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中国最能做白日梦的地方,就是它了
2020-10-09 21:42

全中国最能做白日梦的地方,就是它了

横店故宫,是一个存在于大量影视作品中的“戏剧”故宫。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九行(ID:jiuxing_neweekly),作者:苏枫,编辑:二叔公,排版:Strong,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演员郭艳第一次来到横店拍戏,是2017年的秋天。


她发现,这个奇特的小镇是一个梦幻魔方,包罗万象,有“明清宫苑”(也就是横店“故宫”)、“圆明新园”,还有“秦王宫”。


杀青之后,她在横店镇上的某一面墙体上发现了一个高大的孙悟空彩绘。那个孙悟空给她带来的奇妙感觉。


△2020年9月,浙江横店,“明清宫苑”的拍摄现场,“明清宫苑”按照北京故宫1:1比例修建,是横店影视城造城运动的登峰造极之作。


一直持续到今年8月,她成为电影《战国之无艳》(下文简称《无艳》)的女一号,因此第二次“进宫”——她发现,横店故宫比三年前更加逼真、宏大、壮观。


与郭艳之前的影视剧拍摄经验完全不同,她说,在横店,演员与观众之间的距离感被彻底打破。


“这是一场很悲壮的戏,我坐在道具马车上,正在酝酿感情的时候,与围观的游客四目相对,贼逗。我一下就乐了。”


1. 演技要靠“信念感”支撑


9月7日,郭艳和往常一样,凌晨3点30分起来化妆,5点整来到横店秦王宫,开始了一天长达18小时的工作。


为了压缩成本,这部电影的拍摄周期由原定的25天压到20天以内,郭艳作为戏份最重的演员,要这样连轴转20天。


郭艳说,在横店,她不但是戏里的人,更是游客眼中的一个道具、一个背景板。


在秦王宫的城墙边接受《新周刊》采访时,郭艳的身后一直有游客以她为背景拍照(因安全考虑,游客不能上城墙)


对此,郭艳已经习以为常,她说,在横店拍戏,演技要靠“信念感”支撑——被打扰和围观成为日常,不能乐、不能烦,才能沉下心来工作。


对于这种“平常心”,《无艳》总导演程远的体会更深——9月7日这天,剧组完成了在“故宫”的拍摄,转场横店第二个宫殿——秦王宫。


第一场戏的场景是甬道,三个演员由远及近,边走边说台词。这场三分钟的戏,来回拍了七遍。


拍到第四遍,有游客从侧后方走进镜头;拍到第五遍,演员刚走到一半,程远大喊“穿帮了!”——他向远处一挥,一张雪糕包装纸随风飘进了镜头里。


2020年是导演程远连续第九年到横店拍戏。1月,疫情暴发的前一周,他在横店完成了一部作品的拍摄,之后宅在家中打磨《无艳》剧本。


△今年八月,电影《无艳》在横店开机/微博截图


4个月之后出关,他开始辗转各地为《无艳》选景。


他在全国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影视城看了一圈,最后还是决定把这部投资2000多万元的电影放在横店拍,理由是“横店的两个宫,可以提供多元化的历史场景,在控制成本的基础上最大程度地还原真实”


今年上半年,横店故宫成了“无人区”,空空荡荡。从7月开始,近200个剧组陆续进驻,影视行业全面复苏,游客暴增。


△空荡荡的横店故宫/wiki


8月26日清晨,《无艳》在横店秦王宫正式开机。排除疫情的影响,每年的8月都是横店最忙碌的月份。


程远对此的解释是:“夏天日照时间长,可以从清晨拍到夜晚。拍古装戏,演员化妆时间就要两个小时,如果是冬天拍,刚化好妆,才演几个小时,光线就弱了。”


因此,在横店,你常常可以看到演员们穿着厚厚的古装,挥汗如雨。


2. 游客的地位至高无上


在横店故宫,如果你忽略那个飘在空中的热气球,某个瞬间会恍惚以为自己身在北京故宫。


热气球上印着logo,按照横店的官方表述,“logo里面隐藏着三个笑脸,第一个象征的是游客,第二个象征的是剧组,第三个象征的是员工”。


现实与这个表述实现了惊人的一致——在横店故宫,游客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


只要你想,你可以是任何人,王侯将相、仙女下凡,等等,都会有人配合你实现愿望。


入口处,扮成宫女的导游向扮成皇上、娘娘的游客请安行礼;如果你恰巧是生日这天“进宫”,所有工作人员会向你行三拜九叩之礼,宫内的广播会循环播放“祝福皇上某某生日快乐,万寿无疆”;你在“宫”里看《紫禁大典》的演出,演员也会集体向你行礼。


横店故宫场景管理员金亮对来横店旅游的各色人群以及各路大咖早已见怪不怪。


今年是他在明清宫苑工作的第九年。他手里总有两样东西——手机和文件夹。文件夹里厚厚一摞纸,是每个在宫里的剧组需要填写的《剧组满意度反馈表》,内含19个问题。


比如:剧组看景是否陪同?现场问题处理是否及时?剧组违规是否先发告知?制景、拍摄是否有冲突,是否提早解决?导游带团时经过拍摄现场是否配合拍摄?


这19个问题,也是金亮每年300多天在宫内需要解决的日常问题。


2020年上半年,他“发呆”了6个月——每天就是到宫里各个大殿转悠,闲得不行。


他拿的是固定工资,去掉社保后到手6000元,旱涝保收。


但他还是希望平衡一点,上半年太闲了,从7月开始又忙得不行,到了8月更是高峰——8月中旬最忙的一天,在宫里进行拍摄的20多个剧组(目前横店共有剧组100多个,同时期与明清宫苑发生关系的一般是20多个),现场制片人纷纷给他打电话,沟通各种问题。


△在横店每天都有许多剧组拍戏/纪录片《我们在横店》


那天他接了200多个电话,手机都快热炸了,只能把手机壳取下来降温。


一个参加“剧组探班”项目的游客,拿着鸡蛋喂剧组租来的马,被马咬伤了;《光荣与梦想》剧组的发电车卡在了胡同口;《故宫里的大怪兽》剧组要在宫殿内搭建一个上世纪90年代的北京故宫办公室,要往宫里运大批的电脑、书橱、文件柜、钢丝床……


金亮抱着自己的文件夹,在巨大的“故宫”园区里疲于奔命,努力把游客、剧组之间的种种矛盾化于无形。


3. 沉浸式体验,认真你就赢了


不同时辰的横店有不同的忙碌。横店故宫每年有两个旺季:夏天,游客和剧组扎堆;冬天,从大年初一到正月十五,有个横店大庙会,吸引着全国各地的游客。


明清宫苑景区于2005年元旦全面建成并对外开放,占地面积1500亩。


这里以北京故宫为原型,按1:1比例建造而成,主要用于拍摄宫廷戏,《大明王朝1566》《步步惊心》《甄嬛传》《延禧攻略》《如懿传》等均在此取景。


在横店故宫,“中轴线”上有条“御路”。


所谓御路,在封建时期是专供皇帝行走的,导游会对你说:“今天皇上/娘娘来到宫里,不妨在这路上走一走,感受一下高高在上的感觉。”


在这里,可以看到许多游客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只要一张门票钱,就可以参加“看剧组”探班之旅,工作人员会把你带到当天正在拍摄的剧组,零距离围观。


“承天门”广场的东侧是影视城旗下的微电影公司,里面有导演、剧本、场景,为游客量身打造,圆一场明星梦。付出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你就可以拥有自己的微电影。


△游客们亲身体验当明星拍电影的感觉/纪录片《我们在横店》


你甚至可以选择剧本,穿越类、历史类、悬疑类皆可;作为电影主角,你可以是鬼,可以是神,可以是魏璎珞……你只要再付90元至200元,众多群众演员就可以作为电影配角,助你感受一呼百应的大咖之风。


广场西侧是举办活动的场地,如“皇宫足球赛”“七夕皇宫帐篷音乐节”等。


明星梦同时也会传递给孩子——景区的城楼上,有一个专门改造过的场地,每年暑假,那里一定是最热闹的,来自全国各地的小朋友会来参加各种童星选秀节目,如《造星计划》、“横店潮莱坞”童星T台秀等。


“延禧宫”则是横店故宫为游客准备的又一处“趣味场景体验点”,不仅设有“绣坊”“辛者库”等剧中场景,而且有礼仪公公教导宫中礼仪。


如果游客对宫中的各种酷刑感兴趣,还可以体验一把手指头被夹紧或者“万箭穿心”的感受。当然,这类沉浸式体验,是在保证游客安全前提下进行的。


横店故宫每天下午3点整会为游客上演一场影视揭秘剧《清宫秘戏》。


这个剧运用绿幕抠像技术,向游客展示影视剧中“不能说的秘密”:比如空中飞翔、马车掉下悬崖是怎么拍的。游客可以来沉浸式体验绿幕效果,感受拍戏乐趣。


△在横店,时不时就能遇见明星/电影《我是路人甲》截图


网络上,粉丝们热烈地讨论着“横店故宫攻略”之“怎样才能遇到明星”,其中一条是:“看看在‘宫里’拍戏的各种车辆里面有没有房车。如果有,这部戏的主要演员肯定在。”


4. 演员有严格的等级划分


在横店故宫,如果你想体验一下真正的剧组生活,只需去派出所办张暂住证,然后去演员公会办张“演员证”,便可就此“出道”。


在横店,有两个“神秘”的组织,一个是演员公会,一个是艺术团。演员公会就是剧组和群演之间的官方中介。


每个剧组杀青后,必须按照约定的价格付全款给公会,公会每隔15天会把相应的报酬付给群演,哪怕剧组一时支付不出,公会也会先行垫付。这种方式避免了很多剧组与群演间的矛盾。


△横店的群众演员/wiki


在今年疫情暴发的前三个月,许多群演滞留在横店,没能回家过年。所有在公会拥有“演员证”的普通群演,得到了500元的生活补助。


在横店,演员有严格的等级划分。


最普通的一级是群众演员。这类群演工资为:10个小时以内,工资90元,管盒饭,一般扮演的是普通路人甲,宫女、太监、吃瓜群众等;10小时之外,每加班1小时,多发10元。


如果你的身高、外形不错,有可能成为前景演员。比如一群宫女里走在最前面的那一个,或者打仗冲锋冲在最前面的那个,总之镜头能在你眼前晃一下,让你露个脸。这类演员工资要高一点,一天220元,同样管盒饭。


△特约演员的“三有”是绝大多数群众演员在横店的目标/纪录片《横店江湖》


周星驰之前演过的“跑龙套的”,是特约演员。如果你长得特别帅、特别丑,或者有特殊才艺,都有可能荣升为“特约”。


这类演员有台词,有镜头。特约演员又分为三种类型:小特约,一天300元;中特约,一天800~1500元;大特约,一天1500~10000元。


再向上晋升,才是“角色”,有完整的角色设定和剧情故事,但他们离大众理解的一线、二线、三线明星还有段距离。


这种上升渠道,是在横店作为一个演员的必经之路。要想晋升,需要形象、能力、人脉和机缘,四者缺一不可。


△大多数人拍了几年仍是群演/纪录片《横店江湖》


蒋光广,25岁。22岁那年他从老家安徽来到横店,经过三年的努力,他成为一个“中特约”,正在向“大特约”方向努力。


他总结了众多前辈经验,认为从“中特”到“大特”,自己至少还要三年时间。而现在的“中特”身份也给他带来尴尬,因为剧组不会总用这种有点小贵的演员。


因为疫情,在横店扮演《清明上河图》作者张择端的演员从艺术团辞职了,这给蒋光广带来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和每月6000元的收入:每天,他需要扮演张择端,与游客互动、合影、弹琴、画画。


琴棋书画这四项技能,他“略懂”,因而成了群演中的特殊人才“手替”——许多宫廷戏演皇上的演员并不擅长书法或者古琴,这种时候,蒋光广的手和毛笔就会出现在镜头前,一挥而就。


△横店清明上河图景区内的影视剧拍摄现场/wiki


与属于公会管理的群演不同,像蒋光广一样属于“横店艺术团”的演员,生活更有保障。


他们的工作,分布在横店的几十个实景演出里,有明确的岗位和时间表,也有相应的社保待遇和底薪,按照演出时间计算积分,积分越高薪水越高,月收入从3000元到上万元不等,差距较大。


比如,横店故宫每天上演的大型演出《紫禁大典》,由正旦大典、万寿大典、开国大典三个大典组合而成,讲述了从紫禁城建成到新中国成立期间的历史故事。参与演出的几百位演员,都是蒋光广在横店艺术团的同事。


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青年人来横店寻梦,有人是为了追星而来,有人则希望自己成为明星。


△正如周星驰在电影里说的,群众演员也是演员


他们拿曾经的“横漂”赵丽颖激励自己——在横店,只要坚持,总会实现梦想。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横店故宫才遍布各种“攻略”指示牌,仿佛你掌握了攻略就会跃升。


事实是,各个层次演员之间的流动非常困难。表面上看,他们似乎有一个上升渠道,但对普通人来说,这个上升异常艰难,是一个神秘的螺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九行(ID:jiuxing_neweekly),作者:苏枫,编辑:二叔公,排版:Strong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