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纽约已死”
2020-10-27 21:47

“2020年,纽约已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LinkedIn(ID:LinkedIn-China),作者: James Altucher,翻译:陈瑶,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为什么说“纽约已死”?


我爱纽约。我刚搬到纽约的时候,感觉这一切都跟在做梦一样。这里的每个角落都像是电影画面一样,真实而充满故事感。


我喜欢的每一种生活方式都能在纽约找到。我可以下棋下一整天;我可以去喜剧俱乐部;我可以创业;我可以认识很多不一样的人。


在这座城市里,我有家人、朋友,还有无数的机会。无论我发生了什么事,纽约都是那个可以让我振作起来的地方。


现在它完全失去生气了。


“但纽约总是能‘死而复生’ ”。不,这次不行了。


“但纽约是宇宙金融的中心呀。机会会让这里恢复生机。” 这次不会了。


“纽约它经历过比这次更难的情况。”不,它没有。



几周前Facebook成立了一个群组,群里都是些打算要搬家的人,大家都在里面相互交流讨论、询问他人的建议。两三天的时间,这个群就有了大约一万名成员。


每天我都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帖子。“我已经在纽约呆了很久,但这次我必须和它说再见了吧。” 每天我都会看这些帖子,然后把它们截屏粘贴到我的笔记本上。


人们之所以愿意搬来纽约,主要有下面几个重要原因。


1. 商业机会


作为纽约的商业中心,曼哈顿中城(Midtown-Manhattan)现在空无一人。


即使人们可以回去工作,像Time Life摩天楼这样的著名写字楼仍有90%是空的。很多公司意识到他们不需要员工在办公室工作。

 

事实上,不在办公室,大家的工作效率会更高。

 

Time Life摩天楼可以容纳8000人,但现在估计只有500人在里面上班。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我跟我一个朋友说'中城应该叫'鬼城'时,他对我说:“我现在就在鬼城的办公室里!”

 

“你回去办公室干什么?”

 

“我在收拾东西,”他说着就笑了,“我要关门了。”他在娱乐行业工作。

 

我的另一个朋友在一家大型投资银行做总经理。新冠疫情之前,他每天都在办公室,有时从早上6点工作到晚上10点。

 

现在他住在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今年6月之前,”他告诉我,“我甚至都没有去过凤凰城。” 然后他就搬到了那里。他现在的所有会议都在Zoom上进行。

 

我之前跟一位图书编辑聊天,他从3月初就离开了纽约。他说,“我们远程工作进行得很顺利。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需要回到办公室上班。”

 

我的一个朋友Derek Halpern之前一直坚信他会留在纽约。直到前几天他在Facebook上发了一篇文章,说他可能会改变主意。


Derek在他的文章里面写道:

 

“在过去的一周里,我看到一个流浪汉失去理智,开始攻击路过的路人;他对着陌生人吐口水、扔东西甚至还去打人。

 

我看到几个带着孩子的单亲家长向我要钱买吃的。然后,当有人给他们食物时,他们居然把食物扔回给人们。

 

我看到一个男人对着每一个种族的人大喊种族主义的口号,然后跑掉。之后又在不远处停下来。”



“我还看到了别的很多更难受的。 


我在纽约住了大约10年了。这里的状况确实越来越差了,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好起来。 


我最喜欢的公园是麦迪逊广场公园。但是大约一个月前,一名19岁的女孩在街对面被无故枪杀。 


虽然我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我很清楚地认识到: 是时候搬出纽约了。 


我也不是唯一一个想要搬离纽约的人。就单说在我住的这幢楼里,租金就暴跌了近30%——搬家的人比之前任何时候都多。 


所以,虽然还没到告别的时候,但每个在纽约呆了快一辈子的人都在想着搬走。” 


我在组群里选择了他的帖子作为参考,但我也可以从其他好多类似的几十篇帖子中选择一个。 


大家往常会说,“纽约经历过更糟糕的事情”或者“纽约总是会撑过来的”。 


不,这次不会了。 


首先,纽约什么时候经历过最糟糕的情况?


即使在20世纪70年代,一直到80年代,当纽约市要破产的时候,甚至当它是美国的犯罪之都或快要成为犯罪之都的时候,它仍然是商业世界的首都(意思是:它一直是年轻人积累财富和寻找机会的主要去处)


纽约在文化上处于领先地位—它是众多艺术家、戏剧、媒体、广告、出版业的所在地,甚至也算得上美国的美食之都。



纽约从来没有被封锁过五个月。在以往的任何流行病、战争、金融危机中都没有过,从来没有过。


即便在在小儿麻痹症流行的时候,当情况危急到很多小孩子(包括我母亲)要瘫痪或死亡的时候(我母亲最后落下腿脚不好的后遗症),纽约都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 


我讲这些话并不是要追究过去做的对不对。过去的已经过去了。重要的是我们现在需要怎么做。 


3月初的时候,许多人(并不包括我),离开了纽约。因为他们觉得这样能暂时不受病毒影响;而且他们不再需要去办公室上班;所有的餐馆也都关门了。 


大家想,“我就出去一两个月,然后再回来。”可是现在他们都还没回来。 


然后在六月,在(Black lives matter)骚乱和抢劫期间,第二波纽约客(这次包括了我)离开了。我是有孩子的人。 


抗议活动本身没有什么不妥,但当我看到宵禁后暴乱者试图闯入我家大楼的视频时,我还是会担心他们伤害我的家人。 


很多人是暂时离开的,但也有人是永远离开的。我的朋友离开纽约后搬到了纳什维尔、迈阿密、奥斯汀、丹佛、盐湖城、奥斯汀、达拉斯等地。



现在第三波纽约客正在打算离开。但他们可能已经晚了一步。不管房地产公司怎么说,纽约租房和售房的价格都的确下降了30%~50%。


而二三线城市的租金却在飙升。 


我现在暂时在南佛罗里达,虽然也有可能以后都在这儿了。 


我也是没有提前看房就临时定下了房子。 


罗宾在迈阿密附近看房源,然后她看到了一个我们从未去过的地方。我们找到了三栋我们喜欢的房子。 当时她在打电话给房产中介询问那三栋我们看中的房子。


第一栋,在我们打电话那天的早上刚被租下,比原先要价高出50%。


第二栋,也租出去了(也是被从纽约来的人租的——“他们花了三个小时从纽约过来,看中了这个地方,立刻订下,然后回去收拾东西了”)


第三栋,中介说“这栋还可以租”。


(这栋)我们要了!”


我们第一次真正看到房子是飞到这边搬进去的时候。 “我们只是暂时住在这边吧?”我跟罗宾确认道。但是......我也说不准会住在这里多久。我开始有点喜欢这边的阳光了。


我是说,我喜欢窗帘遮住了部分热度之后的阳光。我也喜欢我在空调房里时,外面的阳光。 


但我们先回到正题。 


总结一下情况:现在是远程办公,大家没有回到办公室。


而且这是恶循环的开始:办公室空闲的时间越长,回到办公室工作的人就越少。 


2005年,一位对冲基金经理在参观我的办公室时曾说:“在曼哈顿,机会多到走路都会在街上被机会绊倒。”


而现在,街道上空无一人。


2. 文化


我和别人合伙开了一家喜剧俱乐部,名字叫纽约Standup,在曼哈顿的78街和百老汇街之间。


我为俱乐部感到非常骄傲,也非常感谢我的老板Dani Zoldan、Gabe Waldman还有经理Jon Boreamayo。这是一个很棒的俱乐部。


它从1986年就在这儿了,在变成喜剧俱乐部之前它只是一个剧院。有一次,亨利·温克勒顺道来听我的播客。是他告诉这儿之前是个剧院。他说:“我在这附近的地方长大,小时候常在这里表演。然后我去了洛杉矶,现在又回到了这里,绕了一圈,来到了你们的播客。这个地方发生过很多故事。” 


这样的事儿常在纽约发生。


当Henry Winkler来纽约Standup时,我见到了The Fonz!


过去一年,Jim Gaffigan, Jerry Seinfeld, Tracy Morgan和其他许多人都登上了舞台。 这里离台上就只有一步路。吉姆-加菲根在上台阶时摔了个四脚朝天。


第二天,在塞斯-迈尔斯的深夜节目中,吉姆说:“我在你应该做的一件事上失败了——我站不起来!”(stand-up comedian意为单口相声,这里是谐音梗)


我爱这个俱乐部。


新冠疫情之前,我会一整周都在这里表演。当然还会去纽约其他的俱乐部。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还去了芝加哥,丹佛,圣何塞,洛杉矶,辛辛那提,荷兰和其他很多城市的俱乐部。 


我想念这一切。



我们在5月有一场演出,一个户外演出。每个人都保持着社交距离,但警察还是在中途叫停了我们的演出。我想是因为我们在特殊时期做了超级(幽默)传播者吧。 


喜剧俱乐部正在做一些有趣的事情: 他们在公园外面表演。这个主意真的很不错。 


在这样的时刻,企业需要为社会奉献,而不是索取和抱怨。 


也就是说,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业,没有人知道。我们关门的时间越长,重新开业盈利的机会就越小。 


百老汇至少要关闭到明天春天。林肯中心也关闭了。所有的博物馆都关门了。 



更不要提数以万计的人在这些地方失去了工作,损失了数百万美元的旅游业收入。


这里有整个艺术生态圈:成千上万的表演者、制作人、艺术家,和围绕着他们的文化中心、制作、策展。


那些一辈子都在为获得在百老汇演出权利而工作的人,生活和事业就这样被搁置了。 我知道。新冠病毒这场全球流行病还在蔓延。 


但现在的问题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考虑到不确定性,我们真的没有人知道答案。这种不确定性对纽约不是件好事。 


目前,百老汇已经关闭“至少到2021年初”,而什么时候恢复,还遥遥无期。


但真的会按照计划重新开放吗?我们根本不知道。


如果开了的话,难道真的只能有25%的上座率吗?百老汇这样撑不下去!


再者那些表演者、编剧、制片人、投资人、贷款人、舞台师、房东他们能这样白等一年吗? 


这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了纽约的博物馆、林肯中心以及每年数百万人来到纽约会造访的其他文化景点。 


那林肯中心外面的热狗摊现在怎么样了呢? 


早就关门了。


3. 食物


我最喜欢的那家餐馆已经关门了。 


让我们来看我的第二个最爱的餐馆。关门了。 


那第三个最爱的餐馆呢?也关门了。 


我认为民主党应该向他们提供薪资保护计划(PPP)。不是吗? 


紧急救助项目呢? 也没有。 


刺激支票? 失业救助? 没有,都没有给到。 


好吧,再看看我的第四个最爱的餐馆,或者说,我总是叫外卖的那家店呢? 


没有,也什么补助都没有给到。



五月下旬,我散步时发现许多地方都用木板封起来了。我想是因为抗议导致了抢劫,而餐馆只是在保护自己。我想,他们会没事的。 


走近一看,我就看到了那些牌子上写着的字:租赁、出租,还有其他很多别的关闭原因。


在新冠疫情之前,平均每家餐馆的手头只有16天的现金,有些餐馆的现金更多(麦当劳),有些餐馆的现金更少(当地的家庭希腊餐馆)。 


根据Yelp网站估算,美国有60%的餐馆已经关门。 


我猜绝不止60%,但具体数字谁知道呢? 


有人说:“那会有很多人想趁现在开餐厅吧! 毕竟现在竞争少了很多。” 


那我认为你并不了解餐馆是怎么运作的。 


餐馆需要附近开着其他的餐馆生意才会好,这就是为什么曼哈顿有一条街(第8和9号之间的第46街)叫做“餐厅街”。这里整条街上全是餐馆;还有另一条街叫“小印度”,一条街叫“韩国城”。



餐馆总是集中在一个地方,所以当人们说,“我们出去吃饭吧”的时候,他们会去餐厅很多的那片地方,即使没想清楚去哪家。 


如果餐馆不再集中开在一起,出去吃饭的人就少了。因为大家对去哪里吃饭犹豫不决的时候,宁愿选择呆在家里。是餐馆吸引了更多的餐馆聚集在一起。 


还有,餐厅都关了,工作的员工怎么办?  他们都走了,离开了纽约。去了哪呢?


就我知道的,很多人去了缅因州、佛蒙特州、田纳西州、北部、印第安纳州等地——回到父母家或和朋友住在一起,或者去房价便宜些的地方住。


他们不会再回来了。 


4. 商业房地产


如果楼主和房东失去了他们的主要租户(底层的店面、中层的办公室、顶层的富人等),那他们就会倒闭。 


那他们倒闭后会发生什么呢? 


其实什么都不会发生。这就是坏消息。 


本来租房或买房的人说:“嗯,大家都说纽约市正在走向70年代,所以即使价格可能比一年前低50%,我想我还是再等等吧。保险些总比后悔好!”


然后随着大家的等待……价格下降。 


所以当大家看到价格下降的时候,他们会庆幸:“还好我等了。” 


“但如果我再等下去房价会不会更低些?” 然后大家就会一直等,房价也会一直跌。 


这就是所谓的通货紧缩螺旋。人们一直在等底价,而价格一直在跌得更低。 


没有人在这场价格拉锯战中真正赢了。 



因为房东或业主破产了。他们在纽约花得钱就少了,也没有人搬进纽约,所以房地产市场上也不会有什么动静。


而已经在该地区拥有房产并有能力坚持下去的人,不得不等待更长的时间,等待他们习惯的餐馆、服务等回归。 


那么,房价会不会低到大家都愿意买呢? 


答: 也许会。也许不会。


有些人有能力坚持下去,但没有能力卖掉。有些人会破产,会有诉讼,这会给该地区的房地产带来其他问题。


大的借贷者和贷方可能需要某种形式的救助或者面临大规模破产。


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5. 大学教育


纽约有近60万大学生。从哥伦比亚到纽约,到巴鲁克,福特汉姆,圣约翰等。 


大学生们需要远程学习吗?他们会回到校园里吗? 答案是:一部分会远程学习,也有另一部分会回到校园上课。 


有些大学要等一个学期才能决定;有些大学是一半远程授课一半在校授课;有些大学是让学生自己选择。 


但我们知道,有不确定性,也有混合因素。我不知道有哪所大学可以完全恢复正常。 


你可能会说,这没什么,一两个学期后这边的问题就能解决了。



事实上没有那么快。假设这60万人中只有10万人没有返回学校,也不打算在纽约市租一间公寓,那么就会有很多的公寓被闲置。 


很多房东连自己的账单都无法支付。 


许多人买这些学生公寓是为了谋生。所以房东,后勤人员,银行,甚至教授其实都不能独善其身。 


换句话说,我们不知道后面情况会如何。但在好转之前,现在的情况正在越来越糟糕。


写在最后


也许会有人说,“好吧,好吧,但是纽约总是会恢复的。”


的确是的。


9/11时,我住在离世贸中心遗址三个街区的地方。我住的市中心被毁了,但它在两年内又活过来了。


这些悲伤和苦难,很快使那个地区成为纽约最有吸引力的地方。 在2008/2009年,在经济大衰退期间,虽然我们遭受了很多痛苦,也经历了很多困难,但一切也如之前那样又轰轰烈烈地回来了。 


但是......这次不一样。


虽然永远都不应该这么讲,但这次是真的不一样。 如果你相信这次疫情和之前的几次状况没有什么不同,纽约有很强的恢复力等等,我真的希望你是对的。 


说出这些话对我没有任何好处。 


我爱纽约。我在那里出生。我一直住在那里。我仍然住在那里。我喜欢纽约的一切。我想回到2019年。


但这次不同。 


原因之一:宽带。 


2008年,平均带宽速度为每秒3兆比特,并不足以支撑Zoom的视频会议。现在,它的速度超过了每秒20兆比特。这对于高质量的视频会议来说已经足够了。 这里有一个前后对比。


前:不能远程办公。后:每个人都可以远程办公。  



区别在于:带宽变快了,这已经是事实。


人们已经离开了纽约市,完全进入了虚拟世界。


写字楼不再需要被员工填满。华尔街的工作现在可以延伸到每一条街,而不是仅仅是曼哈顿的一栋楼。 


我们正式成为AB(After Bandwidth):“宽带后的一代人”。而在整个纽约市、甚至是世界的历史上,在这之前,我们是BB(Before Bandwidth):宽带前的一代人。 


远程学习,远程会议,远程办公,远程表演,远程一切。 


这就是我们的不同之处。 在过去的五个月里,每个人都在适应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没有人再愿意坐飞机飞越整个国家去参加一个两个小时的会议,因为在Zoom上你可以做得一样好。我可以去看Zoom上的“现场喜剧”。


我可以在网上免费上世界上最好的老师的课,而不是每年花7万美元跟几位授课水平参差不齐的老师上课。 


现在每个人都有选择了。


你可以住在音乐之都纳什维尔,你可以住在“下一个硅谷”奥斯汀。你可以住在你家乡的任何地方。


你可以同样的高产,挣同样的薪水,以更低的生活成本享受更高质量的生活。 


那什么会让你回来呢? 


纽约几年内不会有新的商机。企业会继续发展,人也会继续生活。对企业来说,远程运作会更便宜,带宽也只会越来越快。 


等到大家从曼哈顿中城分散到全国各地后,活动和会议,甚至办公场所都移到了网上。 


随着各地的人才和技术能够线上快速找到有用武之地的地方,二三线城市的餐厅质量也会开始上升。 


同理,文化活动也是如此。 



然后人们就会问:


“等一下——我以前交的是16%以上的州税和市税,而其他这些州和城市几乎没有税?而且我还不用对纽约其他令人头疼的事情?” 


纽约有很多令人头痛的事情,只是以前我们都不太愿意把这些挂在嘴边。 


纽约市有90亿美元的赤字。比市长预想的要多出10亿美元。 


一个城市如何还债?最主要的方式是州政府的援助。但是州政府的赤字也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


再者是税收。但如果纽约市估计会失去90万个工作岗位和数万家企业,那就意味着税收减少,除非提高居民税收。 


纽约的收入来源——都在减少,但赤字却在增加


接下来是隧道和桥梁的通行费。但是上下班的人越来越少了。 


那纽约的那些大学呢?重返大学的人越来越少。 


那么房产税呢?更多的人拖欠他们的财产。 


人们有什么非回去纽约不可的原因吗?


我爱纽约的生活。我的朋友遍布纽约,那些我认识了几十年的人。 


我可以走出我的公寓,穿过街道,去我的喜剧俱乐部上台表演。 


我可以坐几分钟的优步去见任何人,或者去打乒乓球,或者去看电影,或者去听播客,旅行的人也可以来听我的播客。 


晚上我可以去我最喜欢的餐馆,然后看我最喜欢的表演者表演。我可以去公园下棋,见朋友。 



我可以充分享受这个美妙的城市所提供的一切。 


但是这一切现在都再也没有了。


原文:《NYC IS DEAD FOREVER. HERE'S WHY》

https://www.linkedin.com/pulse/nyc-dead-forever-heres-why-james-altucher/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LinkedIn(ID:LinkedIn-China),作者:James Altucher,翻译:陈瑶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相关推荐