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ommerce会成为泰国首家上市的独角兽吗?
2020-09-30 10:16

aCommerce会成为泰国首家上市的独角兽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刘荻青,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疫情隔离大大推动了在线购物,泰国最著名的创业公司之一aCommerce就成了这场战役中的赢家。现在,它立志要成为泰国第一家IPO的初创企业。


当其他公司还在新冠疫情中挣扎时, aCommerce拿到近1.4亿美元的融资。aCommerce的季度业绩也因为疫情得到了改善,公司的CEO Paul Srivorakul说,aCommerce在二季度整体实现盈利。


简单来说,aCommerce是给电商“端茶倒水”的。这家成立7年的公司提供软件和服务,帮助三星和欧莱雅等品牌发展电商业务,特别是在网店设计、分销、营销、仓储和配送等领域。而随着新冠病毒的蔓延,即便是传统企业也在琢磨如何开展线上业务,这些零售商找到了aCommerce。


据谷歌、淡马锡和贝恩的报告,东南亚的电子商务的体量将从2019年的380亿美元,增至2025年的1530亿美元。而这份报告还是在新冠疫情爆发前的预测。


“电子商务推动者”只是一个总体概念,但像aCommerce这样的公司,会和品牌以及零售商在很多方面进行合作/The Ken


aCommerce创始人三兄弟Paul、Tom和John Srivorakul正寻求IPO。很有可能,它会成为泰国第一家上市的第一家互联网企业。他让一代泰国企业家看到希望,它还能验证外国投资者对泰国的信心。


即使是收购,泰国也很少见到头部创业公司以这种方式退出。迄今为止,泰国有两起著名的收购案。一是腾讯在2012年收购了数字媒体和娱乐公司Sanook.com,此前,2010年10月,腾讯曾以105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后者49%的股份。


另一则是Srivorakul兄弟参与的另一项重大收购。2011年6月,团购服务公司LivingSocial以6800万美元收购了他们的社交商务网站Ensogo。同年2月,Srivorakuls兄弟将他们的第一家创业公司Admax Network卖给了数字媒体公司Komli Media,后者现为归印度SVG Media所有。


aCommerce计划最快在明年上市,在此过程中筹集2亿美元。如果成功上市,可能会将aCommerce推向独角兽俱乐部,而这将成为泰国第一只独角兽。


Paul Srivorakul告诉媒体,该公司的投资人包括PE巨头KKR的基金Emerald Media和澳大利亚的Blue Sky,他们已经帮助该公司在结构上为上市做准备。其实,自2018年以来,公司就在谈论IPO的可能,但这一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确信,据传,泰国、新加坡和澳大利亚是潜在得上市地点。


aCommerce也在2018年开始重组。两位前高管告诉媒体,因为要IPO,投资人提出了新目标,比如,缩减资本密集型业务。这意味着,公司不再强调仓储或最后一公里物流等服务。


相反,它加大了对软件服务的关注,因为软件服务更便宜,可扩展性更强。aCommerce因此能做到将员工人数从高峰期的1000人缩减到现在的800人左右,员工削减大多是在印尼和菲律宾,因为当地可以依靠大量的日薪工人。


现在,aCommerce仍需要在上市和服务客户间取得平衡。此外,泰国市场贡献了其近一半的收入,它要打破对本土市场的依赖性。另外,成为独角兽后,市场竞争也在加剧,aCommerce的赌注是——将目前为客户提供的大量管理咨询服务自动化,这能否让它抵达IPO的终点线?


越来越拥挤


aCommerce的一位前任高管表示,2017年至2018年间,当公司改变战略时,营收增长有所下降。


然而,这之后不久,aCommerce在泰国的业务就实现了盈利,并在其他市场也取得了进步,达到了收支平衡。


2019年,公司营收增长至2.8亿美元,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在整体营收中达到“健康”的个位数,aCommerce拒绝对这些数据发表评论。


2017年11月,aCommerce获得了由Emerald Media领投的6500万美元B轮融资。


aCommerce已累计获得1.4亿美元融资/The Ken


现在,aCommerce不再是唯一的焦点,疫情期间,不断有竞争者加入。


8月上旬,总部位于新加坡的Anchanto获得1200万美元的融资,该公司的业务模式和aCommerce很类似。


和aCommerce一样,Anchanto一开始也提供物流和供应链服务。但与aCommerce不同的是,Anchanto完全转向了技术型服务。这种效率使其250人的团队能够为超过12000家企业客户提供服务,其中还包括300家全球企业。


Anchanto的CEO Vaibhav Dabhade淡化了与aCommerce之间的竞争,他向The Ken解释,两家公司“不存在直接竞争”。他提到,Anchanto在2017年出售了其资本密集型的物流和供应链部门。从那时起,公司就只专注于打造技术。


Dabhade表示,新融资将用于为电商平台和物流公司打造自动化服务,并将业务扩展到中东和澳大利亚。


aCommerce在泰国的影响力很大,但现在也有当地的竞争者在蚕食它的市场份额。最值得关注的是N-Squared,他们与品牌合作,为他们赋能,还在Shopee上销售自有品牌产品。


N-Squared成立三年来,与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和菲律宾的60多个品牌有合作。据一位知情的泰国技术高管透露,该公司最近从投资者那里筹集了10亿泰铢(折合为3200万美元)后,准备加大在这些市场上的投入。


N-Squared/公司官网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传统零售商越来越多地自行探索数字化。


中央集团旗下拥有泰国最大的购物中心,它与京东合作开发了自己的线上商店。还有价值600亿美元的泰国企业集团Charoen Pokphand(CP),2020年8月,集团掏出1700万美元收购当地电商Chilindo,以扩大其WeMall电商平台。


阿里巴巴还是CP关联公司Ascend的投资者,该公司管理着WeMall以及一系列其他金融科技服务。


这些自行开设线上业务的集团并不是aCommerce的直接竞争对手。事实上,他们给aCommerce提供了一个强大的销售渠道,帮助品牌商在多个电商平台曝光。但危险的是,这些企业集团如果想要做更多的事该怎么办。


“大部分像中央集团这样的线下零售商都在致力于电商市场,但不幸的是,由于竞争和利润率,成本非常高。我认为维持这些市场平台会有一定的挑战性。”一位泰国的电商高管对此表示。


“他们中的很多企业都在问如何进入‘电商赋能者’的领域,因为看起来aCommerce正在做的事情很有趣。他们自然也开始关注这种模式。”这位高管补充道。


这意味着,像CP、中央集团和其他公司开始提供aCommerce出售的服务,比如数字营销、电商咨询,甚至是跨平台管理销售的技术。不过,虽然他们拉拢与品牌之前的关系,但aCommerce却保持着更中立的立场,让品牌商能够在多个平台运作。


做泰国的Shopify


2013年刚开始做aCommerce时,Srivorakul兄弟最初是将其设想为一个物流赋能者。aCommerce那时在帮助企业将产品存储在仓库中,并使用aCommerce的卡车和摩托车,组成最后一公里的配送车队,向客户发送货物。


“但由于当时大多数零售商并没有做电商,所以他们不得不转向赋能电商。”一位aCommerce早期员工说。aCommerce为此开发了一些服务,允许零售商外包一部分甚至是整个数字销售过程。


aCommerce的服务范围从开发和管理店面和渠道管理,到数字营销、库存管理和一般电子商务战略。其中一部分还涉及到aCommerce员工作为团队的外包成员直接与客户合作。这类似Shopify。


自从改变战略后,aCommerce就像Anchanto一样推崇更多的自动化服务。Paul Srivorakul表示,该公司提供了超过500个API(应用程式界面),这些API被打包成模块,企业可以每月续费使用。


Anchanto/Post&Parcel


三位前高管告诉The Ken,SaaS服务被看作是风险资本家在初创企业中寻找倍数增长的更好方式。2020年,随着品牌和零售商变得越来越懂电子商务,这就变的更有意义。对于为品牌提供管理电子商务的公司来说,流失是一个关键问题,因为最终,这些品牌都会将他们的业务收回内部以加强控制。


aCommerce的创始人们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我们为品牌和零售商打造的一切,都是希望能够完全自动化,使企业能够在未来两三年内管理自己的端到端运营。电子商务的未来将由API驱动,我们希望为零售商或品牌商提供所需的API生态系统。”他说。


“我们显然有扩大规模的雄心壮志,其中一种方式是授权我们的技术和API”,Paul Srivorakul补充道。


这就意味着提供管理库存、销售和促销的技术系统,就像Anchanto做的一样。但挑战在于如何匹配零售商的需求。aCommerce所瞄准的大品牌商往往无法完成在内部管理一切。Paul Srivorakul承认,“高接触”式的服务,即团队直接与客户合作,将在未来几年内占到公司业务的90%。


他又解释说,新冠病毒不仅加速了消费者电子商务,还加速了特定的垂直领域。例如,泰国最大的医疗保健集团Bangkok Dusit Medical Services(BDMS)正推出在线药店销售,并寻求触达客户的数字路径。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一直能看到大规模的行业转向线上,探索数字收入模式和电子商务”,他说,“我不愿意称它为数字化转型......它更像是电子商务加速,因为在数字化转型中,首要的是赚钱。”


aCommerce已经实现了盈利,这是让很多创业公司羡慕的。以爆发式增长为代价,这是科技创业公司的典型做法。


上市之后就要买、买、买


“他们并没有疯狂的增长”,一位前aCommerce高管称。Paul Srivorakul表示,过去两年的营收增长了60%,这个增长是低于Shopee的,根据其母公司Sea最近发布的财报显示,Shopee在最后一个业务季度的成交总额(GMV)增长了110%。


比较保守的做法有利于控制企业的基本面,但也会导致放弃一些计划。例如,2017年11月,当aCommerce在筹集C轮融资时,aCommerce承诺将在越南和马来西亚快速扩张,当时公司在这两个国家的份额有限。


相反,泰国仍然占其业务的大部分,印度尼西亚次之,超过在菲律宾和新加坡的业绩。


如果aCommerce能够上市,因为这将给公司更多的资本去寻求收购机会。


“上市使我们能够通过兼并和收购更快地扩张,”Paul Srivorakul说,那些在电商方面拥有核心竞争力但缺乏技术的公司,可能成为收购目标。


一个潜在的交易对象就有可能是Leflair。但作为越南的电商推动者,该公司已经破产,并于2020年2月关闭。Leflair由一位前Rocket Internet高管创办,从投资者处筹集了1200万美元,帮助Calvin Klein、Botanist和Moleskine等品牌在越南进行线上销售。但它从未成功在当地拓展业务。


越南Leflair/AsiaTechDaily


IPO将给aCommerce提供流动资金,让其可以进行并购交易,并为投资者提供退出机会。


“成功的退出将开启‘创业生态系统飞轮’。当一家公司的创始人和早期员工在退出时出售他们的股份,他们一般会去创办新公司或投资其他创业公司,”泰国Beacon Venture Capital的投资经理Natariya Wittayatanaseth这样表示。


Wittayatanaseth说,Paypal出售给eBay,Lazada出售给阿里巴巴等开创性的退出,都看到了这些公司前员工继续开创新业务,维持创业的生态系统。


Wittayatanaseth认为,aCommerce若能上市,将帮助泰国证券交易所更加适应科技企业,为未来这些企业的IPO铺平道路。


“这类的IPO越多,投资者就越习惯于科技公司,市场的流动性也就越强;所以就会产生滚雪球效应,从长远来看,可以改善其他创业公司的退出机会”,Wittayatanaseth补充道。


无论aCommerce的估值如何,也不管它是否能成为独角兽,aCommerce上市一定会引发泰国创业公司的集体狂欢。


参考资料:

https://the-ken.com/sea/story/destination-ipo-thailands-acommerce-rides-on-covid-digitisation-demand/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刘荻青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