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哆啦A梦》中的神秘生物学
2020-10-15 19:00

隐藏在《哆啦A梦》中的神秘生物学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馬探長(ID:SXBLG2015),作者:马振强,原文标题:《水怪、雪男...隐藏在哆啦A梦中的神秘生物学》,题图来自:《哆啦A梦 大雄的恐龙 2006》截图


今天,马探长和大家聊一个童年怀旧类的话题——哆啦A梦。


自建号以来,我就深知单纯的怀旧一定不能提起大家的兴趣。所以今天撰文,主要想给大家讲讲隐藏在《哆啦A梦》中的“神秘动物”(指未知或传闻中的生物)


一、南海的怪兽


故事要从上世纪70年代说起,1977年4月29日,日本上映了一部特摄片《恐竜・怪鳥の伝説》。从当时的宣传来看,这部电影势必是大手笔,海洋巨兽蛇颈龙和天空霸主翼龙即将一场死决斗。


据说这部电影的诞生,是东映公司高管研究了西方电影风格后做的重大决定。在公司内部组织观看《大白鲨》后,他确信这种风格的电影将会成为未来的趋势。


而在当时,尼斯湖水怪的目击事件被观众熟知,片方将蛇颈龙这一形象杂糅了日本文化元素,耗时近一年半完成了这部电影,每一项工作都是不小的投入。其中,单是广告宣传就砸了1亿日元。



但与此同时,一个谜一样的生物也从新西兰的海域中浮出了水面。


就在电影上映的4天前。一艘名为“瑞洋丸”的拖网渔船正在新西兰基督城以东海域航行时,意外捕获到了一个神秘的遗骸。


船员们用绳索将遗骸吊了起来。眼前的的景象实在有些令人惊愕。这是一具足足有10米长的腐败尸身。人们能够看到,这只怪物长着小脑袋、长脖子,还有四只鳍状肢。


不仅如此,尸身还散发出一股恶臭,甚至还有白色的油脂状液体,像纳豆汤汁一样滴在甲板上,着实有点恶心。



据说渔船上场面一度混乱,但有名叫矢野道彦的学生却察觉出了异样。


矢野就读于山口县海洋学校,当时在船上实习,担任营养员。看到这具巨兽遗骸,他认为这个物种“可能不属于鱼类、也不属于哺乳类”。总之很有研究价值。


然而,在研究和收益两方权衡下,船长却选择了后者。船上的渔获,怎么能让一具无名尸污染了呢?赶紧扔回海里吧。


听到这样的命令,矢野立即劝阻,但无济于事。于是他赶忙拿起相机对怪物进行了拍摄和测量,还取下了一些组织样本。紧接着,发臭的尸身又被丢回了海里。


矢野道彦的素描『瑞洋丸に収容された未確認動物について』(日仏海洋学会)


几个星期过后,瑞洋丸在横滨靠岸。矢野展示了他的重大发现,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不仅是民众,甚至有的学者也认为,这是一具蛇颈龙的遗骸。


众所周知,蛇颈龙在中生代就已经灭绝了。这一消息实在猎奇。于是日本各大报刊开始刊载这一新闻。也有人借此事件批判船长,抨击当下社会,认为这是只顾经济繁荣,忽视了科学探索的昭和悲剧。



很快,这具尸骸被命名为“新尼斯”。意思是新的尼斯湖水怪。而远在苏格兰的尼斯湖水怪的目击事件,更是被报刊杂志旧事重提。



甚至在同年12月,漫画之神手冢治虫都为尼斯湖水怪绘制了想象图,几乎就是蛇颈龙的翻版。



那么讲到这里,我们暂且不提这件事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至少我的心中有个疑问:瑞洋丸打捞起的尸骸已经高度腐烂。为什么部分学者、民众会如此笃定,认为这就是一只蛇颈龙呢?


有人认为,这是我们开头提到的电影《恐竜・怪鳥の伝説》所造成的假象。电影中巨大的蛇颈龙形象,无疑给大众提供了很大的想象空间。



而我认为,民众相信被打捞起来的是蛇颈龙的遗骸,是多个文化现象复合而成的结果。答案就藏在《哆啦A梦》当中。


在瑞洋丸事件发生时,《哆啦A梦》已经连载了8年。好巧不巧的是,这部反应小学生幻想生活的漫画,也记录下了当时的生活细节。


而在这其中,有两个细节我认为值得拿出来分析下。


第一,日本有着浓厚的蛇颈龙情结


1975年,《增刊少年Sunday》中刊载了一个短篇漫画,名为《大雄的恐龙》。


其实乍一看,这部漫画和《哆啦A梦》其他作品一样,只是小学生的奇思妙想之旅:


故事开端,操蛋的小夫向大雄炫耀自己家收藏的暴龙化石。大雄虚荣心作祟,也开始寻找恐龙化石。可没想到的是,他真的在家附近的断层中挖出了恐龙蛋化石,经过时间包袱皮的法力夹持。大雄竟然孵化出了一只蛇颈龙幼崽。


可是蛇颈龙越长越大,大雄还是决定告别蛇颈龙,将其送回它所属的那个时代。



到了1980年,这部短篇漫画内容被扩充,制成了电影。而这也就是《哆啦A梦》第一个剧场版《大雄的恐龙》。


《哆啦A梦》大长篇同名漫画,相信你也曾在小学门口的书摊读过


而在这部漫画中,其实隐藏着一个有关“日本古生物”的细节。大雄所养的那种蛇颈龙并非普通的蛇颈龙。而是日本著名的“双叶铃木龙”。这一物种在1968年被发现,得名于发现者铃木直。


当时,铃木直还是一名对古生物感兴趣的高二学生,发现了属于蛇颈龙类的脊椎骨化石,并将这一情况报给了国立自然博物馆的研究人员。最终化石成功出土,在东京新宿小田急百货公司展出,然后又到名古屋展出,现在则展示在国立科学博物馆,可以说是日本的国宝。



所以说,蛇颈龙在日本人心目中的地位是非同小可的,这一点在瑞洋丸事件之前就已经显露无疑了。


嘿嘿,大雄,没想到我来头这么大吧


那么我们再来聊聊第二点。


瑞洋丸遗骸被命名为“新尼斯”,和尼斯湖水怪逃离不了干系。


虽然这看上去就是句“正确的废话”,但尼斯湖水怪这件事依然值得拿来说一下。


昭和时期的日本经济高速发展。在流行文化方面的体现则是:一方面,人们对未来、科学世界抱有十足的兴趣。另一方面,对未知世界的探索也与日俱增。


而这其中,神秘生物就是一个劲爆的话题。作为世界范围内关注的尼斯湖水怪自然也不会被放过。



当时的日本人不仅研究了尼斯湖水怪的习性,连怎么抓水怪都琢磨明白了


而在1974年8月号《小学生book》中,就刊载了一则有关尼斯湖水怪的《哆啦A梦》短篇。


这个短篇本来是《哆啦美》系列漫画之一,主角为伸太郎等人。后来被收录进《哆啦A梦》系列中,并将主角换成大雄等人


故事中,学渣大雄突然对尼斯湖水怪产生了兴趣,和佐佐木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大辩论。


大雄认为,尼斯湖水怪是真实存在的,当场展示了目击照片。



狡猾的佐佐木则见招拆招,解释了水怪的照片可能只是伪证,赢得了众人的掌声。


佐佐木:这水怪可能就是水獭的尾巴,大雄你不牛逼了啊


果然如佐佐木所说,尼斯湖水怪最有名的照片之一,后被澄清只是特技摄影


这个故事发表于瑞洋丸事件的前一年。至少能够说明尼斯湖水怪在流行文化中已经被人们所熟知。


但有趣的是,固有的印象往往会影响人的判断。最搞笑的大乌龙莫过于1989年。当时野人之谜方兴未艾,有美国人类学家Frank E. Poirier来华考察。据说有次他赤膊在河边打盹,结果却被村民当成了野人。


所以在瑞洋丸事件中,这几点固有的文化背景杂糅在一起,也难免群众会认为,遗骸就是货真价实的蛇颈龙了。


那么说回到瑞洋丸事件。这件事的真相究竟如何?


事发后,据说瑞洋丸所在的渔业公司下令寻找这具遗骸,显然一无所获。


而经过一系列研究化验后,人们开始相信,这具尸骸可能仅仅属于一只腐烂的姥鯊。



尽管这一说法至今仍受到质疑。但不论如何,瑞洋丸事件也成了流行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手冢治虫作品《三眼神童》中影射的瑞洋丸事件,与Medicom Toy的玩具


至于大雄的恐龙,今年则会出品部与以往不同的新作。而那只双叶铃木龙也从未被忘记,其实在《动物森友会》中也有现身啦。


图源:bigfun


二、野槌蛇


在《哆啦A梦》中,曾经有一个角色被载入了史册。这个人就是胖虎。


但他名留青史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要进来了”,而是发现了传说中的生物,野槌蛇。



这则故事连载于1975年。大雄观看未来世界的百科全书,却发现胖虎成为了野槌蛇的发现者名留青史。


大雄查了资料后发现,70年后野槌蛇会成为流行的宠物,于是去未来带回了一只。企图打电话给记者要他们报道这一重磅新闻。


没想到记者们来的时候,野槌蛇已经跑掉,却被不明真相的胖虎逮了个正着。附近的记者连忙采访,所以胖虎名正言顺成为了野槌蛇的发现者。



如你所见,胖虎手中的野槌蛇很Q,但和传说中的野槌蛇出入就很大了。


首先,野槌蛇日本古籍中有记载的幻兽。这种生物像蛇,但却长着极其肥大的肚子。据说能够瞬间起跳,攻击性很强。



在日本民间,一直有着野槌蛇的目击记录。甚至有爱好者自发组织,寻找野槌蛇。


比如昭和63年,因为新闻报道了野槌蛇的目击消息,230人组成的搜索队在奈良展开了大搜索,尽管最终一无所获,但这项活动依然持续了几年。悬赏甚至一度高达100万日元。



此后,亦有人在网路上贴出了野槌蛇的标本。但经我确认,这实际上是艺术家江本创的艺术作品。



不过直到今天,活体野槌蛇并没有被抓住。也有人怀疑,所谓的目击者是不是看走了眼,错把蜥蜴或者吃撑了的蛇当成了幻兽。


但这种谜一样的生物却活跃在各种作品中。不仅是《哆啦A梦》,野槌蛇也出现在《樱桃小丸子》、伊藤润二漫画当中。



至于《哆啦A梦》中的野槌蛇故事,我认为其中还有个小小的BUG:大雄从未来带回了野槌蛇,这种蛇在当下又不断繁衍出了更多的野槌蛇。那么大雄抓的野槌蛇,到底是这条蛇本身,还是它的子嗣?


哎,干嘛纠结这么多。反正我也没办法像大雄一样抓只真的野槌蛇回家养着。如果实在喜欢,买个海洋堂出的手办也是蛮不错的。



三、雪男


在神秘生物领域,有一类是极其恐怖的(至少我个人这么认为),那就是类人型生物。


比如我们耳熟能详的野人、喜马拉雅雪人、大脚怪、幽威...真的是个顶个的吓人。


记得小时候央视曾播放过一套关于神农架野人的专题节目。其中有个咧着嘴的红毛女野人,吓得我成夜睡不好觉。直到今天我还是不太敢看这张图。


挑战下自我,再看一次...不行还是害怕


而在日本,类似的生物也有目击记录。上世纪70年代,有人在比婆山目击到了直立行走的神秘动物。


日本人将其称为希巴贡ヒバゴン,也有人将其称为日本版雪男。但此后,类似的目击记录少了起来。也有人怀疑,所谓的希巴贡不过是黑熊、猕猴。当然被走私到日本的大猩猩也说不定。



而在《哆啦A梦》中,大雄却在1979年目击了真正的雪男。


同样是受到了小夫的刺激,大雄决定去深山老林拍一张雪男的照片。然而目击了雪男后,大雄却发现雪男是人装的。原因扮演雪男制造噱头,能给村子带来更多的关注和经济收入。


于是,大雄干脆和哆啦A梦用任意门直捣黄龙,去喜马拉雅山找真正的雪男。结果还真的和雪男撞了个满怀...



好吧,一个有趣的故事。


一直以来,雪男(其实就是喜马拉雅雪人)都是各类作品中,渲染神秘的添加剂。它甚至还和世界上最著名的记者丁丁打过回照面。



而在现实生活中,也不断有恐怖的传说,渲染着这一物种的神秘和禁忌。


甚至有学者引用喜马拉雅地区原住民的描述,企图证实这一物种的存在。但查阅来资料后,我看到了当地人绘制的雪人想象图,貌似和我们期待中的雪人并不是同一种东西。



不过话说回来,《哆啦A梦》故事中,人装扮成神秘生物博取关注的事情,貌似真实发生过。


1967年,一段关于大脚怪的影相片段引起了轰动。然而在37年后,这段影像却被当事人踢爆。原因之一是他穿上了大猩猩的戏服进行“表演”,却始终未能拿到酬劳和封口费。



这段影像被指造假,已经是《哆啦A梦》寻找雪男多年之后的事情了。


难道早在1979年,作者藤子F不二雄就已经洞悉了一切?


结语


以上三则,就是隐藏在《哆啦A梦》当中关于“神秘生物”的故事。或许我们都未曾想到。一部童年回忆向的作品,其中竟然暗含了如此多的信息。


这同样使我感到惊愕。在思索后,我开始认为诞生于昭和时期的《哆啦A梦》,其实也是一部昭和生活史。尽管故事奇想天外,但作者仍旧通过观察,将当时生活中的细节,巧妙地揉进了漫画当中。


在检索《哆啦A梦》相关资料时,我才发现,上次看《哆啦A梦》好像已经是2015年的时了。与此同时,我也回想起了小时候流连于书摊的光景。


你和当年的好朋友们还有联系吗?


秋天总容易让人会想起从前的事。前几天跟蹦迪班长聊天,说起了怀旧话题。


班长说,日本人身上有一点值得钦佩。他们往往不愿意将怀旧看作沉湎于过去。也不常将过去的事物迅速抛之脑后。这一观点我十分认同,时间就像潮水。但那些逝去的光景总需要有人去记住。正如多年之后,是否有人还会怀念我们当下的生活呢?


言归正传。《哆啦A梦》里,除了神秘生物,还隐藏着许多有趣的细节。借此机会,我也下单了《哆啦A梦》漫画全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馬探長(ID:SXBLG2015),作者:马振强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