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个抑郁症女生的写真
2020-10-19 10:37

100个抑郁症女生的写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条(ID:yitiaotv),自述:张牙疼,编辑:朱玉茹,题图来自:由牙疼提供




2017年,90后摄影师牙疼,开始了《皱起的雾》系列,在微博上征集被抑郁情绪所困的人,无偿为他们拍照,记录他们的故事。


参与的绝大多数是女孩,至今,他已经拍摄了超过100位女性。





被摄者中90后、00后占绝大多数,最小的是2004年生的。她们大部分都是在童年或青年时受到伤害,父母又疏于关心她们的心理健康。


未来,牙疼希望能有更多不同年龄段、不同性别的人参与这个项目。他说,“我想真正鼓励到每个人都去直面自己,这是一个共性的问题。”


这一系列照片受到网友们的热烈关注和支持,并在厦门三影堂、巴黎大皇宫等地展出。


牙疼说,他其实从没想过自己能拍这么久。对自高中起就患上抑郁症的他而言,“最初的出发点就是想表达一下自己,后来慢慢地,变成一种相互的帮助、寄托和陪伴。”


一条在杭州与牙疼见面,聊了聊他和他镜头下100位女孩的故事。


第100个女孩 


这个女孩叫牙牙,南京人,今年23岁。她患上抑郁症是在爷爷去世那年,高一的时候。


她从小是被爷爷带大的。父母在另一座城市做生意,却只带了弟弟一起。在牙牙看来,他们是一个常规化的一家三口,自己是落单的那个。


2013年,爷爷突然去世。她开始一个人在家生活,一个人上学、吃住。


一年她可能只能和父母见上几次面,见了面也没什么交流。她记得弟弟当时早恋,父母还会开他玩笑。而她生活上的事,他们却从不关心,只是每个月给她打生活费。


高中的时候班上同学都说很羡慕她,说她是全班最有钱的人。但她看到别人下了晚自习都有人来接,家长会别人家里都有人参加,只有自己,永远是一个人。


牙牙拍摄现场


生病最严重的时候,她一个半月里做了10次电休克治疗。她说那种感觉有点像科幻片里删除人的记忆,整个人变得很空。


手术前一周,她因为吃药导致情绪特别激动,就在社交网络上到处说自己要做手术这件事。她告诉我说,“当时很希望有人能来私信我或者打个电话问问我怎么了。”这件事现在想起来,她感觉特别羞耻。


她爸妈其实知道她的病,但他们不太放在心上,也不太理解抑郁症到底是什么,以为就像是感冒一样,自己会好的。



今年我们拍摄时,牙牙的状态挺好的,很平稳。但这反而让她很害怕,害怕那种崩溃迟早会再找上自己。


这也是她申请参加《皱起的雾》拍摄的原因,想把自己现在的状态记录下来。她说了一句话让我很有感触——“这样等到我下次崩溃的时候,就能记起来我有清醒过,我有好过。”


牙牙是我拍摄的第100个女孩,《皱起的雾》这个项目我已经拍摄了3年,我遇到了太多像牙牙一样被困在抑郁症中的年轻人。





出发点是自己 


拍摄抑郁症人群的出发点,其实是我自己。


我被确诊抑郁症是在高中的时候。


高三那一年我对当兵很向往,因为身体的原因没能如愿。后来想去学体育,我父母觉得没前途,不让我去,逼着我再读一年高四。那时候我每天就觉得透不过气来,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


有一天我觉得这属于一种病态,就背着父母自己去看了心理医生。


我记得当时那个医生看到我很是惊讶,因为在我老家山西那边,大家对于心理健康还没有什么意识,更不用说未成年人。


当时我还只是轻度抑郁,就自己拿零花钱去买药,自己吃药,一直持续到上大学。


直到这几年,我才慢慢开始和家里人说,但他们也只是说知道这个事情,并没有太放在心上,觉得我最多就是压力有点大,会慢慢地自己好起来。


牙疼谈到大众对抑郁症的误解


就像我家人一样,大众其实对抑郁症还是有很多的误解。


所以在2017年自己抑郁症复发的时候,我就想去把这种情绪认真地展现出来——它就像雾一样笼罩着你,让你挣脱不了,却又捉摸不定,忽有忽无。我给这个项目起名,叫《皱起的雾》。


从最开始的时候,我就是在微博上进行公开征集,陆陆续续有300多个人联系我,至今一共拍摄了超过100位被抑郁情绪所困的人。





来找我的女孩,表面看着都特别开心 


其实在征集的时候,我并没有限制年龄和性别,但是来找我的几乎全部是年轻的女性。最大的也就30多岁,最小的是2004年生的,大部分都是90后和00后。


这个群体最愿意去展现自己、表达自己,在我看来,这个状态是好的。因为我们只有去直面这个问题,愿意去沟通,才可能慢慢地走出来。



牙疼与女孩们初见时的场景


这些女孩大部分都是中度抑郁,重度的也有不少,但她们来找我的时候,表面上看起来都特别开心。


她们太想让别人觉得自己过得很好,从来不会主动去说自己有抑郁症,除了觉得别人不会理解之外,也有其他的原因。



我印象深刻的一个女孩小易,是自己一个人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硬座,从石家庄到武汉去找我拍摄的。从小只有姐姐和奶奶管她,但她生病之后却谁也没告诉。她说姐姐结婚了,奶奶身体不好,不想给她们添麻烦。


拍摄的时候,我总是会先和她们聊天,有时候也会边聊边拍,希望能展现她们最真实的样子,记录她们最真实的情绪。



小萌是2018年从海南过来找我拍摄的,当时她就是在讲自己的故事,然后讲着讲着忍不住就哭了,我就拍了这张照片。她自己就是学心理学的,但还是没有办法自愈。



瑞瑞的这张,我就让她在自己生活的空间里释放自己的情绪,不用在意镜头,我去抓拍。


是什么让她们深困抑郁情绪 


拍了这么多年轻的抑郁症女孩,我觉得她们中绝大部分的共性问题就是原生家庭。


第一就是父母离异。很多父母在离异后都瞒着孩子不说,直到孩子有一天自己发现了,就会受到很大的打击。还有就是父母离异后又有了新的家庭,对子女的关心就会变少。



这个女生Annie,她父母离婚是因为父亲出轨,还把出轨的对象带到家里来。经常她父母半夜吵完架就都走了,家里就剩她一个人。


有一次还翻进来一个小偷,她就躲在那边不敢说话。后来她和她妈妈说,她妈妈只回了句,“下次窗户锁好就好了。”



第二就是家暴。格格的父亲是个公务员,在外面一副老好人的样子,但回家以后会打她,打她妈妈。她说自己人生最大的理想就是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一个属于她的安全的地方。


她从高中开始抑郁,但在她们家那个小县城那儿,没有人在意这件事,所以她也一直都没有受到过治疗。



第三就是性侵犯。2018年我拍摄Fly的时候,她还在上高中。她从小就受到亲戚的骚扰和侵犯,但她的父母一直没有去关心过这个问题。


她极度缺乏安全感,总觉得别人在窥视她,想对她做什么。所以拍摄的时候,我就摆了几个穿着雨衣的人形模特在她四周,她在中间无助地看着镜头。


原生家庭之外,情感经历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因素。



最常见的就是男生出轨,我拍的第一个女孩就是遇到这种情况。她和前任在一起很久,一直同居,很依赖他。我让她把心中想表达的一些词写在纸上,裹住身体,算是一种发泄。




最近拍摄的女孩信,也是在大学的时候因为发现男朋友和别人有暧昧关系,想分手。结果那个男生就每天堵在她家门口骚扰她,让她很受伤。


还有就是身材的困扰,言语暴力。



英子是我摄影课的学生,她因为自己的身材一直很自卑。平时总是戴着口罩,也不和别人说话,常常一个人。


有一天她突然和我说想参加拍摄,说自己在家看我拍的照片边看边哭,觉得很受触动,也想要勇敢地展现自己。




林林现在是一名模特,但她之前很胖,在校园里受到别人的嘲笑。她之前喜欢的一个男生对她说,你喜欢我,让我感觉很丢脸。


照片里我让她捂着耳朵,在塑料布包裹着的环境里,想让她去屏蔽一些外界的声音。



这些女孩大多都是在童年或青年的时候受到伤害,留下的阴影就一直跟随着她们。因为在成长的过程中,也没有人去帮助她们,去问过她们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拍这个系列,我不仅是想让大众了解抑郁症,也想让一些当父母的,去反思一下自己对子女心理教育上的缺失。


《皱起的雾》在厦门三影堂展出现场


互助、寄托与陪伴 


从2017年到2020年,我其实没想过自己能拍这么久。


未来我真的希望有更多不同年龄段、不同性别的人能参与这个项目,去鼓励更多人直面自己的情绪,因为这是一个共性的问题。


有一些女生,她们在最难的时候会给我发消息,说牙疼我挺不下去了。我说你一定要坚持下去,因为我们还没有拍摄,这对她们是一个很大的寄托。


很多我拍过的女生会拿我拍的照片做头像。我做展览的时候,她们还能在现场再看到自己当时的一些状态,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更长久的陪伴。






我和大多数人都保持着联系,有时候刷她们的朋友圈,看到她们大都在往积极的方向发展,想走出来的那个状态,对我而言其实也是一种鼓励。


我们之间的帮助是相互的。她们都还在坚持着,我也会坚持拍下去。


抑郁症Q&A


任可,抑郁研究所创始人,《你的第一本抑郁自救指南》作者


任可自幼饱受家庭暴力的折磨,在2018年初确诊重度抑郁症和中重度焦虑症。确诊后,她不仅没有得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反而还被父亲骂说“有你这样的女儿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耻辱”。


那段日子,朋友不间断的关心和鼓励给予了她希望。她从分享自己的抑郁康复日记开始,慢慢创办了“抑郁研究所”这个抑郁症患者社区,专注于精神心理公共教育。


一条与任可聊了聊抑郁症在中国的现状与一些基础自救常识。以下是采访精选。



(Q:一条     A:任可)


Q:我国目前抑郁症的总体状况是怎么样的?


A: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我国抑郁症患者已达9000万,发病率高达5%~6%,而且近年来呈逐年上升趋势。由于精神健康领域医疗资源不足,抑郁症等精神健康疾病识别率仅有21%。有近八成抑郁症患者没有被“发现”,同时,九成抑郁症患者没有得到专业治疗。这和很多城镇没有专业的精神专科,以及抑郁症较昂贵的治疗成本都有关。


根据我们2020年的最新调查,72%的患者确诊年龄在25岁之前,大部分人青春期开始后出现抑郁症状。青少年抑郁症终身患病率已达15%~20%。



Q:导致抑郁症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抑郁症的主要症状是什么?


A:导致抑郁症的因素有很多,因人而异,一般情况下未成年的病因会比较集中、好判断一些。但不论年龄,与家庭相关的问题都是患者自认的首要病因。情感问题和创伤经历也是普遍的抑郁根源。


每个患者都可能出现不同的症状,但主要是长期、持久、稳定的抑郁心境,对平日感兴趣的活动丧失兴趣或快感,精力不足,还会有一些附加症状如自卑、无理由的自责等。13~19岁的青少年容易产生极端行为,态度消极,拒绝沟通。



Q:抑郁症对患者工作和生活的影响?


A:根据我们的大数据调查,大部分患者表示难以继续工作、生活变得不稳定是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事情。因为认知功能障碍广泛存在于抑郁症患者中,特别是执行和注意功能障碍。


我们接触到的未成年患者中有很大一部分都被迫休学,由于抑郁症病程较长且容易复发,他们可能几年都无法继续学业,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



Q:为什么很多抑郁症患者会选择隐藏自己的病情?


A:在调查患者为什么不愿意倾诉时,我们发现“害怕别人的不理解”、“担心被歧视”依然是患者无法发声的重要原因。所以除了正确的疾病科普知识,科学的治疗手段外,公共语境对于抑郁症患者的影响也非同小可。污名化和病耻感会降低他们的求助率、治疗依从性,影响其康复,甚至导致自杀。


据我们的调查,只有约35%的患者表示在确诊后得到了更好的对待。52%的患者表示,在自己遇到困难时很少有人能帮助自己。“得到朋友的支持”是患者觉得自己病情得到好转的首要原因 。“家人”是影响抑郁症患者病情走向的重要原因。



Q:抑郁症的治疗方法?


A:必须找专业的医生进行诊断治疗,尽量选择当地精神卫生中心挂牌所在的医院。


用药是治疗的第一步,切勿擅自停药。只要不自己随意加量,抗抑郁药物是不会成瘾的。专家建议首次发作需服药6~18个月,第二次需2年~3年,第三次及以上建议终生服药。


一定要先稳定下来后再辅助心理治疗。经过专业的心理咨询,至少有75%以上的人能够改善症状。目前心理咨询市场的均价是400~800元/小时,同时还有一些公益的心理咨询,类似全国性的热线12355、400-161-9995,线上的525心理网、壹点灵,抑郁研究所也有公号科普知识,并建立了非常多的线上社群。


就患者自己来说,关起来、躺下来、哭出来这三个常见的误区其实是没有用的。运动治疗抑郁是已经被科学研究证明的有效疗法,还有一些比较简单可行的,例如:阅读、日记、电影和音乐等。其次,像全麦面包、小甜品、南瓜、香蕉、巧克力和牛奶也是一些能够为大脑提供必要的营养物质,帮助大脑有效减缓抑郁情绪的食物。



Q:怎么帮助身边的抑郁症朋友/家人?


A:可以试试以下方法。


  • 了解抑郁症的症状;


  • 鼓励患者积极治疗;


  • 警惕他们极端的想法,如自杀;


  • 肯定他们一些积极的方面,不要否认或批评他们;


  • 制定计划,邀请他/她一起干一些事情但不要强迫;


  • 仔细去倾听他们说话,但避免提供意见或作出判断,仅仅去听和理解就是一个强大的治疗工具。


图片由牙疼提供,文中参与《皱起的雾》拍摄的女孩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条(ID:yitiaotv),自述:张牙疼,编辑:朱玉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