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牙》失利,“彩条屋”神奇不再
2020-10-08 18:50

《姜子牙》失利,“彩条屋”神奇不再

本文来自首席人物观,作者:小满,编辑:江岳,题图来自:《姜子牙》


“中二狗血剧情,小学生编剧水平,画面特效也就一般吧。”


“我很想感动,但我真不知道你们到底在演什么。”


……


这个国庆档,备受期待的《姜子牙》上映后口碑两极分化,面对铺天盖地的差评,影片票房也呈现断崖式下跌。


上映首日,《姜子牙》就豪取3.3亿,创造了国内动画电影的最高首日票房纪录。


随后,影片便以7000万的体量级别依次衰减,第二日:2.76亿、第三日:2.03亿、第四日:1.39亿……如今已经被同期上映的《我和我的家乡》全面超过。


《姜子牙》是彩条屋影业“封神宇宙”的第二部作品,首部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在去狂收票房50.7亿,因此很多观众对这部电影的期待陡升,甚至把它看做是《哪吒》的续集。


之所以存在这样的“误会”,其实也少不了彩条屋的各种“暗示”。


在营销方面,《姜子牙》丝毫不放过和哪吒、大圣进行捆绑宣传的机会,常常刻意安排三人同框出现。



幻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在看完电影后,大家失望地发现,《姜子牙》和《哪吒》其实完全就是两部电影,就连共同出现的人物申公豹,在形象和性格上也大相径庭。



哪吒只出现在了片尾的彩蛋里,那也是许多观众全场唯一发出笑声的桥段。


在猫眼专业版中,《姜子牙》预测的最终票房落在了15亿,这显然和中国影史票房第二名的《哪吒之魔童降世》难以相提并论。


母公司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在彩条屋影业刚成立时这样说:


“光线最出名的标志就是彩条,公司全以彩条装饰,光线就是彩条屋。同时也希望这幢屋子能为中国动画人遮风挡雨,成为中国动画的大本营。”


如今五年过去了,彩条屋有过《哪吒之魔童降世》这样的票房辉煌,但也遭遇了《姜子牙》这样的口碑失利。


这个立志于做中国动画大本营的彩条屋,未来的路到底该怎么走,是该冷静想想了。


01


2015年夏天,一部名叫《大圣归来》的国产动画电影横空出世。


影片上映首日时,排片率仅有7.8%,但凭借口碑的不断发酵,上映后第三天,这部电影的票房就成功破亿。


眼看着《大圣归来》的票房越来越高,有一个人终于坐不住了。


他就是王长田。


《大圣归来》上映第四天,王长田一声令下,光线传媒火速注资2000万,与《大圣归来》的导演田晓鹏成立了十月文化公司。


其实早在三年前,田晓鹏就曾找过光线传媒,但王长田的态度一直犹豫不决。


光线此前参与的两部动画电影《赛尔号大电影3》和《秦时明月之龙腾万里》,市场表现均不理想。在王长田看来,急需爆款来提振士气的光线传媒,已经难以承受接二连三的失败。


在《大圣归来》的八年制作周期里,由于资金极度紧张,导演田晓鹏找遍了亲友借钱,甚至最后都去央求岳父岳母,但他始终没有等来光线的注资。


影片上映后的火热表现,让王长田感到万分懊悔,他当机立断:“《大圣》里没赚到钱不要紧,我们要的是未来。”


就在这一年,曾参与《泰囧》的宣传策划经理易巧向王长田主动请缨,成立了光线传媒旗下第一家创业公司彩条屋,专攻动画电影制作。


一开始,彩条屋根本没有项目运转,整个公司也只有易巧一个人,他要做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拜访各种动画导演。


由于中国长期缺乏优秀的动画长片导演,在一番搜索调研之后,易巧将目光转向当时全国最好的一批动画短片导演。


“我很好奇五六年过去了他们还在干吗,还活得下去吗?因为做短片是不赚钱的。见了一大圈,果然大家都活不下去了,很多都转行做游戏或者其他,只有五六个导演还在坚持。”


在这批还在坚持做动画的短片导演里面,就有后来《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导演饺子。


初次见面时,易巧和饺子聊了聊对《打,打个大西瓜》的理解,这部短片是饺子发表于2008年的成名作,先后获得了29个重要奖项。


动画短片《打,打个大西瓜》


很快,两个人决定“一起干一票大的”,那个周期长达四年的项目蓝图开始勾画。


公司成立的第一年,易巧一口气签下了15位动画导演,还参投了一些正在进行的动画项目,其中包括一部即将完成的动画——《大鱼海棠》。


2016年,筹划了12年的《大鱼海棠》上映后取得了5.62亿元的不俗成绩,年底,由彩条屋发行的日本动画《你的名字》,也以5.7亿元成为了内地票房最高的日本电影。


此时的彩条屋才成立不到一年,这样辉煌的成绩一度让人对未来充满憧憬。


王长田也说:“彩条屋影业势必将在国产动画电影以及真人奇幻电影的领域占据一席之地,我希望彩条屋在接下来3年能冲击国产动画半壁江山。”


未料到,滑坡来得如此突然。


就在2017年暑期档,成人向动画《大护法》叫好不叫座,最终票房仅为8760万元,这不免给彩条屋的雄心壮志浇上了一盆冷水。


到了2018年,王长田的“半壁江山”设想不仅未能实现,彩条屋的业绩还直接跌入谷底。入围了第67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的《大世界》,虽然有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奖等光环加持,但最终票房仅有261万。



一时间,唱衰光线传媒和彩条屋影业的声音不绝于耳,光线传媒的股价也从2016年最高时的25.47元每股,跌到了2018年最低时7.00元每股。


成立三年多,由于动画制作周期的原因,彩条屋投资了许多半路出家的作品,但属于彩条屋完全自制的作品一直未能亮相。


直到2019年,这是彩条屋影业成立的第四个年头,易巧翘首以盼的原创电影终于要来了。


02


“你现在手上还有哪些项目?”


2015年底,专程飞到成都的易巧,在见到饺子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饺子回答说自己手上还有一些外包的项目,有的甚至已经提前预付了钱。


易巧说:“那能不能把这些钱全都退回去,我们下来一起干一票大的。”饺子没有多考虑,当场应下。


几个月后,饺子给了易巧一个关于《哪吒》的故事梗概,这里面阐述了关于魔丸和灵珠的初始设定。


拿到这份简陋的PPT后,易巧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订了一张飞往成都的机票。


得知易巧要来,饺子心里很是兴奋,认定这次是要来正式敲定合作,结果没想到,等来的却是易巧一顿劈头盖脸的批评。


易巧对整个故事结构和细节都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要求从头到尾重新修改一遍。饺子听完了很是崩溃,但还是继续埋头修改剧本。


两年时间,饺子前前后后对剧本修改了66稿,相比最初的故事,有一半以上的改动,最终才确定了上映时的版本。


剧本完成了,更难的制作来了。


由于中国还没有成熟的动画制作体系,彩条屋只能把《哪吒》的项目,外包给20多个大大小小的特效公司,总计1600余人。


掌控这么庞大的一支制作团队,而且大家都来自不同的公司,对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导演来说,难度不小。


预算超支、制作超时的情况时有发生。


就在正式上映的前三周,《哪吒》还在紧张地进行后期制作。眼看工期紧张,易巧紧急追加了两次预算,更新了主力制作团队,并且全员开始“007”加班工作,最终才算顺利赶上了预定档期。


即便如此,饺子一直想做的魔丸和灵珠融合时“日月交替、斗转星移、宇宙坍缩”的镜头,最终也还是没能与观众见面。


这个只有几十秒的镜头,饺子让几家公司一起做了五个月,始终没能做出来,直到所有的预算经费都花完了,饺子也只好放弃。


2019年7月25日,《哪吒之魔童降世》正式上映,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动画电影口碑大爆,一时间,所有的社交媒体都在刷屏关于哪吒的故事。


与此同时,很多人也把目光聚焦到了导演饺子的身上,比起逆天改命的哪吒,他的传奇故事也毫不逊色。


《哪吒之魔童降世》导演饺子


非科班出身的饺子原名杨宇,2003年从四川大学华西药学院毕业,随后找了一家广告公司上班。工作一年后,出于内心的热爱,饺子回家自学动画制作。


父亲去世后,饺子和母亲两个人相依为命,家里仅有的收入就是母亲每个月1000块的退休金。他跟母亲住在一起,每天吃超市特价菜,从来不买新衣服,不拉网线,也尽量不出门,一心钻研动画制作。


耗时近四年之久,饺子终于做出了一部16分钟的反战题材动画短片《打,打个大西瓜》。


饺子说:“制作《打,打了个大西瓜》那三年半的时间,我过得跟生活在空间站似的,三点一线:客厅、卧室、厕所。”


这部收获诸多荣誉的短片,让饺子开始小有名气,但他的生活依然在温饱线上挣扎,他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


易巧说:“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生,丢掉工作没有收入,只有妈妈在他身边陪他,给他做饭……在这五六年里他是什么状态?他一定非常想证明自己。我第一次见到饺子导演的时候,就能明显感受到这一点。他肯定千万次地问过自己,为什么还要坚持做动画?就是要去做一部自己的电影!”


所以,哪吒那句“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豪言壮语,其实也是饺子蛰伏多年的肺腑之声。或许正是这份不甘于屈服认命,渴望活出真正自我的韧劲,打动了很多观众。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巨大成功,也让人们开始对《姜子牙》的故事充满期待。


03


2007年,一个叫程腾的孩子考入了中国传媒大学,当时他报考的专业是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这所院校也被称为中国动画的“黄埔军校”。


程腾赶上了好莱坞大举进军中国的鼎盛时期,《功夫熊猫》代表的中国元素在美国甚是风靡。从中传毕业后,程腾顺利进入了美国南加大影视艺术学院深造,随后在梦工厂和皮克斯实习。


硕士毕业后,程腾成功留在了梦工厂,这份看起来无比光辉的履历却让程腾并不满意。


随着梦工厂被环球影业收购,迪士尼动画也开始强势崛起。《功夫熊猫》带起的那股中国热渐渐消散,加之《大圣归来》在国内市场的亮眼表现,身在异国他乡的程腾开始萌生退意。


中传本科老师高薇华的一通电话,直接把程腾从美国拉回了北京。高薇华直接告诉他,有一部关于姜子牙的动画电影,想找你来做导演。


在彩条屋的工作室,《姜子牙》和《哪吒之魔童降世》两个项目几乎同时进行,团队也常常在一起交流,但两部影片的风格却迥然不同,《哪吒》灵动而热血,《姜子牙》深沉而凝滞。


这其实也是彩条屋打的一手安全牌。


对于摸着石头过河的中国动画电影来说,到底观众喜欢哪种风格,谁也不敢打包票。彩条屋能做的,就只有鼓励年轻导演表达自己的想法,最终形成个性化的动画作品。电影多一种风格,就会多一种成功的可能性。


同时,在《哪吒》的宣发时期,彩条屋并没有推出“封神电影宇宙”的概念。他们担心宣传过度,万一《哪吒》遇冷,那么将会直接影响《姜子牙》的预期口碑。


《哪吒》的大爆,是所有人都没能想到的结果,这也给了《姜子牙》更多底气。


“有没有可能封神大战只是整个计划的第一步?后面还有一个长线计划?”在设计《姜子牙》的主线剧情时,导演程腾的脑洞大开。


在100多个姜子牙人物图谱中,最终导演团队选中了一个面容憔悴的中年大叔。

 

程腾把他比喻为一个遭遇“认知失调”和“中年危机” 的社畜,“在被公司一脚踢出门外后,姜子牙要重塑自己的信仰。”


但很显然,《姜子牙》的故事不如《哪吒》那样受欢迎,这也直接反映在评分和票房上。


在豆瓣上,《哪吒》评分高达8.4分,而《姜子牙》只有7.0分。



对于成年人来说,《姜子牙》的暗黑童话过于语焉不详,对于儿童来说,《姜子牙》的人性叩问又显得晦涩难懂。


在结合了公路片的类型之后,《姜子牙》的整体故事结构显得松散而臃肿。没有形象饱满的人物,也没有扣人心弦的悬念,未经雕琢的台词、过度渲染的场景都让这部电影叫人难称满意。


至于导演程腾“中年危机”的社畜妙喻,或许也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在《姜子牙》的第三个彩蛋里,出现了田晓鹏导演的《深海》预告,当年王长田豪掷两千万拼赌的“未来”,正在逐渐揭开神秘面纱。


然而,《姜子牙》的市场失利显示了彩条屋对导演个人的严重依赖,如饺子、田晓鹏等,这也说明彩条屋尚未形成完全成熟的制作工业体系。


相比美国的“漫威电影宇宙”,彩条屋差得还很远。


漫威无论导演如何更换,其电影的基本风格、主题和质量都能维持一定水准,最终才能形成整体品牌的美誉度。


如果彩条屋的“封神”系列继续一脚深、一脚浅地前行,它最好的结果便是,观众愿意为个体导演和IP买单。电影宇宙的体系搭建,肯定无从谈起。


而就在今年6月,彩条屋的创始人易巧正式离职,加入十月文化任创始人及总裁。


在游族影业的授权下,易巧将接手《三体》真人院线电影的承制工作,这也是他一直想做的事情。


对于易巧来说,卸下光线传媒的职业经理人身份,不用再向王长田直接汇报工作,而是十月文化成为真正的一把手,还有田晓鹏在负责内容,应该能够更大程度发挥自己的才能。


当然,他并没有真正离开光线传媒的助力。作为十月文化的重要股东之一,去年光线再度追加1.98亿元对十月文化的投资,持股比例已经从20%升至28.11%。


对于彩条屋而言,辉煌已成过往。


眼下最重要的是走好接下来的每一步,起百层高楼,其关键在于基础是否牢固。


回首过往,国漫崛起的进程总是充满了艰险和曲折。从《大圣归来》的一鸣惊人,到《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惊艳世人,观众等了整整四年,其中国漫经历了无数次的尝试和挫败。


如今《姜子牙》超高的预售票房,印证着市场对优质动画的万分期待。


有期待,就会有方向,有方向,就会有希望。


下一个爆款何日到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相信它一定会来。


参考资料:

1. 《〈哪吒〉十一年大史记:逆天改命的国产动画》、王雅莉,谢维平、《娱乐资本论》

2. 《〈姜子牙〉导演程腾专访:不讲神话故事,这是我们现代社畜的故事》、一线

3. 《哪吒是天选之人,姜子牙拿的是凡人剧本》、时光网

4. 《当姜子牙遭遇中年危机》、易方兴、《人物》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