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妻案背后的恐怖物语
原创2020-10-17 12:00

杀妻案背后的恐怖物语

出品 | 虎嗅年轻组

作者 | 水原瓜子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文首发于虎嗅年轻内容公众号“那個NG”(ID:huxiu4youth)。在这里,我们呈现当下年轻人的面貌、故事和态度。


国庆中秋小长假前一晚,藏族姑娘拉姆的直播被突然打断。粉丝们见一个“鬼影”冲进画面,马上拉姆惨叫传来,直播中断。

 

根据警方通报和媒体报道,后来人们得知,主播不是暂时离开,她永远不会再回来。


生前的拉姆,图片来自微博

 

那个“鬼影”是拉姆的前夫唐某,那天晚上,他带着凶器和汽油闯进拉姆家中,拿刀威逼拉姆,接着愤怒地将汽油泼向自己的前妻,纵火焚烧。拉姆全身90%以上烧伤,在重症病房躺了16天后离世。


拉姆长期遭受唐某的家暴,四顾周遭却无一人能救她于水火。她曾勇敢地自救,想靠自己的双手攀爬出深渊,重新开始,可还是被深渊里前夫的手狠狠拽回去,最终在熊熊烈火中,绝望地坠落了下去。


拉姆去世后,“我们需要#拉姆法案#”的话题迅速占领中文互联网社区。截至目前,我们还不清楚这股涌动的民意会否对现实产生影响,作为个体,一种朴素粗糙的感知却愈发强烈—“为什么感觉近期出现了如此多的杀妻案件?”


两个多月前的7月25日,轰动全国的“杭州江干来某某失踪案”刚刚落听。警方专门举办直播新闻通气会发布案情信息,并在会上宣布:犯罪嫌疑人为来某某的丈夫许某某。经过了民众一整个夏天的寻找、猜想、野生推理,没有奇迹,所谓“失踪”,真相是谋杀——丈夫杀害并肢解了妻子,将尸块抛在化粪池。


再往前,见诸报端的还有一系列受害者为中国人的泰国杀妻案,案发地点和一些案情细节如此巧合,以至于人们有时甚至会混淆这几个案子:

 

还是今年,1月8日,春武里府杀妻案。刚刚生完孩子的广东姑娘廖某,被丈夫卢某勒死,卢某藏尸行李箱,抛尸海滩。杀妻后,卢某伪装妻子的语气,更新妻子朋友圈,制造妻子还活着的假象,但被妻子的闺蜜察觉到异样,幸亏闺蜜紧急联系在泰国的熟人报警 ,这才推动了警方的调查。

 

2019年6月9日,中国孕妇泰国坠崖案。当时,怀孕3个多月的孕妇王女士与丈夫在泰国乌汶帕登国家公园游玩,从约34米高的悬崖坠落。所幸坠崖的王女士多次被树木缓冲,后被迷路的游人发现,送往医院抢救后奇迹生还。而意外坠崖的真相,依然是蓄意谋杀,王女士在确认了会得到警方保护后才敢说出真相:“是丈夫把我从悬崖边推下去的。”她还回忆,推她的那一刻,丈夫在她耳边说了句:“去死吧!”

 

2018年10月29日,泰国杀妻骗保案。是年,张英(化名)同丈夫张轶凡携20个月大的女儿一同去泰国普吉岛旅游,随后在别墅酒店内被发现死亡,丈夫称其是意外溺亡,但张英家人认为是女儿的丈夫为巨额保单杀人——两人去旅游前,张轶凡给妻子购买了18份、总额高达3000余万的人寿保险。两个月后,泰国警方查明,嫌疑人是故意将妻子按入水中让她溺水而亡,确认死亡后才松手。


……


更别提那些只是很短暂地登上过热搜的杀害或在街头暴力袭击妻子的新闻。


由此,以我们为代表的一些普通人,所产生的“杀妻案显著增加”、“又有杀妻案了”的印象。


这是我们的问题吗?究竟是确有其事,还是媒体集中报道引发的“孕妇效应”?又或者,一直以来,问题都是如此严重,只是我们的目光刚刚触及到,所以在情感上受到了比较大的冲击,因此也有了更强烈的印象?


同时,对于泰国杀妻案集中的现象,我们也好奇,为什么总是泰国?


以及,亲密关系中的谋杀,杀妻、杀夫,在动机、手段上有怎样的相似和差异?


针对以上问题,本期虎扯电台请来了对于热爱研究各类案件、怪谈和都市传说的马探长,我们一起对近期以及更早时期中外的一些杀妻案件进行回顾和分析,尝试得出一些结论。


特别要提到的是,由于本期信息量巨大,请感兴趣的大家务必收听完整节目:


杀妻案背后的恐怖物语|虎扯(点击这里收听完整节目)

vol. 125

主播:马探长、西瓜、芳菲、渣渣郡

录制、剪辑:七六三




2019年7月,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发布了一份《全球凶杀案件: 与性别有关的杀害妇女和女孩行为的研究》。


报告显示,2017年共有87,000名妇女被蓄意杀害。其中一半以上(58%)50000人被亲密伴侣或家庭成员杀害(该比例在2012年为48%。说明全世界每年因亲密伴侣或家庭成员死亡的女性人数在不断增加)。 超过三分之一(30,000人)是被她们通常期望信任的现任或前任亲密伴侣杀害的。



中间颜色图标为死于家庭成员之手的女性,最深颜色图标为死于亲密伴侣之手的女性,图自UNODC


这意味着,全世界每天有137名妇女被自己的家庭成员杀害,每小时大约有6名妇女被她们认识的人杀害。尽管情感上难以接受,但这些数据残酷地指向了“家庭成为女性最容易被害的地方”这个结论。


另外,你知道从全球来看,哪个地区这类杀人案件最多么?正是我们所在的亚洲。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全世界被亲密伴侣或家庭成员杀害的妇女人数最多(20,000人)的是亚洲,其次是非洲(19,000人)、美洲(8,000人)、欧洲(3,000人)和大洋洲(300人)。

 

本期虎扯电台中,马探长在开头谈到的流行文化中的杀妻——《香港奇案》与灶底藏尸案,某种角度上,也恰巧印证了上述结论。


马探长说,如果你仔细分析著名的香港奇案系列,会发现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到本世纪初,几乎每十年都会发生一起“灶底藏尸”案:


1967年,香港黄泥涌发生一起

1968年,跑马地一起

1975年,牛头角下邨一起

1985年,元朗一起

1999年、2001年各发生一起


所谓“灶底”,指的是旧时香港家庭使用的灶台内部,马探长讲:“当时的灶台,下方通常会有很大的空间,供放置柴火、煤气罐或杂物。凶手只需将尸体放入空间内,去街上的五金店买来水泥,然后就像作琥珀标本一样,将泥浆灌入空间之内,仓皇跑路即可。”


也就是说“灶底藏尸”,都是在家庭场景发生的凶杀案,而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就是杀妻案,比如可考的第一起,就是一起杀妻藏尸灶底:



“1967年,香港跑马地黄泥涌道,揭发了轰动东南亚的灶底藏双尸案,30岁印尼女华侨钟明丽及其与前夫所生5岁幼子吴宗贤遭杀害,并斩为14件,用水泥埋于灶底,藏尸8个月。凶手为钟之丈夫林志生,林其后在印尼被捕判刑,香港派法医官携母子2人之人头前往作证。最终,林志生被判入狱20年。”马探长在电台里讲。


此类“灶底藏尸”社会影响恶劣,给公众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恐怖印象,枕边人变脸,斩尸砌于灶台,这情节和画面几乎成了恐怖最高级的代名词,于是,在1976年邵氏电影出品的《香港奇案》电影中,讲述杀妻的《灶底藏尸》就是当头炮。


1976年邵氏电影出品的《香港奇案》中的《灶底藏尸》


都是在家中,前有灶台藏尸,后有冰箱藏尸(2016上海),亲密关系,就近掩埋,家是港湾还是地狱,的确就在一线之间。


家不安全,海角天涯又如何。为什么几个凶手会选择在泰国旅行中杀妻?


马探长在虎扯电台中给出了他的几点猜想:


“1.在国内作案,天眼密布,第一时间就会引起怀疑

 2.泰国办理签证简单,而且出国旅游名正言顺

 3.泰国旅游本身存在着一些游客死亡的案例,容易制造假象

 

这个不是刻意黑泰国,人家做过旅游方面的调研。说在136个国家和地区中,泰国在安全方面仅列118名。而且说在这个案件发生前两年,也就是2017年,光是泰南地区,就有235名中国游客发生交通事故,8人死亡;49名中国游客因涉水事故死亡。在此之前还有快艇爆炸的,大象表演给人家游客来上一脚的,丛林飞跃项目坠落的...

 

4.刻板印象中,泰国警方腐败且能力低下

5.作为佛教国家,泰国可能会对罪犯轻判

6.泰国会’大赦天下’,比如十世王陛下就下达御令,赦免了一些剩余刑期比较短的犯人,让他们改过自新……这些可能让犯罪者心存侥幸。”





回头来看“灶台藏尸”案件,那时人们对于这类杀妻案犯罪者的印象还比较刻板局限,无论是案件、影视作品还是都市传说,马探长提到,通常“丈夫都是一位毫无人性的登徒子,爱好吃喝嫖赌的烂仔。”


但杀妻背后人性黑暗并不止于此。对于把家庭当作最安全港湾的人来说,更加恐怖的情形是,伴侣一向被认为是有学识教养、温柔体贴的人,与你生活数十载,你却不知道一切都是他精心的伪装,杀意与晨昏茶饭同在,只等一个时机。


马探长在电台中谈到的香港瑜伽球杀人案,就是这样一例杀妻案。嫌疑人许金山是香港中文大学的麻醉及深切治疗学系的老师,被控用充满一氧化碳的瑜伽球杀死妻女,伪装成汽车故障引发的意外。这位许金山,成熟稳重自律,颇受尊敬,典型中产阶级成功人士的形象。


案发后警方找到了受害人、许金山妻子黄秀芬的一本日记,才发现这个看似美满的中产家庭早已支离破碎,黄秀芬一直为许金山多年出轨行为而痛苦,她将日记命名为“蜕变”,尝试挽回丈夫、重建家庭,不断告诉自己:“我是一个有热情、全心全意和充满爱的女人。”



她不知道,与此同时,丈夫只有一个想法:不动声色地杀了她。


不少杀妻案中,都出现了像许金山表面正常行为残忍的反社会人格罪犯:来女士“失踪”案中淡定接受电视采访的许先生,上海冰箱藏尸案中营造妻子在世的假象,用妻子的信用卡多次旅游、与异性开房约会的朱晓东,还有泰国坠崖案中在妻子被救之后仍在医院假装陪护的丈夫,以及美国斯科特杀害孕妻案、渣渣郡在电台中提到的法国德拉贡内斯都是如此。


他们缺乏同理心,不会良心自责,冷静,又极善于伪装,因此常出现在精心策划的谋杀案中,动机上的共同点则是:希望以结束伴侣生命的方式,快速了结与伴侣的关系,从而重启人生,获得自由,对方有利可图的话,最大化攫取利益。


这也能解释很多杀妻案中出现的另一特点,即是,不论中外,很多被杀女性都处在孕期,这不是巧合。


“因为即将出现的孩子与罪犯们的自由愿望相悖。”芳菲在电台里这样解读。


也就是说,怀孕的妻子,对于她们惧怕承担更大责任和更大生活压力的伴侣来说,是一种极大的威胁,随着胎儿一点点长大,杀妻者的压力和恐惧也逐渐增大,潜藏的杀意在外界的刺激下被激发出来,杀人计划就此展开。


但恶魔的形式绝不仅止这一种。




马探长在电台中引用了这样一段论述:


“中国政法大学犯罪心理学研究中心主任马皑通过对大量案例研究指出,亲密关系间的命案有五种常见类型:

 

一是长期家庭暴力,导致的虐待致死;

二是激烈冲突中一方情绪失控导致激情杀人;

三是因怀疑、仇恨、怨恨、矛盾长期积压导致的谋杀;

四是为获得控制权,为争取预期利益导致的谋杀; 

五是长期被家暴因反抗或者报复导致的“恶逆变”杀人。”


三、四类型都能归于上一部分咱们描述的恶魔动机,而一、二都说明, 家暴施暴者也是杀妻罪犯的主要组成部分, 虽然最终犯罪的形式是“激情杀人”,但这一类型杀妻案犯罪者在杀人之前都有着漫长连续的家暴行为,就如拉姆案中,拉姆曾遭受前夫十几年的家暴。


五主要见于受到家暴女性,反抗杀夫。极端情况下,家暴使她们被杀,或者杀人。2005年柴静在《新闻调查》就针对这些女犯人做过一期特别节目《沉默在尖叫:女子监区调查》,她采访了十一个杀夫女犯人,想知道她们是如何走上绝路的,最后发现很多人都是在反抗长期遭受的暴力,隐忍多年,一朝爆发,滑入恶魔的深渊。


她后来在自己的书里记录了这些故事:“这些女人结婚大都在七十年代,没受过教育,没有技能,没有出外打工的机会,像栽在水泥之中,动弹不得。安华也求助过村书记,村里解决这件事情的方式是把她丈夫捆在树上打一顿,但回家后他会变本加厉地报复,别人不敢再介入。妇联到了五点就下班了,她只能带着孩子躲在家附近的厕所里冻一夜……”


她说:“全世界都存在难以根除的家庭暴力,没有任何婚姻制度可以承诺给人幸福,但应该有制度使人可以避免极端的不幸。”


这也再次佐证了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的报告结论:家暴对女性的残害格外严重。


也有经验显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家暴只要第一次发生时干预得当,之后都不再发生。可是不断增长的全球性杀妻数据也在说明,这个“只要”,其实太难。


马探长在电台里说:“很多时候,聊奇案有时会过度将案情传奇和故事化。鲜血淋漓的伤害就会像一部奇情片。我们这些与命案无关的人置身事外,渲染着案情的恐怖与残酷,仿佛这一切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除此之外就没有更多的价值了,但当我们看到这些杀妻案背后的数字和分析,远比案情更加惊心动魄。”


尽管文字不能将电台提及的内容尽述,但聊完这些古今中外杀妻案背后残酷恐怖的物语,我们都无法再只看见案件和现象本身。


大家喜欢这期节目吗?还想不想听马探长再来虎扯跟我们聊更多?请在评论区告诉我们。



我们之前也已经收到了很多朋友关于我们节目制作和内容上的一些反馈,也欢迎大家继续在评论区里面就这些问题跟我们交流,我们好好努力,谢谢大家 :)


完整内容也可以在虎嗅APP首页,“视听”中选择“虎扯电台”收听。每周等你哟。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