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天然气公司,有多强?
2020-09-28 17:36

俄罗斯天然气公司,有多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缘谷(ID:Geo-Valley),作者:黑着眼眶的洋葱,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加利亚、捷克、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和芬兰六国的天然气供应完全依赖俄罗斯,另外有七个国家至少有超过一半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德国、法国、意大利等欧盟核心成员国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存度分别为28%、9%、38%不等。


在长期的能源合作中,俄气公司已占据了欧洲进口天然气总量的四分之一 。


校/捕风者 画/一条人文主义狗 图/地缘谷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是曾经位列世界500强排名第三的全球最大天然气生产商,也是俄罗斯境内集经济特权与政治光环于一体的巨型企业。


在多重的荣光包围之下,俄罗斯天然气公司获得了世界上任何一家公司都无法比拟的超级实力,也一度被视为俄罗斯政治与经济的双重晴雨表。


位于莫斯科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总部,来自新华社


资源民族主义下的行业垄断者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辉煌可以追溯到苏联第一条天然气管道萨拉托夫线的建设时期。这是因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贝利亚是这条天然气管道的负责人。


作为同时负责苏联原子弹开发工作与天然气管道建设的苏共高层,贝利亚为苏联的天然气产业带来了无可比拟的政治优势,并让外界认为苏联的天然气产业和原子弹有着同等重要的地位。


风头正盛的贝利亚


随后,因为陆续找到乌连戈伊、梅德韦吉、扎波利亚罗、亚姆堡和波瓦连科等特大型天然气田(约占世界天然气可采储量的三分之一),大喜过望的苏联在1965年成立了天然气部(俄气公司的前身)


此后,历经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戈尔巴乔夫时代,等到苏联解体前夕,苏联的整个天然气产业已在天然气部的控制下形成了让世界为之一震撼的巨型规模。


不同于其它国有企业在苏联解体后的艰难转型与贱卖,俄气公司在时任苏联天然气部长的切尔诺梅尔金带领下,建立起了高效而又灵活的现代企业管理体系。


在切尔诺梅尔金的推进下,他将俄罗斯天然气部建成了像意大利埃尼集团那样傻瓜式的组织。正如切尔诺梅尔金所言“在制度的束缚下,即使让一个傻瓜来管理这个组织,它也能运转良好”。


切尔诺梅尔金与时任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


正因为如此,历经“休克疗法”与“私有化”浪潮的俄罗斯,即便全国大部分国有企业都因经营不善而被拆分的七零八落,但是俄气公司依然掌握在国家的手中。


由于是国家控股,寡头和西方资本家对俄气公司始终无可奈何。等到2000年左右的时候,天然气出口已经成为俄罗斯增加国家收入的最主要手段。而民众在经过上世纪末轰轰烈烈的国有财富瓜分狂潮后,也纷纷意识到国有资源型企业对于国家经济的重要性。


再加上普京总统上任后,其对经济寡头的强硬手腕助推了俄罗斯民间的资源民族主义势力。而俄罗斯的天然气部门则因其战略地位与现实意义,成为了国家经济中最受保护的产业。也被树立成了普京继任后俄罗斯资源企业国有化的典范。



普京视察俄气公司,来自shutterstock


作为标杆企业,与其它国有公司不同的是,俄气公司是俄罗斯唯一一家获得法律明确保护的垄断企业,也是俄罗斯境内真正意义上拥有完整上下游一体化产业的能源企业。


根据2006年7月通过的《俄罗斯联邦天然气出口法》,俄气公司是俄罗斯唯一授权的天然气运输和销售企业。这就意味着,只要是在俄罗斯境内生产的天然气,都必须通过俄气公司的联合供气系统(UGSS)输送并销售。


其他企业若是想要出口天然气,则必须在支付佣金且获得俄气公司的允许后,才能通过俄气公司进行出口。


来自新华社


在法律的保护下,通过垄断天然气产业,俄气公司很快击败了诺瓦泰克等私营能源企业,并掌控了俄罗斯国内全部的天然气管道与整个天然气出口的输气权。


令俄罗斯欣慰的是,获得特权的俄气公司确实为俄罗斯的经济提供了坚实的保障。《俄罗斯联邦天然气出口法》颁布后,俄气公司控制了俄罗斯65%的天然气储量和世界20%的天然气储量,生产了俄罗斯8%的工业产值,并保证了25%的国家预算。


截至2019年12月31日,俄气公司的油气储量高达34.899万亿立方米(比世界天然气储量排名第三的卡塔尔还多8万亿立方米),天然气凝析油储量为15.697亿吨,石油储量为20.570亿吨。


来自新华社


产量方面,2019年,俄气公司开采了5001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和伴生气,1670万吨凝析气和4080万吨石油。仅仅俄气一家公司,就生产了全球12%的天然气,并将天然气业务扩展到了全球50多个国家。


俄罗斯油气分布


毫无疑问的是,就天然气储量与产量而言,俄气公司是全球当之无愧的最大能源巨头。


不只是天然气


作为一家巨无霸的明星企业,俄罗斯对俄气公司的偏爱不仅仅局限于能源行业。在俄政府的支持下,除了天然气,俄气公司还拥有大规模的电力、传媒、金融等资产,同时还经营着航空和铁路运输、无线通讯、IT等业务。 


长达175200公里的天然气管道干线是俄气公司除天然气储量后的又一大资产。可绕地球三圈的天然气传输系统,使俄气公司能将天然气方便的出口到东亚与欧洲。


来自新华社


此外,俄气公司还是俄罗斯最大的电力运营商。其拥有总装机容3700×104kW 的82座发电站,并以全俄罗斯总装机容量的17%和1728×108千瓦时的总发电量在俄罗斯电力企业中排名第一。


俄气公司旗下摩尔曼斯克州的水力发电厂,来自shutterstock


不仅是在基础行业资产丰厚,俄气公司在传媒行业的实力也让人大为惊叹。俄气公司控股多家大型传媒企业,经营着THT、HTB 等全国性电视台,还在俄罗斯最大的在线视频网站以及有关广告和地产业务拥有股份。



THT播放的娱乐节目,来自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卫星电视广播公司、出版社、电影制片公司、电影院线,包括莫斯科之声等六家广播电台等都是俄气在传媒行业的下属资产。


对于全方位发展的俄气公司而言,金融行业也是其不可缺失的业务版图。在俄气公司的积极运作下,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Gazprombank)经过30年发展,已成为拥有高于四万亿卢布总资产的俄罗斯第三大银行。 


来自shutterstock


据财富世界五百强统计,俄气公司在2019年的总营业额高达1180亿美元,而俄罗斯当年的GDP才为1.69万亿美元。也就是说,俄气公司一家企业的经济活动就占到了俄罗斯全国的14.3%。


据统计,俄气公司的税收在俄罗斯也占有重要比例,是俄国家财政收入的单一重大来源。俄气公司以现金形式缴纳的各种税费能占到俄罗斯联邦和地方总税收的16.11%,即俄罗斯各级政府税收中每 6 卢布就有1卢布来自俄气公司。


来自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不光是在国内,俄气公司在海外的扩张布局也成绩斐然。俄气公司参与了印度、伊朗和马来西亚等国的天然气开发,牢牢掌握了世界天然气的供应权。


可以说,在世界各大国中,还没有哪一家公司像俄气公司这样涉及如此多的关键行业,在国家经济中占有如此重要的地位。


家大业大,来自shutterstock


国家柱石与外交筹码


相比俄气公司在俄罗斯政坛的高光地位,万亿资产与千亿营收只是俄气公司超强实力的冰山一角。这是因为,俄气公司不仅是俄罗斯国家税收的主要来源,还是俄罗斯内政外交和能源政治中的重要工具。


在俄罗斯政坛,企业最高领导的政治级别是反映其综合地位的重要体现。尤其是在普京上台后,为了更好的与国内“寡头”斗争,包括总理和内阁部长等多位普京总统的亲信高官都开始兼任企业最高负责人。


俄气公司董事会主席维克托·阿列克谢耶维奇·祖布科夫,曾经在2007~2008年就担任过俄罗斯总理,来自shutterstock


俄气公司一直被视为国家领导人成长的摇篮和政府高官的培养基地。不论是前苏联时期的部委制,还是现在的公司制,相比其它俄罗斯国有控股企业,俄气公司的最高负责人一直都是全俄所有行业和企业中政治地位的最高级别。


由此可见,俄气公司的高层管理者直接受命于克里姆林宫,是国家高层内政外交意图的重要执行者。他们或者来自于俄罗斯的权力中心,或者很可能在未来担任国家或政府的重要职务。


除了在俄罗斯国内政坛拥有无以伦比的政治光环,俄气公司还是俄罗斯外交谈判的重要的筹码。不论是和中日韩等亚洲买家的天然气采购谈判,还是在“乌克兰危机”中对波罗申科政府的制裁,俄气公司始终都站在俄罗斯对外事务的第一战线。


来自中央电视台


经济要为政治服务,尤其是能源经济,更是与政治紧密相连。在俄罗斯大的政治格局下,俄气公司形成了“牵制亚洲,压制独联体,要价欧洲”的对外经营策略。


在亚太市场,由于东亚国家高速发展的经济离不开能源的稳定供应,因此,俄气公司将天然气贸易作为重要筹码,同时让中日韩三国相互牵制,形成竞争。


特别是在2010年日本福岛核危机之后,日本市场对天然气的需求大幅增加,使东亚的天然气市场出现了短暂的供求失衡。


来自shutterstock


为了获得最佳收益,俄气公司一方面在中俄天然气谈判中强调日本的需求,借以提高要价;另一方面在日俄天然气谈判中高调宣传中俄合作,以压制日本接受报价。


在中俄历时20多年的天然气博弈中,俄气公司一直希望在对华天然气销售上获得等同于甚至高于欧洲市场的天然气出口价格。


2000年代初,中国对俄罗斯的天然气进口报价是每千立方米100美元,而俄气公司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价格则达到每千立方米120美元。


2007年,中石油对俄气的报价升至每千立方米195美元。在2008年国际油价高达每桶140美元的情况下,俄罗斯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价格已攀升至每千立方米近500美元。越来越大的价格分歧,让谈判双方都对谈判不报任何期望。


然而,2014年爆发的“乌克兰危机”彻底扭转了双方的处境。内外交困的俄罗斯受到了西方国家的严厉制裁,迫切需要东方大国的政治和经济支持。


在普京总统的授意下,俄气公司总裁米勒开始频频接触中国。并在2014年5月21日,也是普京总统离开上海返回莫斯科前的最后一刻,一份为期30年,总价高达4000亿美元的天然气合作协议顺利签订。


来自新华社



俄气公司总裁米勒在中俄天然气管道建设工地,来自shutterstock


不同于对亚洲买家的牵制,俄罗斯政府与俄气公司对独联体国家的心态则要复杂的多。为了尽力减少或阻止中亚地区天然气资源不经过俄罗斯直接抵达消费市场,俄气公司投入了大量经济与政治资源与中亚各国斡旋,最终与中亚国家达成了“净回价”的收购协议,从而保证了其对中亚国家天然气出口的直接控制。


在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中,俄气公司扮演着压制乌克兰的重要角色。为了向波罗申科政府施压,俄气公司以乌克兰拖欠天然气费用为由,切断了对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这对于依赖俄罗斯天然气高达70%的乌克兰而言无疑是一场经济灾难。


一不高兴就“断气”,来自shutterstock


不仅是乌克兰,其它西欧国家也对俄罗斯的天然气存在不同程度的依赖。早在1993年,俄气公司就同法国、芬兰、意大利和波兰等国签订了天然气供应协议。


保加利亚、捷克、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和芬兰六国的天然气供应完全依赖俄罗斯,另外有七个国家至少有超过一半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德国、法国、意大利等欧盟核心成员国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存度分别为28%、9%、38%不等。


来自shutterstock


在长期的能源合作中,俄气公司已占据了欧洲进口天然气总量的四分之一。尤其是随着“北溪2号”与“土耳其溪”等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实施,进一步扩大了俄气公司在欧洲天然气市场的份额。



虽然西方国家一心想摆脱俄罗斯的能源的依赖,但是,在俄气公司高超的政治手腕下,每次都能化解欧洲各国的能源反制。


作为俄气公司背后的实际掌控者,特工出身的普京手段高明。在2005年,为了加深德国和俄罗斯的能源捆绑,普京授意俄气公司聘请德国前总理施罗德作为北溪管道项目的委员会主席。


凭借德国前总理的政治威望,施罗德成功游说各方,使俄气公司很快便得到了德国内部的认可。不仅“北溪管道一号线”顺利完工,就连“北溪二号线”都没有受到太多的阻碍。


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来自shutterstock


气急败坏的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汤姆·兰托斯眼见德国和俄罗斯的合作愈发紧密却无法阻止,更是将施罗德比作是“政治妓女”。


就这样,俄气公司成功将施罗德打造成为了俄罗斯的代理人,将德国和俄罗斯深度捆绑。这使得德国本身在处置与俄罗斯之间关系方面的态度始终过于软化,并让德国成为俄罗斯撬动欧洲政治乃至西方政治的关键一环。


在俄气公司多年的运作下,欧洲各国已离不开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也因为如此,每当西方国家的制裁大棒挥向俄罗斯时,都不得不掂量一下被断供天然气的后果。


参考资料:

国家资本主义、私有化与精英斗争——近期俄罗斯“国家—资本”关系的两重逻辑 . 张昕;

对俄罗斯石油运输公司的信用评级报告 . 标准普尔公司;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 . 2019年年度报告;

中俄能源合作:进展、动因及影响 . 郝宇彪 田春生;

俄罗斯天然气领域状况及各大公司的市场竞争欧亚经济 . 徐向梅;

欧美经济制裁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影响 . 陆京泽;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地位及发展战略研究 . 肖飞 孟硕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缘谷(ID:Geo-Valley),作者:黑着眼眶的洋葱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