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做空”特斯拉
2020-09-24 09:47

马斯克“做空”特斯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燃财经(ID:rancaijing),作者:王帅国,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又一次,马斯克自己“做空”了特斯拉。


9月23日凌晨,在特斯拉(TSLA.US)一年一度的“电池技术日”活动上,没有传闻中的“百万英里电池”,马斯克只是结结巴巴地发布了续航里程提高16%、能量密度提高5倍、动力输出提高6倍的“4680”型电池。即使这样,这一新电池设计和制造过程也尚未完全完成,全面投产还需要三年时间。

 

除了电池,自动驾驶的预期也再次落空,马斯克在会上说:“从现在起大约三年内,我们有信心,可以制造一款令人信服的2.5万美元的电动汽车,并且是完全自主驾驶的。”同时,马斯克表示,将在未来大约一个月发布全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的测试版。这一发布结果与之前的高调大相径庭,让熬夜坐等的粉丝大跌眼镜,直呼“惨”的同时,更让华尔街大失所望。

 

这一失望情绪直接反映到了二级市场。9月23日美股收盘后,特斯拉继盘中下跌5.60%,盘后继续下跌,电池日活动结束后,盘后股价一度下跌7.6%。据《格隆汇》报道称,分析师们认为,尽管马斯克描述的技术和制造创新令人印象深刻,但特斯拉的估值已经反映出其颠覆传统汽车行业的能力,备受期待的电池展示会缺乏惊喜可能让投资者感到失望。

 

更大的打击还在后面,电池日结束当天上午,特斯拉遭遇完全的网络中断,车主无法通过移动应用程序连接到汽车,这一影响涉及到了全球车主,这是迄今为止范围最广的一次。受电池日不及预期及网络中断影响。


北京时间9月24日美股收盘,特斯拉重挫超10%,报收380.36美元/股,总市值不足3544亿美元。这意味着短短两天时间里,特斯拉市值蒸发了650亿美元,约合近4500亿元人民币,这相当于2.6个蔚来(NIO.US)、4.8个小鹏汽车(XPEV.US)


来源 / 老虎证卷 燃财经截图

 

这并不是马斯克第一次“做空”特斯拉,在活动日之前的9月22日,据外媒报道,马斯克发布Twitter说,在即将举办的“电池日”活动上将公布的新的电池技术最新进展和改进措施,但是改进后的技术要等到2022年才能真正量产。受此影响,特斯拉盘后下跌近4%,至432美元/股。

 

而在更早之前的今年5月初,在特斯拉市值涨到1400亿美元的时候,马斯克就曾惊叹“股价太高了”。这一言论致特斯拉股价收盘跌10.3%,市值当日烝发约148亿美元。

 

事实上,特斯拉需要面对的远不止此。过去一年里,特斯拉争议不断,质量问题频现,还一再降价,这引起了消费者对其产品质量和“割韭菜式销售”的强烈不满。电池日活动,不仅没有惊喜,就连预期都无法达到,更是加剧了市场和消费者对特斯拉的担忧。

 

以前,只有别人“碰瓷”特斯拉的份儿。比如,李斌就曾把蔚来ES8形容成“特斯拉杀手”。

 

如今,特斯拉想要在中国市场卖出更多的车,也开始关注别的车企。据《新浪科技》报道,小鹏P7发布(4月27日)数天后,在北京其中一家特斯拉体验中心,一位销售人员曾在推荐国产Model 3的时候提到“小鹏P7就是模仿这款车来做的”。


这在过去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甚至,特斯拉过去并不认为他们有对手,因为他们没有把自己当成一家车企,而是视为一家科技公司,一家提供生活方式的公司,一家为了地球的可持续发展而存在的公司。

 

因为特斯拉、SpaceX等,马斯克被称为新的史蒂夫·乔布斯。但相比乔布斯的惊喜总在手上,马斯克的惊喜常在嘴上。2019年,马斯克就宣称特斯拉的全自动驾驶功能在当年年末就能完成,到了2020年,甚至敢让司机在驾驶席睡大觉。现在看来,这些宏大的蓝图差距还太远。

 

微软公司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认为,“如果你真的认识这些人,你不会把他们混为一谈。”他近日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马斯克是个动手能力强的工程师,而乔布斯在设计、挑选人才和营销方面是个天才。

 

擅长画饼的马斯克,需要特斯拉是一个类似阿里的团队,可以把他吹过的牛一一实现。但对于特斯拉来说,真正的忧患并不在马斯克。


投资者的回避


这次“电池日”活动,“凉凉”是特斯拉粉丝的最深感受。

 

在这场近三个小时的活动里,马斯克虽然公布了多项创新技术,但全程表现毫无亮点。在评论区,粉丝吐槽最多的是,“没有革命性的新东西”。更令人沮丧的是,发布的东西也还是PPT。失望情绪导致特斯拉股价连续大跌。

 

这与年初特斯拉一路狂飙的表现大相径庭。要知道,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特斯拉在资本市场上演过一场大狂欢。从今年年初开始,其股价一路狂奔,从不到90美元/股,飙升至最高502.49美元/股,总市值超4600亿美元。

 

马斯克对外所展示的对技术的大胆革新,以及 “面向未来”所做出的努力,是助推特斯拉走向颠峰的动力。

 

“特斯拉对传统汽车领域的革新是前所未有的,他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技术上的突破引领了整个行业。”广州凡德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尊德认为,资本之所以如此狂热,是因为特斯拉不管是在技术还是在市场表现上,都遥遥领先于其身后的追随者。特斯拉的拥趸者们也认为,特斯拉开创了电动智能车的赛道。

 

诚如陈尊德所言,在特斯拉一直鼓吹的技术领域上,特斯拉已经不仅仅是简单意义上的“车企”,他在自动驾驶和用户数据交互等领域的探索,使得业界一致认为他更应该被定义为一家科技公司。

 

也正是因为特斯拉在硬件、软件和服务上的深度整合,以及“以极致产品力来影响消费者”的行为,使得业界热衷于将特斯拉类比苹果,马斯克也常被认为越来越像乔布斯。

 


特斯拉的业绩也很亮眼,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家实现盈利的新能源车企。今年7月公布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营收达60.36亿美元,净利润为1.04亿美元,连续四个季度实现盈利。

 

而在电动汽车市场上,特斯拉的销量也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此前公开的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特斯拉占据美国电动汽车近80%的市场份额,占据中国13%的市场份额。今年9月份最新发布的电动汽车销量数据显示,今年的八月份纯电动汽车的销量为8.25万辆,特斯拉Model 3的销量为1.18万辆,处于新能源汽车的榜首位置。

 

中国市场的全面打开,也是特斯拉狂飙的重要助推器。“中国市场为特斯拉打开了新的增长空间。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市场救了特斯拉。”一位在美国从事投资的业内人士赵刚向燃财经表示,中国消费者对特斯拉的追捧以及本土化量产的扩大,意味着特斯拉未来在中国市场的销量还将获得提升。此前媒体报道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特斯拉Model 3全球销售超14.2万台,中国市场销量就占33%。

 

特斯拉在中国的本土化进程也在加速。此前,特斯拉表示,计划今年底实现上海工厂80%的零部件本土化。除了国产Model 3,“中国制造”的Model Y也将于明年从上海超级工厂下线,这意味着未来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销量有望进一步上升。

 

但是,越来越多的声音认为,特斯拉明显被高估了。“不管是把特斯拉当作纯粹的车企,还是科技企业,特斯拉的市值都被高估了。”在赵刚看来,2000亿美元是特斯拉乐观的估值范围。

 

“目前特斯拉的市盈率越过1000倍,这并不是一个理性范围,要知道,苹果市盈率仅仅在30倍左右。”赵刚认为,特斯拉被资本宠坏了。“马斯克的每一个动作,都在推动股价创新高,但马斯克的很多动作,都并没有落到实处。”

 

资本还是理性的。9月2日,仅次于公司CEO马斯克的第二大股东苏格兰投资机构Baillie Gifford(BG)宣布,在今年8月末对特斯拉的持股占比降至不足5%。消息一出,特斯拉股价大跌,特斯拉股价盘中一度暴跌15%,最终收跌5.83%,收报447.37美元。最新的持股数据则显示,BG在9月1日一举减持了1922.53万股,持股比例由过去的6.35%减少到了4.25%。

 

雪上加霜的是,9月4日,标普道琼斯指数委员会宣布标普500指数成分股调整,特斯拉并没有纳入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受此消息影响,特斯拉当日盘后大跌7%。

 

随后,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特斯拉上演暴跌模式。短短一周时间里,特斯拉累计跌幅超34%,最低跌至329.88美元/股,总市值较月初最高点蒸发1600亿美元。

 

越来越多的投资人表现出了对特斯拉的警惕。此前媒体报道称,美国投资研究公司New Constructs首席执行官David Trainer直言,特斯拉是目前美股最危险的股票之一,公允价格要远远低于当前股价,“大概十分之一才是合适的。”

 

机构对特斯拉也并不友好。老虎证券数据显示,在跟踪特斯拉的机构中,共有28家机构对目标价做出预测,目标均价为307.06美元/股,现价424.23美元/股的价格,明显高估。

 

机构在今年一季度也上演了出逃模式。老虎证券的数据显示,特斯拉的最新持仓机构数较上一季度减少了77家

 

“市场低于预期是资本对特斯拉失去信任的原因所在。”赵刚直言,更重要的是,马斯克善于的先“造势”后“割韭菜”小技俩已经让市场开始失望。“马斯克过去所承诺的许多先进技术,并没有完全真正落地。”

 

正如赵刚所言,马斯克在过去许诺了太多的空头支票。最典型的就是他曾称要2020年实现完全自动驾驶,现在看来,真正完全的自动驾驶并没有实现。

 

而在刚刚举办的“电池日”活动里,马斯克虽然发布之前业界所期待的多处创新技术,但依然只是画了一个大饼。“马斯克的很多技术都还在实验室。”赵刚认为,对于特斯拉,只能赌一个未来。“他过去所宣称的那些技术,并不一定能完全实现。”


消费者的质疑


特斯拉的危险也许远不止于此。

 

据美国汽车媒体Electrek报道,美东时间周三上午(北京时间周三23时许),特斯拉遭遇完全的网络中断,公司内部系统出现宕机,导致车主无法解锁或启动。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其实这并非特斯拉第一次出现全系统的宕机,由于特斯拉的手机App正成为其生态系统中越来越重要的一部分,因此当服务中断时,这可能会成为所有特斯拉车主面临的一个难题。对于特斯拉Model 3的车主来说,这款App就是他们的车钥匙。

 

随着特斯拉事故曝光率的增长,更多的消费者对特斯拉产生了质疑。

 

国内最近曝光的一起事故发生在9月5日,四川南充一辆特斯拉轿车撞上多个车辆和路边行人。南充交警一大队发布的警情通报显示,该事故已造成2人死亡,6人受伤和多车受损。

 

“特斯拉客户支持”官方微博很快作出回应:“根据对车辆数据的分析显示,车辆没有发生故障。”但用户还是有不好的联想。

 

在此之前,媒体曝光称,一位温州车主的Model 3突然发生失控现象,在碰撞损毁多台车辆之后,Model 3才停了下来。根据车主事后讲述,他并没有对车辆进行急加速操作。

 

这些情况并非个案。实际上,不仅仅是失控,特斯拉备受垢病还有自燃问题,这也是消费者对其心存顾虑的重要因素之一。在知乎中,针对特斯拉自燃的讨论贴多达上百条。


4月21日发生在上海地下车库的Model 5自燃事件,更是引发网友们的热议,有网友直言,“静止状态下发生爆燃,如果人在车上,逃生机会渺茫。特斯电池本身的不稳定性,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一个话题。”

 


官方的数据甚至显示,特斯拉的自燃概率,甚至是国产新能源车的一倍。

 

9月20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孙逢春介绍新能源汽车国家监管平台在新能源汽车安全监管领域的应用时表示。2012年~2019年特斯拉安全报告表明,每行驶2.8亿公里就发生一起特斯拉车辆燃烧事故。而在2018年呢~2019年国家监管平台统计数据,我国新能源汽车每行驶4.47亿公里发生一次燃烧事故。

 

此前媒体的报道显示,截至目前,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接到195起关于特斯拉的起诉,问题主要指向自动驾驶突然加速的故障,其中包含Model 3、Model X、Model S,几乎涵盖特斯拉全部车型。

 

不仅仅是安全问题,做工粗糙、内饰差已经成为消费者对特斯拉的共识。在燃财经对数十位车主进行调查式问答中,这些车主无一例外地反映了这一问题,有车主直言,“从内饰的体验感来看,买特斯拉是花了几十万元的钱,开着十几万元的车。”

 

与此同时,“割韭菜”式销售也让这些车主们对特斯拉十分不满,这可以说是特斯拉车主共同的痛。

 

“你能想象有前一个月花35万元买的车,到下一个月就得知降价6万元的心情吗?”车主小龙在说起特斯拉车价时,显得愤愤不平。

 

“千万不要现在买Model 3,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明天是否会降价。”“早买早被割,晚买晚被割,只要你买就迟早被割。”这些声音充斥着各大论坛。特斯拉降价之快,使得车主甚至一度前往其体验店拉条幅抗议。

 

“尽管特斯拉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拥有明显的优势,但依然需要放下身段来更多地考虑消费者的真实感受。”赵刚表示,在消费者诉求得不到良好解决的现状下,特斯拉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形象会越来越受到损伤,“毕竟,特斯拉在过去的自我定位是‘高大上’的,但从现在降价趋势来看,特斯拉已经走向平民化,这让老车主心里产生了太大的落差,也会让新车主产生担忧。”

 

不过,现在看来,“割韭菜”式销售还会继续,拼多多团购事件的发生,让消费者们看到,特斯拉正在放下身段,沦落成为“平民”。甚至在电池日,马斯克说他有一个愿景,要制造人人都买得起的电动汽车,并设定了一个3年的年限。马斯克说:“未来,最便宜的特斯拉只要17万元。”这让消费者更加担心:“我买的特斯拉,明天会不会也降价?”

 

这一系列因素最终都反映到了特斯拉的销量上,在今年二季度,特斯拉的总销售为82271辆,比去年同斯的87048辆下降了5%,环比上一季度的12672辆下降了20%。


对手的崛起


除了自身问题,特斯拉还必须面对来自同行的压力。尽管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对传统车企与中国造车新势力的种种“挑衅”,特斯拉与马斯克似乎表现的有些风淡云轻。

 

前有蔚来李斌在2019年2月接收美国媒体采访时,承认自己将蔚来ES8比作特斯拉杀手。后有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在与人聊天时频频感叹,“一辆445公里续航的车干翻了一切”“比续航、比智能、比性价,这三个已经都赢了也没有任何结果”。

 

特斯拉方面则似乎从来没有对此类事件做出过任何回应。这或许正是源于特斯拉在行业中的实力碾压地位。

 

据《字母榜》报道,2008年,特斯拉发布了第一款汽车产品Roadster1,一次充电续航里程为350公里,正是这款车型让人们认识到,电动车也可以达到燃油汽车的水平。

 

如果说Roadster 1撕开了新能源造车的口子,那更为成熟的特斯拉Model S的发布,更像是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催化剂,掀起了一场新能源造车的产业变革。

 

2014年特斯拉完成国内首批Model 3的交付,打开了国内造车新势力入局的阀门。这一年,40岁的李斌重新出发,建立蔚来;彼时还被外界奉为创业明星的贾跃亭,在12月底交出了乐视SEE的造车计划;第二年,李想创办了“车和家”,后来,这家公司的名字改成了“理想”。

 

如今的特斯拉之于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就如同当时的iPhone之于智能手机市场,是变革者,也是引领者。


 图 / 微博特斯拉


谈技术,特斯拉早早耕耘在新能源车领域,冠绝行业。河南省汽车行业商会常务副秘书长朱志芳向燃财经表示,作为电动汽车行业的开拓者,特斯拉一度处于技术领先的垄断地位。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也指出,“特斯拉建立了一整套的新能源汽车生态系统,其中每一个产品都做的很优秀,而且引领潮流。别人都作为追随者去拷贝它的技术。”

 

这一点无可辩驳,因为国内小鹏、理想、蔚来等新造车势力的快速崛起的时机,正是在特斯拉公开其所有技术专利之后。换言之,正是特斯拉仿佛“独孤求败”一样将企业最重要的技术与世界共享,新能源车领域才有了一些“不成气候”的对手。

 

谈业绩,自2019年第三季度特斯拉实现盈利,如今其已经连续盈利4个季度。数据显示,这4个季度的净利润分别为1.43亿美元、1.05亿美元、0.68亿美元和1.04亿美元。

 

在这样的情况下,特斯拉当然可以傲视群雄。但是,新能源车领域的变局终究会到来。 

 

尽管而跟在特斯拉身后的造车新势力蔚来毛利率才刚刚转正,小鹏、理想更是仍然走在亏损的路上,触摸不到盈利。但随着三家的上市,对特斯拉的围攻之势正在形成。

 

不仅如此,传统车企在新能源领域布局的加速,也在侵占特斯拉的市场份额。

 

以大众汽车为例,2016年,大众集团就重视电动车布局,提出在2025年之前推出30款电动车。此后大众的电动化战略不断升级,其他传统车企也没有放松对电动车领域的布局。

 

“特斯拉最害怕的,就是现在所有的汽车巨头都已经掉过头来了。”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表示,实际上特斯拉的长处是电池和智能化,但是那些汽车本身的问题,比如车身的问题、底盘调教的问题、安全性的问题……它都没有经验。

 

《泽平宏观》最新发布的《2020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报告》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排在中国新能源乘用车销量榜首的,是传统车企比亚迪,他占据了市场19.0%的份额,而特斯拉排在第二位,占据市场14.8%的份额。

 

“没有发布‘百万英里电池’的电池日,已经失去了马斯克的灵魂。”业界将马斯克的这一电池日类比成没有发布iPhone 12的苹果秋季发布会。

 

“马斯克并不是乔布斯,也许也成不了乔布斯。”前述汽车行业人士认为,汽车的销量需要一个不断攀爬的过程,这个特性决定了特斯拉很难像苹果一样去做到这么大、这么强,或者说这么高的市场占有率。

 

“特斯拉目前正处于上升期,苹果现在处于产品的一个成熟期,慢慢在走下坡路,开始降价来维护它的市场份额,但是特斯拉现在还是供不应求。”张翔表示,虽然从市值上看,特斯拉与苹果还相差很大,但特斯拉的生态系统与布局要比苹果大,它也很有可能会超过苹果。“但它需要一个过程,当然可能10年之后,20年之后或许有这种可能性。”

 

“乔布斯创造了一个新的自我,马斯克也是一个新的,但跟乔布斯不一样。”贾新光对燃财经表示。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赵刚、小龙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燃财经(ID:rancaijing),作者:王帅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