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假酒,有多野?
2020-10-20 11:59

法国假酒,有多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Léa,审稿:白鸥,排版:文琪,原文标题:《这些假酒,小心上当》,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在我的上一篇文章《在法国,除了天天喝酒,我还学会了啥?》,我讲了在法国读葡萄酒职业本科的故事。


作为班上唯一的中国学生,我经历的最尴尬的一件事情就是课堂上大家讨论起中国的假红酒问题。


法国同学被形形色色的“拉斐”“Lafei”等骚操作惊吓得花容失色,然后纷纷化身拉菲酒庄野生代言人,向我投来义愤填膺的灼热目光,烤得我差点儿原地蒸发。


法国媒体对中国市场上假拉菲的报道,来源:Midi Libre


那么,躬身自问一下,自诩红酒世界的课代表,法国难道就没有假酒吗?就永远伟大光明正确吗?法国老百姓就能百分百保证喝到放心红酒吗?


法国葡萄酒评比现场 ,来源:本文作者


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猫腻。无论多么冷酷无情的监管,都无法消灭不良酒商内心熊熊燃烧的利欲小火苗。


法国杂志的专题文章《葡萄酒:如何避免上当》,来源:La Gazette第1570期


在法国,打击假酒的主要监管部门是经济部下属的“竞争、消费和反欺诈总局”(Direction générale de la Concurrence, de la Consommation et de la Répression des fraudes,法语简称DGCCRF)


每年DGCCRF爆出来的假红酒,那都是五花八门琳琅满目。


DGCCRF检查超市葡萄酒,来源:法国经济部次长Agnès Pannier-Runacher官方推特


一、加“作料” 


非法添加剂是假酒最常用的招数。


一般来说,法国假红酒中的非法添加剂倒不是化学色素或者工业酒精之类对人体有害的物质,而是为了改善红酒口感额外增添的“配料”,虽然对健康无损,但却是行业违禁品。


发酵中的葡萄,来源:bienpublic.com


很多人可能想不到,法国红酒造假中使用最多的非法添加剂是——糖。


加糖本来是葡萄酒酿制的正常工序之一,专业术语叫做chaptalisation,是法国化学家Jean-Antoine Chaptal发明的,在一定程度上是法国相关法律准许的。


但有非常严格的限定条件,只有特定的产区(天气冷凉、葡萄不易成熟的地区)、特定的年份(天气恶劣导致葡萄成熟度不够、果实糖分不足)才能加糖。不符合条件加糖就属于违法。


往酿酒罐中加糖,来源:reussir.fr


除了糖以外,酒石酸也是另外一个经常被查到的非法添加剂,和加糖一样,虽然加酸也是正常的酿酒工序,可以起到微调口感的作用,但是法国葡萄酒法律对加酸也有严格的限制,过度添加也属于造假的违法行为。


左边是样品,右边是加过酸的酒,来源:Olivier Colas


加糖加酸的假红酒暴露踪迹,往往是从查食品批发商开始的。


法国北部卢瓦尔河地区的监管部门就曾经发现,当地的一个供应商在2012到2017年期间,无发票出售了110吨的糖和700公斤的酒石酸。


这些流入“黑市”的糖和酸都经由中间人卖给了当地的不同酒庄,相当于参与生产了8百万瓶的不合规葡萄酒。


法国葡萄酒评比现场,来源:本文作者


如果说,糖和酸都还在普通老百姓的食品科学知识阈值内,那么,往葡萄酒里加牛奶,你能想象吗?


1998年,波尔多的著名酒庄Château Giscours(国内一般译为“美人鱼酒庄”)被查出在葡萄酒中加牛奶,用以去除酒中的异味。这在当年是惊爆酒圈的大丑闻,直到现在都没被遗忘。


Château Giscours美人鱼酒庄,来源:酒庄官网


大家可能会听到某些品酒达人一边摇晃高脚杯,一边说这款红酒里有黑醋栗的香气。这本来是葡萄酒自然发酵产生的香气,经常会出现在风味浓郁,且酒体饱满的红酒中。


但是一些不良酒厂为了迎合消费者对这种香气的喜爱,干脆往红酒里掺杂黑醋栗浓缩果汁。


2014年,DGCCRF就查出有两家公司(同属于一个老板)这样造假,后来,老板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期执行,并处罚款37,500欧元,两家公司分别被判处15万欧元和5万欧元的罚款。


黑醋栗,来源:wikimedia


二、走“捷径” 


在很多消费者的脑海里,红酒和橡木桶是紧紧捆绑在一起的,就跟吃饺子必须蘸醋一样,没在橡木桶里泡过的红酒是没有灵魂的。但是,橡木桶是很贵的,一个橡木桶至少600欧元(约4500人民币),不是所有酒庄都买得起。


拉菲酒庄的橡木桶,来源:酒庄官网


为了让自己的酒有“橡木的高贵熏陶”,某些酒庄会在酒里加橡木片,就跟泡茶叶一样,橡木的味道就进入酒液了。


这种操作在一些地方是合法的,但法国很多产区对这种“抄近路”的做法是明令禁止的。不过,由于成本差异巨大,用木头片代替橡木桶就成了红酒弄虚作假的手段之一。


用来泡酒的橡木碎片,来源:AlcoFermBrew


另一个酿造工序上的造假更简单粗暴。法国近些年特别流行桃红葡萄酒,这种酒应该是通过轻微萃取红葡萄皮中的颜色酿制而成的。


我参加过的一次桃红葡萄酒品鉴,来源:本文作者


但是,动了歪脑筋的酒厂马上想到了多快好省的“良策”:直接把少量现有已酿好的红葡萄酒兑在白葡萄酒里,voilà!一瓶桃红就诞生了!


2016年,法国西南地区的一家酿酒合作社Vinovalie,就被查出用红白相混的非法方式出产桃红葡萄酒。这种非法混合葡萄酒的操作还有一个专有名词,行话叫做coupage(切割,相当于英语的cutting)


法国媒体对此事的报道,来源:RT FRANCE


三、以次充好的“月亮酒” 


2016年11月,法国波尔多的一个酒庄主François-Marie Marret被当地刑事法院判处两年徒刑和近800万欧元的罚款。


原因是,他非法购买了一批禁止销售的劣质葡萄酒(质量过低,本应送去蒸馏厂做酒精),并掺进自家旗下的酒庄中,以高品质葡萄酒名义出售。


法国人还给这类假酒起了个很唯美的名字,叫“月亮酒”(法语 vin de lune),因为这些不适合标准的低劣葡萄酒都是在晚上运输的。仔细品味一下还蛮有诗意的,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假酒落谁家~


“月亮酒”的主角François-Marie Marret,来源:法国西南报


四、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为了保证品质,法国葡萄酒法律法规对产量是有限制的。例如,波尔多红葡萄酒产区规定,每公顷出产的葡萄不能超过1万公斤,所出产的葡萄酒不能超过6千升。


但一些酒庄为了追逐利益,会非法超额增产,增产的葡萄酒也不申报,偷偷卖掉。


这些“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做法有一个惟妙惟肖的名字:海绵葡萄树(法语 vignes éponges),让人不禁怀疑法国人是不是偷偷读了鲁迅:葡萄酒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你愿意挤,总还是有的。


法国媒体对“海绵葡萄树”的报道,来源:法国西南报


五、挂羊头,卖狗肉 


酿酒葡萄有不同的品种,酿出来的红酒味道也不一样。


和宇宙间的万事万物一样,葡萄品种也是有鄙视链的,例如黑皮诺(法语 Pinot Noir)就是一个B格比较高的品种。供不应求的情况下,一些法国不法酒商就用其他品种来冒充黑皮诺,假酒还大批量出口到了美国。


黑皮诺,来源:wikimedia


法国执法部门查出,在2005到2008年期间,法国南部的一家葡萄酒公司每年都向美国出口超过100,000百升的黑皮诺红酒,而当时整个南部地区的黑皮诺年产量只有50,000百升,这其中的猫腻可想而知。


六、改国籍 


除了葡萄品种外,葡萄酒的国籍也是有鄙视链的。在欧洲主要产酒国中,西班牙葡萄酒向来价格便宜,于是催生了一种“改国籍”的作案模式。


2018年,DGCCRF破获了一起大型假酒案,几家法国酒商大量进口散装的西班牙廉价葡萄酒,然后在法国装瓶,不动声色地完成了“法国化”,伪装成法国葡萄酒出售,涉案葡萄酒数量达到1000万瓶。


法国媒体对此案的报道,来源:SLATE


这桩假酒案在法国引起很大震动,尤其是法国南部的桃红葡萄酒产区,本来当地酒庄一直以来都要与合法进口的西班牙廉价葡萄酒竞争,现在还要面对原产于西班牙的假法国酒,心里的苦仿佛连干了三大碗expresso。


以上只是法国红酒江湖中的些许风波,可见一个健康的市场依靠的永远不是利益参与者的自我约束,而是监管系统的铜墙铁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作者:Léa,审稿:白鸥,排版:文琪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