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厌吃饭吧唧嘴?他们说这可能是种病
2020-09-24 08:00

讨厌吃饭吧唧嘴?他们说这可能是种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神经现实(ID:neureality),作者:Nevaeh,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2020年还剩20%+之际,乍一看很二、再一看却发人深省的搞笑诺贝尔奖(Ig Nobel Prizes)终于拉开了帷幕。


这个听起来似乎平平无奇的科学奖项,是如何掀起一年一度的网络热议?除了众所周知的披萨防癌、啄木鸟避免脑震の秘技,让我们再简单回顾一下历史上的搞笑诺贝尔奖:



而今年的第一届搞笑诺贝尔奖也不遑多让:从“外包杀人”、蚯蚓蹦迪到自恋眉毛、难用屎冰刀……最重要的是,“不可思议研究”并非只是噱头,获奖者们不仅用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激发了公众对科学的强烈兴趣,同时也以严谨的研究方法,拓宽科学研究的边界,将人类的知识疆域不断向未知推进。


你有多讨厌吧唧嘴?


在今年的获奖名单中,医学奖的桂冠由厌声症(Misophonia)研究摘得,得主分别是尼恩科·维林(Nienke Vulink)、达米安·德尼斯(Damiaan Denys)和阿诺·凡·隆(Arnoud van Loon),他们首次提出将厌声症看作一种独立病症,并对厌声症患者进行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的开放试验。


虽然厌声症一词早在2000年就被提出来,在维林等人之前,厌声症却仅仅作为一种症状存在,而无论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四版(DSM-IV),还是国际疾病分类(ICD-10),其中都没有合适的诊断标准对它进行分类。


尽管如此,厌声症患者并不在少数:自2009年首次接待3名厌声症来访者之后,接下来的2年半中,维林所在的阿姆斯特丹医疗中心共接待了近50名类似患者。



随后他们进行了一项临床试验,共纳入42名荷兰厌声症患者,详细询问既往病史,结果显示男女患者数量基本相等,平均发病年龄为13岁,确诊年龄为37岁,触发厌声症状的声音分为五类:吃东西发出的声音*(81%)、呼吸/鼻子发出的声音**(64.3%)、手指/手发出的声音***(59.5%)、脚发出的声音****(16.7%)和重复的视觉运动*****(11.9%)。近三分之一的人在厌声环境中,会进行言语攻击,十分之一的患者曾经有过肢体性攻击。


注:

*吧唧(嘴唇)声、吞咽声、吃薯片或水果的咔嚓声

**很重的呼吸声、吸鼻子、咳嗽、打喷嚏 

***打字声、按圆珠笔声、剪指甲声

****脚步声、高跟鞋声

*****不停抖腿


他们将这些患者的症状与列入DSM-IV 和ICD-10的其他十种疾病——特定对象恐惧症、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社交恐惧症、强迫症、间歇性狂暴症、攻击型人格障碍、强迫性人格障碍、自闭症及感觉处理障碍、医疗条件和药物诱发的冲动性攻击疾病和声音恐惧症——进行对比后,发现厌声症并不能被归入到其中任何一类。


因此,他们提出将厌声症看作一种强迫谱系障碍(obsessive compulsive spectrum disorder),并根据已有的患者资料,总结出了厌声症诊断标准和阿姆斯特丹厌声症量表(A-MISO-S)


讨厌吧唧嘴还能治吗?


维林等人在明确厌声症这一疾病后,立马开展了治疗性研究,而他们的答案是:能治!


他们在2012年4月至2013年11月期间共招募了90名厌声症患者,所选治疗方法便是鼎鼎有名的认知行为疗法(CBT),其中包括以下四种具体方法:


1. 注意力训练(task concentration exercises)将注意力集中在其他感官,一开始在中立环境中进行练习,随后逐渐进入厌声环境,例如家庭晚餐;



2. 脱敏疗法:即对抗性条件作用(counterconditioning),将原本的负面情绪与中立或愉悦的事件或环境联系起来;


3. 刺激控制疗法(stimulus manipulation):通过提供体外控制厌声源的可能性,或许可以让患者产生一种对厌声源的控制感;


4. 放松训练法(relaxation exercises):暴露在可诱发症状的环境后,从精神和身体两方面同时放松自己;


整个治疗共有8个疗程,以6-9人的封闭小组形式进行,每周或者每两周一个疗程,每个疗程包含4小时的认知行为疗法和精神运动疗法(psychomotor therapy)。共同参与的治疗师有持证临床心理学家、心理专业实习医生、护士和精神运动治疗师。疗程具体内容如下:



1. 介绍厌声模型和基本原理(认知干预),讨论治疗目标


2. 讨论个人的厌声史和与厌声症起因相关的道德观念(认知干预)


指导患者使用一款免费的音频编辑和录音软件Audacity,在电脑上生成音频和视频片段。这些片段包含了他们的厌声刺激源。


或者,制作情绪板(mood board),来反映他们的厌声经历。


开始尝试精神运动疗法,进行注意力和放松训练。


3. 介绍刺激控制和对抗性条件作用(行为干预)


指导患者在电脑上对他们的个人厌声刺激源进行操作——例如,改变音频片段的音调或间隔时间——并将这些与愉悦的刺激联系在一起。


讨论不同的躲避及应对策略——例如,使用耳塞或者晚饭时打开收音机。指导患者逐渐减少使用这些策略。着重强调在家中也要继续这些训练(形为干预)。


4. 持续训练,进行鼓励性对话


在该试验中,A-MISO-S评分(0-4考虑为亚临床厌声症,5-9为轻度,10-14为中度,15-19为重度,20-24为极重度)作为重要评价指标,研究者分别在三个时间点对患者进行评分:门诊来访时(T0)、治疗开始时(T1)和治疗结束时(T2)



研究者们发现,注意力训练、脱敏疗法、刺激控制疗法和放松训练法对厌声症都有较好的改善作用,而在治疗过程中,小组形式带来的相互支持和团队认知也对患者控制症状有很大帮助。这些改善在A-MISO-S评分中也有所体现,治疗前与治疗后对比,平均每位患者减少4.5分。



值得注意的是,有一半患者在治疗中并无起色。维林等人认为,一是由于疗程过短导致疗效并未显现出来,而厌声症本身又是慢性疾病;另外,厌声源多种多样,他们并未对患者每个人进行个体化的厌声源测试;最后,试验没有对人格特征进行检测,有研究表明强迫型人格、边缘性人格会对治疗有负面作用。


尽管试验并非完美,他们提出的认知行为联合疗法确为厌声症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毕竟,即使我们相信“科技改变一切”,时刻戴着降噪耳机,也不能解决一切,不是吗?


感谢尼恩科·维林、达米安·德尼斯和阿诺·凡·隆为诊断和治疗厌声症付出的努力,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向他们脱帽致敬!愿所有的厌声症患者有朝一日都能重获真正的宁静,也愿想象力生生不息,带领人类勇往前人未索之境。


参考文献

1. Schröder A, Vulink N, Denys D. Misophonia: diagnostic criteria for a new psychiatric disorder. PLoS One. 2013;8(1):e54706. doi:10.1371/journal.pone.0054706

2. Schröder AE, Vulink NC, van Loon AJ, Denys DA.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is effective in misophonia: An open trial. J Affect Disord. 2017;217:289-294. doi:10.1016/j.jad.2017.04.017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神经现实(ID:neureality),作者:Nevaeh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