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讨厌“尬聊”怎么办?
2020-10-23 13:20

非常讨厌“尬聊”怎么办?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简单心理(ID:janelee1231),作者:江湖边,原文标题:《非常讨厌small talk怎么办?》,题图来自:《老友记》


许多人在社交场合的不适,都根源于必须进行的“small talk(小谈话)”——俗称“尬聊”,对话的主题可能是天气、假期计划、交通、最近在追什么剧等等。


对于不擅长small talk的人来说,没什么比一个充满陌生人的派对/跟老板同乘一个电梯更让人窒息了。


常见死亡对话脚本:“你在干什么”?答:“在跟你说话”。


纪录片《大英烦事多》(Very British Problems)认为,英国人把“逃避尬聊”刻在了文化基因里。


一位女士会为了避开邻居的闲聊而躲起来:



“我最好的朋友是那些经常爽约的人”。因为你尝试见ta,但又见不到:



“想到要跟理发店tony聊天,我宁愿去看牙医”:



要说这些人厌恶small talk的原因,首当其冲的一个:感觉无意义。


比如,小A从来没觉得在餐桌上讨论“天气/交通/今天的番茄几块钱?”这种问题很重要,明明有那么多更值得聊的事,比如人类的命运、行业的变化。


其次是:你明明并不真正关心,为什么要问呢?


在闲聊中讨论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目的在于打破沉默、消除尴尬——作家Cyril Connolly形象地称之为“自我浪费的仪式”。就像一个抛球游戏,只是互相把球抛来抛去。可小A觉得,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还不如沉默。


内向者可能尤其讨厌small talk。


Small talk没有深度,不仅无法洞察对方或进行自我表达,还会损耗ta们有限的人际能量(心理学家荣格认为,内向者通过互动耗尽能量,在独处中获得能量,而外向者通过社交互动获得能量)


正如Laurie Helgoe博士在《内向力量》中写的,“内向的人不喜欢闲聊,不是因为我们不喜欢别人。而是讨厌它在人与人之间造成的障碍”。


如果你也曾这么想,那本文或许能提供另一个视角的观点:我们都可能误解了small talk的作用。



一、Small talk 的作用,远远不止瞎寒暄


1. Small talk是一种对安全性的试探


闲聊的存在有其原因:它是用来防止伤害的。


聊上两三句话,你就可以大抵知道ta目前处于什么样的心境:此时此刻,ta会不会正在想一些危险的事?从而判断哪些更深入的话题可以安全地提出,继而确定我们会与其亲密交往的程度。


即使你抛出“最近怎么样?”这个问题,对方回答了“哦,很好”——这里面也是存在信息的,至少说明ta此时此刻没有处在崩溃边缘。


人类学家Bronisław Malinowski 在1923年的论文中指出,大量small talk的主要功能是“建立社会性联结”,类似于“温情交流”,而非“语义内容上的有用或有趣”。


2. 它可以用来衡量一个人的“人格开放性”


研究发现,不爱闲聊的人,常常缺乏好奇心,且“对不确定性的容忍度较低”(Kruglanski&Webster,1996)


因为small talk的一个特点是你不能完全把控谈话的方向,对方的反应可能跳脱出你的“谈话设置”,对方的回答可能吸引人,可能让人沮丧,但你不能决定它会成为什么样子。而一个不那么好奇的人,则会过早地终止对话,并依赖期望、早期印象和成见来做判断。


图/ilyaliren


3. Small talk并不会破坏幸福感,反而与人们独处时的更多幸福感有关


Small talk不如深入、有意义的谈话重要,但也不会让人更不幸福。


心理学家Mathias Mehl说,它更像是我们社会生活中的一种“非活性成分”。


2010年,Mehl在《心理科学》上发表过一项非常知名的实验,他们使用一种可以记录声音的电子设备,分析了79名大学生在4天内的谈话资料发现:较高的幸福感,与较少的small talk和更多的实质性对话相关。


但8年后,Mehl 用更大的样本和更复杂的数据分析重复了这项研究。这一次的结论是:闲聊并不会破坏幸福感,它与人们通常独自一人时所经历的更多幸福感有关(即便是性格内向的人)


4. small talk(小谈话)不能等同于loose talk(松散的谈话)。即便是浅显的话题,也可以被聊得很深


无聊、浅显”是一类对small talk的常见刻板印象。但话题本身并不是决定谈话深度的因素,而是提问和互动的质量。


在无聊的谈话中,一个人可以通过重定向、开玩笑或自我表露(即注入新内容)来改变谈话内容(Langer,1989)——即便是多云的天气、家乡、住所这类最常见的话题,只要你愿意聊,总有可以往下聊的方式(方法下面再说)


心理学家指出,small talk引发焦虑的真正原因,在于你陷入了“推进还是结束谈话”的矛盾。你没有完全进入对话,也没有退出对话,而是很尴尬地卡在中间。


图/Julia Barnes


5. 它同样可以被用作一种“划清界限”的工具


简单地说,如果你不喜欢/不想了解ta,small talk也是一种“划清界限”的工具。


如果你每次遇到一个人,都只愿意把谈话的内容限于天气、交通等表层交谈,而没有继续往下聊,这也可能间接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你对我来说还不够重要,不足以进行更大的讨论”。


6. 拒绝small talk的你,可能在“错误地寻求孤独”


你可能没兴趣和不认识的人交谈,或假设别人对陌生人不感兴趣,然后就更不会与陌生人进行small talk了。心理学家指出,这种现象是受社会规范支配的——“人们错误地从他们的行为中推断出别人的态度,并低估了别人对陌生人的兴趣,这反过来又使人们无法了解社会交往的实际后果”


在一项发表于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的论文,解释了这个名为“多元无知(pluralistic ignorance)”的现象。


Epley Schroeder等人让志愿者在火车、公共汽车、出租车和实验室里进行了一系列项实验发现,与陌生人互动实际上比独处产生了更积极的体验。


举个例子,上下班路过的水果店老板、每天遇见的咖啡师、同个小区遛狗的人……这些与你生活中交集很少的“弱关系”,其实对提高一个人的社会和情感幸福指数也很有帮助。


正如埃塞克斯大学的心理学讲师Gillian Sandstrom所说的:“我们发现,真正的社交互动,即使是最小的互动,也有助于满足人类对归属的基本需求”。



除此之外,跟陌生人随便聊两句,也有助于大脑功能的提高。


《社会心理学与人格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发现,简短的“了解”式互动可以促进大脑的执行功能,这是一种让我们能够集中注意力、计划、优先安排和组织的心理过程。


二、进行small talk的几个技巧


社会意义上的“说得好”,是产生有价值的语义内容。这与交际意义上的“说得好”(善于发出正确的社交信号)是完全不同的技能。


如果你苦于如何开口,这里有几个技巧可以参考:


1. 多问问题,提问会让人们感觉到自己在被关注


在实验室中,哈佛商学院博士生Karen Huang和和同事们发现,你在谈话中向某人提出的问题能可靠地预测他们在谈话后有多喜欢你。


在一系列关于人际互动的研究中,参与者被随机分配一个人与他们交谈15分钟。他们让每组中的一个人提出许多问题(至少9个)或几个问题(不超过4个)。结果发现,问更多问题,特别是后续问题的人被认为更讨人喜欢。


2. 问开放性问题


开放式问题的关键是不要问事实(“什么”),而要问“为什么”。比如,你上了什么大学?你为什么选择那所大学?但问题不要超出某种情况下的亲密程度,尤其是偏向健康、外表等私人领域时。


图/The Wall Street Journal


3. 做一个积极的倾听者


引导别人分享是一回事,让别人觉得被倾听了,你对他们说的话感兴趣是另一回事。当你真正倾听的时候,问题、好奇心和评论会自然地出现。


倾听的重点是不要judge。不要在谈话中物化他人。以及,不要在不知道确切背景的情况下对一个人有强烈的看法。


比如,一些人会请假周游世界,但一些人只爱周末在市内、郊区闲逛。


所以比起“你去了哪些国家”,“最近去过哪些让你感觉好的地方”是更妥帖的提问,因为它不预设“只有国外游才值得说道”。


4. 如果你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从谈论自己开始


非常擅长闲聊的脱口秀演员 William Beteet说,“每当我想和陌生人交谈,我就开始说那天早些时候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这不会让他们陷入困境,而是让他们有机会问我一个问题,或者补充他们对这个话题的了解”。


5. 声调(Tone)很重要


很多人没有很好的音调控制能力,这会妨碍small talk的成功展开。你可以在视频网站找找发声教程,学习如何让声调更有吸引力。


6. 抓住对方的线索


对方的回答里也有让谈话继续下去的线索。就像第3条中说的,如果对方分享了某件事,ta可能在期待你也分享一个类似的事情,或是对ta的经历表达好奇、认同,或尽量传递友好意图。


如果别人不想搭话,也会有相应的线索表现出来,你可以判断ta是不是small talk的合适人选。


7. 敢说实话


诚实里有令人惊讶的迷人。在《不可抗拒的内向》一书中,作者Michaela Chung列举了几个表达,可以迅速将对话带到更深的层次:


“说实话,我很少参加聚会。我在这里觉得很不知所措。”


“我不爱说话,但很喜欢听。”


“感觉有点尴尬。”



8. 只要稍加调整,你可以把small talk变成实质性谈话的前奏


如果你问一个人去过哪,对方很可能回答地名名单。但“什么地方最能让你灵感乍现”就是一个更能了解ta的问题。比起“你做什么工作”,不如问问“你喜欢这个工作的哪些部分/如果不做这个,你梦想去干什么”?


关键是在社交中熟练地使用这两种类型的谈话。它们并不是相互对立,而是相互配合,共同创造有效关系的策略。


三、最后,再推荐你读一个温莎椅的故事


如果你也像我一样曾纠结于“small talk”的有效性、必要性、意义和真诚度,可以看看Quora网友Jay Bazzinotti的回答:


我以前常看真正的大师制作温莎椅。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什么是温莎椅,它是17世纪早期威尔士设计的,在美国很流行。



这种椅子在榫眼处有一圈弯曲的硬木。一把好的温莎(或任何一把好椅子)没有钉子或胶水,完全靠摩擦力固定在一起,用上200年或更长时间都不会坏。但问题是,你如何在不折断它的情况下让那块硬木弯曲?


这就是small talk的价值所在。


人们会从“你好吗?”“你今天过得怎么样?”这样的问题开始交谈。没有人(或很少有人)一进房间就开始谈论他们巨大的股票损失、爱人的去世、自己得了结肠癌或者正在考虑离婚。


就像闲聊,人们用同样缓慢、谨慎的方式对待坚硬的木头,在不破坏椅子的情况下使其弯曲。如果你把木头塞进榫眼,它每次都会裂开。但是如果你蒸它,把它放在氨水里,让它在缓慢、稳定的状态下工作,你就会得到一个想要的曲度。


Small talk就是给“大谈话”的车轮抹上的润滑剂。这一点不是没有必要。它让人们和你在一起很舒服,并有助于他们衡量你的开放性和心态,为更大、更重要的议题奠定基础——就像你车里的数百万个小部件,它们看起来并不重要,但对大机器的平稳运行却是必要的。


如果你把small talk当作进入更深刻谈话的入场券,你就会更欣赏它的价值。你会练习如何用它解除人们的武装,让人们告诉你一些本不会说的事。是,它可能是不真诚的,但不是没有必要。它和你汽车引擎里的油一样重要。


开启small talk的第一步,是认识到它的价值。


逃避社交,我们可能有很多技巧,但不要觉得small talk完全没用,只有big talk才值得投入时间。


总之,永远警惕“非黑即白”的二元世界,不要掉入自我设限的牢笼。


万一你通过small talk认识到自己想认识的人呢,万一small talk变成了big talk呢?我越来越觉得,允许自己的思维存有“灰度”,是一种人生幸福的捷径。


Reference:

Epley, N., & Schroeder, J. (2014, July 14). Mistakenly Seeking Solitude.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General. Advance online publication. DOI:10.1037/a0037323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简单心理(ID:janelee1231),作者:江湖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