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马来西亚遇上黑警了
2020-10-09 16:04

我在马来西亚遇上黑警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马不停,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我买了一辆二手车,交车时车主从驾驶座储物槽掏出一柄铁锤,意味深长的对我说:“希望你用不上,留着防身吧。”


嗯,马来西亚确实不太平。我目前还没抡过锤子,可我买菜的超市里就有被抢过的金店,墙上弹孔今犹在;我吃肉夹馍时,身边就有人被抢包,那人其实刚出银行;我邻居则是因为被盗才搬来这个小区的,被盗走的除了钱财细软还有彩电;中国人微信群里就不用看了,摄像头下公然作案的事儿常看常新。


损失惨重的有机会上报纸,比如新马之间的新柔长堤上,一个做换汇生意的印度人被抢了500万新币。真猖獗是不是。


监控镜头拍下的入室抢劫,图:facebook


坊间传说称外来非法劳工太多了,都是治安隐患。看有些案子的作案手法真是low,当摄像头是摆设,偷家电也敢坐电梯,可low也逮不着。政府狠抓过几次非法劳工,直接导致菜市场一半以上的摊位关张。可是案子该破不了还是破不了。警察很忙。


要说马来西亚的警察,先要从马来西亚的族裔说起。在这个马来人、华裔、印度裔的多民族国家,马来人是最受优待的,生老病死有保障,上学到上岗都有优先席位比例,这个比例严重高于各个族裔的人口比,目测马来人在政府公务部门占90%以上。


很少见到其他族裔公务员,想想绝对少数派被单摆浮搁的也讪讪。公然的不公正助长了贪腐,马来警察敲竹杠的手法在本地广为人知。


马来西亚街头,图:Tupungato/shutterstock


也许是偷瞄了等灯的锡克族印度人梳理大胡子,也许是为了追上戴头巾飙车的马来妇女,上路难免出状况。只要是在路上被警察拦下,并不幸被捉到把柄,比如忘带护照驾照、违规掉头、保险路税过期、超速闯红灯、违章停车,理由正当是不是,好罚款300马币(500人民币左右)起步吧,闻者惊恐。


紧接着进入敲竹杠程序,第一句话是你交给我,100马币就行,第一次碰到这种事的倒霉鬼也会一边盘算一边挣扎下,跑是跑不了的,私了总能省下一大半,就怯生生的反问说,50可以吗。


图:Safuan Salahudin / Shutterstock


马上套路来了,警察敲竹杠进入第二步,他会立刻转头对搭档说“开罚单”,一副“你这价格砍的都触犯我尊严了”的态度,司机也不敢造次了,立刻掏钱包拿钱顺便掏出手机看一眼。


哎套路第三步是关键,警察会说,你拿手机是在录像吗?司机慌忙摆手否定,好,警察说把罚款垫在手机下面给我看一眼,拿走钱还了手机(没掏手机的把钱压在护照下面),这个小动作摄像头下也是没得怕的。从头到尾客客气气,礼毕。


大马交警查摩托现场,图:Djohan Shahrin / Shutterstock


是的,我从未在路上看过一次路怒,马来西亚的民风平和有余,可是被敲竹杠的一瞬间,我真怀念首都机场的警察,吹哨瞪眼催命似的撵人,那都是真情流露啊。


吃亏长心眼,我后来都在驾驶座储物槽里,挨着大铁锤子放点钱,偶尔挪用一下还会补上,权当作是镇车符,本地华人说100是欺生,50就够了,酒驾也才200,还不能让警察看到钱包,小心露财,跟防匪道理一样。


出于对滥用职权的不满,很多人是宁肯吃罚单也不私了的,拖到打折的时候再交。


交通罚款能打折,也是马来特色。表面理由如政府换届、大赦、新警局开业、农贸展活动等等,实则是国库缺钱,收点是点,给高额罚款找个台阶下。3~5折算下来,总比滋长了警察恶习好,钦佩这些正直的人,排队四个小时不是梦;既然排队要排那么久,罚单攒够十年不是梦。


警局在农贸展上的摊位,50%折扣处理违章


当然我算不过来帐,假设十年前的罚款100,现在滞纳已经涨到300了,打完折也是吃亏啊,难道是因为马来式慢性子?


也因此谷歌地图和苹果地图在这都不流行,本地偏爱用waze,司机们交互分享动态,随时标注出警察和事故,前人吃瘪后人为戒。


waze


除了交通警察,其他bug广泛存在,你以为你吃的无码燕窝怎么运回去的,中国烟酒打哪来的?货能走私,人能买关,怕只怕下面防微杜渐,上面一手遮天。


我问过一个韩国妈妈为什么来马来西亚,她说这里安全啊,见我一脸诧异,补充说“总比菲律宾安全吧”,菲律宾海盗都上东马沙巴劫持了,这是菲律宾国内竞争压力大还是马来西亚纰漏多,说不好。我只能接话说,你忘了吧,北朝鲜大兄弟被暗杀,就在不远的吉隆坡机场呢。


要说贪腐罪也是监禁和鞭刑同罚的,行刑官以时速160公里的一鞭子抽下去,还要确保藤鞭的顶尖狠狠在伤口上划过去,皮开肉绽到大小便失禁才算完美。马来西亚的鞭刑不比新加坡的下手轻,奈何贪腐自上而下根患太深。


时速160公里的鞭子,图:Youtube


一位反贪污局官员透露“单凭生活方式,40%的高级警官可以在无需进一步调查的情况下被逮捕”,而内阁之所以不敢质疑反问反贪局,是害怕遭遇同样的控告,导致他们自身‘单凭同样生活方式’,也能在无需进一步调查的情况下被逮捕。”


除了贪腐,毒品问题同样是警察队伍的大害。马来警方展开的内部自检“蓝魔行动”中,接受尿检的3438名警员中,超过百人涉嫌吸毒。现任马来西亚警察总长阿都哈密说,“马国毒品问题已濒临失控,警方内部也是如此。当局再不力挽狂澜,马国可能成为另一个哥伦比亚”。要知道,他们曾试图效仿的是香港警察和纽约警察。


透明国际(监察贪污腐败的非政府组织)今年发布的清廉指数评估排行榜中,马来西亚位列61,与古巴齐名,基本连年滑落的趋势。鲜明对比的是新加坡,全球第三,与芬兰瑞典瑞士平级。


图:Facebook


《新加坡的硬道理》这本书中,李光耀对人种论的执念和对马来人种的微辞见于字里行间。说到这无论如何要给马来西亚正个名,古兰经约束下的宗教国家、伊斯兰法庭威慑下的穆斯林们,民风不可谓不宅心仁厚了;而沿袭自殖民地时期的宗主国英国的英美法系制度,也不可谓不全面。


腐败之初,怕是从对其他族裔的不公正已然开始,行政体制的偏倚、民主机制的不运作助长了贪念,掌权者的手段殃及了普通人的价值观。问及本地华人岂不是很不甘心,对方无奈一笑,你没看看印尼华人呢。


我这种过客,也只能在铁锤旁边搁点点散钱,看看匪徒和警察哪个先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马不停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