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前首富“归零”
2020-10-17 07:40

印度前首富“归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向真,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这很可能是最后一搏:今年6月,印度政府开始放宽自3月底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的控制疫情蔓延的限制措施。


不久后,安尼尔·安巴尼(Anil Ambani)就开始到孟买机场附近的办公室办公。他每天早上10点打卡上班,一直工作到晚上7点,一周六天。通常情况下,他是呆在办公室里唯一的高管,就连公司的CEO也没出现在办公室。


是什么让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的弟弟如此忙碌?问这个问题没有丝毫不妥。最近,安尼尔称他的净资产为零,甚至需要从母亲和儿子那里借钱来支付生活费用。


上月末,安尼尔在伦敦法庭的听证会上表示,与外界猜测相反,他并没有车队、专机、直升机和游艇,只有一辆汽车。他被指控生活奢侈,却执意不偿还欠中国三家银行的7.16亿美元债务。在回应这一指控时,他坚称自己过着简单而自律的生活。


信实安尼尔·迪路拜·安巴尼集团(ADAG)董事长安尼尔·安巴尼


安尼尔的业务处于低迷状态,其中两家公司——信实通信(Reliance Communications)和信实海军与工程公司(Reliance Naval and Engineering),均已申请破产。


他旗下公司欠下巨额债务。信实资本(Reliance Capital)的未偿债务为1900亿卢比,信实通信(RCom)约为3300亿卢比,信实基础设施( Reliance Infrastructure)超过600亿卢比,而信实电力(Reliance Power)的负债总计超过3600亿卢比。


他承诺用于偿还贷款的股票在他未能履行还贷后被银行没收。他自己在几家大公司的股份已经跌至不到19%,这让人对他的发起人身份产生了质疑。这又引出了另一个问题:对他公司的投资者来说,情况如何?


早期投资者都受到了伤害。信实电力2008年首次公开发行后不久,一名退休工程师将很大一部分身家投资于该公司。他最终卖掉了自己所持的全部股份,只收回了最初投资的一半金额。这段经历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创伤,他干脆放弃了所有的股票投资。“我很高兴我早早退出了,因为如果我再等下去,那将是一场灾难。”


安尼尔旗下六家上市公司的股东总数超过650万。公共人寿保险公司印度人寿保险公司(Life Insurance Corporation of India)持有所有这些公司的股份。截至10月7日,公众投资者所拥有的股票市值仅略高于180亿卢比。雪上加霜的是,除了信实基础设施,其他公司都不存在出现快速复苏的微弱希望。


公司破产在世界各地比比皆是,印度也有几个例子。翠鸟航空(Kingfisher Airlines)、捷特航空(Jet Airways)和德万住房金融公司(Dewan Housing Finance Corp.)等公司资不抵债,令投资者损失了数千亿英镑的财富。但数百万投资者不得不同时遭受来自同一集团的数家公司的损失,这种情况从未出现过。


“尽管股票亏损是意料之中的事,但你必须明白,有一大批个人投资者因为他们信任的公司而赔钱。我不能说程度怎样,但这一事件肯定会动摇小股东的信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型金融服务公司负责人表示。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人们认为是安尼尔的父亲、信实工业有限公司(Reliance Industries Ltd)创始人迪路拜·安巴尼(Dhirubhai Ambani)塑造了印度的“股票市场热潮”,吸引了中产阶级投资者进入此前一直属于富人的地盘。


当安尼尔与穆克什这对兄弟对资产进行拆分时,安尼尔的三家大公司——信实通信、信实资本和信实能源(Reliance Energy),被剥离出信实工业,并在没有进行首次公开募股的情况下上市。这意味着信实工业的股东可以免费获得这三家公司的股份。


随后,信实电力成为信实安尼尔·迪路拜·安巴尼集团(通常称作ADAG)中唯一一家进行首次公开募股的公司。另外两家上市公司,信实住房(Reliance Home)是从信实资本剥离出来的,而信实海军与工程公司(前身为Pipavav船厂)则被收购。这些公司的估值最高时,总价值超过12500亿卢比,而这还只是公众持股。


一位于2018年加入信实资本的高管,以单支超过400卢比的价格购买了该公司的股票。他说,他被安尼尔的活力所吸引,投资了10万多卢比。如今,如果他抛售,几乎会损失全部利润。他暂时还没有售出股票,憧憬着奇迹的发生。该股目前的交易价格为8.25卢比。


出师不利


因为优渥的家庭背景,安尼尔得以开始梦想。2005年年中,当安巴尼兄弟正式分道扬镳时,“印度故事”受到外国投资者的青睐。海外资金涌入房地产、股票市场和其他资产,使得安尼尔的电信、能源和金融领域业务大受追捧。


2008年1月8日,也就是雷曼兄弟危机前几个月,印度市场一片激昂,Sensex指数首次突破21000点大关。也是在这一天,ADAG的股票创下了历史新高。


一周后,安尼尔·安巴尼宣布信实电力进行首次公开募股,吸引了高达75000亿卢比的出价;该债券的超额认购倍数达到了73倍。当时,安尼尔集团在回应上述回应时表示:“信实电力今天的上市,稳固了信实ADAG作为印度最大的两家企业之一的地位,我们感到自豪。信实电力作为一家单一公司,拥有全球最多的420万股东,这是莫大的荣耀。”


随后,2008年3月,《福布斯》杂志宣布,安尼尔以420亿美元的资产在全球富豪榜上排名第六。在印度富人的排名中,他仅次于拉克希米·米塔尔(450亿美元)和他的兄弟穆克什·安巴尼(430亿美元)


在那时,一些银行投资家和市场专家的预测似乎是正确的——安巴尼兄弟的分拆符合公司的最大利益,两兄弟将扩大业务范围。2005年,在两人达成和解时,《福布斯》估计安巴尼兄弟的财富约为70亿美元。这一数字在短短三年里增长了12倍多。


穆克什·安巴尼(左)与安尼尔·安巴尼(右)


但2008年2月,信实电力上市首日表现疲弱,短短两周内就跌破了发行价。到10月雷曼兄弟危机全面爆发时,信实电力的股价还不到100卢比,远低于该公司450卢比的发行价。


雷曼兄弟危机带来的低迷似乎对该集团造成了严重打击。ADAG公司的股价大幅下跌。到2011年底,信实资本的股票跌至500卢比以下,并在这一水平上持续了10年,这段时间内只有两次短暂升至850卢比高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信实通信的股价都在100卢比以下。信实基础设施的情况也不例外。


孟买的一位共同基金经理表示:“如果你长期观察,就会发现,ADAG股票的回报率并不高,但由于安尼尔·安巴尼的存在,以及有关ADAG公司的新闻不断涌现,这些股票一直很受投资者欢迎。”


信实海啸


尽管ADAG集团各公司的股票在市场表现并不出色,但没有迹象表明该集团的存在受到威胁。


直到2016年初,和当时的许多公司一样,信实通信和信实电力的资产表上负债累累。尽管由于债务利息支付,信实通信的利润率多年来大幅下降,但2016年3月仍报告盈利。


2016年9月,穆克什·安巴尼创办了信息通信公司——信实Jio,这是信实工业的电信子公司,突然间,信实通信和整个电信行业陷入了困境。随着大量客户从信实通信迁移到Jio,情况开始失控。2017年11月,信实通信在其美元债券上违约,一个月后停止了用户电话服务。


在Jio推出时,也有关于穆克什兄弟之间收购信实通信股份的谈判传闻,原因在于穆克什想获得频谱和蜂窝基站网络来快速拓展他的业务,而信实通信正好可以满足这些需求。


随着交易的推进,据说安尼尔曾告诉其亲信,集团即将发生重大变化,他们的生活将焕然一新。毕竟,管理印度电信监管局(Telecom Regulatory Authority of India)以及为了跟上巴蒂电信(Bharti Airtel)和沃达丰(Vodafone)等竞争对手的步伐而大举投资,都让ADAG集团负担颇重。一位当时与安尼尔密切合作过的高管说:“他似乎对这笔交易能够成功相当有信心。”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收购信实通信的交易需要电信部出具无异议证明,但始终没有得到允许。该交易原定于2017年12月完成,但最终未能达成。该集团的一位前高管表示:“肯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当Jio从政府那里得到了一些看起来对他们有利的条件时,他们不太可能得不到无异议证明。这笔交易本来就达不成。”


从那时起,一切悬而未决都消失了。在投资者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前,信实通信的信用评级急剧下降,无法偿还贷款。印度央行规定,如果一个集团中的一家公司违约,那么银行应停止向该集团中的其他公司放贷。从2018年开始,局面失控,ADAG集团各公司开始报告巨额亏损,难以获得运营资金。


对投资者来说,事件发生得非常快,而且由于像ADAG股票这样的共同基金不多,甚至没有关于麻烦要来了的传言。“对这样一个规模如此大的集团,事情却能隐藏起来,这很能说明问题。”上述共同基金经理表示。


预见到信实通信的命运将下滑,该集团随后将重点转向利用浮动债券从非银行放贷机构和共同基金借款。但最近,两家公司——信实住房金融公司(Reliance Home Finance)和信实商业金融公司(Reliance Commercial Finance),因在Yes Bank的一笔1200亿卢比贷款中拖欠利息而受到关注。随后,这两家公司的债权人组成的财团任命了正大会计师事务所(Grant Thornton)对两家公司的财务进行司法审计。


印度民营银行Yes Bank


在其2020年1月的报告中,正大指出了几个反常现象,但均被该公司驳斥。有几个例子提到资金被用于支付ADAG集团内其他公司的银行贷款。


报告还指出,信实住房金融公司近80%的支出与住房无关。它列出了信实住房金融公司向偿债能力不足的实体支付款项,包括像瓦哈万控股(Wadhawan Holdings)这样的公司,德万住房金融(Dewan Housing Finance)的卡皮尔·瓦哈万(Kapil Wadhawan)是该公司的股东。


信实商业金融向SKIL船厂控股公司提供贷款,该公司与拥有皮帕瓦屋船厂(Pipavav)的公司有关,后者被安尼尔的一家公司收购。还SKIL的贷款后来被一笔勾销。ADAG表示,每笔贷款都是经过正当程序发放的。


7月底,Yes Bank接管了ADAG的公司办公室,安尼尔目前仍在那里工作。这间被他认为代表幸运的办公室,是银行贷款的抵押品。预计安尼尔很快就会搬到他在巴拉德地产的信实中心的老办公室。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合伙人表示:“目前,他的全部精力都在确保他顺利结束在公司的职务,并留下一份不会玷污他父亲名声的遗产。”


这些“遗产”股东能分到一些吗?没人知道。


原文链接:https://themorningcontext.com/the-plight-of-being-an-adag-shareholder/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向真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