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牙》归来前的1500天
2020-09-30 09:39

《姜子牙》归来前的1500天

因疫情而经历了撤档的动画电影《姜子牙》,终于将在万众瞩目之下,于10月1日上映。今天,让我们再次随着这篇成文于撤档前的深度专访,从一切的缘起开始,详细了解一下本片的理念以及幕后动画人们的念想与付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动画学术趴 (ID:babblers),作者:彼方,编辑:马小褂,题图来自:电影《姜子牙》宣传海报


2014年6月14日下午,中国传媒大学(下称“中传”)综合楼1500人报告厅内座无虚席。中传每年最重磅的例行活动之一——中国传媒大学毕业设计展映正如期举行。


而如果我们站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去看,那么当年的这次展映,则无疑可以算得上是“神仙打架”——《一指城》作者曹润泽的《飞翔》以及其他诸多精彩的作品,已然让人感到目不暇接。



然而,当场毫无疑问的主角,却另有其人——作为整场压轴,曾参与《魁拔之十万火急》《宝莲灯》制作的中传教师李炜,用其执导的动画预告片《我的师父姜子牙》再一次点燃了当时因三小时的高强度展映,已然略显疲态的会场。



《我的师父姜子牙》预告片


即便以如今最严苛的标准去审视《我的师父姜子牙》,我们依旧可以毫不吝啬地用“无死角”这样的字眼,去形容这部集结了当时中传与业界核心力量的短片。


绚丽的水火特效、大量带有透视的移动镜头——如此种种,无一不让人倍感惊艳。无论是在业内还是网络上,这部短片都掀起了一阵讨论的狂潮。


在B站,《我的师父姜子牙》预告片点击已超过100万,讨论也有近4000条


而越是用华美的辞藻去赞美这部短片,那么对于当初观看过它的观众而言,现今《姜子牙》的预告片所带来的的震撼和疑惑,也就越大:在主流和业界视野中消失了约1500天的《姜子牙》,归来之时,原先仙风道骨的白发神仙和二维作画已然不再。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位俊朗的黑发大叔和颇具现代艺术气息的三维动画电影。



《姜子牙》预告片


当初的导演李炜赫然在列,而位列他身旁的,却还有另外三位强援:李炜在中传动画系的得意学生,当年以短片《红领巾侠》震惊业界的中传“双子星”程腾、李夏;曾负责《暗黑破坏神》《守望先锋》中众多角色的设计,从暴雪CG动画团队归国而来的艺术总监王昕。


那么,从二维的《我的师父姜子牙》到如今三维的《姜子牙》,这五年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部完全不同的《姜子牙》,又是否值得我们在竞争激烈的春节档中一探究竟呢?


带着这两个尖锐的问题,我们分别采访到了程腾、李炜和王昕三位主创。从他们的叙述当中,一场横跨近四年多的时间,逾千人参与的中国动画工业试验,悄然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


“但我内心深处确实还是认为,他是我动画之路上的第一位师父。”


“平常有时候我跟他调侃,还会管他叫‘师父’什么的。他说我这是在黑他,但我内心深处确实还是认为,他是我动画之路上的第一位师父。”


13年前的2007年,为了追女朋友而一头撞进中传动画系的程腾同学,在寝室里曾遇到过这么一个麻烦——从初二就开始学习纯艺的他,却听不懂宿舍里同学们口中在聊的“汉王”“影拓”*是什么,为此还遭到了同学的无情嘲笑。(二者都是用于数字作画的数码产品——数位板的品牌。)


而这只是这位“动画小白”大一生活的一个小小缩影,因为在多个方面都落后于同期的同学,程腾整个大一都过得很“自卑”。


程腾


但这一年也不全都是坏事儿。在这一年,他遇到了自己动画道路上的一位重要的“NPC”——李夏。没错,就是现在担任《姜子牙》的联合导演的那位。


李夏


和“入学的时候连分镜都不知道是啥”的程腾不同,早在大一的时候,李夏就已然被校友尊称为“李神”——毕竟,他从小学就励志要画漫画,初中的时候就开始画影视分镜了。当时相互欣赏的二人玩到了一起,随后也就一起开始创作和学习。


以中传第二届Aniwow动画节的开幕片头为契机,二人开始了动画创作上的合作。而真正让二人为人所知的,则是他们混迹于学校附近的出租屋内,在大三苦熬一年制作的短片——《红领巾侠》。



这部此后被很多人“封神”的动画短片,讲述了一名小学生在幻想中与老师“斗法”的故事。虽然受制于多方面的因素,该片的“成片只有前期分镜的三分之一”,但二人依旧在片中,就分镜、动作设计等多个方面,进行了大量的实验性探索。




《红领巾侠》片段


短片极高的完成度,使其在2010年上传至网络后,便引起了一阵讨论的热潮。虽然10年前B站还没现在这么流行,该片被重复搬运的次数也极多,但我们依旧可以在当时主流的视频网站上寻找到当年短片爆红的蛛丝马迹。


在这个2010年9月末被上传到优酷的《红领巾侠》视频下,2010年内的评论量超过了1000条


二人也随即成为校内外的焦点。继“李神”之后,程腾也随之“位列仙班”,被粉丝和同学们亲切地称为“豆神”。


至今,他们依旧是很多人的榜样——包括此次在《姜子牙》的制作过程当中担任剪辑师和故事版艺术家的孔佑阳在内,有很多现今活跃在业界的动画人,当年就是受到《红领巾侠》的感召,最终选择了动画的道路。


而细心的观众或许会发现,在《红领巾侠》的片尾制作名单当中,出现了另一个与《姜子牙》有关的名字——李炜。


《红领巾侠》的片尾制作名单


曾担任过《宝莲灯》主力原画和《魁拔之十万火急》原画指导的李炜,已从业二十余年。在学生时代的程腾眼中,李炜是一位“画工很好”、“颜值很高”的,“飘逸的中年男人”。


李炜


而自他被中传聘为教师以来,李炜就一直负责动画系的原画课程。上过原画课的学生们都说,他们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李炜的黑板板书——


“李老师讲课经常想到哪儿讲到哪儿,讲着讲着就开始闷头画。在黑板上一帧一帧地画,画不下了就擦了前面的继续画……在下面稍微走神了一下就跟不上,不得不说光是照着黑板抄下来就能学到很多。”


“我个人的印象是,他很喜欢画板书。现在教学一般不都是用手写板吗,他就喜欢用黑板...同学们都叫他‘炜神’,会争相膜拜他在黑板上的范画。”


在动画系,李炜的课既被认为是干货最多的,也同时被认为是作业最多,最“虐”的课程之一。程腾、李夏在课上与李炜相熟,并将这份真挚的师生情延续到了毕业——虽然二人在创作毕业设计时因为理念不一而选择了独立制作,但李炜的名字依旧出现在了二人毕业作品的片尾。


程腾的本科毕业作品《纪念日快乐》片尾


李夏的本科毕业作品《灯塔》片尾


在中传老师的共同指导下,程腾和李夏顺利于2011年毕业。但谁都不曾想过,光环、传说、奖项...种种荣誉却并没能让二人过得顺风顺水——面对国内当时错综复杂的动画市场环境,毕业后二人各怀心事,却同样丧失了方向,甚至一度”感受到了创作的天花板“。


《纪念日快乐》获得日本动画界最高奖项之一——东京动画大奖,央视曾进行报道


而更令人惊讶的是,面临相似的困境,两人却又做出了近乎相同的选择——在分别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挣扎和准备后,二人先后于2012和2013年,选择了留学同一所著名的动画学府——位于美国的南加里福尼亚大学(下称“南加大”)


程腾和李夏就读的南加州大学影视艺术学院


此后的故事,相信很多读者都在近期关于《姜子牙》的报道中,听到过一个版本了:以南加大的平台为跳板,程腾毕业后顺利进入了动画巨头梦工厂,而李夏也在硕士阶段获得了前往另一家全球顶级动画公司——皮克斯实习的机会,毕业之后准备进入一家精英汇聚的初创动画工作室。



或许,一切本该就这样继续下去——直到2016下半年,二人同时收到了一条来自中国的消息...


“我对于勇敢的定义不是勇往直前,而是放下已经拥有的。”


“对一个团队来说,不进则是退,不放下怎么能得到。因为我对于勇敢的定义不是勇往直前,而是放下已经拥有的。”


当程腾、李夏回国时,《姜子牙》项目正处于团队组建的攻坚时刻。


或许很多《我的师父姜子牙》的粉丝们都不曾想过,事实上,在2014年的预告片制作结束以后,这个前期策划两年之久的动画剧集项目,就因为当时的市场环境和投资的原因陷入了停滞。而后,《大鱼海棠》(下称《大鱼》)团队邀请李炜加入,负责电影的执行导演和演出工作。



据李炜回忆,当时《大鱼》的团队拼尽了全力,最终才将这部高水准的动画电影创作成型。其中的坎坷不言自明,而这也让他开始反思《我的师父姜子牙》在制作上可能将会遭遇到的风险——


“二维本来就是我的本行——通过《大鱼》让我对国内外的二维制作团队的配置和水准有了新的认识。


《我的师父姜子牙》的故事从一本姜子牙的古兵书《六韬》切入,是一部有着更大世界观的剧集,可能需要比《大鱼》更多的二维动画人员配置。而国内二维动画人员的缺乏,也是有目共睹的。”


2014年7月《大圣归来》取得的成功,激活了中国的动画电影市场。《我的师父姜子牙》的制片人高薇华带领团队, 重新开始策划基于封神世界观的动画电影《姜子牙》。



2015年11月彩条屋影业成立,中传合道原创的《姜子牙》电影对外公布正式启动。于是,想要“挑战自我”的李炜最终和团队共同决定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制作一部三维动画电影。


就此,这部预计制作时间四年,动员人数超过1000人的全新《姜子牙》正式起航了。


《姜子牙》早期海报


就在这个项目刚刚成立、团队急需人才的时候,李炜和高薇华想起了身在美国的程腾和李夏。


回忆起程李二人的学生时代,李炜还是能清晰记得两个人的诸多细节——甚至包括他们的上第一堂课时的情景:


“第一次上课,程腾特别能说,但是能自圆其说,很容易熟悉起来。李夏就是在旁边比较闷,不怎么说话。个子都差不多,李夏胖点。”


而或许更让他印象深刻的,则是之后随着交往的深入,二人在创作风格上所显现出的不同——在李炜眼里,学生时期程腾的作品“原画量更大,动作有种挥洒感”,而李夏则更注重“镜头、节点和情绪”。



《纪念日快乐》片段


《灯塔》片段


“他们的性格和创作手法就是太极的阴阳两面,能起化学反应。程腾比较商业,包容性很大;而李夏很个人,风格强烈,但是两人的故事都很完整,能理性驾驭创作——理性是相对我,我太感性了。”


可以说,作为两人的老师,李炜对于二人的风格概括是非常准确的——彼时,在美国留学的二人在异文化的环境下,依旧在坚持探索属于自身的创作风格。


程腾在反思了自己此前“做了中国题材的事物 ,观众就将会被限制为东方人了”的想法后,回归中国风格和文化自觉,与女友梁帆合作创作了短片《天外有天》(《Higher Sky》)。这部以二维动画展现中国武侠文化的作品,不仅再次拓宽了他的视野,同时也让他获得了美国面向青年电影学生的最重要奖项——学生奥斯卡动画单元银奖的殊荣。



而李夏则将自己在异国他乡遭遇文化冲击的经历,变成了作品创作的粮食。在研读了《社会性动物》《路西法效应》等著作后,他用毕设《Once a Hero》讲述了一个个体行为因受到社会压力而被改变的故事。



而更让人惊喜的是,二人也并没有因为创作理念的分歧,而在创作的道路上分道扬镳。


李夏担任了《天外有天》的后期


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为与恩师合作,为了《姜子牙》这部关于信仰的电影,二人欣然回国。而在这一过程当中,李夏还为其他人引荐了另一位日后的团队核心。


随着项目的推进,除了四名导演/联合导演以外,《姜子牙》前期开发40人左右的团队,终于逐渐展现出了雏形:从06年开始入行,参与过《魁拔》《我的师父姜子牙》的二维大大裴斐;充满少女心,擅长使用紫色的“大师姐”尤嘉;喜欢暗黑风格和机车的包昊君;剪辑、分镜原画样样都拿得起来的孔佑阳;初生牛犊不怕虎,敢和导演拍桌子的程昕宇;在《捉妖记》《大鱼》等作品中成为了人见人夸的分镜师的杨子等等...



而从年龄出身背景来看,这无疑是一支年轻而独特的动画团队。


那么,这样一支新生的动画团队,又会打造出怎样的《姜子牙》呢?


“我们定的基本美术方向是克苏鲁。”


在观看《姜子牙》预告片的时候,不知你是否曾注意过这个画面:


预告片中的姜子牙和天神


在这一画面当中,一个完全不同于中国传统形象的天神,正在质问犯下了大错的姜子牙“你可知罪”。


这种设计风格是什么,而设计它的灵感又是什么?


程腾导演的答案或许会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我们一开始定的两个美术大基调,一个是中国国画——我们要让它有中国国画的基本的运作方式,即白当黑、留白这些都是要有的。然后另外一个,因为我们想描述是一个有神的世界,神对于人是巨大的,是一个超自然的力量,所以我们定的基本美术方向是克苏鲁*。这两个其实拿三维都特别难以表现。 ”(克苏鲁是美国小说家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创造的克苏鲁神话中,描述的邪恶神灵。)


西方文艺作品中的克苏鲁形象


而如果你知道了《姜子牙》的联合导演兼艺术总监是谁,那么或许克苏鲁的出现,就不那么难以想象了。他叫王昕,而他曾经任职的公司,是暴雪游戏。



“用心做CG,用脚做游戏。”


在中国的游戏圈子里,玩家经常用这句话,来调侃制作了《魔兽争霸》《暗黑破坏神》等经典游戏的知名游戏公司——暴雪游戏。


暴雪游戏Logo


这虽然是一句俏皮话,但也不难看出口味刁钻的游戏玩家对暴雪游戏CG质量的认可——从架空大陆争霸到星际战争,从玄幻世界到近未来社会,虽然不同游戏之间的题材和世界观跨度极大,但暴雪CG部门出品的短片,都绝对当得起玩家的一句“暴雪出品,必属精品”。



在暴雪供职14年,曾任动画角色总监和项目艺术总监的王昕曾作为核心主创,参与制作了从《魔兽世界》到《守望先锋》,暴雪几乎所有主力IP的CG短片,是暴雪CG部门的绝对的灵魂人物之一。


王昕与其设计的角色——刀锋女王·凯瑞甘


而说来有趣,在得知李夏回国创作《姜子牙》的时候,王昕还曾经力劝李夏谨慎。他曾担心动画作为一门“团队的艺术”,目前国内的公司会没有“团队创作”的概念。


然而,随着对项目和团队逐步了解,2017年5月,王昕本着“传播自己的动画创作理念”和“帮助李夏完成mission impossible”的想法,却毅然决然地放弃了他在暴雪的期权和高薪待遇。当时,他与妻子在美国已育有一女,他的这一决定,也无异于让家人天各一方。



王昕在文章中记录每天给女儿讲故事


回国以后,王昕担任起了《姜子牙》故事视觉化的创意、设计和执行工作。他告诉我们,事实上克苏鲁和国画只是《姜子牙》美术设计的讨论起点。在准备加入姜子牙项目时,他就已经制定了影片的视觉风格理念定义(如下两图)。这些定义的实质,是把“美术风格的多个方面进行两极定义”。




类似的设计理念,在片中的其他细节当中也同样多有体现。而他也非常感谢团队能够在最初就接受了他的提议。


王昕将甲骨文和电脑印刷电路结合,进而设计的特效纹理


或许有人会感到奇怪,为什么一部根据中国古代神话传说改编的动画电影,其制作团队却能在第一时间接纳如此前卫与独特的设计概念?而这一点,就和其他三位导演以及团队的整体前期设计有着密切的关联:


《姜子牙》所叙述的,是发生在封神大战结束后的故事——姜子牙在被封神后,却遭被贬下凡间。因此,他会审视自己一直以来的信仰,以及为守护苍生执着的寻找真相。而在这一过程当中,他也经历了从神到人,再从人到神。



不难发现,这个故事的背景,是一个发生在“没有文物出土、也没有历史记载”的神话时期。与其最为接近的历史记载——三星堆、司母戊鼎等,在具体的历史时期和地点上都与之存在差异,无法作为直接的参考对象。


这样状况对于制作团队而言,无疑是一把非常难以操控的双刃剑——坏消息是,这意味着现存的绝大部分中国古典元素,包括中国古代各个朝代的特征性符号,都无法被应用于电影当中。


预告片中的村落


为了填补缺漏,负责基调确立和剧本创作讨论的李炜和其他团队成员,不得不在参考了各种野史和道教典籍之后,重新从宗教信仰、价值观、风土人情等人文的内容入手,去设计大至气候地貌小至器物纹理的诸多世界观细节。



而与之相对,这样的背景也使得这个神妖混居、各种信仰并存的世界,在视觉和内容上,都得以容纳更多的元素和想象。


除了王昕负责的三维视觉设计,据了解,在李炜的坚持和主导之下,《姜子牙》特意创作了一些二维动画的段落,以感恩《我的师父姜子牙》的粉丝。相信看过预告片的各位读者,都会对其中惊艳的二维美术风格留有很深的印象。




曾经在《大鱼》中担任导演的张春,也因此被团队邀请担任了《姜子牙》的二维美术导演。


张春为《姜子牙》绘制的海报


此外,在《姜子牙》“前前后后修改了一年半”的故事开发过程当中,创作团队还对姜子牙的人物形象进行了颠覆式的改编——片中的姜子牙将不再是那个传统印象当中黑白分明,仙风道骨的二元人物形象,而是一个去神化的、面对神性与人性的抉择,有困惑、有情绪的多维角色。



综上所述,单从前期的内容、美术设定上来看,《姜子牙》无疑和以往的很多神话改编作品有着天壤之别。而或许更会让你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前卫大胆而博人眼球的设定,事实上是基于整个团队在制作流程上的巨大革新,才最终得以实现的。


接下来,就让我们换一个视角,去探寻一下《姜子牙》团队是如何在创作的过程当中,完成一场具有非凡意义的动画工业试验的。


“可能会有妥协和不甘,但一定不会有偷懒和糊弄。”


“我要改变中国动画人对个人的过分倚重,我要改变中国动画对流程的蔑视,我要改变中国动画用肌肉思考的坏毛病。”


——王昕


“中国动画现在最缺乏对团队合作知识的理解,我们想把这个‘倒金字塔’结构带回来,形成新的创作协作机制 。”


——李夏


上面这两段,分别摘自王昕和李夏两人在制作《姜子牙》期间的回忆录和采访。


可以说,《姜子牙》的核心创作团队,是带着一颗变革动画工业的心参与到影片的制作当中来的。



而他们想要对抗的最大“敌人”,是一种在国内动画行业已然根深蒂固的制作制度——“导演中心制”。所谓“导演中心制”,即是指导演在动画电影的制作流程中,全权掌握创作的领导权和指挥权,遇有不同意见时,拥有最后裁决权的一种制度。


它的优势非常明显——这一制度可以在最大程度上保留导演个人的艺术风格,保证影片的整体风格一致。对于观众而言,我们也可以通过影片进行直接的“交流”,去了解导演在影片当中所要传达的情感与思想。


近年来国内带有强烈个人风格的动画电影,有很多就是在这样的制度之下孕育出来的。



然而,它也并非没有缺陷——在这一制度之下,整个制作团队在很大程度上也会成为导演的“一言堂”。这种过大的权利如果被导演滥用,那么这部片子很有可能就会变成导演的自嗨。


而对于需要和导演协作,共同完成作品的其他团队成员而言,一言堂的状况也会减少他们进行创造性发挥的空间——在相对线性的工作流程当中,其他团队成员的灵感和反馈难以传到导演的耳边。



为了改变这样的现状,《姜子牙》团队的成员们贯穿整个项目前期到后期,在各个环节上都做了最大可能的尝试和改变。其涉及的人员之多,革新的幅度之大,也可以算得上是一场大型的动画工业实验了。


举例来说,在前期,除了采用四位导演联合执导的方式以外,该片剧本开发阶段共有关皓天、吴晓宇、谢茜颖、罗雁歆、郑学佳五位编剧,共同为影片的故事确定方向。


而在故事定调、进入具体撰写阶段后,团队还有多位分镜师和剪辑师加入,与导演、编剧共同交流故事,探讨将以怎样的视听语言形式呈现给观众。



而在中期,为了进一步优化影片量产的流程,《姜子牙》团队还从美国著名动画大厂皮克斯那里,“偷学”了一招。


这一招被偷学的秘籍,叫做“倒金字塔”(Upside-down Pyramid)模式。它来自于李夏在皮克斯实习时,《怪兽电力公司》的导演彼特·道格特(Pete Docter)进行的一次内部分享:


皮克斯创始人Edwin Catmull所著的《创意公司》一书,对这一概念进行了详细解释


在“导演中心制”的团队当中,整个团队往往被视为一个金字塔形,而作为团队核心的的导演,则毫无疑问地被置于塔尖的位置。


而在“倒金塔”模式下,团队整体被视为一个颠倒过来的金字塔,导演则位于金字塔的底部——他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去维持这个头重脚轻的,倒金字塔的平衡。在金字塔的上端,则是大量其他参与项目的其他艺术家。


一位个人能力出众的导演,不仅能够要能够平衡这些艺术家的个人创意,同时也要在保证金字塔不倾覆的情况下,能够朝着既定的方向前进。


导演中心制与“倒金字塔”的团队结构


王昕告诉我们,他非常认可“倒金字塔”中将导演置于底部,去服务艺术家的概念。在《姜子牙》的制作过程中,团队也依据这一概念做出了很多调整。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他加强了与中期的两家外包制作公司(红鲤动画以及大千阳光)的交流。



王昕在项目伊始,就和两家一级中期制作公司开始了深入、全方位的沟通,尽可能的让他们提前参与到前期的设计与创意当中。而在一起参与测试的过程中,他也会与两家公司的团队成员积极分享思路和设计成果,精细地制定技术和艺术的执行方案。


而到了项目的实际量产的阶段,王昕在十个月内频繁地来往于各地之间,甚至会亲自到苏州等地驻厂,实地考察和优化中期公司的工作流程。


王昕在红鲤动画驻厂时录制的教程视频


然而,尽管团队做出了诸多的努力,这一场大型的“工业实验”事实上还是遇到了不小的困难。在体验了中国的动画制作现场后,王昕针对这一模式,发表了这样的最终评价——


“我的个人理解是,皮克斯倒金字塔的方式并不是 100%的适用于中国团队,也并不能照搬在姜子牙团队。我们公司并不是in-house*,很多上下游的协作和资源调配都需要和多个外部团队进行沟通。我个人认为在中国目前的大环境下,导演仅仅服务是不够的,其实也需要领导,而且是强有力的领导和把控,我个人觉得甚至要大过于服务。(in-house指所有创作流程在公司内部完成,不依托外包的动画公司。)



而这样的论断,事实上也符合程腾导演对于自己团队所做出努力的总结和概括:


“我觉得现在我们的项目更像是一个沙漏型结构,在前期的时候它是一个倒金字塔,然后获得了导演的允许后,它又变成了一个正向的塔了...当然这样的一个特点就是最后展现出来的东西,作者性还是会比较强。 ”


“其实我现在不确定这是好还是不好,我觉得这是个和美国不一样的特点。我希望最后中国动画至少有完全不同类型的两种片子,既能有那种商品感特强、泛娱乐性的、可以跟好莱坞完全接上轨的大体量作品;也能有那作者性很强或者艺术化很强的内容,观众关注的其实就是作者的创作。”


梦工厂作品的品类十分丰富


而无论结果如何,《姜子牙》都是这一支具有敏锐工业和国际化意识的国内顶尖团队,目前探索和呈现出来的最好结果——正如程腾导演在项目结束后所说的那样:“你们看到的一切都是我们尽力而为的结果,可能会有妥协和不甘,但一定不会有偷懒和糊弄。”


结语


在我们的采访当中,经常被人说“感性”的李炜老师用如下的两段话,总结了他人生当中的这一段旅程:


“十年前来北京,自己从一位原画指导、执行导演,成为了一位动画电影导演。10年就是一代人。那时候国内好作品还没有那么多,日本又有很多好的二维动画,美国的《功夫熊猫》也是那个时候最好的三维动画。但现在观众已经不是10年前的观众了,他们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知道什么是好动画电影。5年前有大圣,现在有《哪吒》,未来是什么还不知道。”



(执导)动画电影对我也是第一次,也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因为不了解,所以抱着学习的心态,把自己变的渺小一些,就会心安一些。(我)更知道对投资人负责,对观众负责,毕竟观众希望国漫崛起,也有很大包容心。但是他们认诚意之作,诚意不能少。观众也有情,观众也无情。”


站在现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我们或许无法预测《姜子牙》会在春节档最终会收获怎样的票房与口碑,更无法说出十年以后这部影片会被后人以怎样的眼光看待。毕竟,动画在进化,观众也在进化。



但在打下这一段文字的现在,我也有可以毫不犹豫做出的论断:这是一部集结了掌握坚实的动画技能、具备独特的个人风格、拥有国际化和工业意识的动画人,建立在众多牺牲与付出之上的动画电影。


我也相信,无论是业者或是一般观众,都将能从这部当中,瞥见中国动画的现在,并以此探知它未来的一角。


太公在此,诸神回避。


鸣谢:小榕、野草、远月、思考姬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动画学术趴 (ID:babblers),作者:彼方,编辑:马小褂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