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废墟控”?
2020-10-09 19:11

什么是“废墟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spRachel,图文:审稿-专诸、排版-文琪,封面图:© Stefan Spassov / Unsplash


喜欢逛废墟是什么心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敢玩过山车,却喜欢上了逛废墟。人生就像过山车,高低起跌,然而起落之间,那种跌落前的焦虑最为致命。”


据说,废墟是治疗焦虑的一记良药。spRachel 尝试把废墟分成三类,一起看看是不是?


第一类废墟:生活,或最近的历史


这种废墟,是我们或许经历过、或许听长辈说过、至少从新闻中看到过,最为“现实”。此类废墟中较为著名的包括现已消失的昌平沃德兰游乐园——曾被英国《每日邮报》评为世界七大烂尾工程之一。


截图来自:nationalgeographic.com


广州的世界大观游乐园探险热在两年前小范围火过。这个曾风光无限的游乐园在闭门数年后竟一直没清拆,破败的游园设施激起废墟迷非法闯入探险的欲望,我们不鼓励这样做。但可以去看下那篇记者潜入游乐园,获董事长“免死金牌”的有趣报道。



如今乐园已成拍摄场地

https://www.sohu.com/a/318481104_100090500


每个废墟都值得深扒。一个吸引人的废墟背后,通常有一个更吸引人的故事——这也是其颓废美之外的更大魅力所在。数年前汕头市区有一个特别的人为废墟——2004开始老城活化,在人去楼空后,发展商竟资金链断裂。10数年过去,这硕大的老城中心,小公园、民国老民房、百货商店、小店铺,全都成了荒草丛生的废墟。



© sprachel 2015/8/9


没在这个城市生活过的我,也不禁浮想联翩。这大概是现代废墟的另一个吸引点:它引发无穷的想象——这里发生过什么,他们都去哪里了?


据汕头前线小伙伴报道,“小公园”废墟早已不再破烂,成为旧城活化成功的大众网红景点了。


还有一种“没良心”的猎奇,则是灾难导致的废墟。其中要数Pripyat 普里皮亚季——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后的乌克兰鬼城最为著名。那一天,这里的5万居民突然被通知疏散,留下了还在生活的痕迹,尘封至今。




© Yves Alarie / Unsplash


© Mick De Paola / Unsplash


© Sophie Keen / Unsplash


今年三月,随着JR常磐线的全线复通,日本311地震造成的福岛核电站事故“归还困难”区域也正式开放鼓励人们回归。而据那时新闻报道,这个近10年无人居住的危险区域,回家之路注定困难重重。



SpRachel“有幸”去年年底搭接驳巴士经过这段不通区域,目睹犹如“生化危机”般的情景。那猎奇又叹息的半小时车程,真是“一期一会”。



三月份时,日本共同通讯社的新闻短片

来源:YouTube@KyodoNews


也有人在这种废墟寻找的是回忆和温情、还有现在与过去的对比。我很希望这种离我们不远不近、不大不小的历史被记住。例如当地的旧火车站废墟中,藏着除了县志和老人的口中,已无法得知的故事。


曾路过搬迁后5年还没有被拆除的广州旧机场,只剩空架子和破旧的“广州”两大字,恍惚间,有强烈的末日之感。


第二类废墟:工业,或比较近的历史


生活废墟还有点温馨,工业废墟则更直接给人带来时代的震撼和无力感。


在日本甚至有名为“工场控”的工厂夜游和游船之旅。离劳动太远,机器使我们敬畏。工人或许就觉得我们矫情了。


广州的广钢


去工厂废墟探险确实非常“一颗赛艇”,而且这些废弃的工厂多为炼钢厂炼煤厂之类的,日久失修其实非常危险,这边不鼓励非专业人士前往。


可以考虑去德国埃森,看看“欧洲工业遗产之路”最有趣的点之一——Zeche Zollverein——关税同盟煤矿工业建筑群。


这么看可能没有实感,如果我告诉你这就是地理课本中的“鲁尔区”,你可能就会明白,这个昔日的工业霸主,为什么成了废墟仍然如此硬核。



© Fotoarchiv Ruhr Museum

© Kai Pilger / Unsplash


利用旧厂房建起的多座博物馆,从内而外散发的“硬核元素”可一点都不少。不愧是游戏中的必抢奇观啊。



关税同盟煤矿工业建筑群内部

© Matyas Rehak  / Shutterstock 

© trabantos  / Shutterstock 


还有一种特殊的时代痕迹——军工遗址:国内有曾是一级机密、挖空一座大山成“世界第一人工洞体”的重庆816核基地。在1984年完成80%后悄悄关闭,2004年才解密。可惜,我们没有机会看到它废墟的一面,只能看综艺节目外景了。


在世界废墟谜及历史迷心中,则有这样的著名朝圣地——保加利亚共产党纪念碑 Buzludzha,国外昵称为 UFO,在国内则是“火锅”。


© Stefan Spassov / Unsplash


来源:Wikimedia Commons



非盈利组织筹款修复 Buzludzha Peak

来源:buzludzha-project.com


而我最推荐的废墟体验,是日本长崎的端岛——又称军舰岛。


这里曾最多生活着5300人,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让我想起香港的“九龙城寨”。九龙城寨已不可能重游,我当然不能放过看到端岛的机会。那天是阴雨天,我登上了一天仅有几班的游船。



 来源:Wikimedia Commons



© Kelly.Lam / Shutterstock

© Jason Rost / Unsplash


可惜,我们只允许在最外围参观,但已有历史闪回感,仿佛看到了黑白的画面——从1891年煤矿开凿,到1915年这里建成了日本最早的钢筋混凝土高层集中住宅,再建起学校、医院,还有“端岛银座”商业街,甚至,在“军舰”的最高处,建起的不是军旗,而是一座神社。


1974年这里因煤矿需求降低而关闭,全岛人员撤离。2009年。申遗成功,重新开放参观。40多年的废墟养成期造就了目前胜景,后面会如何维护?据说最近又因安全原因暂停参观了。



©sprachel, 2013/12/23


军舰岛旧照


为什么要选择去看这样的废墟?废墟人迹罕至,有一种庇护感。或许是为了忘掉自己的失败吧。废墟有治愈和逃避的功效——TA再厉害,你再卑微,在时间面前差距就缩小很多了。


第三类废墟:历史,甚至是传说


它们与历史景点的区别只在于破败程度。例如圆明园vs颐和园。如有去过柬埔寨的朋友,可以尝试吴哥窟vs崩密列。


© Lena Serditova / Shutterstock


在历史废墟面前,人更渺小了。石头可经历千年,欧洲有不少千年教堂的废墟——只剩下残垣断壁。


在苏格兰,Holyroad 荷里路德宫里听完苏格兰女王玛丽一世跌宕起伏的一生,感到压抑。走出宫外,看到教堂遗址,则有一种松一口气的感觉。


© Emran Yousof / Unsplash


或是在英国考文垂——这里是二战被炸毁最严重的城市之一,严重到Coventry这个词有了轰炸的用法。在市中心,有名为“凤凰计划”的文化再行计划。其中一个点,同时保留被炸毁的14世纪的大教堂废墟,并紧邻着它建起了新的大教堂。悲剧的最后,我们能看到光明吗?


© sprachel 2017/10/12


最后,我也想玩过《刺客信条:起源》的朋友们来投个票,埃及神庙到底是原来的样子好看,还是废墟的样子好看?


卡纳克神庙©sprachel 2019/02/10


喜欢上废墟,或许终于敢承认生命中不可避免的失败。我们总有无数的 deadline——考试、工作、恋爱、发达——每一次都要赶时间、去跟人比。是不是也有可以废柴一点的一刻?


在巨大的废墟和悠长的时间中,对不可避免都要过去的事,为何要焦虑太多?为何不敢改变?


只要不怕成为废柴。



废柴大肶OS:谁叫我?我可是躺赢百赞的男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spRachel,图文:审稿-专诸、排版-文琪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