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钩”中国,印度真行吗?
2020-09-29 07:27

“脱钩”中国,印度真行吗?

本文来自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严去非,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陈刚仍在等待。


上一次见面,还是在6月一个饭局上,参与者都是在印度摸爬滚打多年的“老炮”。席间,他说刚投了个印度的线下项目。


此前,4月22日,印度政府修订《外汇管理法》,与印度接壤国家的非公民实体在印度投资时,需在政府路径下进行提前审批。


被投方告诉陈刚,项目需要3个月左右的时间,走完所有审批流程。9月中旬,问起进展,他说依然没有结果。


这只基金,募资时他就是要定投海外,现在,钱出不去,连人也没法出去,没法看项目,没法尽调,不得已开始投国内项目。


我另一位做投资的朋友,最近两年在印度也算活跃,遭遇同样的窘境。他的基金依然看好新兴市场,但印度没法投,他开始看东南亚的项目。


中国投资者去年共向印度初创企业投入了6.41亿美元。在2020年,除了腾讯追投的三个项目,中国投资者可谓“颗粒无收”。


4月份印度的对外投资新政刚公布时,德里几位律师告诉我,印度可能会对中国企业采取不同政策,比如绿地投资,监管者会网开一面,优先获批。不过,期待的一幕并未发生。


一、穷追猛打


张斌无法和印度说“断舍离”,他一直认为,印度是自己的第二故乡。从2003年开始,他就在印度工作。但印度不断的惩罚措施,消耗了他对印度的“信仰”。


9月底,在广东隔离时,厄运还一直在追随他的印度公司。


诺伊达距离印度首都新德里一小时车程,地理上属于北方邦,被誉为“未来的世界工厂”, 中国手机制造商OPPO、vivo等,以及小米、传音的代工厂都在此扎堆。


近日,因为边境紧张局势和反华情绪,北方邦已经“非正式地”暂停了向四家中国公司发放特别奖励,分别是海尔、vivo、合力泰和欣旺达。


根据该邦2017年的电子制造业政策,在北方邦投资超过10亿人民币的项目,有资格获得1.5亿到2.5亿不等的特别奖励。其中一家产商的负责人透露,“诚信太差了,这怎么吸引外商?”


华为也不可避免地卷入。9月17日,印度电子信息技术部部长Sanjay Dhotre表示,政府不打算将这两家中国公司排除在5G网络基础设施合同之外。


不过,据华为印度的员工透露,“明里没说要限制中国厂商参加5G建设,暗里设置各种绊子。”


2020年初,印度媒体报道曾报道,华为计划与Airtel和Vodafone合作,开展5G测试。不过,直到现在,印度政府仍没有批准运营商与华为合作的频谱测试。唯一一家获批的,只有印度首富安巴尼的Jio。


而在Jio的计划里,并无华为和中兴的影子。


9月下旬,日本电信运营商乐天移动表示,有可能与Reliance Jio进行技术合作,开发5G领域的网络技术。


不断给中国企业制造麻烦时,印度也在防堵中国投资。


据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印度内政部收到过百份投资申请,主要是来自中国籍的投资人,希望将资金注入印度创业生态系统,但却陷入了监管的泥潭。


了解事态发展的律师说,内政部也在审查投资申请。一位律师说:“除非(MHA许可)被签发,否则可能不会给予批准。”他估计,许可可能需要4个~5个月。“但最重要的是安全许可,内政部到现在还没有给任何申请发放安全许可。”该人士说。


二、印度是如何考虑的?


“整整十年,我们将自己最好的时光给了印度,但现在等于被扫地出门。”


9月初,在广州天河区的一个内部研讨会上,胡斌告诉我,他在2010年左右就去了印度,后来加入阿里巴巴旗下的UC,有几年,他每个月都要在广州和德里之间往返。


今年8月,阿里巴巴宣布关停UC印度。胡斌先知先觉,两年前,他从UC印度离职后,主攻印尼市场,产品已过千万的日活。


地缘政治的一粒灰,落到每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印度5G技术的例子,反映了印度政府在地缘政治中的角色。


8月份,安巴尼正式宣布了公司的雄心壮志。“Jio已经从零开始创建了一个完整的5G解决方案,这将使我们能够在印度推出一个世界级的5G服务,使用100%的本土技术和解决方案。”


不过,连印度也无人相信首富的豪言。


在甩开华为和中兴后,Jio正在整合电信网络的不同组件,自行建设一些组件,并采购其余组件,然后贴牌。


在疫情之前的两年,中国在印度创业公司身上砸下60多亿美元,在电子和汽车零部件等产业上,印度高度依赖中国供应链。而在印度,中国企业正创造客观的就业机会,以vivo为例,它在印度雇佣的员工就过万人。


印度政府无视市场的力量,为何着急忙要与中国“脱钩“?


在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林民旺看来,在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积极推动全球产业链的“去中国化”,印度则推波助澜,目的是要抓住美国推动制造业离开中国的契机


下注美国,情绪化地将边境问题与经贸往来强行挂钩,也成为德里政策圈的主流情绪。9月初,在和德里几位政策咨询的内部会议上,我问了一个问题:目前的时间点,中国企业,尤其是被印度封禁的App,是否还有游说的空间?


“只要听说是中国公司,现在大家躲都躲不及。对中国公司而言,唯一的选择就是什么都不用做,安静地等着边境局势稳定下来。”印度金德尔全球大学的一位教授建议。


德里在战略上选择与中国脱钩的同时,在具体的政策上,也迎合了印度国内部分既得利益集团。


4月18日,印度工业和内贸促进局修改外资投资政策,要求所有印度陆地邻国国家的直接投资均须先获得印度政府批准。


矛头直指中国投资。而在孟买,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流传甚广。去年年底,曾有中国国企赴孟买考察,尽调对象是印度电信公司Airtel。在与Jio的竞争里,Airtel早已元气大伤。而一旦Airtel获得中国资本的加持,势必给Jio再添威胁。


此外,印度外长苏杰生的新书《印度之路》里,他解释,历史上的政治和军事纷争,导致对中国的不信任。在新时代,这依然影响着印度民众。


中国资本越来越豪爽地在印度投资时,德里的猜忌也越来越大。其实,早在疫情爆发之前,印度的相关智库,就已开始排查中国资本。而网络赌博等中国“灰产”,不断被印度媒体曝光,也越发引起德里的警觉。


但无差别地将中国企业作为“二等公民”对待,在与中国“挂钩”的同时,下注美、日等国企业,似乎也并未收到意料之中的效果。


九月中旬,丰田印度公司宣布,因为印度居高不下的税务,不再向印度增加新投资。


(陈刚为化名)


本文来自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严去非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