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的欲望何时才能够拥有体面的出口?
2020-10-20 19:00

女性的欲望何时才能够拥有体面的出口?

本文来自公众号: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作者:易生舟,原文标题:《女性要表达欲望,怎么还是这么难?》,题图来自影视剧《伦敦生活》


当我们看到如今的化妆品、护肤品代言,主角渐渐从女明星过渡到小鲜肉男爱豆时,也许会恍惚以为,是不是女性终于成为消费主力军和时尚风向的主导了。


但事实上并不是那么简单,依旧有很多现象让你迷惑。


不管是刚刚发生的“中年追星女性痴迷假靳东”“名媛拼单群上热搜”,还是上个月,美国队长扮演者克里斯·埃文斯的私密照片泄露事件,都引来了各路网友的调侃、玩梗和揣测。尽管话题的中心并不一致,但态度却都有着微妙的相同之处。


一、依旧活在男性眼皮底下的女性欲望


别以为买买买、男爱豆和小鲜肉的风靡,都是单纯的“女性欲望的呈现”。


的确,在这样的消费时代,看似女性是拥有了一定的自主意识和经济实力去消费物品、鉴赏男色,但这背后无非是资本市场的引导,这种女性欲望的幻想(不管这种幻想指向的是某种生活方式,还是更直接的,钱或者性),依旧是活在男性的眼皮底下。


《性爱大师》剧照


近来饭圈流行一种“泥塑”现象,即粉丝代入攻方的视角去“苏”爱豆,单方面把爱豆扑倒,使劲撩,甚至做一些不可描述的脑补行为。


这种泥塑行为不单停留在年轻的爱豆身上,对于泥塑粉来说,万物皆可泥塑,身处娱乐圈,没有一个男明星能全身而退,就算是不靠脸吃饭的演员们比如徐峥、沈腾、甚至倪大红,都是泥塑的重灾区。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2000


听上去有些匪夷所思,好好一个大男人,怎么就被泥塑了呢?但其实女明星自己都在玩泥塑。最经典的就是范冰冰霸气语录“我不嫁豪门,我自己就是豪门”,直接泥塑成范爷;偶像明星孟美岐则自称“山支大哥”泥塑自己,女友粉可能比男友还多。


在传统的视角,女性一直处在一种被凝视的角色里。泥塑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这种传统视角的“颠覆”,女性不再满足于男性幻想中的“怜弱”标签,打破自我束缚和性压抑,追求一种积极主动的生活和恋爱模式。


《欲望都市》剧照


但吊诡的是,这种“颠覆”是通过自我代入“男性角色”这种方式实现的,依旧没法摆脱社会赋予的厌女束缚,只能以男性即性的主体视角去观看性对象,将生理学上的男性转换成女性继而进行性幻想罢了。只不过以一贯的物化女性的话语体系,用来物化男性——毕竟是现成的模板。


《致命女人》剧照


那么在文化融合已然来临之际,边缘文化能够做什么准备呢?从我的角度来看,就是双重教育,一是符合主流规范的普世价值、知识体系的教育,让边缘族群对现今世界有客观认识;二是本民族独有的价值观和审美教育,这是该族群必要的自我认知。有了这种准备,在文化融合中该族群的发展趋势才是自主的、公正的。


这不禁让人联想起流行的茶艺妆绿茶风,嗑CP和同人文各种流行风向,仿佛让我们看到女性主导性的幻想暗示,但依旧没法摆脱男性凝视的核心。


《82年的金智英》2019


上野千鹤子在《厌女》一书曾经解释了社会弥漫的一种通病“厌女症”——即男人的女性蔑视和女人的自我厌恶的代名词。而这种厌女症现象,似乎能佐证当今女性欲望百态,依旧活在男性眼皮底下,并且要遭受世人眼光的严格审判:只要女性对自己的生活水平、或者对亲密关系中的(潜在)伴侣提出要求,常常就会被贴上“虚荣”“拜金”“不清白”等等打击女性欲望的标签——不管如何,成为“好女人“是需要条件的。


《性爱大师》剧照


谈钱和性,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是对于女性来说。就拿性这件事情来说,一贯作为欲望客体的女性在性关系上的失语,从来都是被认为理所当然的。因为这种语言的机构本身就包含着权力关系,很多人会羞于“我这样会不会让男性觉得很有性欲”而失语,也因为害怕荡妇羞耻,很多女生不敢展现自己的性感,在一段亲密关系里,更不会轻易表露自己对性的渴望。


《82年的金智英》2019


前段时间上映的一部国产电影《送我上青云》难得从女性视角出发,直面女性的欲望,姚晨饰演的女主角盛男简简单单的一句直白:“我想和你做爱”,都给荧幕外的观众震慑住了。当盛男在男人沉浸在高潮后的快感,依旧在旁边自慰时,这是盛男真正全然面对自己欲望和自我的时刻。


在某种程度上,很多人认为它承载着女性电影的一种划时代的意义。这听上去更像是对现实的讽刺,多少女性在性关系中处于失语的位置:谁会关心女性有没有欲望和需求?以及在一场性爱关系里,又有多少女性没法达到真正的满意和高潮呢?


二、我们从来就没有过女性凝视


法国女作家西蒙·波伏娃曾经说过,一个女人之所以为女人,与其说是“天生”的,不如说是“形成”的。


《欲望号街车》1951


她认为“女人永远是他者”,男女性别差异是文化的结果。在传统文化里,以男性主导话语权的价值观认为,女性是男性文化价值观造就出来的,女性只是被想象的客体和对象,不仅自身的欲望被剥夺,而且还要无条件顺从男性欲望。女性在男性中心社会中的从属意味,直到现在都难以摆脱。


《燃烧女子的肖像》2019


这看起来的确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悖论,为什么“喜欢女人”的男人会有厌女症?康奈尔大学哲学家教授凯特曼妮的新书《听话女孩:厌女的逻辑》里谈到厌女的实质,并不是女性的形象出现在男人的脑海中令男人对女性充满憎恨,而是女人出现在男人的世界中,却不符合男性中心的要求。


《七年之痒》1955


换句话说,厌女可以作为一种社会政治的现象,以男性中心的社会价值观出发点,认为女人应该是什么样的。所以,正如上野千鹤子在《厌女》所说的,异性恋的秩序核心为厌女症,就完全不奇怪了。在“欲望三角形”中,欲望的主体仅限于男人,女人只是没有个人意志的欲望客体。通过对同一客体的欲望,男人们相互承认对方为共有同一种价值观的欲望主体。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2000


在这一消费时代,当现代人对爱欲的追求沦为快感和享乐的追求时,快乐和欲望取代了权力,权力自然会以色情这一形式出现,或者说色情会以权力的形式出现,女性并不至于到不被允许有情欲的地步,而是情欲要被规训成符合“权威者”的需求。性的双重标准简单粗暴地将女人二分成“圣女“与“荡妇”,“妻子·母亲”与“娼妓”,“结婚对象”与“玩弄对象”——所谓的荡妇羞辱,就是羞辱不合时宜、不符关系期待的性。


三、什么时候才能迎来欲望的出口?


如果我们承认“凝视”本身就是合理且不可避免,那么,我们还得等多久才能迎来女性凝视的“曙光”?其实已经有不少探索了。


在女性性别意识逐步苏醒的当下,有不少女性主义正在发声。女性主义者本身就是一批与厌女症纠葛作斗争的人,她们深知自我厌恶的普遍性,团结女性主张女人应该是自己身体和欲望的主人。


《钢琴课》1993


近年来色情业发展成熟的日本也出现了很多女性向A片和色情制品,女性向的色情内容具有明显不同于男性凝视的视角,它们都非常注重发生关系的氛围制造和烘托,男士的外表和礼仪,而且镜头并不会停留在表面肉体的粗暴呈现上,走的是更细腻浪漫的审美风格。


一贯将女性观众排除在外的好莱坞电影,在2015年公映的《魔力麦克》上有了新的动向转变。这部片子公然迎合了女性凝视的欲望,《魔力麦克》里油光满面的塔图姆脱得几乎一丝不挂的样子,让女性有一种颠覆性的快乐。


《魔力麦克》2012


当一个女人凝视着男人,还公开讨论时,这是在重新夺回自己的欲望,也是在展示无论是在电影史上还是日常生活中,长期以来被压抑的大胆性冲动。现实世界的空缺,影视剧能作为一个释放的安全出口来弥补。纵然在现实世界险恶,但互联网其实让“女性凝视”这件事变得更容易了。美国队长私密照的泄露后的狂欢,在一定程度上折射了正在崛起的女性视线。


《性爱大师》剧照


在审美这件事上,“女性凝视”涌让多样化的审美文化涌现,比如去年Netflix杀出的一部高分美剧《难以置信》,就在提供一种鲜明的基于女性视角的关注:女导演、女编剧、两位女侦探、一系列女性受害者。两位女警探没有像一般美剧主角那样有着姣好面容和身材,相反她们生活邋遢,没有上帝视角的能力,但她们的智慧、职业的理性和同理心的温柔,让很多网友都觉得迷人。


《难以置信》剧照


《伦敦生活》的编剧兼主角菲比·沃勒-布里奇更是代表着“女性凝视”的典范,大家能在一个“堕落、邋遢、破碎”的女人身上,看到真实的女性欲望和愤怒。她是活在规格外的女人,事业和感情上都得不到价值的肯定,当菲比借女主角的口,将女性的愤怒如同洪水般展露在屏幕上时,你会发现她也可以是你人生的缩影。


《伦敦生活》剧照


什么时候才能迎来女性欲望的出口?这命题也是社会的命题。或许没有答案,但《伦敦生活》的女主角Fleebag早就甩给我们一种姿态——直面痛苦和欲望,即便你很绝望,你很孤独,你可以愤怒F*ck your life,但你得有力量活下去。


本文来自公众号:NOWNESS现在(ID:NOWNESS_OFFICIAL),作者:易生舟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