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玩找我超级甜,既骗感情又骗钱”
2020-10-07 10:12

“陪玩找我超级甜,既骗感情又骗钱”

本文来自燃财经(ID:chaintruth)原创,作者 :孟亚娜,编辑 :杨洁,题图来自IC photo


“花钱找人陪着打游戏”,在年轻人中越来越常见。游戏陪玩作为一个新兴领域,同时兼具“游戏”和“年轻人社交”双重属性,既能让人月入过万,也埋伏着种种陷阱。

 

“我第一次请陪玩,就遇到骗子,连25元也要骗吗?”在王者荣耀贴吧里,一位名叫“九日想我吗”的网友发帖表示。

 

据他描述,自己是第一次点游戏陪玩。他在贴吧添加了一位陪玩的QQ之后,对方引导其扫码付款,但在他将游戏分享链接发给对方时,却再也联系不上那名陪玩。

 

在这条帖子下方,不少回帖表示,找游戏陪玩,一定要去平台上找。但“找平台”就真的能保证靠谱吗?

 

另一位名为“邪小西”的网友表示,自己正是在游戏陪玩平台比心陪练APP上看到某位陪玩的评价不错,声音也好听,才下了一单。但玩过两局之后,他发现对方水平实在“不行”,便提出退款的请求。对方却表示,平台上无法退款,需要另外添加微信,并要求他先在比心陪练APP上确认收货和提交评价。他添加了对方微信,结果却在提交完评价之后被迅速删除好友。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道,这种骗局中的陪玩方,基本上是事先在网上租好高等级和装备的账号,再来进行陪玩接单。燃财经发现,此类“租号”的业务并不少见,在电商平台上搜索“租号”这一关键词,立刻会出现很多提供租号服务的商家,价格从1元-20元不等。


电商平台上的租号卖家  图 / 淘宝APP 燃财经截图

 

陪玩作为一个新兴的小众领域,仍然缺乏监管和行业规范,进而导致乱象丛生。游戏玩家本来是为了找陪玩带练,结果却一不小心掉入诈骗者挖好的“坑”,这种案例比比皆是。在众多游戏相关的贴吧里,关于游戏陪玩的投诉贴几乎占据半壁江山。

 

9月26日,央视也报道了一起利用网络游戏陪玩实施诈骗的案件。

 

据悉,该6个诈骗团伙成员作案手法均为通过在网上冒充女性,在陪玩游戏的过程中接近和认识受害者。在诈骗过程中,该团伙诈骗分子利用网图、变声器,在社交软件上冒充女性,与对方进行语音聊天,不断增进感情。当受害者逐步上钩,开始动心,要求与其见面时,诈骗分子便表示让对方给自己的账号充值。

 

这也进一步引发外界对陪玩行业乱象的关注。陪玩中到底存在多少“坑”?这个行业,对年轻人而言又真的有前景吗?


陪玩月入过万有“套路”


有人做陪玩是赚钱的,有人则是为了“好玩”。

 

B站UP主“小嘴恰了蜜啊呜子”(以下简称“啊呜”)做了两个月陪玩,净赚3万元。她表示,自己刚开始只是“兼职”陪玩,仅收费15元/小时。因为她脾气好、话多,游戏技术也不错,价格慢慢涨到35元/小时。

 

后来,啊呜把自己的陪玩操作编辑成视频,上传到了B站,播放量竟然很快达到10万以上。之后,越来越多的“老板”找到她陪玩,现在,啊呜的生意越来越好,经常单子“多到打不完”。

 

对喜欢打游戏的年轻人而言,陪玩有着强大的吸引力。“做这个既可以玩游戏,又能赚钱,还能和小姐姐们聊天,太开心了。”一位比心陪练平台上的陪玩阿森如是说。

 

根据今年4月比心陪练APP公布的《游戏陪练行业白皮书》显示,目前平台上已经有接近150万游戏陪练赚到钱,其中全职平均月收入7857元,兼职平均月收入2929元。在比心陪练APP上,价格最高的是“校长”王思聪,定价为666元/小时。

 

在陪玩平台上,下单的客户一般被称为“老板”。只要出得起钱,甚至可以做王思聪的“老板”。比心陪练曾表示,在2019年,其平台上最大手笔的一位“老板”,共花费308万元找大神陪自己打游戏。

 

但这并不是陪玩的常态。阿森告诉燃财经,他在比心陪练接单是为了“好玩”,每个月只有几百元收入。

 

可如果想要将它作为职业,赚钱仍然是必要的,这并不是随便“玩玩”就可以做到。多位游戏陪玩告诉燃财经,想要将这份工作做到月入过万,需要有一些固定的“套路”。

 

“有老板需要冠名吗?520元一个月送尾巴,康康我。”在QQ陪玩群里,温言挂出了一张接单海报。

 

维持好和“老板”的关系,尤其是老客户,对陪玩来说非常重要。有的陪玩会将老客户排名,并明码标价售卖“冠名单”,主要分为日冠和周冠、月冠,或者也叫日陪、周陪、月陪。其具体操作是,陪玩将自己ID的后缀签上“老板”的名字,挂到其他平台进行售卖,而“冠名”的价格也并不统一,大多都在几十元到几百元之间,520元一个月是比较常见的价格。


 QQ群陪玩广告单   图 / 网络  燃财经截图

 

还有些陪玩师会在陪玩平台养号。例如,找人刷好评单,等到自己的ID有一定热度之后,自己当客服接单,之后再转给其他陪玩,毫不费力赚取中间差价,这就是俗称的“二手单”。

 

据啊呜描述,二手单的派发流程一般是,“老板”在平台上发起40元/小时的陪玩单,接到单的陪玩接单后,再以10-25元的价格转发到二手单社群里。“我刚做的第一个月,单不多的时候,也会接这种二手单。主要接白金以上的陪玩,这样竞争的女生少,给的钱也会多一些。”但也因此,造成很多玩家的抱怨:自己明明点了一个“王者女陪玩”,但上号后,声音和人完全对不上,操作也很“菜”。

 

再有甚者,会有陪玩为了赚钱,接一些特殊单,也就是“搞黄色”,例如KP(磕炮)单,还有一些线下进行交易的黄色单。

 

比心陪练APP就在今年8月被人民网“点名”。据人民网报道,一些女陪练在比心陪练APP上主动向玩家兜售“深夜服务”,主要涉及到视频裸聊和性服务,视频裸聊标价188元/20分钟,露脸价格是388元/20分钟,部分未成年玩家也因此受到影响。

 

在黑猫投诉上,也有玩家投诉比心陪练,称在其上遇到有陪玩直接向他发送黄色视频。

 

女性陪玩们更是不乏受到骚扰的经历。

 

“之前在比心陪练APP上经常有人问我接不接线下1000-5000元的单,甚至曾经有出价2000元的,直接问我‘约吗’。我说我哪怕正常做翻译,一个星期也可以赚到2000元。”啊呜说,这样的玩家一般都是故意在引诱着平台上的年轻女性陪玩。“有人把陪玩行业和某些娱乐服务场所相比较,认为做个全套下来都不止一千元,所以觉得网上的小姑娘也会为了几千元动心。”

 

如今,陪玩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已经直接和“软色情”挂钩。啊呜对此有些忿忿不平,她认为这其实是对陪玩行业的污名化,因为陪玩对她而言只是一份正常的工作。

 

啊呜说,自己之前也接过199元/小时的线下单,但都是很正常地坐在网咖同城“开黑”。“当时我穿的就是卫衣和牛仔裤。”她说。言下之意,自己并非从事“特殊单”,而她遇到的,也是正常的游戏玩家。“玩了三小时,对方转了600多元,最后还给我支付了88元的车费。后面他也曾再找我聊天,但我们也都是正常的公事公办,问的也都是玩游戏之类的事。”


大叔变萝莉,游戏大师全靠P


想成为一名陪玩,非常容易。

 

燃财经以应聘者的身份,添加了一位陪玩工作室的QQ,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通过简单的语音培训以及照片上传,就正式“入职”陪玩接单群。

 

实际上,想入驻更正规的游戏陪玩平台,吸引客户,也不是什么难事。许多游戏陪玩平台对陪玩的审核并不严格。经燃财经体验,成为一名比心陪玩师,只需要两步,首先是实名认证,需要上传身份证之后进行人脸认证,其次是上传相关游戏界面资质完整截图(包含有游戏ID和当前赛季段位)。

 

此外,游戏资质认证中对男女陪玩师游戏级别的要求不同,对男陪玩师的技术要求略胜一筹。拿王者荣耀举例,对男陪玩师的级别要求是星耀及以上,而对女陪玩师的门槛则降低到了铂金以上。


比心陪练APP认证审核过程  图 / 比心陪练APP 燃财经截图


客户对陪玩的需求,不外乎游戏技能提高和陪伴社交需求两方面。因此,游戏资质要求是必需的,而外貌、声音则成为客户下单的前提条件。在此背景下,各种“造假”也围绕着他们展开。

 

在网络上,有很多伪造游戏资质认证的服务。在淘宝上搜索“游戏资质认证”等相关词语,便会找到一些“修图大师”。这些卖家多数是服务于想要在平台上提高资质、提升曝光率的玩家;而他们所提供的服务也包含游戏国服省称号、段位印记、巅峰赛分数、国标英雄等,价格有的甚至低至1元起。


电商平台上的游戏资质销售   图 / 淘宝APP 燃财经截图

 

在2019年,警方就发布一起“200名抠脚大汉伪装成美女游戏陪玩”诈骗案例。


该案例中,诈骗分子虽然伪造成了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但实际上的运营内容是让员工利用社交软件,冒充年轻的白富美,以恋爱、交友甚至结婚为名义,拉拢网友一起玩游戏,后将其诱导至某指定游戏平台充值消费,谋取利益。整个诈骗过程中分工明确,并且由于这种诈骗手段多以感情为诱饵,受害者的钱大多是充值到游戏中,甚至很多被害者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骗。

 

“你以为游戏中的萝莉,可能是现实中的抠脚大汉。”据部分陪玩透露,市面上目前有很多卖家给他们做头像,甚至语音条都可能是假的,这非常常见。“基本不会有人放真实的照片做头像,我之前还试过用药水哥的‘照骗’。”啊呜说。燃财经搜索并询问网图价格,发现在淘宝上,只要1.9元就可得到3000张网红男女头像照片。

 

而如果在网上搜索变声器,得到的结果更是五花八门,大多数产品价格基本都在百元左右,功能十分齐全,包含大叔音、萝莉音、暖男音和御姐音等。

 

在相关产品的评论区,有多位用户如是评价:每天都会用变声器打游戏,偶尔聊天,客户都夸声音很好听。


电商平台上的变声器及网红头像   图 / 淘宝APP 燃财经截图

 

“陪玩这个行业门槛较低,一般对技术要求不大;价格分类也比较细,按照不同段位、匹配和排位价格不一致等来定。”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啊呜也表示,这个行业对女性陪玩的要求并不高。对颜值没什么特别要求,技术只要“不太菜”基本就可以。“比如段位在黄金以上,有1-2个擅长的英雄,除会玩辅助之外,还会任何一个别的位置。”另外,只要话多、性格好就可以。

 

“我自己玩游戏的时候,经常会闭麦,动不动就挂机退游戏。但我当陪玩的时候,永远是那个积极、乐观向上,会为’老板‘着想的好队友。”啊呜说。如果升到大师以上级别,话多、声音好听,月入过万不是问题。

 

相对而言,男性陪玩要求就高一些,一般都需要大师级别以上,郊区大师可能要25-30级,韩服宗师则需要到50-70级。


“网恋”骗局网住的不止玩家


“网恋选我我超甜,既骗感情又骗钱。”网上流传的这个表情包,对于陪玩来说也一样常见。

 

陪玩已经从当初的“带上分”、代练等,向着更深的“陪伴”和社交方向发展。这也使得它为“网恋”骗局提供了条件。

 

啊呜告知燃财经,有些“老板”在陪玩的过程中会有其他想法,希望发展网恋,这样的“老板”非常大方,经常额外支付费用,于是会有陪玩利用客户的这一心理来“圈钱”,这在陪玩圈里屡有发生。

 

啊呜的收入里,就大约有一半都来自几个经常点单的“老板”。其中有想网恋的,也有喜欢额外支付费用的。但是她从来没想过要通过骗感情来圈钱,如果有“老板”付款时多支付了费用,她就把它当做“预存单”。

 

正如啊呜所言,在各种社交平台,玩家被陪玩骗感情骗钱财的贴子随处可见,涉及金额几千元至数万元不等,有玩家甚至在陪玩身上花费上十万元。

 

实际上,这种情况下被网住的,并不只是玩家。陪玩们也多数是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有时也会成为骗子瞄准的对象。

 

图 / pexels


20岁的Shsssz是一名游戏爱好者,在贴吧看到了一则陪玩信息。对方是名女性,名字是“芥末”,称需要一个ad位置的陪玩。第一次接单的Shsssz抱着好玩的心理,以成交价格20元/小时接下了这个陪玩单。当天,Shsssz陪着对方“从早上一直玩到中午两点,没有输过一局”,但他最终只收取了芥末3小时的费用,赚到自己作为游戏陪玩的60元“第一桶金”。

 

之后,Shsssz又陆续陪芥末玩过几局,因为要上班,陪玩只是业余爱好,因此他劝说芥末去找别的陪玩。但到第三天,芥末再次找到他。一番商讨后,她同意每天等Shsssz到晚上八九点下班,Shsssz再陪她打游戏到半夜一点左右。“那时候她还是黄金段位,我后来一直带她到了钻四。”

 

但从这时起,Shsssz就再也没有收过芥末的钱。一星期后,他看到芥末发了一条朋友圈:我喜欢你,仅你可见。

 

两个人就这样确立了恋爱关系。此后,Shsssz陪玩的频率更加频繁。“白天我陪她聊天,晚上下班后,再陪她打排位。”没过多久,芥末提出要和Shsssz“奔现”,他当即向芥末转了一笔1100元的机票费用。

 

但没两天,芥末再次向他索要1000元。当时Shsssz提出了视频的请求,但芥末拒绝了。听到她说“之后再这样,自己就要’不见了‘”时,Shsssz心又软了,转了钱给芥末。几天后,Shsssz通过订票软件平台查询到芥末的购票信息,结果得知在订完票后就退票。

 

芥末对他给出的理由是,因为闺蜜没钱交房租,她把钱借出去了。虽然对这一理由有所怀疑,但Shsssz最后还是接受了这种说法。“我觉得我那时对她真是好到那种无法形容的地步。每天除上班吃饭,其余时间都是陪她打游戏、打排位,每一局都是在认真陪她玩,我不想输。”他说,“我怕她不高兴。”

 

这场年轻的恋爱美梦最后的碎裂,只是因为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理由。一次,二人因为如何修改情侣ID起了争执,芥末立刻表示他们“三观不合”,并提出分手。有些慌乱的Shsssz表示,分手的前提是要还钱,结果却迅速被对方删除好友,双方就此失联。

 

“我无怨无悔地付出,换来的却都是欺骗。” Shsssz说,“我才20岁,也没有什么感情经历,本以为遇到的是场爱情,没想到是个骗局。她就给我这么点陪玩的钱,却圈走我2500元左右。”

 

无论哪一方被骗,在陪玩平台上,这样的案例都并不少见。这背后的原因,还是陪玩行业过低且缺乏监管的“入行”门槛。


游戏陪玩风起风落


根据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国内游戏市场规模已达1400亿元,和游戏相关的周边产业也随之得到了快速发展,陪玩就是其中之一。

 

早在2018年,陪玩一度站上风口,头部游戏陪玩平台也开始出现。在2018年,捞月狗宣布完成由天图资本领投的2亿元C轮融资;暴鸡电竞在2017年拿到红杉中国领投的4500万元A轮融资,又在2018年宣布获得启明创投领投1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比心陪练在2018年获得由IDG资本领投的数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2018年,比心陪练公布称平台月流水超过2亿元。

 

此外,大量互联网公司也开始涉足其中。斗鱼、虎牙等游戏直播平台先后开设了陪玩板块;小米此前推出过一款语音交友APP“啾咪星球”,这也是一款陪玩开黑互动应用工具,内含《绝地求生》、《英雄联盟》、《王者荣耀》、《CSGO》等热门游戏陪玩专区。

 

图 / 微博绝地求生


但这个行业,仍然处于野蛮生长的丛林状态。

 

游戏陪玩经历前几年的资本“风口”后,发展也渐渐慢下来。处于连接玩家和陪练者的“中介”角色的陪练平台,商业模式有限,而又无法达到游戏直播那样的规模,因此,为了盈利,对各种“剑走偏锋”、打“擦边球”的现象也一直是处于睁一眼闭一眼的状态。

 

在被点名“涉黄”后,今年8月21日,比心陪练回应称,已采取账号冻结、列入黑名单风控系统等措施。但之后据新京报贝壳财经报道,8月22日,有互联网资深人士透露,比心创始人、CEO林嵩及负责内容监管的十余人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

 

今年9月1日,陪玩应用“猎游”APP因存在不良信息内容、审核制度落实不到位、用户个人信息保护制度未落实等问题,被责令暂停更新“交友”频道30天、开展全面整改等。截至9月3日,猎游已封禁185个账号,禁言101个账号。

 

而在平台加强风控的同时,做陪练的年轻人们也面临更重要的职业发展路径问题。

 

2019年7月31日,《中国电子竞技陪练师标准》正式发布,拥有明确的职业标准,将电竞陪练师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三个等级。电竞爱好者可以通过认定平台进行考核,合格者将被授予“电子竞技陪练师”职业技能认定。

 

但这仍然是个收入并不稳定和透支健康的职业。

 

“我不建议大家把陪玩当成一个长期的职业。陪玩需要熬夜打通宵游戏,因为单多,经常昼夜颠倒。另外,这个行业也不够稳定。陪玩是吃青春饭的,三十多岁以后,男陪玩的操作会退步,女陪玩声音会变老。另外,每个游戏都有自己的寿命,你的收入会随着游戏的命运而波动。”啊呜说,“不过把陪玩作为你下班之后的副业,还是可以的。”


文中阿森、温言、芥末为化名。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