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时尚指南
2020-09-24 20:00

新疆时尚指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条(ID:yitiaotv),原标题《逃离纽约,她回国为大妈拍爆火大片:还是这片土地上的人最酷!》,自述:马海伦,编辑:朱玉茹,题图来自:原文


90后摄影师马海伦,21岁时就获过 IPA 国际摄影奖荣誉提名,是一个时尚的海归女孩,也是一位土生土长的新疆姑娘。


《新疆时尚指南》系列 2020年


《新疆时尚指南》系列 2020年


马海伦在家中给我们展示她收集的新疆饰品


2018年,在纽约学习时尚摄影的她,厌倦了所谓的高级脸和单一审美,回到新疆,穿越各个村落,用拍时尚大片的方法,记录下家乡大妈、大爷、牧民、姑娘、00后……


请大妈穿上设计师服装,把哈萨克牧民拍成西部牛仔,将被淘汰掉的习俗变成新潮的时尚搭配……


这些照片受到了《i-D》、《纽约》杂志、《NYLON》等众多国际媒体的关注。


“新疆人对美的追求是与生俱来的,这是我从小到大引以为傲的东西。”


9月中,一条与马海伦见面三次,聊了聊她备受关注的新疆摄影系列。


马海伦:一个新的酷的新疆


《新疆时尚指南》系列 2020年


五光十色的时尚初体验 


我的第一个时尚Icon,是我们家楼上6楼的维吾尔族阿姨。


盘发、特别美的妆,身上的衣着特别鲜艳,上面都是小钻Blingbling的。我打开家门,如果楼道里还有她的香水味,我就知道6楼的阿姨出门了。


小时候我们家住在电视台的大院里,我以为阿姨应该是电影明星,常想象她打扮那么漂亮是去干吗,后来才知道她只是跟闺蜜出去玩。


马海伦在上海接受一条采访


在乌鲁木齐,你能看到很多这样的穿着打扮。男士们戴的小花帽,皮鞋连着袜子;女士们穿着改良过的长裙,配着各式各样的丝袜和头巾。他们没有任何规则,喜欢什么就穿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


这和环境的滋养有关。在我们新疆,刺眼的阳光会让一切都变得亮晶晶的。我们那儿有最蓝的天空、最黄的胡杨林、最红的石榴花,这样的环境都会反映在大家的穿着打扮上。


所以小时候,我总觉得时尚它应该是像一个节日,热情的、五颜六色的、亮晶晶的。



马海伦小时候


最开始摄影,就是自娱自乐。父母工作特别忙,他们不在家的时候,我就把我家的单反放在书房的书架上,然后偷穿我母亲的衣服,在相机前玩。


玩着玩着,我越来越喜欢摄影。18岁,我去到纽约学摄影。


马海伦在纽约


拍所谓的时尚,我太煎熬了 


实不相瞒,从小到大生活在新疆我并没有什么落差感,乌鲁木齐也是个大城市。但到了纽约,到处都是艺术馆,有很多机会尽情地去接触艺术,这点我非常羡慕。


因为我从小喜欢艺术,但是新疆当时没有任何这类公共艺术资源或者艺术教育。


很多和我一起从国内过去的孩子,刚去的时候都受到很大的文化冲击。因为纽约非常多元化,走在街上,每个人都很不一样,每个人都在做他自己。但我是特别理解的,因为这点和新疆很像。


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家乡是新疆,这点蛮酷的。


真的是离开了家乡,才发现家乡的美,才有一种明确而又强烈的我的根在哪里的定义。


《千载难逢》系列作品,被《纽约》杂志选中


一次机缘巧合,我和《纽约》杂志合作拍摄,所以研究生的时候我就选择了时尚摄影。结果上学的过程中,我非常煎熬,很质疑自己。


我感觉自己像是在表演一个节目,找来一个女孩,17、18岁,只是因为她的长相或者身材,给她造型,把她变成另外一个人。


我经常拍着拍着看她们的脸,她们的眼神,感觉不到任何故事或情绪,就是一张白纸。


然后拍摄结束后,这个女孩又换回她自己的衣服,简单的白T恤、牛仔裤,就走了。我觉得失去真实感。


我理解很多人把时尚作为一个逃脱现实的梦境,但我不这么认为。


新疆人的时尚态度,是那种人与生俱来的热爱、追求美和生活的态度,这是我从小到大引以为傲的东西,非常珍贵。


2018年,我向学校请了10天的假,决定回新疆,去重现对我来说的那个时尚初体验,去找我和时尚的关系。


回家,找我和时尚的关系 


10天的时间里,我去了沙雅,阿合奇和喀什。


沙雅是我爸爸长大的地方,喀什是维吾尔族的文化中心,而阿合奇是边境的一个县,居住着我还不怎么了解的柯尔克孜族。


2018年《家乡》系列拍摄花絮


《家乡》系列


我和我的家人开了一辆车,以公路旅行的方式去拍摄《家乡》系列。后备箱放着我的器材和一箱衣服 ——《纽约》杂志赞助的时装,都是我按照小时候的记忆,选的一些最像新疆的衣服。


在路上看到任何我感兴趣的东西,我都会停下来。有时候可能是为了一棵树停下的,结果过一会儿走过来一位阿姨特别有意思。


每个人吸引我的点都不一样,也许是眼睛的颜色,也许是发型,也许是脚上的拖鞋,或者一个侧脸。


《家乡》系列 2018年


戴牙套的形象,很少出现在人们对新疆的印象里。这个年轻的维吾尔族女孩其实是我的朋友,我当时去她家玩。然后我把自己的耳环取下来给她戴,和她的牙套刚好形成一个非常有趣的视觉冲击。


《家乡》系列


我有带很多零食,因为很多小朋友你给他们糖吃,他们才愿意给你拍。我记得有一个在村子里碰见的小女孩,她当时正在和她弟弟玩水。小姑娘浑身脏兮兮的,但是眼睛特别清澈。


《家乡》系列


印象最深的是抱小羊的阿姨。那是我拍摄的最后一天,当时已经有点放弃,准备收拾箱子了。结果突然,我看到一个开着门的民宅,一位阿姨正在打扫院子,后面羊圈里的小羊都探着头,特别可爱。我就立马下车去邀请她做模特,还去她家拍了她女儿。


我去的是南疆比较偏远的地方,直接开进了村子里,大部分的人家条件不是很好,没有那么多拍照的机会。所以我也给他们拍全家福,留作纪念。


《家乡》系列


我没有刻意去提我带的衣服是什么牌子,卖多少钱。我都是让我的模特自己去挑,告诉他们你们觉得哪个好看,就可以穿哪个。


有一件Miu Miu的大衣,一个阿姨拿上摸了一下就很不喜欢地放下了,说这个衣服还没有她自己的好看。还有阿姨跟我说,“你这里的裙子都不好看,我能不能就穿我自己的?”


我觉得这个很珍贵,当把标签遮住之后,我们怎么样看待一件衣服。


现在的时尚是在一个消费主义的语境下的,有太多对于所谓高级的追求。我很想要通过作品抹去这个界限,去展现我从小感受到的另一种时尚,一种发自内心的、淳朴的表现自己是谁的方式。


马海伦小时候


新的、酷的新疆 


“你是新疆的,那你会骑马上学吗?”这是我经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


不管信息怎么发达,很多人总觉得现在的新疆还是一个很遥远、甚至有着神秘面纱的地方。拍完《家乡》之后,我就觉得我找到我想做的东西了。


我想通过时尚造型的元素,去展示新疆多元化的审美和时尚态度。打破大家对新疆的固化偏见,让新疆被认为“土”的东西“潮”起来。


毕业之后,我立刻就决定回国,这样我可以经常回家乡拍摄。


《哈萨克牛仔》系列 2019年


2019年,我去拍哈萨克族牧民。如果你在网上搜索这个民族,出现的都是一些很老派的《国家地理》式的照片。


但我小时候经常上山,山上都是哈萨克族,我一直觉得他们非常自由浪漫,很像美国的西部牛仔。我就决定用一种牛仔时尚片的形式展现他们。


这对兄弟,他们对着人的时候特别害羞,但是一转过去面对他们的羊群、牛群,面对自然,又非常自信。他们是新时代的牧民,放牧也会听歌、发微信。


《哈萨克女孩》2019年


在拍牧民的过程中,我偶遇了一位哈萨克族新娘。我到她家做客,看到她的阿姨、姐姐、奶奶、姑姑,所有她娘家的女性亲属都过来献上她们的祝福。这种传统中女性支持女性的感觉,非常暖心。


《新疆00后》系列 2019年


同样是这一年,我开始拍摄一些00后的新疆小孩,他们是新疆的未来。


我去到一个新疆职业的足球学校,拍一群13到15岁的足球女孩们。她们小小年纪就离开父母,从新疆各地去到那里训练。


《新疆00后》系列


我特意把其中一个女孩的指甲油和她的足球拍在一起,想要打破很多人觉得女孩爱美就是不够专业,不够热衷于她做的事情的观点。


我还去了一个街舞学校,有一个维吾尔族的小男孩。老师把我拉到一边,跟我说这个男孩很厉害、很辛苦。他跳舞很有天分,但是家庭条件非常不好,老师没有收他学费,希望能支持他继续跳下去。


其实在新疆,像他这样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办法得到充分发展的孩子还有很多。通过拍他们、了解他们,我也希望能鼓励到他们。你看我也是从乌鲁木齐出去的,我小时候也没有任何艺术资源,如果我可以走出去,做我喜欢做的事情,你们也可以。


《新疆时尚指南》系列 2020年


2020年,我开始了新的系列,《新疆时尚指南》,用时尚拍摄的手法,去重塑我记忆中只有在新疆才能看到的元素。


《新疆时尚指南》系列


比如小时候阿姨或者奶奶会把钱塞到袜子里,每次买东西的时候就把自己的裙子掀起来,然后把钱从袜子里拿出来,特别有趣。


《新疆时尚指南》系列


再比如指甲花,以前在新疆遍地都是。我们家院子里就有,我就摘了自己捣碎,然后敷在指甲上过一个晚上,第二天起床就有了橘色的指甲花,超美的。


《新疆时尚指南》系列


还有奥斯曼连眉。以前的人觉得如果两个眉毛分开得远,女儿就会嫁得比较远。所以父母把女儿的眉毛这样画起来,就代表他们不会离开自己很远。


随着社会发展、民族越来越融合,很多传统已经没有了。我希望能把它们记录下来,那些我记忆里特别美好的新疆家乡的东西,让现在的小孩也能看到。


马海伦2019年个展开幕现场(图片来源:高台当代艺术中心)


我的作品其实已经在很多国家展览过,但最让我激动的还是2019年底在新疆的个展。


当时有一个维吾尔族的女孩跟我说,“看到你的照片,我第一次感受到从小到大觉得土的东西,其实那个不是土,是我们的文化,只有自己包容了才能真的自信起来。”


就这句话,让我觉得我做的可能是对的。


疫情之后,不变的主题 


疫情对我的影响还是挺大的,我很多想要回新疆进行的拍摄都被迫搁浅,所以我开始在上海尝试一些别的项目,主题还是展现多元化审美,和对固有观念的打破。


《性别女》系列 2020年


今年三八妇女节的时候,我拍了《性别女》,思考这个时代女孩们常有的焦虑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我觉得美丽不应该是一个可以被规定的规则或公式。不论体重、年龄、肤色、刮不刮腋毛,做真实的自己是最美的。



现在新疆疫情得到控制,我也马上会回新疆拍摄。除了一直在做的《新疆00后》项目,我还打算拍摄关于跨族恋的系列。


在新疆,其实跨族恋很普遍,但是世俗上它还是被禁止的。不论哪个民族,我们都是在同一片土地上长大的,为什么相互之间有这么深的隔阂?


也有很多人质疑我,凭什么以一个汉族的身份去拍少数民族的东西。但其实在新疆像我这样的汉族很多,我们懂得并尊重少数民族的文化。我希望去建一个桥,让疆内的我们能更加了解对方,让所有人来分享一个属于新疆的集体记忆,那13个常驻少数民族的一个家乡。


2018年《家乡》系列拍摄花絮


我的好朋友曾跟我说,在我的作品里,他看到了曾经那个特别有生命力的新疆。可能因为很多别的方面的新闻,大家对新疆有很多误解,我们的城市也开始有些死气沉沉了。


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加入时尚的元素。就像炒菜要加一点盐,我需要给照片撒一点“魔法”,去复刻那个记忆里五光十色、欣欣向荣、无限可能的新疆。我尤其想要把这些,传达给家乡的年轻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条(ID:yitiaotv),原标题《逃离纽约,她回国为大妈拍爆火大片:还是这片土地上的人最酷!》,自述:马海伦,编辑:朱玉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