然而收效甚微。


某天深夜,帕丁森在从机场回家的路上发现自己被跟踪了。他开着车在街上转悠了好几个小时,不想让人知道他住在哪儿。


为了躲避狗仔队,最疯狂的时候帕丁森甚至常备五辆车同时出行,随机上其中一辆。/ 《fear&shame》


最后天快亮了,实在没办法他把车停在路边,下车走近那个追了他一整夜的摄影师:“你拿到照片了,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对方向他说对不起,“我的老板说,在知道你的新房子在哪里之前,我不能回去。”


《暮光之城》系列在刷新一个个票房纪录的同时,也渐渐沦为影评人和非粉丝观众的嘲讽吐槽对象。《暮光之城》成为了众矢之的,而帕丁森则是那个靶心。


帕丁森甚至无法公开抱怨这一切。因为在别人眼中,他已经是上天的宠儿。但只有他自己明白,这种被围观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


在一次采访中,他被问到是否从《暮光之城》的最后一部电影中带走了一些纪念品,帕丁森回答说:“我的尊严。”



他扔下了主角光环,带着所剩无多的自尊跑向了另一个极端,在好莱坞名利场的商业大制作中销声匿迹。隐遁到小众文艺片中寻求突破,这些年来他在采访中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想消失在一个角色里。”


不再是站在世界中心的伟光正男主。他演过《沙海漂流人》里爱发牢骚的神经质智障青年,在《星图》和《生活》里他是盲目拜金的墙头草小人,是《迷失Z城》中不修边幅的癫狂探险家,和《好时光》里的卑鄙骗子。


这些“不可靠的、没有安全感”的角色,“完全没有羞耻和恐惧、激进而又冲动地搞砸一切的人”,让帕丁森在各大电影节中刷足了存在感。更重要的是,他在一次次扮演中终于再次成为那个可以掌控自己的人。


2019年5月,帕丁森在戛纳电影节举行的《灯塔》首映礼上,因为戏中的精彩表演得到了全场的起立鼓掌。而在这个月,帕丁森即将饰演新版蝙蝠侠的消息流出,这是他在《暮光之城》后时隔多年再次出演商业大片主角,引发争议。


帕丁森在《灯塔》里和老戏骨威廉·达福的对手戏都非常精彩,毫不怯场。/ 《灯塔》


“没有比我更加严厉的批评家了,因此我毫不担心别人。”


比起担忧无法获得粉丝的支持,不如学会享受现在的掌声。从暮光男到新蝙蝠侠,帕丁森已经做好准备。


三、“当你没被淹死,你就学会游泳”


第一次和诺兰见面的时候,帕丁森压根不知道诺兰正在筹备《信条》。两人聊了快4个小时,直到最后两分钟,诺兰才透露自己正为新片寻找演员,并问他愿不愿意读读剧本。


因为对话信息量过大,最后帕丁森感觉自己血糖低得都快晕过去了,忍不住问诺兰能不能吃桌上的巧克力。诺兰一听立即终止了面谈,帕丁森心想完了他搞砸了。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他还是获得了这个角色,并且演绎得相当好。


在同事眼中,帕丁森就是那种“因为有提前充分准备,所以一切发挥看起来是那么漫不经心”类型的学霸型演员。 


“他没有什么坚定的信念,不会以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来简单定义这个世界。或许他没有时间来考虑自己所做的是不是正确,或者说他想要的是不是错的。但他知道有事情要发生,而他必须要避免这一切。”


在帕丁森眼中,《信条》中的尼尔就是这样的人。喜欢混乱、制造麻烦,喜欢通过故事寻求抽象本质,这既是尼尔,也是现实中的帕丁森。


在《信条》长达半年的拍摄中,帕丁森每天都对自己的角色有“新领悟”。起床时觉得自己灵光乍现看透一切,结果到了片场又发现自己的理解彻底错误。每天如是,反复横跳。


被诺兰折磨得一脸茫然的帕丁森,宛如上课时没听懂老师讲解的我们。 


他喜欢这种不确定性、摇摇欲坠的感觉,帕丁森并不害怕他的演绎或许会非常失败。“就像你只是希望自己不会淹死。当你没被淹死的时候,你就有可能学会游泳。”


什么是演技?帕丁森说,如果只是想通过试镜或试图找到一名经纪人来弄清楚该如何表演,那么每个人都会不断地拒绝你。最后你得到的东西将是被人们拒绝了一千次的东西。


去寻找不寻常,才会意识到自己究竟可以做什么。这是实力派演员帕丁森正在做的事。


2017年,帕丁森主演的《好时光》为他带来多个电影节奖项提名,也是他作为演员开始“逆风翻盘”的重要转折点。


《好时光》在帕丁森的作品里头,绝对是排得上前三的佳作。/ 《好时光》 


为了宣传《好时光》,他为《GQ》杂志自编自导了一个小短片“Fear & Shame”,阐释自己因为名气带来的不便与不安,想过一天正常人的生活都十分困难。


在短片里,帕丁森为了在吃上一个热狗在纽约街头辗转徘徊,被跟拍被追逐,幸亏最后还是摆脱了困扰,得到了“热狗胜利”。


在名利带来的风风雨雨中走过一遭,帕丁森最想说的也许只是一句“You can call me Rob, I eat hot dogs!”



为此刻自己手中的“热狗”而满足,其余的大家随便说去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作者:王中中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