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牌交易”,最后的40天疯狂?
2020-10-24 11:01

“京牌交易”,最后的40天疯狂?

本文来自:燃财经(ID:chaintruth),作者:曹杨,编辑:饶霞飞,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留给您的时间不多了!”、“最后两个月的疯狂”、“结婚过户最后40多天”……这些看上去像热卖促销的字眼,近期频繁出现在北京一些人群的社交圈中,不过,这些热卖促销的并不是普通商品,而是北京小客车指标。

 

买卖的双方,一方是急需指标的“无京牌人员”,另一方是手中有多个指标的“卖家”,在这中间促成交易的,是所谓的“京牌交易”中介。

 

北京小客车指标不易得,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最新数据显示,截止到2020年8月8日,北京普通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有效码共有3487665个,单位67383家;新能源小客车指标个人申请有效码467233个,单位11064家。这意味着2020年第4期摇号是3076人抢一个指标,中签率为0.000325,难度与双色球四等奖的中奖率(0.000434)相当。尽管如此,小客车指标依旧在持续收紧。


燃油车之外,新能源汽车的牌照同样不好获取。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新能源小客车指标6万个,其中个人指标额度占年度指标配额约90.3%,共计54200个。但2020年新能源小客车个人和单位指标排队人数仍较多,新增加的“个人”申请按目前排队规则及指标配置数量计算,要等到2028年才能拿到新能源车指标。

 

在北京,想拥有一个普通小客车指标到底有多难?有人形容“北京摇号难,难于上青天”。

 

林小可是一位在北京生活了近十年的“北漂”,2011年北京小客车调控措施开始实施以来,林小可便开始参与摇号,截至2020年08月27日,他先后参与了56次小客车普通指标摇号,依旧没有看到中签二字。“下次普通指标摇号中签率已经是当期基准中签率的10倍,中签的机会越来越渺茫。”

 

林小可告知燃财经,在他身边,摇号7年以上的人不在少数。“太难了,比中彩票难多了。”


图 / 燃财经截图

 

这使得一些对北京小客车指标需求明显的人群试图通过各种途径来获取指标。“如何快速获得北京车牌?”、“想要京牌有什么渠道么?”、“花10多万买个北京车牌号值吗”,在知乎、微博、贴吧等平台,用户对于京牌的呼声此起彼伏。

 

一位在北京摇号摇了6年都没有中签的知乎用户在“花10万买个北京车牌号值吗”下面表示,“值!花十五万都值。”另一位知乎用户则表达出了同样的观点,“10w买不到吧!能买到的话绝对值呀。”

 

在需求的驱动下,一种打着“最安全、最流行、最踏实”的“假结婚”方式过户北京车牌的私下交易行为暗流涌动,一些所谓的代办中介,通过提供专门的服务为有需要的“买卖”双方实现“京牌”交易。

 

这些中介抛出“想省钱你就早点入手”、“绝对一天一个价,那叫一个刺激”等等字眼,来吸引对此有需求的买卖双方。


然而,随着“京牌交易”的火热,一系列问题也随之被爆出。交了钱没有拿到车牌、结了婚拿了车牌可是所谓的“老公”却不愿意离婚了等等问题层出不穷。

 

对于私下交易车牌的行为,监管层的监管力度也在收紧。近期,北京交通委新规明确,2021年起婚姻关系需满1年才能办理过户手续。与此同时,新《民典法》规定,夫妻间离婚,需要实施不少于30天的冷静期。这意味着以“闪婚闪离”作为基本保障的“京牌交易”难度加大,使得买卖双方以及长期以京牌收售、租赁、过户为生意的中介不得不迅速闻风而动,试图在“新规”之前大赚一笔。


近年来,针对“京牌交易”,监管部门的监管力度和查处力度明显在加大。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亦明确告知燃财经,该交易属于非法行为,不受法律保护,市民应该遵循法律法规,通过正规途径获取车辆牌照。


急切的买卖

 

“感觉如果不抓住这最后的几十天,以后真的就更难了。”每天需要往返于北京和燕郊的王一梦对燃财经表示,她急切地想要拥有一张北京车牌。

 

王一梦在北京工作已经十余年,早在2009年左右,就有朋友劝她买车,并表示北京可能会针对普通小型客车实施限定措施,新政出台后,将影响到买车。

 

但在当时,王一梦并没有当一回事,还和朋友开玩笑“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即使各方面条件均符合摇号标准,王一梦甚至也没有在2011年摇号开始之初就加入到摇号大军。

 

直到后来家里有了小孩,王一梦才意识到必须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车,于是便和爱人一起开始加入摇号大军。

 

“不仅仅是我,我身边很多朋友在有了小孩之后,都是这种感觉。”王一梦告知燃财经,在2011年左右,北京对外埠车辆进京还没有限制措施,于是就和朋友们一起购置了车辆,并挂上了外埠牌照。

 

但随着北京治堵治污的加强,外埠车辆在京使用受到了越来越严格的限制措施,外地车牌的不便捷性越来越明显。

 

官方资料显示,自2014年起,凡进入六环路内(不含)的外埠车辆必须办理进京证,办理长期进京证车辆必须达到第三阶段及以上排放标准,外埠车辆高峰时段不得进入五环路内和远郊区县城关镇,同时还需遵守尾号限行规定。

 

王一梦对燃财经表示,虽然在当时北京市已经开始了对外埠车辆进京的限制,但由于对办理进京证的限制相对较少,也还可以接受。直到去年年底,北京市开始实施号称史上最严的外地车进京政策,一般小客车一年内只能办理12次进京证,每次7天,也就是累计外埠牌照的车辆,一年只能进入北京84天。这一政策严格限制了外埠车辆在北京的出行,“这让我对京牌的需求就越来越急切。”

 

统计显示,王一梦所说的这个发布于2018年6月15日、实施于2019年11月1日的《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北京市环境保护局、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关于对部分载客汽车采取交通管理措施的通告》,直接导致70.9万辆本地化使用外埠号牌车受到影响。

 

王一梦表示,从2015年开始,除了参与普通小客车指标摇号之外,她和家人也尝试通过其他途径去获得指标,“结婚过户”这种形式也在考虑当中。但是因为涉及到结婚离婚问题,家人担心存在一定的风险,并没有采取行动。期间,一位拥有北京车牌的朋友因离开北京,王一梦租了这位朋友的车牌使用,直到去年,朋友回京后,王一梦又没有了“北京车牌”。

 

上述政策出台后,买一个指标的价格直线飙升了30%-50%,这让王一梦望而却步。“我本来是想先缓缓,看看价格能不能有所回落。可没想到的是又颁布了夫妻间过户的新政。”

 

王一梦觉得拥有一个北京牌照已经迫在眉睫。“此时不离婚更待何时?此时不买京牌还等何时?”

 

与王一梦一样着急的还有司南,不同的是,司南急切地想卖掉手里多余的北京车牌。

 

司南在2005年左右买了第一辆车。因为在北京做生意,经济实力还不错,有时候家里人来北京玩想要开车,觉得一辆车不怎么够用,于是就在2009年底左右买了第二辆车。“刚买完没多久北京就出台了政策,当时还窃喜,幸亏自己有预见性。”

 

“曾经作为一个非京籍的人,名下有两个指标是多么的让人羡慕,可如今,我是真的发愁。”

 

燃财经了解到,由于家里人都不符合规定中明确指出的“住所地在本市的个人”的条件,司南不得不想另一种办法,在最后的这段时间“处理”掉多出来的北京车牌。

 

有人想买,有人想卖,不同的需求让一些人找到了“赚钱”的途径,从中赚的盆满钵满。在新政实施的关键时间,这些人更是希望利用这一机会,实现“热卖”。

 

赵缪是一位从事“京牌买卖”交易的中介,在其朋友圈,每天都充斥着大量关于买卖京牌的信息。

 

“夫妻变更买卖京牌最快11天办完,再犹豫考虑,可能这个机会就没有你了!明年办理完一个名下车牌需要一年半的时间!需要的抓紧时间联系我!”赵缪的朋友圈充斥着各种关于京牌交易的信息,从他发布的朋友圈信息来看,买卖车牌的不在少数,不管是车管所预约还是民政局办理手续,都是人山人海。


图 / 赵缪朋友圈  燃财经截图

 

在燃财经以京牌卖家的身份与赵缪成为微信好友的这几天,赵缪每天都会急切地询问,“是否考虑清楚了,现在不卖,以后就更难了。”

 

赵缪最近的一条朋友圈中写到,“六大车管所全部约满!又减少了放号量、审核更加严格,后面办的会越难,速度也会随之变慢。现在办理半个月左右搞定,不管是买还是卖的抓紧时间办理吧,留给您的时间不多了!最后40天结婚过户接单!!!”

 

在与燃财经聊天的过程中,赵缪多次表示,他们接单只接到11月30日,因为整个流程办下来需要20天左右,因此12月1日之后就不接单了,并强调,如果真的想卖就需要抓紧时间先去办理离婚。

 

一位在北京某宝马4S店的工作人员向燃财经透露,“买卖车牌”这种情况在4S店也会发生,一般都是4S店的销售人员在其中负责牵线,将有需要出售京牌的人介绍给中介。这些中介在办理此事时,收到的回扣一般都是1-2万元左右。


危险的交易


“现在想要快速办理好京牌,这是最快也是最安全的一种途径。”赵缪强调,这种方式不存在多大什么风险。

 

赵缪告知燃财经,如果想要快速出手京牌,目前只有离婚过户这一种方式。赵缪补充道,流程很简单,第一次双方见面签订协议;第二次去民政局结婚;第三次去北京车管所变更业务;第四次离婚,整个流程就完成了。“没有什么风险,都会白纸黑字的签协议。”赵缪一再强调。

 

在了解了燃财经的个人情况后,赵缪称这个车牌可以卖到13.8万元,而同样的条件,如果是男性,则在12万元左右。同时,赵缪还表示,如果确定要卖可以去他们公司,或者他上门签订委托协议,签完之后,一周之内就可以匹配合适的人结婚,结完婚会支付一半的钱款,剩下钱款会在车管所变更完指标之后全部支付,之后就是离婚。

 

对燃财经关于“风险”的疑问,赵缪嗤之以鼻。“对于买卖双方来说,都是第一次办理该业务,心里存疑可以理解。但对我们来讲,办理过的人数没有上千对也有几百对了,没有什么风险,也没有人被骗,更没有网上说的那么悬乎。”

 

赵缪称,他们会针对双方的财产、负债、家庭关系等签订《婚前协议书》,协议书中会明确指出,该婚姻只为过户车辆指标,不涉及其他财产,从而保障双方权益。

 

针对所谓的《北京购车指标结婚过户协议》,孟博表示,此类协议违反公序良俗,依照法律规定,违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因此这类协议不得作为一方主张离婚的理由和依据。

 

另一家位于北京周边河北省廊坊市燕郊开发区的名为“京牌车务”的中介在是否存在风险、业务办理流程上表达出了和赵缪同样的观点。

 

在燕郊,京牌交易明目张胆。在该中介的门上,“京牌直落”、“结婚过户”、“京牌背户车”等字眼清晰可见。该中介的工作人员对燃财经表示,最快只需要15天,便可以完成“结婚过户”的全部流程,而最慢也只需要1个月时间。


图 / 燃财经拍摄

 

“现在办理这个业务的人很多。”该中介告知燃财经,因为新政策的规定,“结婚过户”这种方式的不确定性加大,使得买卖双方都急于在新规实施之前完成交易。“一方面,很多人需要北京牌照;另一方面,也有很多人名下可能有两三个指标甚至更多,但由于明年的新规定,每人名下最多只能保留一辆小客车指标,他们也需要快速处理这些指标。”

 

一位在北京花乡旧车市场工作的人员也对燃财经表示,在整个旧车市场内,其名下拥有20-30个指标的人不计其数,他们当中大部分甚至以依靠租售指标为生。

 

但与中介给出的无风险性、快速办理“结婚过户”不同,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结婚过户”存在的风险性是必然的,“而且现在在北京车管所夫妻之间变更车牌的预约已经排到了明年中旬,基本不太可能存在10天快速办理完成。”

 

正如上述工作人员所言,近年来,因“结婚过户”而导致被骗的案例便屡见不鲜。

 

2019年12月,《新京报》报道称,北京市通州区法院便通报了一起因“京牌办不成,‘丈夫’还消失”的案例。当事人周女士常年在北京跑生意,受2018年外埠车进京的限行新规影响,出行非常不便,她和家人商量准备“假结婚”购买京牌。

 

据报道称,当时的中介承诺,周女士与卖家杨先生通过离婚协议,杨先生将车牌过户给周女士,十五日内就能拿到车牌,只需要中介费3万元和给杨先生“感谢费”12万元,“办完就离,人牌两清”。

 

但事实却是,周女士不仅没有拿到京牌,在与杨先生领完结婚证、支付了3万元的“中介费”和第一笔6万元的“感谢费”后,在约定车牌过户的前一晚,中介人和“丈夫”杨先生均突然停机、失联。

 

深陷骗局的,不止周女士一人。同样是在2019年,北京海淀法院审理了一起“结婚过户”车牌被骗的案例。

 

据央视新闻报道,原告孙女士想在北京买车,但摇不到号,就通过中介来办理此事。不过孙女士在结了婚、把钱款交付给对方后,卖车指标的人突然就消失了。法官表示,由于男方失踪,法院可能还要通过报纸公告的方式,三四个月之后才有可能判决双方离婚。

 

事实上,实现“京牌交易”的方式有多种,除了“结婚过户”,不用结婚的“直落北京京牌指标方案”也受到关注。

 

在燃财经记者以买家身份咨询另一位金姓中介时,对方称,确实有“不结婚也可以办理过户的方式”,不过需要等,而且相较于“结婚过户”,这种“不结婚过户”的方式成功几率会相对较小,且时间较长, 大概需要两个月左右才能完成。

 

该金姓中介表示,该方式只需要提前交一些定金,用几次身份证,不会涉及财产安全等问题,也不会有任何风险且会对买家的身份会进行全程的保密。“只是这种方式价格会相对高一些,大概在30万元左右。

 

据金姓中介介绍,买方不用结婚便可直落京牌的方案有四种,且价格明晰,分别是公司指标法人变更,费用25万元, 周期2周内;外交部内部指标匹配,费用25万元,周期4个月;法院法拍指标匹配,费用30万元,周期2个月;以及交通部内部指标匹配,费用60万元,10天出指标。

 

相较于买方的多种选择,卖方不结婚便可出手京牌的方法为“签字过走”,且只能针对非京籍卖家。赵缪称,“签字过走”只存在于非京籍的男女,他们负责通过其他途径办理结婚证,然后到北京车管所进行变更。“非京籍的婚姻状态与北京车管所不联网,所以好办理。但京籍的结婚状态和车管所联网,一查就能查到,很难办理。”

 

就京牌交易的相关问题,孟博对燃财经表示,小客车指标确认通知书仅限指标所有人使用。对于经公安、司法机关等调查确认有买卖、变相买卖、出租或者承租、出借或者借用小客车指标确认通知书行为的,由指标管理机构公布指标作废;已使用指标完成车辆登记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依法撤销机动车登记,指标作废。同时,三年内不予受理该申请人提出的指标申请。

 

孟博强调,法律上,并不存在“假结婚”的说法,只要去民政局登记领取了结婚证,持证双方就是合法夫妻,哪怕双方的婚姻关系只是短期存续,也会存在由此承担夫妻共同债务、离婚时财产被分割等诸多风险。“在司法实践中,涉及京牌交易的诈骗案例屡有发生,相关人员应当提升风险意识,不能抱有侥幸心理。”


收紧的监管


“京牌交易”暗藏已久,也早已成为公开的秘密。

 

百家号用户“小北的话”在《2020年北京车牌租售价格是多少?近期价格再次下调12%左右》一文中写到,截止到2019年中旬,在“京牌交易”中,“背户”(即租赁牌照的使用权)20年的价格,最高峰的时候相较于一年前翻了足足一倍;公司户由当初的13万元一个飙升到21万元一个,涨幅高达61.5%;“结婚过户”一口价也从过去的不到10万元,涨到近15万元,甚至更高。

 

但随着相关部门的介入,这种“结婚过户”的交易也正在变得愈加艰难。

 

“小户的话”在另一篇文章中写道,目前北京共有6大车管所,分别是京南、京丰、京海、京朝、京顺、京北,自从疫情出现以后,各车管所纷纷采用网上约号的方式来预约办理结婚过户业务,且每天放号量固定,截止到2020年7月29日,部分车管所放号至12月17日但已约满,最快的也在12月14日左右。

 

除此之外,随着婚姻法和交通委的新政,也让“京牌交易”价格大大受挫。

 

花乡二手旧车交易市场的工作人员对燃财经表示,随着政策的推出,相较于4月份最高时的16万元,如今价格已经回落。如果是女找男均价在13-14万元;如果是男找女,则会更低,12万元基本是封顶价格。

 

该工作人员口中的政策,便是2020年6月1日北京市交通委等部门推出的《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修订征求意见稿)》和《关于一次性增发新能源小客车指标配置方案(征求意见稿)》,这三份文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文件中,调整除了明确“无车家庭”的优先方案,也对个人指标名额、转移登记手续等作出了明确规定。

 

按照上述文件规定,拟增加对个人申请更新指标数量的限制,每人最多只能保留1个小客车指标。对于1人名下如果拥有多辆在北京市登记的小客车的,允许个人向其名下没有北京市登记的小客车的配偶、子女、父母转移登记多余的车辆,受让方无需指标证明文件但要符合“住所地在本市的个人”的条件。

 

不过,在办理夫妻间车辆变更登记、离婚析产车辆转移登记时,需满足婚姻存续期满1年的条件;个人名下有2辆以上北京市登记的小客车的,在办理向配偶、父母、子女转移登记车辆时,受让方与车辆登记所有人的亲属关系存续期也需满1年。

 

图 / pexels


除了交通委的政策外,2020年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第一千零七十七条规定,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

 

燃财经就“京牌交易”问题拨打了北京市车管所的电话,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京牌交易”的行为属于灰色产业,是一种非法行为,针对该行业,监管部门会从严处理。

 

据《新京报》报道,针对此类现象,北京市交通委联合公安、市场监管、网信等部门多次开展治理,打击清理了一批在网络、公共场所、车身张贴租售指标广告的行为,同时多次通过媒体提醒市民,京牌买卖背后有着极大的风险。

 

孟博告知燃财经,办理夫妻间车辆变更登记需满足婚姻存续期满1年的规定,对于打击通过结婚登记买卖小客车指标的违法行为,提高行为人的违法风险和违成本,维护小客车指标调控政策的严肃性等,具有重大积极意义。

 

文中林小可、司南、赵缪、王一梦、金姓中介均为化名。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