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王”再婚“冲喜”?高负债全球买矿,最大金山停产
2020-10-11 08:00

“中国金王”再婚“冲喜”?高负债全球买矿,最大金山停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财经(ID:fhzkzk),作者:唐吉,编辑:王毕强,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有中国最大的金矿企业之称的紫金矿业(601899.SH),以一种出乎意料的方式登上了微博热搜。


被“吃瓜”群众广泛转发和讨论的,是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的婚礼。现年63岁的陈景河与新娘年龄差距悬殊,新娘钱某38岁,是经济师和交易并购师,与陈景河相差25岁。婚礼视频中,年轻的新娘表示,“陈先生让我相信了爱情,真正的爱情可以跨越和突破年龄的界限”。



但陈景河身为A股上市公司董事长,身家过亿,所在公司市值超1500亿元,且在婚礼举行约2个月前将其持有的紫金矿业5100万股A股股票以非交易过户方式转让给其子,价值约3亿元,理由是“家庭财产分配安排”,更为婚礼增加了谈资。截至10月9日,相关微博话题阅读超过6.5亿次。


“虽然这笔股份是陈景河婚前个人财产,但其深度介入紫金矿业的管理,如果不转让,该笔股票的收益(包括分红、增值部分)应该是夫妻共有财产。”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柏立团在其博客中评论,“此举应该是各方博弈的结果”。转让后,陈景河持有紫金矿业7605万股份(包括1500万股H股),按10月9日收盘价计算,其现持股份市值超过4.7亿元。


在婚礼举行约2个月前,陈景河将其持有的紫金矿业5100万股A股股票以非交易过户方式转让给其子,价值约3亿元。来源:紫金矿业2020年上半年财报


网友对此评价分化,有人送上祝福,也有人认为这段婚姻并不纯粹,但这段“八卦”并未对紫金矿业的市场预期造成消极影响。截至10月9日收盘,紫金矿业报价每股6.22元,上涨1.14%。   


紫金矿业最近的好消息不止这一桩喜事。


2020年,现货黄金价格暴涨,自3月中旬的1451.55美元/盎司,一度涨至8月7日的2074.71美元/盎司的高点,10月9日的金价为1916美元/盎司。紫金矿业股价随之抬升,从3月19日的年内低点每股3.27元一路走高,目前最高收盘价为9月1日每股7.34元,涨幅达124.4%。紫金矿业在2020年半年度财报中表示,截至2020年6月,黄金“王者归来”,价格屡创历史新高,是报告期表现最佳的主流资产之一。


自2020年3月中旬,紫金矿业股价一路抬升


但这段登上热搜的婚礼,也让紫金矿业10年前的有毒废水泄漏事件重回公众视野。


有网友在微博表示,“10年前的污染事件闹得非常大,我还以为是同名企业,没反应过来”“首页讨论的紫金矿业老总大婚让我想起它的黑历史”。


2010年7月3日,紫金矿业集团的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渗漏,约9100立方米酸性含铜污水进入汀江,导致部分河段水质受到一定污染,造成大量鱼类死亡。紫金矿业公告显示,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紫金山金铜矿被判犯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被处罚金人民币3000万元。


除公开声誉可能受损外,紫金矿业也面临实在的经营考验。


2018年后,紫金矿业加快扩张节奏,频频出手购置矿产。财报显示,其境外资产占比自2018年底的37.39%迅速上升,至2020年上半年占比超过57.19%。


2020年6月,紫金矿业宣布收购国内最大的单体铜矿在建企业西藏巨龙铜业有限公司,交易对价38.83亿元,同月其再次公告拟收购加拿大上市公司圭亚那有限公司100%股权,交易金额约为3.23亿加元,约合人民币16.99亿元。


激进的收购策略加大了紫金矿业的负债压力。


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其借款总额为588.26亿元,其中1年内须偿还的借款约为307.8亿元。同期,紫金矿业总资产为1498.04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91.39亿元。


国际三大评级机构惠誉评级、穆迪及标普在紫金矿业连续宣布两笔大额并购后,相继调低其信用评级。评级机构穆迪认为,“紫金矿业今年以来实施的并购增加了资本开支,导致杠杆率上升”。


大手笔“买买买”的紫金矿业虽然“家里有矿”,但也不得不面对高额欠款的考验。


1. 婚礼冲上热搜,10年前重大污染事故重回公众视野


“我与陈先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想这位矿业专家就能发现,眼前这位新娘是高品位的金矿。”在陈景河的婚礼现场,新娘致辞中并没避讳其身份。紫金矿业官网的“董事长专栏”显示,景河是紫金矿业的创始人和核心领导人,自2000年起一直担任该公司董事长。


陈景河在行业内拥有“中国金王”的称号。紫金矿业财报显示,公司黄金资源储量超过2000吨,是中国上市公司中拥有黄金储量最多的企业。福建紫金山金铜矿是陈景河及紫金矿业在早期赖以发家的基础,在2020年上半年,仍为其贡献了1069千克矿产金,在国内矿山中排行第二。


但这场引发大众对“中国金王”关注的婚礼,也同时将其发家地——紫金山金铜矿10年前的污水泄漏事故重新带回公众视野。有网友在微博表示,“首页讨论的紫金矿业老总大婚让我想起它的黑历史,2010年7月紫金矿业下面的一个铜矿发生渗漏污染,造成汀江水域严重污染”。


紫金矿业曾在10年前深陷“环保门”事件,股票一度被紧急停牌。


2010年7月3日,紫金矿业旗下福建省上杭县紫金山铜矿湿法厂发生污水渗漏事故,约9100立方米含铜酸水从污水池下方流入汀江,导致汀江部分河段水质受到污染,下游网箱鱼出现死亡。


2010年7月13日,工人正在处理位于福建上杭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中的含铜酸水


据新华社报道,泄漏发生后,汀江流域和相关库区出现大面积死鱼现象,其中棉花滩库区死鱼及鱼中毒达378万斤。该事件被认定为,是一起由于企业污水池防渗膜破裂导致污水大量渗透后,通过人为设置的非法通道溢流至汀江而引发的重大突发环境事件。


污水渗漏事件发生后,涉事湿法厂被当地公安局立案侦查,法院判决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紫金山金铜矿犯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判处罚金人民币3000万元,涉事5名工厂领导被判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紫金矿业对该事件的处理方式也引发舆论不满。7月3日污水泄漏后,紫金矿业未通过公开渠道向投资者公示,且股票继续正常交易,9日后才紧急停牌。时任紫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罗映南在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开始以为这是个小问题、小事故,把事情想简单了,最后发现是大问题时,已经来不及了。”


紫金矿业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在2012年被中国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


为此,紫金矿业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在2012年被中国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


中国证监会认为,污水渗漏事故严重污染其附近汀江下游水质,对当地环境造成极大破坏,对这一可能影响股票价格的重大事件,紫金矿业应在第一时间公之于众,但其未能及时披露该重大事故及后续进展情况,构成违法行为。中国证监会决定,责令紫金矿业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的罚款,并对陈景河等6名执行董事作出行政处罚,陈景河被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的罚款等。


时隔10年,紫金矿业以一场年龄悬殊的董事长婚礼被舆论关注,而此前的这次污水泄漏事件也再度被提起。


2. 造富故事:紫金矿业供出“福建首富”和“厦门首富”


执掌紫金矿业已20年的陈景河或许并非从这座“金矿”获利最大的人。作为中国最大的金矿企业,紫金矿业展现了强大了“造富”能力,曾一手供养出“福建首富”陈发树及“厦门首富”柯希平。


云南白药集团联席董事长、昔日“福建首富”陈发树,便是从紫金矿业获得了“第一桶金”。2009年,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陈发树个人财富为218.5亿元,成为福建省首富,而其当年个人及通过新华都实业集团减持紫金矿业股票,套现便超过42亿元。


陈发树


陈发树及其控股的新华都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都曾经是紫金矿业的前10大股东。2008年,紫金矿业从港股回归A股,招股书显示,新华都实业集团持股17.2亿,占比11.89%,排行第二,陈发树持股约4.49亿,占比3.09%,排行第四。


据媒体报道,陈发树获得这些股份的成本却并不高,2000年紫金矿业进行改制,当时评估其市值不到1.5亿元,按1.505:1的比例设立,股份数是9500万股,陈发树通过三家关联公司的总出资金额实际仅为3359万元。


紫金矿业回归A股上市当日,股价一度高涨至每股11.1元,按该股价计算,陈发树直接或间接持有股份市值超过238.5亿元,投资回报率远超百倍。限售股解禁后,陈发树及其控股的新华都实业在2009年4月至11月陆续减持股份4.4亿股,套现约42亿。


成功投资紫金矿业后,陈发树名列2009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1名,成为“福建首富”


前“厦门首富”柯希平也借助紫金矿业完成了财富积累的重要一步。据紫金矿业回归A股的招股书,柯希平及其控股的厦门恒兴实业有限公司共计持股超过8亿份,按A股上市当日最高价计算,市值一度超过88亿元。


柯希平


成功挑中紫金矿业成就了陈发树及柯希平的投资神话,两人也已转身离场。在紫金矿业2020年上半年财报中,陈发树及柯希平均已不在前10名股东之列,仅陈发树控股的新华都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占比0.98%,报告期内减持1136.9万股,持有2.48亿股份。


其董事长陈景河同样未在前10名股东中。财报显示,紫金矿业第一大股东为闽西兴杭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持有60.84亿股份。婚礼举行前两个月,陈景河将5100万股A股股票以非交易过户方式转让给其子,价值约3亿人民币,理由是“家庭财产分配安排”,转让后,陈景河持有紫金矿业7605万股份,按10月9日收盘价计算,其现持股份市值超过4.7亿元。


3. 高负债下的加速扩张,最大金矿采矿权被收回


紫金矿业正加快在海内外扩张的步伐,以重金豪掷,扩大矿山版图。


在其2018年财报中,紫金矿业表示,境外业务发展势头迅猛,预计主要产品产量在未来2至3年内将超过国内,成为最大增长极。


2020年以来,其延续自2018年以来的“买买买”风格,先以38.83亿元收购西藏巨龙铜业有限公司50.1%股权,继而以3.23亿加元(约16.99亿元)收购加拿大公司圭亚那金田有限公司100%股权,并发行可转债计划,募资不超过60亿元,投入“刚果(金)卡莫阿控股有限公司Kamoa-Kakula铜矿项目”“塞尔维亚Rakita勘探有限公司Timok铜金矿上部矿带采选工程”等。


重金砸下,为紫金矿业换回了更丰富的产量源头。


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在金矿业务中,产量前四名均为海外公司,塔吉克斯坦泽拉夫尚公司提供了3152千克矿产金,约为福建紫金山金铜矿产量的2.95倍。铜矿及铅锌矿业务中,产量最高的公司也均为海外公司。


紫金矿业的海外资产已超过国内资产比例。综合财报可见,其境外资产自2018年底的422.08亿元已增至2020年上半年的856.79亿元,占总资产比例达到57.19%。紫金矿业在2020上半年财报中表示,其目前在海外12个国家拥有重点矿产资源项目,主要产品海外资源储量、矿产品产量超过或接近公司总量的一半,毛利贡献超集团三分之一。


紫金矿业的矿产分布,波格拉金矿在2019年是其金矿业务的第一大产量源头。来源:紫金矿业2019年财报


但较激进的扩张策略也使紫金矿业承担负债压力。在2020年6月16日的投资者交流会上,紫金矿业董秘郑友诚坦承,“最近几年并购的量确实比较多”。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其借款总额为588.26亿元,其中1年内须偿还的借款约为307.8亿元。同期,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91.39亿元,差额较大。


市场对紫金矿业的“买买买”之举也表示消极。


紫金矿业宣布以38.83亿元收购西藏巨龙铜业有限公司50.1%股权后,国际三大信用评级机构惠誉评级、穆迪及标普均作出较不利预期,当地时间6月16日,惠誉评级在6月将其评定为“BBB-”评级,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评级机构穆迪认为,“紫金矿业今年以来实施的并购增加了资本开支,导致杠杆率上升”。7月14日,标普全球更是将紫金矿业评级由“BBB-”降为“BB+”。


2020年7月14日,国际信用评级公司标普全球将紫金矿业评级由“BBB-”降为“BB+”


紫金矿业回应称,本次评级调整涉及的杠杆率上升是短期的,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带来实质性的影响。


除负债压力外,紫金矿业还要面对其最大金矿将被所在国政府收回的经营风险。


2020年4月,紫金矿业与巴理克黄金公司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共同开发的波格拉金矿采矿权被当地政府叫停。据紫金矿业公告显示,巴新政府于2020年4月24日宣布,决定不批准其特别采矿权延期申请。


波格拉金矿(图源:紫金矿业官网)


波格拉金矿为紫金矿业贡献了重要产量。据其2019年财报,波格拉金矿在2019年是紫金矿业金矿业务的第一大产量源头,提供8827千克矿产金,占总产量比例超过21.6%,对净利润的贡献约为12.3%。紫金矿业在公告中表示,该金矿的停产对公司黄金产量将产生较大影响。


9月1日,巴布亚新几内亚国家法院就当地波格拉金矿矿权续期案件,驳回了金矿经营管理者巴理克新几内亚公司的诉讼请求。巴新主要报纸《信使邮报》9月2日报道,国家法院这一决定意味着波格拉金矿的控制权已经回到国家手中。10月9日,紫金矿业工作人员对《证券日报》表示,(巴新高院)驳回的申请为非实质性申请,实质性申请仍在审理之中。


对正在疾驰的紫金矿业而言,董事长婚礼带来的风波或许只是小事,如何应对负债及失去海外最大金矿的压力才是更大的考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财经(ID:fhzkzk),作者:唐吉,编辑:王毕强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